番外:(十二)与全时空为敌 又如何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莱尔上魔大人!”冰血对于赫雷满脸震惊、诧异、悲痛的表情好不理会,转过头冷笑着看向同样震惊、恐慌的莱尔,眼中闪动着不屑的光芒,冷声说道:“莱尔上魔大人也不需要如此恐慌了,相信莱尔上魔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吧。”

    “精灵一族本就十分抵制外族,而莱尔上魔当初遇到索丽娜之时,正式前任女皇宇轩下任女皇的时候,而索丽娜却因为爱上了放弃了女皇之位,跟随你离开精灵一族。对于浩瀚大陆内的情况,想必莱尔上魔或多或少也知道一些吧。精灵一族正式人类最为喜爱玩弄的一个种族,也正是这一点,才会让精灵一族搬离原本的家园,坐落在了神龙一族比邻的岛屿上生活。精灵一族本性善良,却十分清晰人类世界的恐怖与黑暗。但是为了你,你这个当初乔装成人类的你,索丽娜毅然决然的选择跟着你离开。最后你却在明知道索丽娜怀有身孕的时候离开,独留她一人带着肚子里还未出生的宝宝留在人类世界,莱尔上魔还真是放心啊。更可恶的是,索丽娜到死都还在以为你是被魔军绑走的。”

    “她为了让你在那孩子的心中留下伟大父亲的形象,哪怕是最后所有的精灵都说你居心不良,都还在极力为你辩解,就怕那孩子恨你。为了你,她把弱小的孩子送回精灵一族,只为了可以去救你。甚至她都不知道你到底在什么地方,你到底是什么人,家主何处。就只是一心去救你,最后竟然惨遭人类毒手,客死异乡。”

    “而那个孩子,在精灵能力觉醒之时,竟然生出一对黑色精灵翼。就是这双黑色精灵翼,打破了她所有的安定,成为了精灵一族不祥的堕精灵,最后被赶出精灵一族。她本以为这双精灵翼可以找到你,因为她知道那是你留给她唯一的礼物。可是却不想就是因为那双黑色精灵翼所散发出来的淡淡魔气,竟然引来的潜藏在浩瀚大陆的魔军。”

    冰血双手环胸,冷若冰霜面容上没有一丝的表情,紫眸中不断地闪烁着浓浓的杀意,如果不是极力克制,她真怀疑,自己会立马出手杀了那两个人。

    她无法相信,如果怪妖和怪羽知道了他们心心念念所救的父亲,竟然完好无损,而且还是魔界官居上魔的大人物,不知道会如何的伤心。

    特别是怪羽,她始终觉得自己的父亲一定是以为伟大慈爱的父亲,可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打破了她的幻想,她会有多绝望。

    依夫看着满脸凄苦的两个兄弟,心中一阵苦涩,当年是他们为了任务放弃了所爱之人,可是……

    “长公主殿下,这是个误会。他们两个也不想的,他们是有苦衷的。”这个时候赫雷和莱尔已经完全说不出来了,就连力气都好似被全部抽空了一般,自然无法再去解释什么,甚至连周遭的一切都感受不到了。可是依夫却可以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冰血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寒意与那恐怖到连他这个上魔都胆战心惊的杀意。

    长公主是真的想要杀了赫雷和莱尔,只是不知道为何被她强力的压制住了这种冲动。

    想到这里,依夫也顾不上什么礼节了,连忙站起身,快速向前迈了一步,挡在了赫雷与莱尔的面前,满脸恳求的看着冰血,焦急的说道:“长公主殿下,他们真的是有苦衷的,请你……”

    “苦衷,呵呵!”冰血不等依夫说完,冷声打断了他的话,不屑的冷笑两声,说道:“本宫问你,当年他们二人离开到底是为绑着逼迫离开,还是自愿离开。”

    “这……”依夫为难的皱着眉头。

    “说!”冰血根本不给他犹豫的机会,一声冷喝,随即一股强悍的威压瞬间压下依夫,如同一座无法反抗的大山一般。

    “碰”的一声,依夫不抵重负,单腿跪倒了地上,满脸惨白的看着冰血,咬着牙说道:“长公主殿下,虽然叛军越发猖狂,可是却如同一群老鼠一般无孔不入,明处暗处皆是。为了完全掌控住他们的罪证和他们具体的人数以及领导者。王只好派出一些忠臣……浸入人类世界侍机而动。同时也想要找到几位王子殿下,好跟他们里应外合。可是却牵扯出了与神界有关的更大阴谋。我们与王便向着给敌人执照一个敌强我弱的假象,让他们以为我们内部出了问题。正巧他们二人在人类世界与外族女子有了关系。便派魔军假装抓捕,虽然魔族没有规定不得与外族通婚,但是当初王却给他们找了一个内忧外患,他们却逍遥自在的罪名,关了起来。好让他们可以隐身在暗处将那个叛军一个个拔出。毕竟这件事牵扯到了神界,所以只能小心行事,就怕造成两族大战,千万年前的魔神大战损伤太大,王自然不想在出现这样的事情。另外如此小心,也是为了可以更好的保护魔族至宝,就怕那些叛军狗急跳墙。当时鹰王子失踪,您和夫人也不知去向,魔族至宝无法寻到,我们自然不管乱动。直到最后再次得到了您的消息,可是已经过了许多年,而我们这边既然已经开始行动,就无法放弃。他们二人只好将自己的事情一拖再拖。直到公主殿下与鹰王子里应外合,将在另外两个位面所有的叛军同盟全部消灭,而我们这敢放手大干,铲除所有叛军,找到证据与神界对峙。当我们三个从神界回来的时候,也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

    “公主殿下,不是微臣刻意帮他们辩护,您也知道,身为魔对于时间根本就没有什么概念。人类世界的二十年对于我们来说不过眨眼间的事情,为此,酿成大错。”

    说到这里,依夫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个兄弟,心中更是绞痛不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次转过头对着冰血说道:“公主殿下,他们二人是真心喜爱那两名女子的。如果知道事情会是这样,当年一定不会那般离开的。”

    “那又如何!”冰血冷笑一声,对于依夫的话根本不为所动:“在本宫眼里,错了就是错了。而因为他们两个人的错,造成了两个可怜女子的死,两个无辜孩子的流离失所,被亲人嫌弃,被敌人追杀。这都是因为他们两个,那么这一切的一切就可以因为你这些话而消失吗。”

    冰血的话将依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有些颓废的坐到地上,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是啊,因为他们的自私,自以为是给那可怜的女子,无辜的孩子造成了如此大的伤害。又怎么会是几句话可以弥补的呢。

    “公主殿下!”赫雷缓缓的抬起头,泪水已经布满泪痕。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何况是如此刚毅铁血的男子,可是此时却眼眶发红,泪流满面,那双眼眸中满是悔恨,还有恨不得杀了自己的懊恼。

    冰冷听到他的声音冷眼看过去,却没有说一句话,等着赫雷开口。

    “公主殿下,赫雷求您,告诉我那个孩子……在哪好吗?”赫雷的声音低沉而凄凉,苦苦哀求的看着冰血。

    “公主殿下,救救您,告诉我们。告诉我们那两个孩子现在在哪好吗。您如此清楚当年的事情,定然也知道那两个孩子的下落,莱尔求求您,告诉我们。”莱尔双腿规定,同样哀求的看着冰血,声音已经变得沙哑。

    “你们觉得,我会让你们有机会在去伤害他们一次吗。”冰血冷眼看着两个人,好不容易的说出心中的决定。

    事实如此伤人,她怎么忍心去伤害自己最为重要的两个人,她不能。就算说她狂妄,独断。毫不尊重当事人也好。她宁愿怪妖和怪羽永远都不要知道真相,虽然他们两个心中也许会失望,也许会落寞。但是起码在他们心里还会坚持着那个原本的信念,让他们心中还抱着希望。这样也好过让他们知道真相,知道原来害死他们各自母亲的真正凶手竟然就是他们心心念念的父亲。

    这样的真相,会让人绝望、伤心的。

    她怎么能让他们受到如此重的伤。外伤、内伤她都可以用丹药帮他们治疗,但是这种心上的伤,却是无药可医的。

    她不敢去赌,赌他们知道后的结果。

    她无法做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爱人伙伴受到如此重的伤害。

    “我会离开魔界,永不踏入这里,而你们从此以后不许离开魔界,既然你们如此在意魔界,那么如若让我在见到你们,我必将亲手毁了这魔界。”

    冰血的话让三个人瞬间一惊,满脸惊恐的看着冰血。

    “公主您不能这么做,魔界是您的家,您是魔界的长公主,您的血亲家人都在魔界啊。”依夫惊恐的看着冰血,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那又如何!”

    魔界,相比那跟自己生死相随,不离不弃,一路打杀过来的伙伴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为了他们,她可以与全时空为敌,在与不会妥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