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九)竟然敢给我跑了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怪妖站在花园内,抬着头看着天空,看的出神。

    长公主殿很大,甚至比他们在浩瀚大陆内做见到的皇宫还要大。但是他们一群人却极少去别的地方,只要是在长公主殿内,最喜爱待的地方依然是冰血的寝宫。就连那专门为他们准备的寝宫,他们都没有去过,与其说这里是魔族长公主的寝宫,不如说是他们所有人的寝宫。左右这里够大,足够他们所有人休息了。

    他们在各个大陆漂泊辛苦了这么多年,即使此时安稳了下来,依然喜欢在带着有冰血的地方。这样才能让他们安心。

    怪妖望天望的出神,就连冰血来到他的身后,都没有察觉。许是因为早已熟悉了冰血的味道,对她根本不会升起一丝的防备,将冰血身体所散发出来的味道早已与自己的混合在了一起,所以才没有发现吧。

    冰血看着怪妖眼神中闪过的一丝落寞,微微皱了皱眉头,心中泛起了阵阵酸醋,为他的落寞而心疼。

    “妖!”清脆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暖意与温柔,瞬间温暖了怪妖那颗有些冰凉的心。

    快速转过身,看着那让自己满心爱恋的人儿,怪妖微微一笑,不等冰血走过去便身形一闪来到了冰血的身边,长臂一挥,轻柔的将冰血搂紧了怀里。

    “不是要去魔王宫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溟呢!”怪妖微笑的看着怀里的人儿,此时的他不过是搂入全心爱恋的男子,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浑身妖异冰霜的紫级妖老大,此时的他只想将紫级所有的温柔和温暖送给自己最爱的女孩。

    听到怪妖的话,冰血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大堂哥被爷爷骗回来了,然后爷爷就跑了。”

    “跑了!”怪妖惊讶的看着冰血,嘴角一阵抽搐。

    “嗯!”冰血郁闷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他说奶奶这些年都是自己待在后山,而他这些年也为这些子孙操碎了心。为了弥补奶奶和他自己这些年来的辛苦,所以带着奶奶去别的位面游玩去了。”

    “哈?”怪妖表情诧异的叫了一声,心中也满是无奈。

    “你说哪有这样的王啊,哪有这样的王族啊。我们在人界见到的那些王族不都是为了那个王位勾心斗角,挣得你死我活吗。咱家现在是怎样啊,有媳妇的带着媳妇跑了,没媳妇的也跑了,现在就连最大的头也带着自己媳妇跑了。”冰血一顿气结,脸上的表情更是哭笑不得。估计纵观所有位面,也找不到一家向他们家这样的王族。

    “额……也许只是出现散散心。爷爷、奶奶还有大伯父、二伯父他们这些年为了魔族也没少操心。”怪妖有些僵硬的说道。

    冰血无力的翻了个白眼,随即侧头靠在怪妖的怀里,咬牙切齿的说道:“大伯父和二伯父这些年确实没少操心,而且时不时还要担心父亲和母亲,他们想要出去玩也无可厚非。只是也不用话都不说就跑啊,而且是在爷爷打算传位的时候跑。更可气的是老爸和老妈,竟然在回来的第三天就跑了。最最可气的是那个臭老头,在老娘有事找他的时候,经过敢给我跑。”

    怪妖好笑的看着怀里的女孩,这段时间也不知道为何,冰血竟然如同换回来了女装。虽然不是那种娇俏的女子装扮,但是他们几个人都认为冰血更加适合这种带着几分英气爽朗的女子装备。

    反正,只要冰血换了女装就好。起码不会让外人再误会他们喜爱的是男子,虽然他们从未介意过,却不想有外人在背后议论他们爱恋的女子。

    “对了,大堂哥怎么回来了?”怪妖响起那个带着几分憨厚的男子,微微笑了笑。估计也就只有这位老实憨厚的大堂哥会被爷爷骗吧。

    不过,在他们一群人看来,就算这位大堂哥在他们面前看起来老实憨厚,但是他们却知道那也仅限于在亲人面前。冰血的这几位堂哥,随便拉出来一个都不得了,怎么说也是魔族的王室血脉,实力自然是很强,其心性与睿智也不可小觑。

    怎么说也是跟他们家的冰血用着血脉关系,自然不会太差。

    哎!这叫什么,明显的爱屋及乌吗。估计这群人早就把跟冰血同样有血脉关系的叶家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大堂哥是个笨蛋。”冰血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看着怪妖翻了个白眼。想想她那个在外面面前狠辣狡猾,可是在自己面前却又憨厚老实谁她如何说都好的大堂哥,冰血却一阵无语。

    你说,这人怎么能转变的这般大。她都快觉得自家大堂哥有人格分裂了。

    不过,爷爷胆敢欺负最她那么好的大堂哥,就等着她的报复吧。

    怪妖看着冰血不知道想到什么又开始咬牙切齿的样子,好笑的摸了摸冰血的头。他发现,打从冰血回来魔界之后,变得开朗活泼多了,对于冰血这样的改变,他们自然十分的高兴。

    从小到大,这个女孩生活的太累太辛苦了。是时候好好的放松一下,好好的享受家人伙伴以及爱人给她的温暖和爱了。

    “怎么了?”怪妖宠溺的看着冰血,双手环上冰血的腰,正面看着怀里的女孩。

    然而听到怪妖的问话,冰血脸突然一红,微微低下头,竟然不敢再去看那个满脸深情的怪妖。

    难得见到如此小女人的冰血,怪妖顿时双眉一挑,眼中划过一抹惊喜的神情:“嗯?”

    冰血摇了摇牙,快速抬起头,脸颊为红,咬牙说道:“你不知道,那臭老头在知道大堂哥的下落之后,竟然派人跟大堂哥说我们要成亲了,让他赶快回家。如果是其他几位堂哥肯定会先联系我问清楚的,可是大堂哥你也是知道的,只要是发生在我们这些弟弟妹妹身上的事情,他保准脑子一懵,想都不想就跑回来了。”

    “呵呵,这也是大堂哥疼爱弟妹的表现啊。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大哥,身为大哥就要负起照顾弟妹的责任,加之你这些年来一直流落在外,他本就对你心存愧疚,对于你的事情更为在意了。能被爷爷骗回来,也是正常的。”怪妖看着冰血,虽然语气听起来十分的平和,但是内心早就已经因为冰血刚刚说的话而激动不已。

    成亲……这可是他和暗夜、玄、紫溟四个人盼了许多年的梦想呢。

    虽然心中十分想要将这个梦想成为现实,但是他们四个人都知道,就算他们现在已经可是过上期盼已久的安稳日子,但是还有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完成。

    这件事一直是冰血心中的一道坎,在没有完成之前,他们无法真正的过上安稳幸福的生活。

    “对了,去往冥界的道路,齐儿问了吗?”说道这里,怪妖的表情带了几分认真。

    然而冰血却轻叹了一口气,皱着眉头说道:“大堂哥也不知道,通往冥界的道路只有爷爷和奶奶知道。”

    “意思就是说,只有魔王知道。”怪妖眉头微微一皱,看着陷入苦思的冰血,有些心疼,然而下一秒一个想法瞬间闪过脑海,接着开口说道:“齐儿,后山的那位太长老可是知道?”

    “有可能!”冰血猛地抬起头,笑着看向怪妖,轻轻点了点头说道:“我明日就去魔居山问问。”

    “好,别急。冥界既然归魔界掌管,毕竟有通往冥界的道路,我们一定会去的。”怪妖轻轻的揉了揉冰血的长发,眼中满是宠溺。

    “对了,人找的如何,有消息吗?”冰血看着怪妖,突然问了一个没头没尾的话。

    然而怪妖却明白冰血的意思,前段时间他们所有人都出去了,明面上是去找附魂草,可是他还有暗夜、玄、紫冥以及五怪实则是暗地里在找人。

    可是……

    怪妖摇了摇头:“溟打探出来的魔界几个关押终于犯人的地方,虽然那几个人地方有着强者看护,五怪进不去,但是我们四个去可以,只可惜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与我和怪羽要找的人相似。”

    “虽然魔界很大,但是能关押人的地方也不是很多,其他几处五怪都找过来,依然没有任何线索。”怪妖即使说着这些,嘴角依然带着几分笑意。对他来说,就算找不到又如何,现在的他对自己所拥有的已经很满足了。

    “会不会没有被关起来?”冰血的表情带着几分纠结。

    “我和怪羽当时的情况差不多,他们都是被一群人给带走的,况且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任何消息,更加没有去找过我们。”原本怪妖也以为魔族是不允许与外族通婚的。但是打从他来这里之后,这个信念也满满动摇了。魔族哪里是不可以与外族通婚,在这里只要是真心相爱,不会做出有害魔族的事情,那么就绝对不会被阻挠。

    可是为何,那人却一去不返呢。

    而此时,微微低着头的冰血眉头轻轻皱起,她私下打探过,魔族内根本没有被关押的魔臣,至于那些叛军早就被斩草除根,连魂魄都被打散了。那些叛军,在抓到之后冰血特意带着怪羽和怪妖去看过,根本没有他们要找的人。

    这时冰血突然想到的前段时间在朝堂上见到的那两个人。

    难道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