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番外 (六)遗传基因好啊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你应该猜到了吧,其实人间那个所谓的光明神殿是那个叛军在人间的据点。但是为了两个时空的平衡,魔军是无法穿越位面去毁了哪里的,所以我知道让你用自己的实力去铲除那里。”

    冰血静静的听着魔王讲述当年的事情,听到最后轻声叹了一口气。魔王说的这件事,她在毁了光明神殿总宫殿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原来这个老人早就已经为了她的将来设想了这么多。

    冰血突然有些心疼眼前的这个老人,他的心疼应该不小于奶奶吧。但是却为了让自己可以等到更好的成长,让那些叛军再也没有机会伤害自己,所以才会忍着吧。

    其实这么多年,最为痛苦的应该是这个人才对。

    “爷爷,我们快些去找奶奶。我回来了,奶奶也该回家了!”

    魔王原本担忧的心,在看到宝贝孙女那一脸灿烂笑容之时,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语。整整几十年了,这可是他在踏入这片山林后首次出现的轻松心情。

    当冰血和魔王来到山林最深处的之上,原本阴暗的感觉瞬间豁然开朗。这是一片小山谷,与外界那片林子不同,这里充满了阳光和绿油油的景色,地上充满了色彩鲜艳的花朵,但是如若不是其中内行,定然会觉得这是一片世外桃源,虽然对于喜爱炼毒的人来说这里确实可以称作世外桃源了,但是对于正常人来说,那些花朵,青藤都是致命的毒物,随便一株或者是一片叶子都会让人瞬间毙命。

    而冰血来到这里的第一感觉就是欢喜。

    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她热爱而熟悉的。

    “哇,这里还真不错。”冰血刚刚落到地面,收起魔翼之后,便是一番愉悦的感概。

    魔王看着满眼冒星的宝贝孙女,一阵汗颜。全家上下,估计只有这丫头和里面那个老太婆觉得这里是世外桃源了。

    “齐齐。”魔王无语的唤了一声。

    “啊!”被拉回神识的冰血转过头看着魔王那一张便秘脸,尴尬的笑了笑,连忙说道:“知道,知道。嘿嘿,我这就奶奶!”

    知道如若是魔王去唤的话,得到的不是沉默就是驱赶,冰血连忙自觉的闪身来到了前方的山洞,对着里面轻声唤道:“奶奶,我是魔心齐,我来接您回家了。”

    没有丝毫的婉转,直接将目的说出了口,吓得魔王一身冷汗:“丫头,你这么说,那老太婆不会……”

    然而还未等魔王的话说完,一阵带着清新香味的清风吹过,只见一位长相娇媚,一身落纱长裙,外面看上去只有三十几岁,带着几分成熟韵味的美丽女子出现在了冰血面前。

    女子停在冰血前方三步远的地方,满脸紧张的看着冰血,神情异常的激动,那双带着几分妩媚与慵懒的深蓝色眼眸紧紧的盯着冰血,眼里泛着点点泪光。

    “乖孙,真的是我的……乖孙。”

    即使见惯了俊男美女,哪怕是墨岛的奶奶,也是外表看起是不过是三十多岁的样子,岁月的痕迹完全在她的脸上或者是身上看不出来。

    但是当冰血看到眼前这位自己的血亲奶奶,依然忍不住的惊艳了一番。响起父亲和叔伯那张各有特色却同样绝美非凡的脸,冰血好像突然找到了笑点。这真是什么样根长出什么样的果啊,基因这种东西还真的是不需要科学依旧的。

    可是,魔王爷爷还好,外表看起来确实依旧俊朗,但是却也带着一些岁月的痕迹,看起是也有四十多岁的样子了,出去说是自己爷爷还好说。原本墨岛就有一位宝贝奶奶让她怎么也无法当着外人的面唤奶奶了。没想到家里这位血亲奶奶,同样让人无法在外人面前喊一声奶奶。她都觉得这么一喊有些对不起这位看起是也就三十出头的美女。

    冰血愣声之际,直接导致了那位美女奶奶误以为冰血在怪她,顿时两横清泪再也忍不住的流出了眼眶,这一哭不要紧,反倒吓坏了冰血以及后面那位始终不敢上前一步的魔王大人。

    “唉唉唉唉,你……你别哭啊!”当冰血从惊艳中回过神来之时,看到的便是眼前这位大美女的梨花带雨,素来对于自己人的眼泪最没办法的冰血,顿时慌了手脚。

    要说……冰血还真是有做男人的强大潜质,这种事情貌似……只有某些男人才会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吧。

    汗!

    “呜呜呜呜,乖……乖孙,都怪……都怪奶奶不好!”听到冰血开口第一句话不是叫奶奶,我们素来在别人面前都是标准女汉子的魔后大人顿时哭的跟个小孩子一般。

    “啊?”冰血满脸迷茫的看着美女奶奶,慌手慌脚的大步向前迈了过去,一把搂住此时看起是十分较弱的美女奶奶,满脸换乱的转过头看向身后那个突然变成木头桩子的魔王爷爷,无助的喊了一声:“爷爷,你愣在那里干嘛呢,快过来了。怎么……怎么办啊?”

    “啊!”突然变得愣头愣脑的魔王满脸惊慌的看向冰血,啊了一句,再也没有了声音,好像完全丢了魂一般。

    冰血嘴角狠狠一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瞪了一眼魔王。

    无奈之下,只好轻柔的扶着奶奶,语气也尽量放到最轻最柔的轻哄道:“奶奶,您别哭啊。有花好好说,还有……心齐也没有怪您的意思。”

    “你……你叫我……奶奶!”听到冰血的话,魔后瞬间停止了哭泣,虽然脸色依旧带着点点泪痕,双眼红彤彤的,但是原本满眼的忧伤依旧被激动和惊喜所代替,让冰血悬着的一颗心算是放了下来。

    冰血温柔的一笑,扶着魔后做到了一旁的大石头上,单手一挥,一块洁白的手帕出现在了手中。拿着手帕轻柔的擦干魔后脸上的泪水:“老爸是您和爷爷的亲生儿子,心齐又是老爸和妈妈的亲生女儿。那么心齐当然是唤您奶奶了。”

    “你……真的认我这个奶奶!”魔后小心翼翼的看着冰血,生怕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一般,这般小心翼翼的样子让冰血感觉到了心疼。

    为了她和爸爸,奶奶跟爷爷怄气离家,独自生活在一起。可是她知道,奶奶是真心爱爷爷的。但是这份爱却因为她对爸爸和自己的爱给强制下去了。

    这样的奶奶,如何不让自己心疼的。

    “您是心齐的奶奶,心齐又怎么会不忍呢。”冰血轻柔的揽过魔后的肩膀,头亲密的靠在魔后的肩膀上,嘴角露出温柔的笑容。

    是她疏忽了,是她被怨念给迷惑了,是她的错。来到魔界这么久,竟然才来到这个地方见这个让人心疼的奶奶。

    “乖孙,我的乖孙。以后奶奶绝对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以后谁敢欺负你,奶奶就杀他全家。”一瞬间的杀气从魔后的体内溢出,然而也瞬间消失。

    不过就那么一瞬间,冰血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魔后的决心。微微一愣过后,是满满的暖心和好笑。

    果然……这脾气也是可以遗传的,她算是真正的同意这个说法了。

    温馨的画面让远处站在一动不敢动的魔王心中充满的温暖,原本僵硬的嘴角缓缓露出了一个宠溺的笑容。

    可惜……他还是不敢动。

    冰血余光憋了一眼魔王,在心底无语的叹了一口气。

    这妻奴的性质……应该……也是遗传吧。

    “奶奶,我都回来了。跟我和爷爷回家吧!”冰血抱着魔后的胳膊,原本雌雄难辨的声音突然变得娇柔的起来,语气中带着几分撒娇的感觉,满脸希夷的看着魔后。

    魔后挣扎的看着冰血,随即抬起头在看向魔王的一瞬间,脸色突然一变,原本还满脸慈爱温柔的娇颜瞬间变得阴冷带着几分怒气,狠狠的瞪了一眼魔王。

    冰血很清楚的感到那个魔族的伟大领袖很没出息的抖了一下。

    冰血忍不住嘴角一抽,还真是难为爷爷当初是如何壮着胆子反抗奶奶的威严的,想到这里冰血心里那唯一仅剩的怨念也消失不见了。

    爷爷和奶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和爸爸啊。只是其中所发生的事情,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而已,世事无常,所以的意外此时都变成了可以理解的。

    自己和爸爸妈妈曾经所承担忍受的一切,是任何人都无法预料的意外,又怎么能把这些一味的怪罪到为他们着想爷爷身上的,身为一个种族的领袖,他也有着他的无奈啊。

    “奶奶,别怪爷爷了。世事无常,爷爷也不想我和爸爸妈妈受到任何伤害。整个魔族都要靠着爷爷去支撑,他是魔族的领袖,而我和爸爸是魔族王室的子孙,守护魔族,铲除魔族危害我们也是有责任的啊。所以奶奶别怪爷爷了。”

    “宝贝孙女!”魔王愣愣的看着冰血,他完全没有想到,受伤最大的孙女竟然是最理解他的那个。

    魔后心疼的看着身边的冰血,轻柔的抚摸着她的长发,温柔的笑了笑:“好,我们回家。”

    之后冰血将自己需要附魂草的事情告知给自己奶奶之后,没想到原本在她面前温柔娴淑的奶奶瞬间变得满脸兴奋拉着自己,将她收藏的所有毒草以及一推附魂草收了之后,兴奋的向着魔宫快速飞去。

    而依旧没有得到自己妻子大人一个正眼的苦逼魔王,只有委屈且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向着他们的家飞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