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番外 (五)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几个老不死的,快出来见见老子的宝贝孙女!”

    冰血看着那个站在山洞口不断抽风的魔王,额头滑下一个豆大的汗滴。

    她终于明白,自家老爸偶尔间接性抽风是谁遗传而来的了。

    当魔王满是得瑟的声音在山洞外响起之后,一阵震天动地的吼声瞬间从山洞内传出:“你个老不死的,你说谁老不死呢!”

    “连自己活了多少万年都不知道的老不死的,当然是说你呢!”魔王不甘示弱的对着山洞内吼道。

    一阵强风吹过,冰血瞬间感觉到了自己身前出现了一个人,但是那种强大的感觉却让她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僵硬。

    然而这种感觉不过是眨眼间的事情,再次睁开双眼,一张放大的脸几乎遮盖住了整片视线。

    有些不适的皱了皱眉头,看着眼前那张明显过于年轻的脸,冰血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那人一头墨绿色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脑后,过于白皙的皮肤应该是不经常晒太阳的缘故,唇红齿白,皮肤娇嫩,一双漂亮的丹凤眼正满是好奇的盯着自己看。

    那是一双充满了野性的眼眸,但是却带着一丝丝的清澈感,让人讨厌不起来。眼眸的眼神吃翠绿色,如同一颗十分罕见的翡翠晶石,十分的漂亮。而且那双眼睛好似带着某种魔力,让人只要看上一眼便会瞬间放下对此人所有的防备。

    冰血知道此时便是魔界传说依旧的太长老,对于自己更是没有一丝丝的威胁之意,自然也就顺着心意对此人放下了戒心。

    随即,冰血微微向后退了半步,双手抱拳,带着几分敬意,对着此人轻声说道:“魔心齐见过太长老。”

    “哈哈哈,好,好啊!你这丫头竟然可以不受我魔眼的蛊惑,实力和精神力都非同小可啊。丫头,你可是除了你父亲之外,第二个不受老夫魔眼蛊惑的魔啊。”斐长老笑的满脸欢喜,看着冰血的眼前越发的宠爱。

    冰血微微一笑,没有丝毫被夸奖之后的骄傲,宠辱不惊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太长老客气的,在下毕竟是父亲的亲生女儿。”

    虽然冰血的话听起来有些狂傲,但是却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厌烦,反而更加欣赏她宠辱不惊的坦然。

    然而斐太长老在对着冰血慈爱的一笑之后,里面转过头看向魔王,脸上的表情也瞬间一变,紧接着冷哼一声:“哼,你这个猥琐老头是怎么弄出来优秀的儿子和孙女的。”

    “哼,老子本来就很优秀,儿子和孙女自然也优秀!”魔王满脸得瑟的仰着下巴,气的斐太长老原本白皙的脸颊变得微微发红了起来。

    “太长老,刚刚听爷爷说您是一位很了不起的炼药师!”冰血已经没有多少耐心等这两个为老不尊的老头在这里闲扯了。

    “哦!丫头要炼药?”斐太长老有些奇怪的看着冰血,冰血是炼药师的这件事,斐长老多多少少也从那个很爱得瑟的魔王口中听说过一些,而且应该也是一位十分厉害的炼药师,所以听到冰血这么问,斐长老才会奇怪的看着冰血。

    “不,我想要知道附魂草的下落。”冰血简明扼要的快速说道。

    “附魂草!”斐太长老有些惊讶的看着冰血,随即转过头看向那个表情有些别扭的魔王,随即眼中闪过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转过头对着冰血说道:“你想要附魂草去找你奶奶要便是,何须麻烦的到处早。那东西虽然不是十分珍贵,但是却十分的难找,看丫头你这么急切,应该没有多少时间了吧。”

    “奶奶!”冰血微微一愣,有些不解的转过头看向魔王,然而当看到魔王脸上那一闪而过的尴尬与纠结之时,顿时心中一叹。

    “爷爷!”冰血无语的看着魔王,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她都忘记了,魔的生命就算是本身的修为等级没有到达拥有无止境生命力的要求,但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魔的生命生来就是永无止境的。而就算魔的伴侣是其他种族的生物,那么就是没有修为等级没有到达生命力无止境的要求,魔族中的秘法也是可以将魔的那名伴侣的血脉性质改变,虽然无法成为真正的魔,但是却可以拥有与魔伴侣同生同死的资格。

    虽然这种秘法存于王宫密室内,但是在魔族中并不是秘密。就像是自己的美女妈妈,就已经通过这种秘法拥有了与老爸同生同死的生命力。

    魔是十分专情的生物,很少会出现一只魔拥有多个妻妾的情况。而她发现,自家的这些叔叔伯伯,也都是一名妻子。爷爷应该也不例外。而作为魔王的爷爷,自然也有资格赋予自己伴侣这种不死的殊荣。那么……她怎么可能……没……有……奶……奶。

    虽然来了魔族一个多月了,但是却一直为了白灵他们的事情忙碌着,所以基本上没有去关心过魔族的事情。

    现在想来,她疏忽很多呢。

    “你要是有的话,就感觉给我宝贝孙女!”魔王皱着眉头看向斐太长老,有些没好气的说道。

    “我真没有!”斐太长老无奈的看着魔王,接着说道:“我很少研究那些奇怪的丹药,只有你家素柯亚才会喜欢研究那些奇怪的东西,她那肯定有附魂草!”

    “爷爷!”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魔王,眼中带着几分无奈。

    “好啦,好啦。走吧!”魔王满脸纠结的转过身。

    冰血微微一笑,对着斐太长老抱拳说道:“多谢太长老,请太长老代冰血像另外几位长老问安,待冰血解决完事情在来此处跟几位长老请安。”说到底她都是晚班,对于之前的事情,作为太长老来说只要魔族没有灭顶之灾,他们是不会出来的,所以他们没有理会这一点,说道理自己是不该将怒气牵扯到他们身上的,况且现在她也想明白了,既然事情过去了,她的气也撒出来的,也该雨过天晴了。

    “好好好,丫头有时间要常过来看看我们几个老头啊。”斐太长老目送这对祖孙离开,看着他们的背影欣慰的笑了笑,随即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魔王带着冰血来到了魔居山的另外一边,这里十分的潮湿阴暗,即使如此空气却散发着一阵阵清香,没有丝毫阴暗潮湿地的土气与霉味,反倒有种清新的感觉。

    魔王与冰血两个人飞的十分低,冰血可以清楚的看到地面上张着的那些毒草。越飞,冰血越发的喜爱这里。这里对于她这个超级喜爱毒药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圣地啊。

    “奶奶也很喜欢炼毒吗?”看着这里的环境与地上的那一大片一大片的珍惜毒草和偶尔出现的罕见毒物,冰血有些惊喜的问向魔王。

    魔王低头看了一眼地面,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嗯,要说你喜爱毒药的这一点,跟你奶奶十分的相似的,就连你的脾气跟那老太婆也是如出一辙,估计就是她遗传给你的。也难怪她会为了你的事情跟我置气这么多年了,就连现在你回来了,她都不愿意出来见我一面呢。”

    听着魔王那满是思念与无奈的语气,冰血心中依旧明了。原来爷爷和奶奶分居两地,不是因为感情上出了问题,原来是因为爷爷当年做的那个决定啊。

    “奶奶离开魔宫很久了。”冰血几乎肯定的问着。

    “嗯!”魔王轻轻点了点头,目光看向前方的那座山峰,眼中的思念越发的浓郁:“自从知道你被你父亲被迫送到了另外的一个时空去之后,便跟我大吵了一架。但是我却为了彻底铲除魔族叛徒而没有出手,她就一气之下离开的王宫搬到了这里。后来也不知道她从什么地方得知,那些魔族叛徒已经浮出水面的消息,突然有一天从这个地方出来去了魔宫找我,要我亲自解决那些叛徒然后将你们一家接过来。但是如果那么做的话,也只能铲除一部分的叛军。想要彻底的铲除那些人,必须由人间和魔族内部里应外合,才能彻底的收拾干净。虽然我是有能力往往人间。但是如果我这么做的,你和你父亲很有可能拥有生活在我的保护下。毕竟那个时候我并不了解你的性质,况且你也还小。所以我想借此机会让你真正的历练一番。这样即使有一天我从王位退隐下来,你和你父亲也有了独当一面的强大实力。就算神族再来进犯,我也不需要担心了。可是素柯亚太过心疼你和你父亲母亲,坚决不同意我那么做。跟我大吵一架无果后,便要坚持去往人间找你。可是这样会让你完全暴露在那些混蛋的眼里,一旦逼急了他们,我真的很担心我无法让你不受任何伤害。所以我封印了她划开时空的能力,让她无法去找你。没想到她却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

    “爷爷是担心,那些叛军无法一次性铲除,留有后患威胁到我。”冰血再次肯定的说道。

    魔王转过头对着冰血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