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番外 一个都不能少的伙伴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老大,自从你把魔王的宫殿给毁了后,现在魔界到处都在流传着一句话,你想不想知道啊!”

    魔界长公主专属宫殿,打从冰血带着一行人来到魔界之后,原本守在这里的护卫就都被撤掉了,换上了原本神魔殿的人。而一路跟随冰血走过来的伙伴们竟然一个都没有离开,按照他们的话来说,有冰血的地方,就是他们的家,不过倒是偶尔可以回去原本的地方探探亲。

    即使敌人已经消灭,却不会成为分开他们的理由。

    东方少元百无聊赖的躺在长椅上,微微抬起头看着大厅正前方大桌案后面那位正在埋首看书的冰血。

    “东方少元,大战都结束了。你还不回去,难道你老爹不想你吗。”闲下来的赫尔曼现在最大的爱好就是跟东方少元抬杠,虽然不是常胜,但是却乐此不疲。

    “切,本少生来的死命就是守护魔族至宝公主殿下,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开的。你有见过骑士离开守护者的吗。当然,如果你想要离开的话,我相信老大一定会同意的。”东方少元微微扬起下来,一脸的得意。

    “别以为就你是,本少也是老大的守护骑士!哼!”赫尔曼冷哼一声,重重的扭过头。

    败北,气愤,怒摔!

    “少元,你倒是说说魔界现在都在流传老大什么?”常浩友做到东方少元的那把长椅上,满脸好奇的看着他。

    最近他们被分派出去在魔界到处找附魂草,常浩友昨晚才回来,而此时整个大厅内就只剩下他和守在冰血身边的东方少元和赫尔曼在。

    听到常浩友的问话,东方少元立马激动的坐起身,一脸坏笑的说道:“你知道吗,那魔王宫殿可是魔界初代魔王在各个位面收集而来的上等矿石与晶石筑成。据说完全可以抵挡的了上百个高级帝君级强者的攻击,可是却让咱们家老大轻轻松松给毁了连渣都不剩,打从这件事在魔界传开之后,整个魔界都在流传着一句话:惹神惹妖误惹魔,惹魔惹王误惹长公主。现在如果有那家的小魔孩不听话,家长就会说。你在不听话就给你送长公主那去,现在这句话可是比任何一句话都好使啊。”

    常浩友听着东方少元满脸激动的讲完,嘴角一阵猛抽,僵硬着脖子转过头看向大厅正中央,此时正坐在与自己身体好不相符,但是却毫无违和感的大长桌案前的绝美少年,额头瞬间滑下一排黑线。

    如果编造这些流言的人看到那个越发绝美的人儿,想必会晕倒一大片吧。

    如此恐怖的人,又怎么会有这般绝美俏丽的容颜和纤细看似柔弱的身材呢。

    “哎!”常浩友无语的叹了一口气。

    原本十分专注的在看书的冰血在体常浩友这一声长叹之后瞬间抬起头来,没有了杀气和煞气的紫眸,此时已经变回了淡淡浅紫色,显得一片祥和温暖。

    “怎么了?”冰血有些迷茫的看着常浩友。她虽然没有去关注这三个人之前的对话,但是身为伙伴的常浩友的长叹,她却听到了,才使得她从书中抬起头,关心的看过去。

    看到这样的冰血,常浩友突然温暖的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老大,我没事。刚刚只是在跟少元说笑呢。”

    即使他们的生活已经进入到了一个祥和安全的境界,不需要再去担忧敌人的突袭,更加不用去算计如何小心翼翼的走好下一步。

    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出过离开,即使此时他们生活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周遭有些许许多多跟他们完全不同种类的魔,但是却依然没有动摇过他们留下的决心。只因为那个让他们决心追随一生的人在这里,所以这里就是他们的家。

    “对了,浩友!”冰血的声音拉回了常浩友的思绪,快速抬起头看过去,原本嬉笑的表情在看到冰血面无表情的容颜之时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冰血轻声问道。

    “昨晚!”常浩友快速回答。

    冰血眉头微微一皱,虽然心中已经猜出了答案,但是依旧不死心的问了一句话:“还是没有附魂草的消息吗?”

    常浩友轻轻的摇了摇头:“魔界远比我们想想的大很多,虽然到处都充满了浓郁的灵气和天材地宝,但是想要找到附魂草就不是易事。我打听过了,附魂草不是什么稀有草药,但是却十分的稀少,就是因为没有人去看重附魂草,以至于根本没有人知道它到底生长在什么地方,这段时间我们所有人分头去长有草药的各个山脉森林去寻找但是却没有一点消息。而且我们对于魔界根本不了解,这样下去比大海捞针还难。”

    冰血眉头紧皱,有些郁闷的说道:“可恶,自从魔界的事情解决后,老爸就带着美人妈妈跑去别的位面游玩,连带着几位叔叔也跟着跑了。夜倾尧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整个魔界,能问的就那些一看到我就想跑的大臣,这让我们怎么去问啊。”

    “额……老大!”东里长元转过头对着冰血双眉一挑,笑着说道:“魔界的炼药师我们也已经问便了,现在就只有那几个魔界的老家伙没有去问了,他们可都是一些不知道活了多少万年的老家伙,肯定会知道一些讯息吧,就算他们不知道,也肯定会有人认识那些在魔界隐世不出的老辈炼药师。也许……”

    东里少元说道这里,没有在继续往下说,因为冰血肯定已经明白了。

    只是那些老家伙对于他们是肯定不会给面子的,但是他们的宝贝公主的面子,就肯定会给了。

    主要是,他们家老大会不会去找他们才是重点。

    “那些家伙!”果不其然,一听到要去找那些魔界众生一致认为的德高望重,实力强悍的老家伙,冰血的表情瞬间变得满是嫌弃。

    “那些老家伙,明明有着一身强大的实力,但是魔界多年的混乱却丝毫不管,一个个跟着那个老混蛋在旁边看热闹,害的爸爸跟妈妈两个人忍受奋力之苦这么多年,还害的老子差点魂飞魄散。最重要的是还害紫冥忍受元神分离之苦,玄也差点命丧。要不是他们是老爸的家人,老子早就抽了他们的筋骨泡酒了。现在让我去求那几个只会得瑟的看戏的老混蛋,真是……呕死了。”

    冰血咬牙切实的说着,说道最后表情越发的狰狞,双拳紧握,恶狠狠的说道:“最可恶的是,最后竟然跟老子来了句,让年轻人多历练历练。我历练个她妹妹,老子看是他们闲的生活无聊给自己添加的乐子。”

    听着冰血的话,赫尔曼、东里少元、常浩友三个人嘴角以一阵抽搐,满脸的无语。

    说实在的,那几个老家伙确实……很可恶。

    现在想想,光是毁了魔王殿还算是下手轻的呢,他们就应该把剩下那几个老家伙的窝也给毁了。虽然那时魔界最为高崇险峻的山峰。

    “小少主!”突然一道空灵的声音凭空而来,带着几分幽冷的感觉,但是却夹杂着一股股浓郁的宠溺感觉。

    随即一道看似透明的白色身影突然凭空出现在冰血的身边,那张俊俏的脸上洋溢着一抹温柔的笑容,轻轻的看着冰血。

    “白灵,你怎么出来了。你最近的气息越来越飘忽不定,身体也越来越虚了。不是跟你说了,让你在魔蓝之戒内养着吗,不能轻易出来的。”冰血担忧的看着那个身体越来越透明的白灵,眼中带着浓浓的担心。

    “没关系的,小少主,白灵还可以的。”白灵温柔的一笑,随即抬起那越发透明的手,轻柔的抚了抚冰血那一头冰蓝色的长发,轻声说道:“能看到小少主的成长和胜利,白灵已经满足了。还能坚持多久已经不重要的,小少主无需为白灵担忧和伤怀,真的没关系的。”

    “怎么可能没关系!”冰血猛的站起身,认真的看着白灵,郑重的说道:“我绝对不会让你消失的,绝对不会。我们只差最后一步了,那么多的困难和磨难我们都一起挺过来了,这件事一定会成功的,你的身体,我也一定会帮你复原。我说过,跟在我身边的伙伴,一个都不许少。”

    “小少主!”白灵看着冰血双眼下的暗影,无声叹了一口气。虽然他没有在外面,但是外面的一切他都看的清清楚楚。冰血多日来为了他的事情日夜超劳,眼睛下面已经出现明显的暗影,她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了,明明大战已经结束,但是为了他,这些孩子依旧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让自己好好轻松的休息。

    对于这样一群孩子们,他……真的感觉到了心疼。

    “你放心吧,不就是附魂草吗,我们一定会找到的。你好好去休息吧,别担心我们。我们可都是一群别铁打的还要强的怪物呢。”冰血微微一笑,单手一挥将白灵收入到了魔蓝之戒中,口中轻唤了一句她从未叫过的话:“白灵叔叔,放心吧。”

    冰血抬起头看向不用她开口就已经等在旁边的三个人微微一笑:“走,去找那老混蛋。”

    ------题外话------

    让大家久等了,番外第一篇送上。明天继续哦,(*^__^*)嘻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