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一章〕真正的魔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夜倾尧告诉他们,他们这几个人全部都是魔族的后代。而当初冰血在凯风之城内的中心广场看到的那个雕塑便是魔族的将军,赫尔曼与东里少元都是魔族将军的子孙后代。当然凯风之城的人以及另外四大家族中的子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魔族的后代,经过了几千万年的衍变,不同种族血脉之间的混渣,体内拥有魔性的混血体已经越来越少了。

    当夜倾尧启动那个传送阵的时候,并没有抱着太大的希望,毕竟时过境迁,血脉混渣严重。然而赫尔曼与东里少元却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甚至还有其他六个人,这个数量也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当年魔神大战,他们的祖先流落到了人类世界,之后便已经隐世在人类当中,成为魔族在人类世界的眼线。因为那个当年的魔王已经隐隐约约查到了一些关于魔神大战的内幕。那边是魔族当中有魔背叛的魔界与神族勾结,想要侵占魔界。

    原本夜倾尧是不清楚除了赫尔曼与东里少元以外还有那些人是魔族留在人类世界的后代,这在那场传送阵发起之时,他们现在所在的领域会自动将那些被魔王选中的魔族后代吸入其中。

    这些后代在出生之时体内的魔性便被自动封印,在未得到魔族特殊秘法开启封印之前,是任何人都不可能察觉到的,甚至是他们的自己。

    可以说,缘分这东西真的很奇妙。竟然让那些完全不相识,甚至连出生地都碰不到一起去的一群人,经过了许多弯路,最终依然走到了一起。

    而冰血能在赫尔曼他们八个人魔性为开启之前便先一步相识相交,这就是一种莫名的缘分。

    之后的时间里,赫尔曼八个人便同夜倾尧一同留在了那个充满了魔气的领域中修炼,一般的时间用来修炼本身的修为,一般的时间去领悟魔力和适应体内的魔性。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们体内魔力不断提升,身体与魔性越发契合的时候,体内的魔法或者是斗气修为竟然自动提升,而且十分的快速。

    这让他们深刻的明白了,为何夜倾尧会告诉他们,魔族才是最高等级的种族。

    而冰血在他们八个人被夜倾尧残酷训练之时,她则是找了一个魔气最为浓郁的地方冲破体内封印。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一修炼便是整整百年之久,真正体现了那句话修炼无时期。

    让他们不用担心的是,那个领域被人设置了空间禁忌魔法,外面的时间和里面的时间是完全不一样了,所以实际时间也不过是才过了半年而已。

    当他们出来之后,便成为了那个整整消失半年多,了无音讯,生死不知的九个人。

    这也让他们接下来的事情做得十分的顺利。

    没错,光明神殿的那些事就是这九个人出关之后做得第一件事。

    对于自己此时的实力,冰血真的有种无语的感觉。她真的很奇怪自己的血脉,竟然如此的契合魔性。她在闭关的时候选择的是一个魔气作为浓郁的地方,甚至连夜倾尧这个标准的魔族都无法进入那个地方,但是她这个人魔混血体竟然进去自后犹如进入到了专门为自己设立的地方一般自在。闭关之后,短短时间内魔幻之纹便开始松动,接着便是接二连三的解封,不仅仅是魔幻之纹,就连魔蓝之戒的封印快速解开。

    最后在她出关之时,魔蓝之戒完全开启,而魔幻之纹也仅仅只剩最后一个封印。而自己的传承也全部接受,所以才有了现在这样隐隐约约脱变的她。

    然而就在她修炼魔力之时,体内的魔法与斗气等级也在不断地提升,如同按照人类的等级来算的话,她是直接从领主级别跨越了君主级以及君王级,已经正式成为了一名巅峰帝王神级的强者,真正的强者。

    那简直就是比火箭的速度都要快。

    事实证明,她不变态谁变态。

    更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她的魔性竟然连魔族至宝魔蓝之戒都没有能力去掩盖,能压制的也只有她自己。

    不过,因为现在接收全部传承加上开启魔幻之纹用力的魔力太多,所以她还压制住自己大部分的魔性,一旦所有力量巩固完成,压制魔性对于她来说简直如同呼吸那么简单。

    “头,之前夜倾尧说过,那个传送阵开启的时候会激发我们体内的魔性。魔性被激发魔气自然会散出体外一些。想必那些突然降临在浑天大陆的神秘人应该就是闻着味跑来的叛魔吧。”东里少元斜靠在一颗大树上,双手环胸,嘴角带着一抹戏虐的笑容,好似一个玩世不恭的公子哥一般,就算双眼深处的阴冷邪气都被他掩饰的很好,不了解他的人根本看不出来。

    而此时,就算他口中说出的是他们最大的敌人,也丝毫不见一丝紧张凝重的神情,好似对方不过是陪他们玩耍的玩具一般。

    “呵,判魔。背叛魔族的叛徒,也配称之为魔吗。”赫尔曼不屑的冷笑一声。

    冰血双眉一挑,好笑的看着赫尔曼。也不知道夜倾尧用什么办法,竟然将她的这几个伙伴成功洗脑了一遍,现在魔族在他们心里的位置可是不低呢。

    “少元!”冰血轻唤一声,声音依然清脆,但是却感觉与之前有些一些不一样。好像更加的慵懒邪魅,还加了几分阴冷和让人难以抗拒,也不敢抗拒的威压霸气。

    明明是十分轻柔的声音,竟然会让人感觉到一种霸气,凌天的霸气。这种感觉十分的矛盾,但是却又觉得浑然天成。

    “在,头!”东里少元瞬间站直身体,动作没有一丝的急切,但是身体却眨眼间离开的树干,直直的竖立着,轻轻的低了下头,嘴角的戏虐更加的弄了几分。

    冰血单手一挥,一个篮球大小的透明气泡凭空出现在面前,里面装着上百个紫色龙纹戒,慵懒而邪魅的声音随之响起:“不是从那个神棍殿里面顺了上百个亡灵武士吗。让他们带着这些仿照的紫色龙纹戒去大陆各个地方跑去。”

    “那些亡灵死士!”东里少元一听冰血的话,顿时双眉一挑,眼中闪动着喜悦与兴奋的神情,就连笑容也开心的不少:“这些亡灵死士的面容可都被那些记忆水晶录的清清楚楚。头是想嫁祸给那个神棍殿!”

    “真真假假,确实是一个好主意。只是这很明显嫁祸,如果光芒神殿真的得到了魔蓝龙纹戒,肯定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私藏起来。自然不会拍他们的这些所谓的底牌出去招摇,这样会不会太明显了。”赫尔曼依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冰血,明明说的话好似很担忧的意思,但是脸上的神情却没有一丝的担忧。

    “那些叛徒为了魔族至宝已经疯了,哪怕是一点机会都不会放弃的,宁可错也绝不放过可一直都是他们的准则呢。就算神棍殿真的出来解释,也是没用的,叛徒们根本不会相信。况且如果光芒神殿真的出来解释,那么就简介的承认那些亡灵死士确实是他们的产物,让他们狗咬狗去吧。”

    东里少元快速抬起右手,拇指轻轻滑了下鼻头,戏虐的一笑:“没问题,我这就去办。”

    东里少元离开后,冰血侧过头看着赫尔曼说道:“赫尔曼,绿心若他们准备的怎么样了?”

    “他们都已经巩固的差不多了,魔性已经压制住。有了你给他们炼制的巩魔珠,相信除了比你血脉更加高级的魔族以外,任何魔都察觉不出他们体内的魔气。”赫尔曼说道这里之时,眼中闪过一抹骄傲。

    冰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让他们暗中发出召魔令,召集所有隐藏在人类世界的魔族,暗中配合魔神殿攻击光明神殿。”

    “我们终于要开始真正的动手了!”赫尔曼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兴奋的笑容,那笑容中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一抹嗜血的邪恶。

    “浑天大陆上的这把火,要加大一些才能烧了更加的亮。既然已经开始了,那么我就不可能让他再有灭下来的道理,除了那些被我看中的材料烧成灰烬才行。”冰血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冷,也越来越阴森诡异。

    突然那双忽大忽小的黑眸迅速扩大,覆盖住所有的白仁,紫光一闪,黑色褪尽,幽深的紫色瞬间覆盖住整双眼睛。

    邪魅、阴森、冰寒、狠戾、邪恶、嗜血、诡异。

    “那我们呢,回魔神殿吗?”赫尔曼知道冰血一直都十分思念魔神殿的那些伙伴,但是却始终被接二连三的事情牵绊着,既然任务都下达了出去,接下来他们应该可以回去了吧。

    “我们!”冰血看着赫尔曼,戏虐的身影划过眼眸,轻声说道:“我们可是魔,黑暗的统治者。这里既然有个所谓的黑暗神殿,我们既然要去逛逛才行了。想要在这个时候独善其身,也要问我们答不答应才行了。”

    ------题外话------

    真正的魔啊,有木有!吼吼吼……话说,这回没有什么拖拉的地方吧。浓缩的果然是精华,写起来累死猫猫了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