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八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的冰血确实有些不一样。

    因为,她在想当初她仅仅只是一个灵魂缺失的婴儿魂魄,就别父亲强行送入到了空间乱流内,想必当时也跟现在一样,自己一个人躺在这个大球中,孤孤单单,而且四周一片漆黑。

    冰血轻轻叹了一口气,有些苦涩的笑了笑。

    就在此时,一阵狂风袭来,几个人再次被吸入到了另外个空间夹缝内。

    一阵剧烈翻滚。十几个人如同玩具一样,在那个打球中呼吸膨胀,天旋地转。

    同时让冰血更加憎恨起了传送这两个字。

    在不知道滚了多久之后,只听“噗”的一声,好似被什么东西从嘴里吐出去了一样,再次一阵翻滚后,一道破碎的声音传来,十几个人终于重见天日了。(第八十八章)

    魔神竞技场内的气氛十分的压抑,正确来说这里已经压抑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了。即使这里早就没有了半个月前那座无虚席的热闹景象,硕大的会场内只有一些身穿铠甲的护卫和每个家族排出的人日夜守着。四周也被那个神秘的魔神殿的士兵包围着,但是人数却不多,而且大多都在暗处,但是依旧无法改变里面那个紧张而又诡异的气氛。

    半个月后的今天,守了一夜的几十个人正在各自家族的区域上准备换班,突然一阵强烈的光芒从比赛人员消失的那个擂台上迸发而出,光芒并不刺眼,反而有种灰蒙蒙的感觉。

    神魔殿的侍卫首领在看到出现异样之时是最快跑到光圈旁边的人,眉头紧皱,眼中闪过一抹紧张的神情,但是却依旧冷静沉稳的站在原地,而其他神魔殿的侍卫好似完全没有看到一半,在没有接收到任何命令之前,他们绝对不会擅自动一下。

    这就是一个强大势力的最基本,也是他们能强大起来的基本原因。

    相比较下,那些所谓大家族实力的人们在看到场内发出的异样之后顿时慌乱了一段,惊吼声在硕大而空旷的场内响起。

    “快,快去包括家主!”

    “快,快去看看,是不是少主回来了。”

    这段时间,那些留了孩子的家族并没有离开同盟之城,而且在魔神殿为他们准备的一间酒店内住下,等待着结果。

    当然,并不是魔神殿会那么好心的供吃供住,这完全就是一种变相的囚禁。可是在魔神殿的那些可怕的变态面前,他们却有无可能奈何,连走出酒店资格都没有。

    然而那些混乱的想要去报告自家家主的人还没有跑出会场之时,那些原本等待在酒店内的各个家族中的人已经快速跑入了会场。

    原来,是魔神殿的领队在第一时间内便已经派了一名风系魔法师前去报告。

    此时所有人睁着一双双大大的眼睛,紧张的盯着发光的会场。

    那光芒足足闪速了十多分钟才慢慢散去,而光芒散去之后,擂台是躺着数十个浑身狼狈满身是血的青年男女。

    “儿子!”

    “宝贝女儿!”

    “少主,老爷那是少主!”

    一道道惊呼声从擂台的四面八方传来,紧接着一道道身影快速跃上擂台,将自家的那个孩子搂在怀里,小心翼翼的查看着。

    “天啊,我的儿啊。怎么伤成了这个样子。”

    “快,快去找医师来,快去!”

    满场的悲鸣,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反正是混乱一团。

    然而却没有任何人发现,原本包围着整个擂台四周的神魔殿众人却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了,无论是场内的还是场外的,全部离开。

    这时卡罗家主还没有来得及去找赫尔曼的身影之时,突然感觉身边好像有些奇怪的感觉,猛然间回过头,顿时心中一颤。

    他记得今日守在这里的那个神秘殿侍卫长刚刚明明就站在自己身侧不过两米的地方,怎么突然间不见了。

    卡罗家族眉头一皱,看向自己的身后,顿时双眸一挑。

    神魔殿的人竟然都不见了

    然而不等卡罗家主派人去查看的时候,

    “爹,弟弟呢,为什么没有弟弟!”柏宜斯站在擂台上满脸惊慌的看着卡罗家主,双拳紧握,微微颤抖着。

    “怎么会?”卡罗家主的心瞬间提了起来,提气一跃,快速来到了场中央,毫不犹豫的扩大神识仔仔细细的搜索着那个自己熟悉的气息,但是……

    没有!

    为什么,没有!

    “连绿心若和苊炼、亚摩斯他们也不在,冰血……冰血也不在了。”柏宜斯瞪着一双大眼睛,惊慌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那些回来的人一个个都掉这一口气,浑身狼狈不堪,满身是血,身上连一处好的地方都没有。即使没有经历过,也可以想象的到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磨难。

    “爹,少元不见了,跟少元一起的那些人也不见了。”轻柔的声音充满了与柏宜斯相同的慌乱。

    卡罗家主转过头看过去,正好看到东里家大小姐正满脸惨白的看着东里家主,脸上的慌张十分的明显。

    “怎么会!”卡罗家主轻轻一语,整个人好似被抽走了灵魂一般,浑身冰冷。

    “大哥!”东里少元快速来到卡罗家主的面前,脸上的神情同样带着惊慌失措的样子,但是却紧紧的咬着牙关,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冷静。

    “爹,少元真的不在!”东里若兰,东里少元的姐姐。在一遍一遍的收索后依旧没有找到自己的弟弟,本就是女孩子的她,此时没有了往日的强悍泼辣,白着一张脸,双眼红彤彤的,眼眶内挂着泪水。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声充满了凄凉与悲鸣的苦寒在擂台的几个地方响起,那些都是没有找到自己家孩子的家长,在这种情况下,自然就明白了。

    那些没有回来的,想必是遭遇不测了。

    然而就是这一声声哭喊让东里若兰和柏宜斯更加的慌了。

    “怎么办,弟弟……弟弟他!”一滴滴泪水从东里若兰的眼中溢出,划过脸颊,眼中的慌乱与无措是那么的明显。

    “赫尔曼!”柏宜斯死死的瞪大双眼,不让自己眼中的泪水落下。双拳紧紧的握着,一滴滴鲜红的血液从指缝中流出,可是他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

    “别慌,都别慌!”卡罗家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东里若兰和柏宜斯,死死的克制住心中的悲鸣,不断地告诉自己冷静,现在的他必须冷静。

    只有冷静,才能想出办法救那几个孩子。

    卡罗家主看了一眼场内的人,随即对着东里家主说道:“我们先回酒店!”随即转过头看向自己的贴身护卫说道:“派两个人守在这里。”

    此时其他人都在忙着救治自家的宝贝天才,自然没有时间去理会卡罗家族和东里家族的人。自然也就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的情况。

    “爹,赫尔曼呢!”当卡罗家主刚刚走进房间之时,珊多拉便快速跑了过去,急切的问道。

    可是回应她的却是自己爹爹一道无奈的眼神和沉重的叹息,还有哥哥绝望的眼神,东里兰若哭红的双眼。

    珊多拉突然愣在了原地,僵硬的转过身看向已经坐到椅子上的卡罗家主,呆呆的问道:“爹,不是说他们可能回来了吗。赫尔曼呢……弟弟呢!”

    珊多拉呆呆的看着卡罗家主,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后,僵硬的转动脖子看向柏宜斯,声音中已经出现了哽咽,但是却倔强的不让眼泪流下来:“大哥,你说话啊,弟弟呢!我弟弟呢,你告诉我,我弟弟呢!”

    一声声哭喊,在房间内响起,一滴滴泪水不断的滑落,悲伤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房间,没有人开口说一句话,也没有人去安慰那个哭泣的姑娘。

    因为,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告诉她。他们没有勇气去给她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希望,最后让她更加的失望绝望。

    “呜呜呜,我也要我的弟弟回来!”看到珊多拉一声声的悲鸣哭喊,忍了一路的东里若兰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抱着头蹲在地上,整张脸埋在双腿上,大声的哭泣着。

    卡罗家族眉头紧锁,深深吸了一口气,带着一丝精神力的声音低喊道:“都别哭了,听我说!”

    “好了,好了。事情也许没有那么严重,若兰,珊多拉,你们两个冷静一下!”心里一阵刺痛的东里家主上前将两个姑娘扶起来。

    “爹!”珊多拉靠在走过来的柏宜斯怀里,虚弱的看着卡罗家主。

    卡罗家主长叹一口气,轻声说道:“你们别忘了,跟着赫尔曼一起去的还有魔神殿的少主。冰血少主也没有出来,可是魔神殿却在刚刚突然撤走了所有的人。你们认为他们会这么无缘无故的放弃自家的少主吗。”

    “对哦,看他们的样子,可是很在意他们的少主的。不可能在没有找到人的时候就离开的。”东里家族经过卡罗家主这么一提醒,也顿时想了起来。

    卡罗家主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出来的那些人,你们觉得有几个是赫尔曼和少元的对手。即使他们都能出来,赫尔曼和少元怎么可能出不来。况且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魔神殿少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