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六章〕怎么是他啊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心齐,住手!”

    这一声大吼,虽然其中夹杂着一些些怒气,但是大多数都是焦急担忧的成分在里面。

    冰血推送出去的手瞬间停了下来,手掌与式神之石的距离仅仅只有两毫米。

    冰血听到推送出去的手之后,瞪着双眼,眼神竟然出现了一瞬间的呆滞,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但是额头上的细小汗水却清晰可见。

    动作依旧保持着推送的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僵硬的转过头,表情一片冰寒。

    只见一道黑色身影快速从天边划过,眨眼间便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你疯了,你这样做很容易就没命了,你到底知不知道。”

    冰血静静的看着来人,语气中的愤怒是那么的清晰,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冰血竟然愣住了。

    他……怎么在这里。

    同时,赫尔曼几个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怒吼声给震惊到了,纷纷转过头看过去,顿时眼中闪过一抹惊艳的神色。

    这男子……好漂亮,更准确的说是邪魅。

    内双的眼皮却丝毫不显得眼睛小,反而给人一种魅惑的感觉。乌黑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随意的披散在脑后,瓜子脸,皮肤白皙如玉,高挺的鼻梁,薄厚相当的粉丝双唇带着一种性感的媚态。而那双隐隐约约中带着一丝深绿色的眼眸中开始放浪不羁,潇洒随意,但是深处却闪动着让人毛骨悚然的阴冷。高挑的身材,精壮的体魄,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绝对是标准的好身材。紧身黑色长袍加身更突显那让人所有男人嫉妒的身子。

    而最惹眼的想必就是他那一身傲人的贵族之气,仿若天生就是一个高贵的人,不然进入,那份贵族之气内隐隐约约还夹杂着一股将相之势,威严十足,霸气凌然。

    当然,最让人无法忽略的还是此时围绕在他周身那隐隐约约还没有来得及散去的阴森邪气,好似刚刚从黑暗地狱中走出来的魔一般。

    其实,如果此时的他听到赫尔曼几个人的心声的话,想必以他那暗黑的性格,一定会笑眯眯的告诉所有人,你们答对了,爷确实是刚从一个最为黑暗的地方走出来的。

    当然,前提是他现在有这个心情。

    “夜倾尧!”冰血满是不解的轻唤了一声,即使是她都快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幻觉了。

    这个人……怎么会在这里。

    夜倾尧看着冰血难得出现如此可爱的神情,顿时心中一阵无奈,刚刚心里的那股怒气也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无奈的落在地面上,看着冰血轻声说道:“我的祖宗啊,你还不把手放下来。你是想要吓死我是不是。”

    这个时候,赫尔曼几个人已经明白了,来人与冰血应该早就认识了,而且看样子,他们之间的关系还很不错。

    这时冰血缓缓的放下手,来到了夜倾尧的面前,冰血并没有像那些久违的朋友一般看着夜倾尧,反而对着夜倾尧微微抽了抽鼻子,紧接着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番。最后眉头微微一皱,看着夜倾尧,问了一句只有彼此能听得懂的话:“你身上……怎么会有那边的味道。”

    夜倾尧当知道冰血的事情之后便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中途还要防止被那些人跟踪,所以又着急又要小心翼翼。当来到这里之后便感受到了这片巨大的波动,当时还哪里有时间去想其他的,便快速飞来过来,身上的味道自然没有来得及去遮盖。

    不过,他却没有什么后悔的想法,毕竟那些东西哪有眼前的这个女孩重要。

    “你就别管我身上为什么会有那边的味道了。不用多久,你便会全部都知道的。现在你应该好好的跟我说说,你干嘛要这么坐吧。”夜倾尧皱着眉头,有些责备的看着冰血,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冰血皱着眉头,不满的瞪了一眼夜倾尧,双唇微微一嘟,那样子竟然有种委屈的感觉。

    也许她都没有发觉出来,自己此时在夜倾尧的面前,感觉好像一个闯了祸的妹妹一般,满是委屈又带着几分不满的撒娇。

    虽然两个认识了许多年,但是明明每一次见面都没有多深的交涉,但是却总有一种感觉,让冰血无法对夜倾尧产生疏离冰冷的感情,反倒十分的信任他,甚至有些依赖。

    也许是夜倾尧从未害过自己,反倒每次都会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而且从不求任何的回报,亦兄亦友,简单而又单纯。

    不过,看惯了冰血强势冰冷样子的赫尔曼等人,此时在看到冰血这幅模样的时候,一个个瞬间当机了起来,愣愣的看着两个人,脑回路顿时变得异常混乱。

    “我不能总在这里困着啊。”冰血有些无奈的抽了抽嘴角。

    然而她不说这句话还好些,当她说出这句话后,夜倾尧顿时被气的大吸一口气,瞪着一双幽魅的双眼满是怒气的看着冰血:“你别告诉我,你会怕那些连垃圾算不上的蝼蚁。”

    “咳咳!”一声怒吼响起,冰血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反倒是赫尔曼、苊炼他们满脸涨红的猛咳嗽起来。

    大哥……您能在说话之前考虑一些其他人的感受吗。

    您可知道,您口中的那些连垃圾都算不上的蝼蚁差点让我们全军覆没啊哎。

    摔!

    夜倾尧才不会理会那些人是不是受了打击,此时的他满脸怒气的看着眼前那个低着头,嘴角一抽一抽的臭丫头,气不打一处来。

    “我是不怕!”冰血满脸无语的抬起头看着夜倾尧,眨了眨眼睛,接着说道:“可是我总要带着他们一起离开啊,他们的魔法对于那些东西没有什么大用处。”

    “你也知道,他们的魔法虽然可以击伤那些东西,但是那些恶心的东西根本不怕疼,有些还被打入了黑魔法,可以抵御普通系别的魔法。这样我们很难走出的去,况且去找阵眼也是要花时间的啊。”

    夜倾尧对于冰血的解释没有消气,反而更是怒火中烧,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你就敢用式神之石毁了这个空间吗。你体内的灵力虽然十分庞大,但是也消耗不起如此大的耗损,那可是穿越时空位面。而且还要用大量的精神力去在第一时间搜寻到浑天大陆的坐标。就算你体内有魔幻之纹守着也是白费你知不知道。”

    “咦?”冰血猛地抬起头看向夜倾尧,眼中带着惊讶,对于他的怒气反倒丝毫不怕。

    “看……看我做什么!”知道自己说漏嘴的夜倾尧有些不自在的瞪了冰血一眼,不过却没有什么后悔的。

    他算是怕了这丫头了,真是什么都敢做得出来。反正这次出来,他也不断水在瞒着什么了。他可没有那群老头子的顾虑,在他看来谁要是敢伤害自己的家人,那么……杀了便是。就算现在他们杀不了,但是也不代表对方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他们。而且他也十分的有自信,总会有一天,那些人会死在自己等人的手里,而且这一天也不会太远了。

    “你竟然连这也知道,你怎么知道的啊。”冰血好奇的看着夜倾尧,绝美的小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夜倾尧低头看着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被跟我打马虎眼,我们讨论的不是这件事,还好不要跟我绕弯子。”

    “切,这件事也很重要啊。”冰血不满的切了一声,丝毫不像把话题再次转回去。

    “这件事对于外人很重要,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不重要,还有……你要记住,那两样东西是你的,谁抢杀谁,哪怕只是有想法都可以。”夜倾尧说到这里的时候,表情格外的认真。

    “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吗。这个我当然知道,所以才奇怪你为何会知道,这件事可是只有紫溟、玄、暗夜和怪妖知道呢。”

    冰血双眉微微一挑,对着夜倾尧轻轻一笑,眼中闪动着挑衅的神情。

    不信你不上钩。

    果然,只见夜倾尧听到这句话后,顿时怒了。

    “老子当然知道,他们四个臭小子还没过门呢,就敢来跟老子比了。老子是你哥,你的事情老子能不知道吗。”

    怒吼声在这个小院内回荡开来。

    冰血微微眯着眼前,抬起手,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耳朵,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果然……她猜的没错。

    想必,夜轻染应该就是自己的某个叔伯家的堂哥了。

    她听魔魅叔叔讲过,那个家里还有父亲的另外同母哥哥。那两位叔伯从小到大十分疼爱老爸。甚至比普通人家的父亲疼爱儿子似的还要宠溺疼爱。

    可是……即使这样,为何还会让老爸流落在外,而我们一家还要时时刻刻躲着魔界的魔。

    冰血再次抬起头,问了一句让夜倾尧有些无语的废话:“那你干嘛姓夜。”

    “因为我去找你的时候,听到别人叫你,知道你姓夜。”

    果然这孩子继承了他老爸的恋弟……不对,是恋妹情节。

    冰血一愣,随即想都不想的说道:“可是我是叶子的叶。”

    看吧……这么一句不经过大脑的话说出来,夜倾尧毫不意外又变脸了。

    “老子当时没有想到,所以弄错了!”

    咬牙切齿的声音真心是恨不得咬碎一口白牙啊。

    绝对聪明的魔界二王子就这样败在了一个同音字上。

    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