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三章〕原来如此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赫尔曼与东里少元几个人等在房子内,冰血离开之后这两个人便如同门神一般,站在大门的一左一右焦急的等待着。

    并不是他们不信任冰血的实力,而是他们来到的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过诡异,早已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加上现在那个如同支柱一般的伙伴不在身边,心中难免不安。

    原本平静的空气突然发生一阵距离的波动,紧接着两道身影突然凭空出现在了赫尔曼与东里少元的面前。

    两个人微微一愣,在看清来人之后,顿时齐齐舒了一口气。

    “冰,你回来了!”赫尔曼连忙走过去再看到冰血身上没有添加任何新的伤痕与血渍之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咦,林德辉!”稍慢一步的东里少元看到冰血平安归来之后,下一眼便看到了冰血拉着的那个狼狈身影。

    “萨琳娜!”冰血点了点头,来不及解释,快速转过头轻唤了一声。

    萨琳娜快速来到冰血的身边,接过她手中扶着的那个已经接近昏迷的林德辉:“交给我吧。”她不知道这人是谁,对于冰血他们所做的事情也不太了解。但是她却深信着冰血,只要她交给自己的事情,那么自己一定要竭尽全力做好,这便是萨琳娜心中的执着。

    “我在我们落脚的那个小镇遇到他的。便带了回来,毕竟他是林德家族的人,想必应该多少知道一些。”冰血微微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彻底昏迷过去的林德辉。

    “就他一个人?”赫尔曼微微一皱,冷眼扫了一下林德辉。

    “没有,跟他一起来的那几个人自顾自的,离的比较远,我的空间魔法在传送起来麻烦,况且我不太想把那几个人也带过来。”冰血嫌恶的勾了勾嘴角。

    这时东里少元微微一笑,应该冰血安然回来,心情也放松了不少,坐在地上,轻声说道:“冰,你这个选择绝对是明智的,那几个人都是林德家族各个长老收入的外门之人。原本这场比赛是不允许本家内的除家主直系以外的人参加的。而林德家族却利用那几个人不属于林德家族只是长老在外收的弟子为由来投机取巧。实际上,那几个人可是从很小的时候因为天赋不错便已经入驻到了林德家族。平日里仗着自己的天赋与林德家族这个靠山在外作威作福,狐假虎威,嚣张的跟自己本就是林德家直系似的。这要是来的,我们这里可就热闹了。”

    冰血对着东里少元笑着点了点头,她十分信任自己的感觉,刚刚冲冲扫了那几个人一眼后,心中就一副厌烦的感觉,如果不是情况特殊,她都想助那些诡异的本土人一把。

    就在三个人谈论之时,一道轻微的闷哼声从另外一边传来,紧接着便是萨琳娜的声音:“少爷,这人醒了。”

    不过听到声音的冰血却不急着去看林德辉,而且满是无语的跟萨琳娜第N次强调起一件事来。

    “萨琳娜,都说不要叫我少爷了,搞得自己跟我婢女似的。”

    然而萨琳娜却依旧满脸倔强的看着冰血,完事好说,唯独此事不服软:“当然不行,是您给了我重生,我是您的人,唤您少爷是很正常。”

    冰血嘴角一抽,无语的说道:“当初明明不是这样说的啊,怎么一醒过来就变了个样啊!”

    满脸无语的走过去,拉起蹲在地上的萨琳娜,擦了擦她额头上的汗水,有些心疼的说道:“你从出来便没有休息过,他们的伤势都稳定了,你休息一会吧。”

    “嗯!”萨琳娜温柔的一笑,脸颊微微红了起来。虽然明知道冰血的真实性别,但是在这张绝美的容颜上露出如此温柔的神情之时,依然无法克制心中的紧张与羞涩。

    “哎,冰的艳福真不错啊!”东里少元手臂搭在赫尔曼的肩膀上,满脸羡慕的看着那边那副郎情妾意的画面。

    赫尔曼满脸鄙视的少了一眼东里少元,毫不留起的打掉肩膀上的手臂,讽刺的说道:“无聊。”说罢,便向着冰血走去。

    “喂,你这小子太不解风情了吧!”东里少元郁闷的看着赫尔曼的背影。

    还没有来得及抬脚走过去,便见到赫尔曼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一脸的鄙视:“不会用词就别用,文盲!”

    “你……”东里少元一阵气结,咬牙切齿的看着赫尔曼。

    “你们两个要不要出去玩玩!”冰血转过头看着两个人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不要!”二人异口同声,眨眼间来到了冰血的面前,齐齐蹲在,满脸乖巧,默契十足。

    冰血好笑的摇了摇头,随即转过头看向正满脸迷茫看着他们的林德辉。

    “刚看见你的时候以为你伤的不重,拉住你的时候才知道竟然伤的这么重。”冰血淡淡的看着林德辉,语气十分的平淡。

    林德辉苦笑了一下,虚弱的说道:“没办法,如果我不挺着,一旦倒下就真的起来不了。那四个人是不会救我的。”

    听冰血这么一讲,林德辉也想起来了在见到冰血之时的情况,知道冰血并没有救其他人,只单单救了他自己。

    “说说吧,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冰血坐到地上,靠着墙壁看向林德辉,等待着他的解释。

    林德辉透过窗户看了一眼窗外灰蒙蒙的天空,苦笑一声:“确切来说,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也不太清楚,我父亲根本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我的。对于他来说,我不过是一枚棋子罢了。不过,我在比赛前的几天无意当中发现了一件事。”

    说道这里,林德辉脸色发白的喘了一口气,突然一道蓝色光芒毫无警觉的从不远处丢了过来,吓得他顿时睁大双眼,可是僵硬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道蓝色光芒窜入自己的体内,让他意外的是,想象中的痛苦没有出现,反倒是一种清凉舒爽的感觉突然腹满全身,呼吸微微顺畅的许多。

    了解情况的东里少元与赫尔曼僵硬的转过头看向那边那位十分乖巧的女子,嘴角一阵猛抽。

    姑娘,您治疗的时候别那么彪悍成不,不知道的以为您要杀人家呢。

    深知萨琳娜就是一位外表温柔,内心乖巧,实际却是一只还没有被完全开发出来的女汉子性格的冰血,微微一笑,丝毫不感到惊讶。

    “继续说吧!”淡然的声音拉回了林德辉的神识,对着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

    “谢谢!”道了声谢之后,接着说道:“在三个月前的深夜一名神秘的黑衣人来的林德家族,他的修为十分的高,没有一个暗卫发现。进入到了林德家族之后便直接去找了我父亲,从头到尾没有让人任何人发现,那天晚上我回来的比较晚,不然估计也被蒙在鼓里呢。”

    “那天我怕被发现,所以没有跟进去,也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第二天,我父亲便召集了所有叔伯和长老开会,我事先藏在了阁楼内,清楚的听到他说是要跟大家研究一下比赛的规则。其实那个时候比赛的规矩早就已经定下来了,比赛的项目内容也已经制定好了。那天他根本就不是找大家去商量,而是早就已经决定了,召集大家开会不过是走了形式而已。即使大多数的人反对新的比赛项目,可是他却强硬的决定了下来,就是我们比赛在被传送之前他口中所说的什么秘境。现在看来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秘籍,而是这么一个鬼地方。”

    “之后我猜想那名黑衣人肯定还会来的,便每天晚上早早的隐藏在主楼内,终于在三天后,那名黑衣人再次来到了林德家。将一张图纸交给了我父亲。他说那是传送阵,只要将所有人送入传送阵,那名这些人便会被传送到秘境中了。那个传送阵十分的复杂庞大,我从未见过。我还听到那人说,他只不过想要将所有的比赛人员困在秘境中而已,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危险。事后他们只要在吞并了那些个家族便会将所有人放出来。我本想借着那段时间将那张图纸偷出来,可是我无论如何都没有在找到过那张图纸。”

    “你明白知道这是阴谋,你还进来!”东里少元一副看傻子似的表情看着林德辉。

    而林德辉却丝毫不在意的苦笑了一声,轻声说道:“如果我不进来,那么我父亲就会怀疑我知道了什么,那么无论是我还是我母亲都会没命的。而且如果我不进来,他一定会折磨我母亲,用此来威胁我。”

    “畜生一个!”东里少元满脸讽刺的翻了个白眼,在他看来父母就应该疼惜自己的孩子,就像他们东里家,每个做父母都十分疼爱自己的孩子,没有那么多三妻四妾的。他的叔叔伯伯可都只有一个妻子而已。

    “你少说两句!”冰血无语的看着东里少元,随即对着林德辉说道:“你知道那个黑衣人的身份吗。”

    林德辉眉头微微皱起,仔细的想了一下,随即突然双眸一亮,看着冰血说道:“好像是光明神殿的人,可是那是那人却不是光明系魔法师,我看到过他施展的魔法是……是灰黑色的。”

    “灰黑色!”冰血顿时一愣,猛地转过头看向赫尔曼,二人瞬间读懂了对面眼中的惊讶。

    随即齐齐看向林德辉,异口同声:“黑暗系魔法师。”

    ------题外话------

    ~(>_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