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章〕狼狈的战斗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赫尔曼歪歪斜斜的跑到冰血的背后,长臂一挥,瞬间砍倒了一个想要在背后偷袭冰血的敌人。

    “该死,我们到底来了一个什么鬼地方!”东里长元顾不得肩膀上那深可见骨的伤痕,紧皱着眉头死死的守在原地,不让敌人从自己的身边穿过去。

    冰血转过头看着身后那几个浑身是血,意志已经开始涣散的人,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紫色暗流,随即冷喝一声:“我来开路,你们扶着伤员随我离开!”

    不等其他人回答,冰血单手一拍东里少元的肩膀,瞬间飞身而起,双手快速打出几个手势,身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散发暗黑色光芒的复杂符文,一声冷喝:“暗之流,狂风万斩。”

    “轰”的一声巨响,两道黑色气流如同狂风一般从那黑色符文中射出,化作两道黑色巨型刀向着拦住冰血他们的那些敌人疯狂砍去,瞬间斩开了一条道路。

    “走!”冰血落地的一霎那,瞬间向着前方冲去。

    冰血开路,斩杀一切挡路的敌人,身后东里少元、赫尔曼、绿心若等人护着中间扶着伤员的几个人紧随其后。

    一阵狂风过后,那条破败的道路中只剩下一群面无表情好似没有魂魄的人以及一地的狼狈。

    “我们现在这里休息一下!”冰血满满的收回神识,只保留在方圆五百米左右,来到了一件好似常年没有人居住的破房子内,先是让其他人休息,随后自己在房子的四周设下结界,防止他们的身上的气息以及血腥味散发出去。

    “银摄、灵幻、獒金、小武!”有些无力的轻唤声响起,四道不同颜色的光束瞬间从冰血的心口出射出,落在了旁边的空地上。

    随即四道可爱的小身影从那四道光圈中显露出来,四只兽兽都已经通过契约之力知道了冰血此时所处的幻景,所以在出来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卖乖卖萌,而且一个个满脸凝重的看着冰血,异口同声道了句:“主人。”

    “你们四个各守一个方位,一旦察觉有异,迅速来报。”

    “是,主人!”四只兽兽乖巧的点了点头。

    这时银摄踏空而起,冷眼看了看四周,随即对着冰血说道:“主人,我察觉到这个地方的空间元素十分的浓郁,这里应该是一个不属于任何位面的空间。可以先利用空间元素将这栋房子隐藏起来,想必应该可以拖延一些时间,让里面的那些人把伤治好。”

    “空间元素!”冰血微微一惊,随即仔细的感受了一下,顿时双眸一亮。

    果然,这里的空间元素确实比外界的浓郁许多,这样可以更加确保空间魔法的有效性。

    当下,来不及多想起来,冰血踏空而起,飞向房子的中央,双手放置身前,快速打出几个手势,只见她身前的空气迅速扭曲起来,好似几道透明的气流在不断地环绕穿梭一般。

    紧接着一声冷喝而出:“起!”

    顿时,一道透明如同保护罩一般的透明物体将整栋房子覆盖了起来。

    而此时,在外界看来,这栋房子所在的地方不过是一片荒地。

    冰血缓缓降落在了地面上,呼吸出现了一丝的急促。好在银摄拥有了几千万年的传承,知道的比较多,这些他们拥有的时间和保障就更多了。

    “好了,你们去守着吧,记住你们离结界较近,所以要隐藏好各自的气息。”

    “是,主人!”四道小身影快速化作一道光芒向着房子的四周飞速而去。

    对于他们四个,冰血到不担心,他们四个本身血脉就极为高等,只要自己不开启魔性,他们的等级实力就跟自己不相上下,简单的隐匿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小儿科。

    准备好了一切,冰血快速转回身向着屋内走去。

    而此时,完全不知道冰血等人正经历着什么的众人,还在焦急的等待着。

    广场之上,林泽燃面无表情的看着蹲在中央,贴覆在地面上的双手隐隐约约闪动着青色的光芒。

    “泽燃,怎么样了?”等的心焦的火云裂对着林泽燃轻喊了一声,妩媚的眼眸中带着希夷。

    这时林泽燃缓缓睁开双眼站起身,转过头看向贵宾台的方向眉头紧皱,轻轻的摇了摇头:“这个传送阵很奇怪,我感受不到传送的地点。”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小血不在这个位面了。”

    雷明的话让玄再次握紧了双拳,面无表情的转过头看向洛坤,冷声说道:“通知暗夜和怪妖,还有这里的人一个都不能离开,违者……杀!”说完,转身快步离开。

    整个魔神竞技场内,人人自危,心中虽然满是无辜,但是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虽然其中也有不少来之各地专门来看热闹的强者,但是为了这点小事而得罪那个神秘的魔神殿,却不是他们想要的。

    而贵宾席位上的那些人,大多数都是那些消失的参赛者的家人,估计此时让他们离开他们也不会离开的。

    既然魔神殿参与了进来,那么他们的孩子回来的几率就更加大了。

    估计,此时最为郁闷的就是林德家的人了。

    而此时,因为这百来个天才青年的失踪,一场不小的风暴满满的席卷着整个浑天大陆。

    “冰,快来看看,苊炼气息越来越弱了。”

    冰血刚刚走进房子的客厅,赫尔曼焦急的声音便传了来。冰血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了赫尔曼的身边。

    蹲下身看着脸色发白,浑身颤抖不止的苊炼,冰血眼中的杀意越来越浓。

    抬起手掌,一支小巧的瓷瓶已经出现在了掌心,随即将瓷瓶丢给了不远处的东里少元,冷声说道:“将里面的丹药先给受伤的人吃了,等下我再一一看!”

    东里少元看着冰血先是一愣,随即眼中闪动着感激的神情说道:“谢了!”不再多话,转过身快速给地上的几个伙伴服下。

    “绿心若,亚摩斯怎么样了?”冰血一边给苊炼止血,一边头也头也不台的问着正照顾着亚摩斯的绿心若。

    “他伤的也很重,不过吃了丹药血算是制止住了。”绿心若同样头也不台的给给亚摩斯喂着水,紧锁的眉头始终没有放开过。

    亚摩斯虚弱的睁开双眼,看着赫尔曼怀里的苊炼,微微动了动嘴巴,小声说道:“冰,先看苊炼,我……坚持的住。”

    冰血抬起头看着亚摩斯,没有人知道此事的她又多么想要毁了整个空间。

    “亚摩斯,坚持住,没事的。”此事冰血的声音冷到了谷底,充满了嗜血的杀意,阴森而冰寒。

    亚摩斯闭上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额头瞬间冒出了一层冷汗,浑身上下的剧痛让人忍不住颤抖,但是却被他努力的克制着,他不能让冰血分心。

    冰血抬起手,对着几个人中间的那一块空地单手一挥。

    “哗啦啦”的声音随即响起,十来个小巧的瓷瓶突然出现,在地面上滚动。

    “东里少元,赫尔曼,按照颜色区分,每种丹药三分钟喂食一次,没有了跟我说。”

    “好!”赫尔曼快速点头,小心翼翼的放下苊炼后,快速拿起瓷瓶,按照颜色分毫类。

    而另外一边的东里少元满脸僵硬的看着那十来个瓷瓶,愣愣的说了一句:“哦……好!”

    他从来不知道,如此珍贵的丹药还能这么……拿的。

    “傻愣什么,快点。这些都是你兄弟的救命药!”赫尔曼狠狠的白了一眼突然短路的东里少元,随即将分好一些瓶子丢到了东里少元的手里。

    冰血看着浑身上下到处都是血口子的苊炼,双手有了一丝的颤抖,那双充满了阴冷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恐惧。

    没错,天不怕地不怕的冰血,此时真的怕了。

    她看着浑身是血,脸色惨白的苊炼,突然想起了当年小心老师。她也是这样躺在自己的身前,也是这样浑身狼狈不堪,也是这样……生气越来越弱。

    最后……离开了。

    “主人,现在的你,已经不是那个时候的你了。”红光乍现,小乖的身影出现在了冰血的身后,幻作人形的他没有了平日里的乖张,安静凝重的蹲在冰血的身边,双手轻轻的拦着她的肩膀上,轻柔的声音带着一种安定人心的感觉。

    “对,现在的我,不再是那个没用的我了。”对于冰血来说,让小心老师立刻就是她的无能。

    再也不会了!

    萨琳娜前几天突然晋级,所以还在闭关,此时只能靠自己了。

    冰血丢到心中所有的负担,静下心来,随即双手放在苊炼身体的的上方,缓缓的闭上眼睛,口中轻声吟唱:“在虚无飘渺中享乐的光之精灵啊,请聚集于吾之双手,净化所有的黑暗之气吧,神圣光明驱赶一切暗黑的光之灵呀,倾听我的呼唤,驱散、毁灭、净化吧!--圣光!”

    耀眼的金光瞬间包裹住苊炼整个人,而光源的另一头是一团金色的光球若隐若现的包裹着冰血的双手。

    双手带着那枚光球缓缓的游走在苊炼身体的上方,浓郁的黑暗气息缓缓散去。而那清脆的吟唱之声依然在不断地重复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