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七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躺在赫尔曼阁楼的房顶上,双手垫在脑后,回想着赫尔曼刚刚对她说过的话。

    圣殿……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赫尔曼口中的圣殿就是浩瀚大陆的光明神殿在这里的总部了。之前厅药老头说过,浑天大陆内也是有光明神殿的,不过她一路走来从未听说过有人提起过光明神殿,只是偶尔听到过一两句圣殿,原来光芒神殿在这里的统称是圣殿。

    “哼!”

    冰血冷哼一声,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圣殿,不过是一群神棍罢了。”

    “冰!”一道带着几分慵懒的嗓音从下方传来。

    冰血快速坐起身,目光向下看去。

    只见赫尔曼的身边站在名为各不相同的男子,年龄与赫尔曼差不多大,想必这就是另外三名前来帮助赫尔曼参加家族大比的人了。

    此时不仅仅是冰血在打量着下面的那三个人,他们三个也同样在打量着冰血。

    原本三个人还很奇怪,为何赫尔曼会找一个外表好像还没成年的小鬼来帮助,然而下一秒,三个人瞬间忘记了自己所有的想法。

    只见原本坐在房顶上的冰血,甚至连站都没有站起身,整个人便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人就已经来到了赫尔曼的面前。

    “天啊!”一声惊呼从赫尔曼左边的那名身穿翠绿色长袍的男子口中发出。

    男子看上去不过才二十七八左右,不过冰血知道那不过是外表年龄。但是这次的家族大比规矩年龄不可以超过一百五十岁,想必这三个人的年龄在浑天大陆内来算,还是十分年轻的。

    一声翠绿色长袍,腰间系着一条镶着臧绿色魔晶石的腰带。虽然这条腰带看起来十分的平常普通,但是身为炼器师的冰血,又怎么会看不出那是一挑拥有防御属性的高级幻器呢。这条腰带可不是一般人能用得起的。

    如此亮丽的颜色穿在那名男子的身上丝毫不显得俗气,反而有种文雅高贵的感觉。配上他俊俏的容颜,白皙的皮肤,更显华贵。

    这名男子的双眸与正常人不同,眼眸中带着一点点翠绿色,虽然没有一点妖异的感觉,但是冰血却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他……不是人类,更准确的说他……不是真正的人类,而是拥有异族血脉的半人类。

    赫尔曼一手搭在那名绿衣男子的肩膀上,得意的说道:“怎么样,我说过冰很厉害的,这下相信了吧。”

    说完,便转过头看向冰血,轻声说道:“冰,这是绿心若。别看他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手段可是很变态的。”

    冰血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正常人估计也跟他们走不到一块去。

    别忘了,她和赫尔曼可是很像的。

    随即赫尔曼拍了拍站在他另外一边的男子:“苊炼,汉子一枚,铁血无情。”

    古铜色的肌肤,冷硬刚毅的表情,虽然长相同样俊俏,但是那一身充满爆炸性的肌肉,魁梧的身材,笔直的身段,好似与生俱来的杀意,让人完全忽略了他的长相。

    长了一副佣兵的身材,却拥有一双杀手的眼睛。这样的人还真是……人才啊。

    冰血嘴角一抽,有些无语的笑了笑,这要是让艾月那家伙看到,还不五花大绑的扛回家去啊。

    当冰血将目光转向最后那名男子之时,不等赫尔曼开口,那人率先拱手说道:“在下亚摩斯,很高兴见到冰血阁下。”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这人竟然让冰血想起了前世无意当中听说的白马王子。

    不过冰血可以肯定的是,这人也只限于外形长得像童话中的白马王子,其实应该是骑着地狱魔兽的魔鬼才对。

    刚要开口说话的赫尔曼,突然转过头看了一眼背后,眉头微微一皱,眼中闪过一抹冷意。

    不过他却没有任何想要去理会门口之人的冲动,转过头对着冰血四个人说到:“我们先去后山,有什么事到了再说。这里……蚊子太多了。”

    四个人点了点头,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却十分的有默契,身形齐齐一闪,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而就在他们四个人消失的下一秒,院长的大门口出现了一道纤细的身影,一双狠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赫尔曼消失的地方,双拳紧握,却又无可奈何。

    赫尔曼带着冰血四个人毫无障碍的穿过了后山的结界,当停下来之后,已经完全深处与一片绿意浓浓的深山之中了。

    温暖的阳光洒在绿树花草之上,温柔的清风缓缓吹过,吹散了所有的闷热。偶尔传来一声清脆的鸟鸣,鼻尖飘散着一股清晰的花草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和安详。

    这里没有城市的繁华,没有人类之间的尔虞我诈,没有大家族中的黑暗互斗,没有敌人的疯狂厮杀。

    对于他们这些一直生活在杀戮与阴谋中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五个人不停地跑了一上午,加上之间冰血与赫尔曼杀了一晚上,回到卡罗家族又被拉着说到了天亮。而另外三个人受到好友传来的消息之后便马不停蹄的往凯风之城赶,也从未睡过一个好觉。

    现在突然进入到了一个如此平静安详的地方,每时每刻都紧绷的神经和久久不落的心突然轻松了下来,整个人仿佛一下子变了一个样。

    五个人在停下脚步后,先是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幻景,接着第一个坐下来赫尔曼,直接躺倒了草地上,四肢大开,面向天空,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容,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另外四个人面面相视,随即看着彼此微微一笑,跟着赫尔曼也躺在了草地上。

    五个人的位置,没有任何规律,难得放下了所有的防备,轻轻松松的躺在地上,不需要警惕任何可能会突然出现的危险。仿佛整个世界都是安全安静的。

    不是他们如何熟悉这个地方,更加不是他们自信的以为就算有人攻击他们,他们也可以瞬间展开防御和反击。

    让他们如此轻松安心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共同的朋友,赫尔曼。是对于赫尔曼的信任。

    既然他能如此放松的躺下了,那么就说明这个地方是安全的。

    “这片地方有结界护着,几个老头子前面的山谷里。只要是结界包裹着的地方走在几个老头子的视线范围内。而且为了清净,这片领域甚至连一只有攻击性的昆虫都没有。所以……每次只要我累了,就会来这个地方躺上一天,安安心心的睡一觉。因为我知道只要有老头子们在,就不会有任何东西能伤的了我。”

    “这个地方确实很舒服!”亚摩斯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好似整个人连毛孔斗法放松了下来。

    这样时候,对于他们五个中任何一个人来说都很少有的。

    就这样,在温暖的阳光下,五个年纪还不算大的青年就这样躺在这片草地上满满的进入到了熟睡当中。

    就在他们完全陷入熟睡之后,三道身影快速从不远处的树林中闪出,眨眼间便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哎,竟然将如此重的责任交付到这五个孩子的肩膀上,是不是……太过分了些。”胡子差不多长到肚子还低的老头,眉头微微紧锁,有些心疼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五名青年。

    “人们常说命运天注定,其实一个人的命运都是与生俱来的。这五个孩子的出生相距甚远。但是却因为各自有着相同的命运而走到了一起。相信他们还有共同走很远很远,也许知道生命终结的那一刻。这是他们的命运,早在前世便已经注定了的命运。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哪怕是天也无权去改变他们的命运,这是他们自己塑造给自己的。既然决定了,那么就要继续走下去。”

    站在最远处的一名白袍老者,胡子和头发都已经花白,但是那张看起来十分苍老的脸却丝毫不见一点老态的神情,红光满面,气息稳重,看上去比许多年轻人还要健康一般。

    虽然他们说的话让人听起来十分的难懂,但是却让两外的两位老者微微点了点头,眼中刚刚升起的无奈也悄然消失。

    三位老者看起来明明年纪差不多,但是另外两名老者对于那位白袍老者明显带着一股浓浓的恭敬之意,那感觉不像是首领与属下的关系,更像是长辈与晚辈的关系。

    “呦,醒了!”一名黑衣老者突然感觉到一抹目光投到了自己的身上,目光一转,顿时对上了一抹带着几分探究的深沉眼眸。

    “小家伙,你难道就不怕我们伤害你们!”黑衣老者突然蹲下身体,满脸戏虐的看着冰血,那样子哪里还有刚刚那副慈祥长辈的摸样。

    冰血微微一皱,眼神转动看了一眼另外另个人。

    然而冰血却出乎三个人的意料,她竟然再次闭上眼睛,转过头继续睡了过去。

    黑衣老者诧异的张着嘴巴,僵硬的转过头看向另外一边一身深蓝色长袍的老者,嘴角一抽,欲哭无泪。

    “哥,我们竟然被当成透明的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