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五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小弟,你们回来了!”

    赫尔曼与冰血刚刚来到卡罗家族大门口,大门口处已经站了许多人,看样子应该在那里等了许久了。

    一道娇柔的声音响起,便见到柔弱的珊多拉焦急的跑了出来。

    “小弟,你没事吧!”珊多拉小心翼翼的拉着赫尔曼的衣袖,仔细的看着赫尔曼,在看到那一身的血渍之时,神情中充满了慌张:“你受伤了,哪里受伤了,大哥快叫医师来!”

    珊多拉在看到赫尔曼衣袍上的血渍后,连忙转过头柏宜斯大喊了一声,声音中依然如同她整个人一般纤柔,但是却冲了焦急。

    “小弟!”柏宜斯连忙走了过来,当看到赫尔曼一身血之后同样焦急的眼中闪过一抹杀意,随即连忙转过头要去找医师,却被赫尔曼拦了下来。

    “我没事,不是我的血!”赫尔曼清冷的声音多了几丝轻柔,不过如若不仔细听的话,根本听不出来。

    “不是你的!”丝毫不介意赫尔曼冰冷的态度,反倒在得到赫尔曼保证之后,柏宜斯长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

    一直站在旁边的冰血,看着柏宜斯和珊多拉,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看得出来,即使赫尔曼的态度如何冰冷,这两个人依旧小心翼翼的在乎着这个弟弟。好像生怕得到他的厌烦。

    这样的态度,也许其中带着几分愧疚,但是那份情谊却丝毫不假。

    作为赫尔曼的朋友,她自然替他感到高兴,只是他与卡罗家族之间的问题,还是需要他自己去解决,才能真正的解开这个结,对于这件事是任何人无法帮忙的。

    “冰血阁下,可有受伤!”珊多拉转过头看着同样一身血的冰血,秀眉微微皱起,眼中闪过一抹愧疚。

    “卡罗小姐不必担心,我和赫尔曼都没有受伤!”冰血淡淡的一笑,眼中带着一抹疏离。

    她认可赫尔曼,可不代表她会认可卡罗家族。即使卡罗家族与赫尔曼之间有误会,但是让她的朋友伤心,就绝对不会得到自己的原谅,除非赫尔曼解开心结,接纳这个家。

    她对于自己人的护短从来都是盲目了,没有任何原则和道理可讲,即使自己的朋友是错的,那么她也会让这个错误变成对的。

    “谁允许你私自去找范家报仇的,你难道就不怕卡罗家族因此陷入欺压弱小家族的舆论吗。更何况你竟然还带着一个外人去,不仅仅毁了范家的大门,还杀了范家大少爷和家主,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低沉的声音在珊多拉和柏宜斯两个人的身后响起,其中的怒气显而易见。

    此时卡罗家族大门口外,卡罗家主、主母以及卡罗二爷、三爷等所有的直系都站在那里,很明显他们一直跟着珊多拉和柏宜斯等在门口。

    “父亲!”另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一直都是柔柔弱弱的珊多拉,竟然猛地转过身,纤细的背影倔强的挡在赫尔曼的身前,周身透着一股凄凉的感觉,却依然坚挺的站在原地,怒瞪着那个自己从未反驳过一句的父亲。

    “父亲,冰血阁下不是外人,她是女儿的救命恩人。她为了赫尔曼,为了给女儿报仇才会去招惹范家。您不感激道谢,竟然还如此无礼的说她是外人。赫尔曼他是珊多拉的弟弟,是您的亲生儿子,一身血的回来,您不担心,反倒如此责怪他,您难道是想让我们做儿女的都对您和卡罗家失望透顶了吗。如果赫尔曼和冰血阁下刚刚出了什么意外,难道你不担心自己受到一辈子的良心谴责吗。您……还要伤害我们的心到什么地步。”

    赫尔曼原本冰冷的双眸中此时充满了震惊,呆呆的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那个还没有自己肩膀高的姐姐,冰冷的心一瞬间变得异常的温柔。

    “父亲!”柏宜斯微微上前,直接挡在了珊多拉的面前,身体挺直,如同一颗无人撼动的松树,浑身充满了刚硬。

    此时的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自己从小到大最为尊重的人,眼中闪过一抹伤痛,低沉的声音充满了凝重:“父亲,我的身后是我这辈子要保护的两个人,身为他们的大哥,没有勇敢的站出来为他们遮风挡雨,是我的懦弱。我竟然让自己的弟弟一个人战斗流血,而自己竟然只能干等在那里,是我最失败的事情。但是今日过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我的妹妹和弟弟,无论任何人都不行,包裹……您,我的父亲。”

    “您难道……看到弟弟这一身血的回来,不心疼吗。他是您的儿子啊,为什么要拦着大哥不让他带人去帮弟弟,为什么您在弟弟为了卡罗家族出面的时候还能稳坐在家里,为什么当弟弟一身浴血的回来,您还能如此淡定的让他给您解释,您不是这样的啊!”珊多拉痛苦的声音带着哽咽,纤弱的身体不断地颤抖着,看着如此让人心疼。

    赫尔曼僵硬的伸出双手,轻柔的将自己身前那个纤柔的身体搂进怀里,这是他回到卡罗家族第一次如此亲近珊多拉。

    “姐姐,大哥!我没事!”

    珊多拉与柏宜斯两个人的身体一僵,同时诧异的转过头看向赫尔曼,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赫尔曼用这么温柔没有一点冰冷的声音说话。

    他们……终于得到他的认同了吗。

    他终于不再气他们当初没有保护他,让他被家族送离了吗。

    “珊多拉,柏宜斯你们冷静一点,现在是卡罗家族的非常时期,那几个家族都在紧紧的盯着卡罗家族,你们父亲这么做也是不想给那些人可乘之机。你们这样说会伤了他心的!”卡罗二爷看着自己大哥那越来越紧绷的表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有的时候,事情是无法做到两全的。就像他们,想要护住家族就必须舍弃另外一些重要的事情或者是人,这是身为生在大家族中的无奈,他们也无可奈何。

    在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赫尔曼三兄妹的身上之时,旁边的冰血微微侧过头,看向身后不远处的大树,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

    “小乖!”

    一声冷喝突然蹦出,随即一道火红色的光芒突然从冰血的身体内射出,快速向着那棵大树飞驰而去。

    突然一声惨叫随即而来:“啊!”

    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转向那颗大树,眼中闪动着惊讶的神情。

    随即一道火红威武的身影缓缓从那刻大树上一跃而下,嘴里叼着一个身材矮小的黑衣人。

    “天啊,领主神兽!”一声惊呼从卡罗三爷口中发出,再次震撼了所有的人。

    两米多高的身躯,红色的毛发柔软而明亮,好似一团艳丽的火焰包裹着全身,威武霸气的面容如同王者一般,轻蔑的看着所有的人,一身威武霸气的气势浑然天成。

    “竟然是……五星领主神兽,烈焰雄狮!”卡罗二爷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直直的看着缓步向着他们这边走来的庞大身影,身体竟然不直觉的发出一下颤抖,即使他本身的等级比这只突然出现的神兽高,但是那股如同王者般的气势却惊秫了他的灵魂。

    可是……这烈焰雄狮天赋不错,但是却不是拥有至高血脉的帝王神兽,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气势,难道这只神兽隐藏了自身的等级。

    冰血看着一脸臭屁样的小乖迈着沉稳的步伐向着她走来的样子,嘴角忍不住的微微一抽。

    这些家伙,不过才出去历练了不到一年,一个个就好似坐火箭似的,冲的这么快,就连血脉最差的小乖都成为了一只九星领主神兽,虽然其中有一些因为她晋级而得到好处的关系,但是这也不过是一部分原因而已。她可是记得,自己几次晋级都是因为自己的契约兽晋级而得到好处的原因。他们之所有能成长的这么快,大多数的原因可都是因为彼此都在努力,而互相牵引着进步。

    这一年来,他们所有人都没有放慢过一次脚步,不断地成长,拼命的努力着。

    这是……她永远的伙伴啊。

    就在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那只距离他们越来越近的烈焰雄狮之时,小乖已经快速走到了冰血的面前。

    “碰!”的一声闷响,那被火烧的惨不忍睹的黑衣人被小乖毫不留起的丢到了冰血的面前。随即乖巧的走到冰血的身边,后肢一弯,稳稳的坐到了冰血的脚边,挺直的胸膛,威武的神情,霸气的眼神,如同在审视自己的子民一般。

    一双火红色的眼眸冷冷的看了一眼卡罗家族的一行人,威严十足的目光让那些等级不高的卡罗家族小辈浑身一抖,脸色微微发白。

    冰血看着一副威严十足的小乖,温柔的一笑,纤柔的小手轻轻的揉了揉小乖头顶的毛发,一阵倒吸气声从卡罗家族的那几个小辈口中发出,却丝毫没有引来冰血的注意。

    “卡罗小姐不必担心,这是在下的契约兽,不会伤害你的!”感觉到珊多拉的颤抖,冰血转过头对着她轻柔的一笑,一瞬间减去了珊多拉的紧张。

    然而一句契约兽又再次震惊了多少人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