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四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赫尔曼说完,冰血点了点头,道了一句:“好啊!”

    两个字刚刚落下,突然一道小风从身边吹过,只见一道不高不矮的身影快速向着前面狂跑,充满了急切。

    冰血与赫尔曼在一间空荡荡的酒馆内直接喝到了月上中天。而且是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一点换身衣服的打算,从范家出来后便穿着那一身沾满血渍的衣服来到了酒馆。

    打从他们进入到酒馆内之后,原本坐在酒馆喝酒的人不到一分钟的时候全部买了单快速离开,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进入到酒馆内喝酒。而里面那个浑身颤抖,满头大汗的店家甚至连话都不敢说,只能小心翼翼,谨慎的伺候那两位爷。

    夏夜,天上早已缀满了闪闪发光的星星,像细碎的流沙铺成的银河斜躺在漆黑的天空上,整个城市已经沉睡,家家户户关紧门窗,熄灭灯火,除了清风轻轻吹过,两边的住宅区偶尔传来两声犬吠,冷落的街道满是寂静无声。

    “这天气还真不太适合杀人啊!”赫尔曼双臂抱头,微微仰着头看向漆黑却带着点点璀璨的夜空,嘴角带着一抹慵懒的邪笑,那双邪魅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杀意。

    冰血双手环胸,优哉游哉的走在赫尔曼的身边,同样是一身慵懒的气息,嘴角同样挂着一抹邪恶的笑容,但是却少了赫尔曼的一丝媚态,多了几分阴森的冰冷,那双如星辰般的眼眸如同黑色深渊一般。

    “确实不太适合,可惜啊……这样的美景却非要有人来破坏,好好的街道被收拾的这么感觉,又要脏了啊!”冰血扫了一样干净整洁的街道,眼中闪过一抹不耐。

    两个人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下一秒一大片箭雨快速从身后飞来,速度之快,让人难以躲避,数量之多让人眼光缭乱。

    利箭划破空气,“嗖嗖嗖”的声音不断地在耳边响起。眼看着那些箭雨就要射进赫尔曼与冰血两个人的身后之时,原本实实在在的两个人的身体竟然突然变得飘渺无形。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找死!”清脆阴冷的声音划破空气,传入所有人的耳中。

    紫色身影在房檐上到处闪烁,根本让人分不清那道紫色身影到底在什么位置,只能听到那清脆的声音透着一股玩味的语气飘散在半空中。

    “还真是学不乖啊,这么黑的晚上,不然给大家来点光彩!”

    紫色身影出现在一座三层高的房顶,长袍随风飘扬,慵懒邪恶的气息环绕在周身,月光下的显得是那般的耀眼。

    只见冰血双臂打开,低头看着那群突然出现在大街上的黑衣人,邪恶的一笑,清脆的声音朗声而起:“爆火荧光。”

    “嗡嗡嗡!”数道火球突然凭空出现在半空中,将那群黑衣人团团围住,明亮的火光将整片街道照的通亮,震惊了所有的黑衣人。

    冰血勾着嘴角俯视着地面上的一群人,眼中带着一抹玩味。

    单手一挥,指向半空中的那一圈火球,戏虐的说道:“见面礼,还望各位不要嫌弃。”

    五指交错微微挥动,下一秒五指瞬间伸直,一声轻喝:“给我……爆!”

    “砰砰砰砰砰!”数十道爆破声在半空中响起,一片片火花如同以一片火雨一般向着地面砸去。看似毫无威胁力的火雨却带着可怕的压迫力,让地面的那群黑衣人充满了恐惧。

    冰血微微蹲下身,邪恶的看着地面上的那群人,轻声说道:“满满享受吧!”

    从她领悟到了元素之力后,对于魔法的控制更加的得心应手,甚至将魔法攻击联合元素攻击,将攻击力加大,而且变得更加的刁钻,让人防不胜防。

    而另一边的街道上,同样上演着一幕诡异的单方面屠杀的场面。

    其中的主角正式刚刚离开的赫尔曼。

    两方人马,分别击杀他们。冰血选择了原本的地方,而赫尔曼直接将另一波人引导了另外的一条街道。

    身体轻轻一跃,从房顶快速跳到了地面上。

    “有点本事啊!”冰血看着火圈中那群奋力抵抗的黑衣人,嘴角勾起一抹戏虐的笑容。

    单手一挥,血煞再次出现。抬起手看着手中的匕首,冰血的眼中闪过一抹温柔,就好似看见了相识已久的老朋友。

    她刚刚来到异世之时,便拥有了血煞,一路走过来,好不夸张的说,这条路是她用血铺成的。而血煞一路陪伴自己,助她一路,风雨磨难,危难相交。

    “老朋友,饿了吧!”此时的冰血,一手紧握血煞,一手轻轻的抚摸匕身,一股邪恶的气息夹杂着阴森恐怖的冰寒,整个人好似来之地狱的冷血恶魔,充满了让人毛骨悚然的诡异感。

    缓缓的抬起头,冷冷的看着前方的人,嘴角挂着一抹邪恶的笑容,单手一挥,血煞横至胸前,一声冷喝:“杀!”

    身体瞬间冲到了火圈中,手起刀落,快狠准,没有一丝例外。每一刀都正确的避过对方的要害,不至于一刀毙命,但是每一刀都比是对方的大动脉,鲜红的血液快速向外流窜,一片片鲜红艳丽的血液喷洒而出,华丽而惊悚。

    惨叫声不绝于耳,火光四射,整条街道如同白昼一般明亮。

    但是四周却没有一个人出来一看究竟,空气中火热的感觉中夹杂着一股浓郁的烧焦味道和血腥味。

    几十道黑色身影一一倒下,每个人眼睛中都带着一抹震惊的神情,黑布下的脸扭曲到了极致,他们甚至连挥刀的机会都没有就彻底的失败了。

    火光冲天,一道紫色身影淡然的走出火圈,衣摆飘飘,身上的血腥味比之前还要弄,原本还能看出样貌的紫色长袍此时已经被鲜血染红,整个人好像刚刚从血海地狱中爬出来的一般。

    “你还真是狠啊!”赫尔曼透过火光看着那一地的残肢,虽然没有脱离身体,但是身上的那几个痛穴上的大血洞,可以看得出死前到底遭受到了多么残忍的折磨。

    他算是发现了,冰血杀人只有两个方法,一刀毙命,快狠准,毫不拖泥带水。第二种便是让人活活的折磨死。

    好像从来就没有一个正常的打杀结果。

    冰血目光看向赫尔曼刚刚走过来的那条街道,两条街道相隔不过是一排商业房,所以赫尔曼才有机会将那群人堵到另外一条街道去。

    那横七竖八的尸体,身体到处都是狰狞的伤痕,一滩滩水池反射出明亮的月光,看着那些人的惨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两个人相视一眼,眼中闪过一抹默契。

    其实他们两个根本不是天生喜爱折磨人的人,但是有些人就是必须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才能让她乖一些不要来找他们麻烦。

    她虽然总是在招惹麻烦,但是却十分讨厌麻烦。

    如同可以用这样一种极端的办法杜绝一些不必要的麻烦,那么就算被称之为喜好杀人的变态又如何。反正他们根本就不在意外人对于他们自己的评价。

    这次两个人之所以将场面弄得如此惨烈,不过是为了让他们背后的人看清楚,想清楚自己要对方的人是否能让他们成功。

    当然,相信正常人来说,在看到这样场景之后都会心里打怵吧。

    不过,完全可以想象到,明天一早,当有人发现这两条街上的景象之时,整个凯风之城会有多么的热闹。

    “奇怪,我们离开范家也有几个小时了,按理说卡罗家族应该收到消息了,怎么这么半天都没出现!”冰血好奇的转过头看向赫尔曼,双眉一挑,奇怪的问道。

    “呵呵,他们……”赫尔曼不屑的冷哼一声,随即说道:“我是赫尔曼,不是卡罗家族的嫡系继承人,更加不是卡罗家族的宝贝子弟。就算我们陷入到了范家出不来,你也绝对不可能看到卡罗家族的人出现在范家的。”

    冰血双眉一挑,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看得出来,其实赫尔曼十分在意卡罗家族。不然也不会为了家族大比如此辛苦的在外找人,虽然她还没有看到比赛组队的另外三个人,但是已经从赫尔曼口中听了一个大概。相信这件天,就能看到另外的三个人了。

    而这次卡罗大小姐发生的事情,冰血相信如果自己没有一点特殊技能,刚好找到了卡罗大小姐的话,又或者说卡罗大小姐出了意外,形象赫尔曼不惜招惹出范家的老辈底牌也会将整个范家毁灭。

    可是如此在意家族的他,在提到卡罗家族的那些人之后,眼中的恨意却又十分的浓。如此矛盾的心情跟长相性格都十分矛盾的赫尔曼倒是十分的般配。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特殊是卡罗家族这样的超级大家族,可惜人是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的。但是人却可以选择自己未来的路。”

    冰血抬头看着天空,脚下的步伐十分的缓慢。

    赫尔曼看了看冰血,眉头微微一皱,随即笑着说道:“说得好像你很了解这样的大家族似的。难不成你家也这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