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三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人的话,想必范二爷都挺清楚了吧!”赫尔曼站在跪在地上的那名瘦小男子身边,漂亮修长的手掌按在那名瘦小男子的头上,慵懒的歪着头,满脸邪气的看着范家二爷。

    这样的赫尔曼虽然与之前的样子气息都差不多,但是却让范家众人的心莫名的升起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卡罗少爷,这件事在下一定会查清楚,给您和卡罗家一个交代。”范家二爷微微低下头,表情越发的沉重。

    通常,像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上门讨礼的一方大多数都会选择离开,等待对方的赔偿,可惜……此时范家所面对的两个人,没有个是正常人。

    “交代!”赫尔曼双眉一挑,不屑的冷笑一声,手掌用力一握,手中瘦小男子顿时身体挺直,浑身僵硬,一动不敢动。

    “我们来可不是要你们范家给个交代的!”冰血走下前,来到赫尔曼的身边,冷眼看着范家的所有人,冷声说道:“难道范家二爷还没有看清楚吗!”

    “二位……前往别冲动。卡罗家族与范家毕竟已经在一个城市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多多少少有些交情,这件事是我们不对。我们范家一定会极尽所能给卡罗家族赔罪。”范家二爷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二弟,你疯了!”范家家主看到这样的情形,一把抓过范家二爷的手臂,怒声说道:“他们卡罗家族已经半隐退状态,根本就是在没落,所以才不敢在世人面前现行,我们根本不需要怕他们。只要吞了卡罗家族,日后整个凯风之城就是我们范家的了。”

    “大哥!”范家二爷咬牙切齿的看着范家家主,气的额头青筋直爆。

    “呵呵,范家家主果然英明啊!竟然看得出我们卡罗家族已经在日渐没落。”赫尔曼满眼邪气的看着范家家主,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神情。

    “不过,就凭你们一个小小的范家竟然敢打卡罗家族的注意,还真是……担心不小!”

    “咔!”一声脆响,只见那名在赫尔曼手掌下的瘦小男子,脖子以一种十分诧异的样子向着左边扭动,浑身僵硬,满脸扭曲,一双眼睛瞪了老大。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更加让人胆寒。

    只见赫尔曼手臂一震,“噗呲!”一声,一片血色翻飞,一颗完整的头就这样被他快速的从脖子上扭了下来,滴滴鲜血不断的洒出,让人看的心惊肉跳。

    然而此时的赫尔曼与站在他身边的冰血,竟然丝毫不受影响,依然满脸淡然带着几分邪气。

    “你们……你们……”范家家主浑身颤抖的看着被喷了一身血的赫尔曼与冰血两个人。

    “喂,我们今天废话是不是太多了!”冰血一手搭在赫尔曼的肩膀上,双眉一挑,戏虐的说道。

    赫尔曼转过头看向冰血,微微一笑:“好像是哦!”

    如果不是两个人那一身的血渍,不过不是赫尔曼脚边的那颗染满鲜血的头,想必许多的人都会在看到两个人的表情与状态之时,以为两个人不过是来做客的吧。

    “杀!”妖异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范家所有人在听到这句话后瞬间一愣,眼中闪动着难以自信的神情。

    突然,冰血和赫尔曼两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两道身影速度快到让人无法反应,空气中只留下了一句话。

    “冤有头债有主,范家如若有人插手,范家……灭!”

    轻悠悠的声音听起来毫无威慑力,却如同施展了束缚魔法,让所有人定在了原地无法动弹。

    “啊!”

    “不!”

    两道惨叫声突然从前院不同的两个地方响起,一片血色划过半空,便消失殆尽。

    “大哥!”范家二爷反过神来,猛地转过头看到的确实自家大哥满脸是血的躺在冰血的脚下,瞪着一双大眼睛,微微张着嘴,脸上满是恐惧,微微抽动的手指表示这他还活着。

    “这些大人,还请手下留情!”范家二爷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站在原地,脸上满是焦急。

    然而冰血的下一句话却彻底打碎了范家二爷所有的伪装。

    “你不是也很恨他,都这个时候了,何必在装下去。”

    “你……”范家二爷顿时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冰血。

    这么多年来,范家没有一个人看得出他对自家大哥的恨,为什么……为什么这个陌生的少年却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这么可能!

    “所以,少来多管闲事。顾好你的范家就好,刚刚的话本少可不是闹着玩的。”冰血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眼中的肃杀明显可见,犹如万丈深渊,恐怖惊心。

    说完这些,不再理会那些范家人,转过头看向被自己踩在脚底下的范家家主,冷笑一声:“呵,从那个鬼地方出来之后,好像很久没有见到血了,还真是挺想的呢!”

    脚下用力“咔擦”一声,范家家主的胸骨竟然被冰血一脚捏碎。

    “噗!”一口口鲜血从范家家主的口中喷出,如同小型喷泉一般。

    当冰血的脚从范家家主的胸前拿开之后,一个不大的深坑出现在了范家家主的胸前,触目惊心,震人心魂。

    然而当众人还没有从冰血那心狠手辣,血腥残忍的手段和场面中惊醒过来之时,只听一声冲天惨叫在前院的另外一边响起,让人听了汗毛直立。

    “啊!”

    范家大少身体匍匐的趴在地上,身体四周喷洒的到处都是血迹,整个人也如同躺在血潭中一般。而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时候,他的手脚四肢竟然被分别放在了身体的四周,已经完全与身体脱节,而且看那扭曲的状态,明显是被人活生生的拧下来的。

    剧烈的疼痛已经让范家大少连吼叫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满脸绝望的躺在地上,大大的张着嘴,眼中写满了恐惧与悔恨。

    赫尔曼拍了拍手,原本干净的银色长袍此时已经被鲜血染红,却不显丝毫狼狈,反而有种妖艳的感觉。

    冰血冷冷的看了一眼半死不活的范家家主,嘴角依然带着那抹幽深的冷笑,眼中闪动着邪恶的光芒。

    “没死!”赫尔曼走到冰血的身边,微微歪过头看了一眼还在喘息的范家家主。

    “生不如死!”清脆的声音带着一股阴寒的冰冷,说出来的话更加的让人心颤。

    是啊,范家家主虽然看起是没有范家大少惨,但是承受的折磨却比范家大少要多得多。起码范家大少在流血过多之后,头脑犯晕,死的快速。

    但是那范家家主不仅仅被冰血废了全身筋脉,胸腔被一脚踹碎之后,整个人都沉浸在了剧烈的痛疼中,想死都死不了,又能清脆的感受四周的一切。

    这份生不如死的痛苦,让人不断地在痛苦与绝望中徘徊,无法得到解脱。

    看着两个人风轻云淡的讨论着生死的问题,浑身染满鲜血,四周如同地狱,那一身的邪气,那一身的肃杀,那一身的嗜血气息,每个人甚至都已经无法描绘自己心中的感觉,唯一能理清楚的就是,他们现在好想离开,远离这个地方,再也不要出现在那两个可怕的杀神面前。

    可惜此时无论是范家内的人,还是范家外的人,都没有人敢动一下,生怕引起一点声音,引来了那两个杀神的注意。

    赫尔曼看向范家此时唯一一个还算镇定的人,范家二爷,双眉一挑,眼中闪过一抹戏虐:“不用那么紧张!”

    赫尔曼说完,转过头对着冰血笑着说道:“饿了吧!”

    “还好,喝酒去!”冰血拍了拍纤细漂亮的手,白皙的小手上倒是没有染上任何血渍。

    只是,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话,却让许多人倒吸一口冷气。

    看看那两个一身血的样子,还敢去酒馆喝酒,哪个酒馆能胆子那么大的放他们两个人进去啊。

    况且,刚刚见到一场如此惨烈恶心的场面,那两个人到底是如何能做到脸色不变的谈论去吃饭还是去喝酒这个问题的。

    人……到底是吃什么,才能让自己变得如此变态的。

    所有人都用一种十分诧异的目光去看那两个边讨论去吃什么边往范家大门外走去的人,心中一阵阵突突。

    这人……可怕起来,原来比魔兽还要恐怖啊。

    范家大门外已经围绕了许多人,当看到冰血与赫尔曼从里面走出来之后,顿时一片片倒吸气声从四面八方传来,然而两个好似完全没有看到一半,依旧满脸淡定的看着街上走去。

    “喂,想好没倒吸想吃什么!”赫尔曼一手搭在冰血的肩膀上,笑的一脸轻松,丝毫没有刚刚杀完人的感觉,但是如同他的身上依然完好如初,没有那么多触目惊心的血渍的话,就更好了。

    “你是主人,当然是你带着我去了!”冰血双手环胸,嘴角挂着一抹邪笑。

    “我听说前面有一家的酒不错,好像叫什么观塘的酒楼,不如就去那里好了!”

    赫尔曼说完,冰血点了点头,道了一句:“好啊!”

    两个字刚刚落下,突然一道小风从身边吹过,只见一道不高不矮的身影快速向着前面狂跑,充满了急切。

    ------题外话------

    这几天娘家和婆家在提前宴请亲朋,所以猫猫没有时间一一回复各位宝贝们的评论,等猫猫几天哦。么么么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