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十一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到底是谁,竟然敢来我范家闹事。”范大少爷仰着下巴,丝毫没有把眼前那两个看样子还不过百岁的臭小子放在眼里。

    “赫尔曼!”

    “叶冰血!”

    两个人一前一后开口,慵懒邪魅的语调,森冷阴寒的声音,一个低沉,一个清脆,带着一股同样让人心惊的气势在整个范家大宅的院内内响起。

    范家大少微微一愣,随即转过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瘦小男子,在看到对方轻轻摇了摇头之后,脸上顿时扬起一副嚣张的笑容,仰头大笑几声:“哈哈,不过是两人默默无闻的臭小子,竟然敢来我范家闹事。来人,给本少杀了他们!”

    范家大少一声令下,跟在他身后的那十几个人挥起自己手中的武器,对着冰血与赫尔曼两个人冲了过去。

    “杀啊!”

    “杀了他们!”

    赫尔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刚要上前,却被冰血抬手拦了下来。

    “我来吧!”冰血不屑的笑了笑。

    说罢,身体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便出现在了赫尔曼身前两米的地方,丝毫不给对方一丝反应的时间,抬手一挥,一声厉和:“找死,火山暴海,给我轰!”

    “轰!”的一声巨响,一片火海突然凭空出现一把,将那十几个人统统包裹在了其中,一阵惨叫随之响起。

    “啊!救命啊!”

    “少爷,快救救我们!”

    “天啊,我不能动了!”

    “轰轰轰!”的爆破声将所有的惨叫声淹没在范家大宅前院中,而此时守在宅子外面看热闹的人们此时只能看到一团团烟雾从范家大宅前院内冲天而起,而刚刚那阵让他毛骨悚然的惨叫声已经完全被爆破声所掩埋,听的人汗毛直立。

    就在此时,一道沉厚的声音从内宅内冲击而来,同时还夹着这一股强悍的威压扑面而来。

    “竟然敢在我范家闹事,找死!”

    “水漫!”

    蓝色光芒在半空中乍现,随即如同海浪一般扑向前院中央的火海圈。

    冰血冷冷的站在原地,看着天空中扑面而来的水系魔法,眼中闪过一抹轻蔑:“米粒之光,也敢放华!”

    轻轻抬起右手举到身侧,手掌向上呈拖物状态,清脆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让所有人都听到清清楚楚:“紫火,给本少灭了这摊死水!”

    “噗!”一声轻微的喷吐声响起,轻的几乎让人听不到,只见一团婴儿拳头大小的紫色火焰诧异的从冰血的掌心内吐出,单手轻轻的向着即将扑在火海圈的水浪丢去。

    这个动作,许多的人都看到了。虽然每个人都诧异那团从未见过的火焰,但是却丝毫没有减弱他们对于那小小的火焰的轻蔑。

    然而紫火快速脱手而出,向着那片水域飞射而去,跳跃的火苗好似一个顽皮的孩子,带着属于孩童的兴奋。

    每个人都在为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感到惊讶之时。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瞬间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一阵倒吸气声在四周响起。

    只见那小小的紫色火焰在接触到那片水域之后,瞬间扩大,将足足有十几平方米的水域瞬间包裹在内,眨眼间,一片白雾在半空中窜起。

    清风拂过,白雾消散,原本波涛汹涌,气势十足的海浪竟然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见,甚至连一点水气都不见,而水浪刚刚所在地方此时正漂浮着一团小小的紫色火焰,好似不玩够一般,轻轻的跳跃着。

    冰血冷笑一声,轻轻一挥手,紫火快速飞回冰血的手掌心,随即消失不见。

    而此时地面上的那片火海已经消失,剩下的一片黑乎乎的狼藉,十几具焦黑的尸体惨烈的躺在地上,已经看不清原来的面容。

    “啊啊啊啊!”一声惊恐的惨叫声突然响起。

    范家大少整个人坐在地上,满脸惊恐过的看着前方,浑身不断地颤抖着,单手指着前方不远处的地面上那十几具焦黑的尸体,吓的脸色惨白。双腿间一摊褐黄色的液体不断地向着四周扩散,好在此时空气中到处都是烧焦的刺鼻味道,不然此时站在他身边的人一定能闻到一股恶心的骚味!

    “废物,闭嘴!”一声怒吼从范家大少的身边响起。

    原本还空无一人的地方此时站了五六个人气息雄厚的中年男子。

    在听到这一声吼后,范家大少浑身一颤,猛地转过头,当他看到身边的中年男子后,顿时双眸闪出一抹惊喜的光芒,好似突然抓到了救命的稻草一般,一把抓过中年男子的衣袍,哭喊的说道:“二叔,二叔!救我……救我!”

    “哼!”范家二爷一挥长袍,无情的甩开自己侄子的手,满脸嫌弃的瞪了他一眼,厌恶的说道:“没用的东西,给老子滚开。”

    随即,抬起一脚,丝毫不留情面的对着范家大少的肩膀就是一脚!

    “啊!”一声惨叫从范家大少的口中发出,整个人在地上滚了几圈,狼狈的靠在石阶便是,惊恐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范家二爷冷冷的转过头,眼中充满了愤怒,但是当他看到不远处的那两名少年之时,猛然间压制住了自己心中的怒火。

    眼中带着一抹审视的光芒缓缓的在冰血与赫尔曼的身上扫过。虽然刚刚只有一名年纪较小的那名少年出手,但是凭借着他的精明和看人的目光,不用猜便可以确定,另外一名一身暗红色长袍的少年的实力同样深不可测。

    而另外那名刚刚出手的少年,却更加让范家二爷惊叹。

    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非凡的实力,不说之前的那片火海,威力先不提,就凭她竟然可以在当时的情况下还能分出精神力控制火海的火焰没有向着四周蔓延,这份实力就足以让他震惊。

    要知道,他们范家大宅的前院两边有着许多植物,四周的房屋也都是用上等红铁木建成的,红铁木最怕的就是火,可是那名少年却只是用火系魔法将那十几个人围在了中间,四周的树木房屋竟然没有一点波及,这份控制力根本不是这么年轻的魔法师有能力控制的。

    加上,自己刚刚所施展的水系魔法,因为太过焦急根本没有一点保留,全力祭出。竟然让她手中的那团诡异的紫火瞬间蒸发。

    这少年……到底是谁。

    范家二爷对于眼前的两名少年,心中已经有了深深的忌惮,语气自然也被克制的放轻了许多,拱起双手,轻声的说道:“在下范家范刚,不知我们范家与二位阁下有什么误会,还请二位明示,我们也好静下心来解决,何必动武呢。”

    “呵呵!”赫尔曼冷笑两声,缓步走到冰血的身边,歪着头,冷眼看着范刚,语气中带着几分戏虐。

    “外人都道范家一群饭桶,只有范家二爷还算是个人物,也是范家唯一带脑子出生的人。看来传言有的时候还是可以信的吗!”

    “臭小子,你说……”不等范刚开口,一声怒喝从他身边的黑袍男子口中发出,满脸横肉的男子,怒火中烧。

    “范阳,闭嘴!”范刚一声厉喝,凌厉的目光射向身边男子的身上,成功的阻止了他的怒骂。

    范刚好似一点都不介意的对着赫尔曼笑了笑,开口说道:“阁下说笑了,在下不过是范家家主的弟弟,在范家也没有什么实权,平日里不过是仗着有点小聪明在范家这个大的家族内混日子而已,可不敢乘这么大的赞扬!”

    听到这话,冰血与赫尔曼双眉一挑,相视一笑。

    这范刚果然不一样,竟然能将话题转的这么快,而且不骄不躁,果然是个人才。

    可惜啊……他不是范家的家主,没有权利支配这个家族的一切,而他本人常年在外,很少回范家,估计是没心争夺权利,不然这范家估计早就是他囊中之物了。

    “不知阁下今日来我范家所为何事?”范刚笑容可掬的样子,让赫尔曼和冰血两个人也不好在动手来,说为抬手不打笑脸人,就算他们在狂妄,这手在这个时候也下不去了。

    赫尔曼对着冰血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随即转过头冷眼看着范刚,冷声说道:“你们家大少爷昨天派人绑架了我姐姐,虽然人我们救回来了,不过……”赫尔曼说道这里,目光转向另外一边躺在地上的范家大少,眼中闪过一抹狠戾:“不过,竟然敢把注意打到我赫尔曼的姐姐头上,这事……可不是好交代的。”

    “什么!竟然有这事!”范刚狠狠的转过头看向被自己踹到一边的侄子,眼中闪过一抹厌恶。

    “你……你胡说!”范家大少在看向自己二叔之时,脸上的惊恐十分的明显,反驳的话脱口而出。

    看到这种情况,冰血双眉一挑,惊讶的光芒在双眸中一闪而过。

    “赫尔曼,这范家大少……很怕他二叔!”冰血目光不动,无声的传音给赫尔曼。

    听到冰血的传音,赫尔曼也将目光转了过去,淡淡的看了一眼范家大少的表情,心中出现了一抹与冰血形同的猜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