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八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卡罗家族所有直系此时都来到了住宅大厅,有的人心急如焚,的脸上都带着满满的焦急与担忧。而有的则是神色中隐隐约约隐藏这一抹幸灾乐祸的神情,好似做在这里的原因不过是为了看场好戏。

    “赫尔曼,你说你姐姐马上就回来,是真的吗。我们所有人都在这里,到底是谁去救的你姐姐!”赫尔曼与珊多拉的母亲此时坐立不安的看着赫尔曼,精致的容颜上丝毫看不出她竟然已经孕育了三个孩子的母亲。

    整个大厅中,就只有一人满脸淡定的坐在位置上,冷静安然的喝着自己手中的茶水,丝毫不见任何担心的是神情,这样有些人心中难免有些不满。

    “赫尔曼,你自己的姐姐失踪你却突然把大家都叫回来在这里干等着,看你那样子没有一点担心。难不成你是故意的。”坐在赫尔曼对面的妖艳女子满脸嫉妒的看着他,高傲的仰起头,眼中却又带着一抹不屑。

    赫尔曼手中握着茶杯,双眼冷冷飘向对面的女子,眼中的冷漠如同两道利剑一般,让对面的妖艳女人顿时一愣,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却依然故作镇定的坐在那里,眼神却已经开始左右闪躲。

    赫尔曼丝毫没有理会那妖艳女人的打算,缓缓的转过头看向自己的母亲,声音却如同他的目光一样的冰冷。

    “我朋友已经救到了珊多拉姐姐,马上就回来。”

    好似已经习惯了自己这个儿子的冰冷,卡罗主母此时没有心思去在意这些,但有点额说道:“真的。我们要不要派人去接应,万一回来的途中再生变怎么办,珊多拉有没有受伤。”

    “不用,没用!”此时的赫尔曼哪里还有在面对冰血之时的热络健谈,完全一副少言寡语的冷酷摸样,不过这样的他对于卡罗家族早就已经习惯了。

    卡罗家主轻轻的拍了拍自己妻子的手,柔声安慰道:“别担心,我相信珊多拉马上就会回来了。”

    “是啊!娘,小弟与妹妹的感情,怎么可能在妹妹有危险的时候还坐在这里呢。想必妹妹现在一定在平安的往家来。”卡罗家族嫡亲大少爷,也就说赫尔曼的大哥微笑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轻柔的声音让卡罗主母那颗悬着的心有了几丝安慰。

    卡罗家族嫡亲大少爷柏宜斯,卡罗转过头看向自己身边这个淡定如初的弟弟,无奈的叹了口气,眼中却闪过一抹心疼。明明自己也担心的要命,但是在家人面前却总是表现的拒人于千里之外,他总是不相信自己的弟弟啊本性就是这般的冰冷,总觉得他不该是这样的人,是对于卡罗家族的怨才让他变成这样的吧。

    “哼,也不知道大小姐能不能回来,别是……”那名妖艳女人再说开口,明显已经忘记了自己对面坐的到底是个怎样可怕的男人。

    “珀莉,你给我闭嘴!”不等那妖艳女人说完,坐在卡罗家主身侧的卡罗二爷一声厉和:“这里还没有你说的话份,卡罗家族的庶女什么时候可以用这么不敬的语气讽刺嫡子了,你姨娘到底是怎么教你的规矩。”

    “爹!”妖艳女人满脸委屈的看着卡罗二爷,刚要开说说些什么连忙让坐在她身边与她有几分相似却年纪明显大了许多的女人伸手阻止了。

    “二爷您别生气了,珀莉也是担心她嫡姐姐的安全,所以才会这般口无遮拦,贱妾日后一定会好好教导珀莉的。”女人低声下气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厅内响起,微微低着头,不敢又一丝的抱怨,可见卡罗家族的家规教导是多么的严厉。

    “哼!”卡罗二爷不在理会,而是转过头歉意的看着自己的大哥。

    卡罗家主笑着摇了摇头,轻轻拍了拍自己弟弟的手背,没有一丝介意。

    在卡罗家族,历代嫡子嫡女之间的关系都十分的要好,主要也是卡罗家族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家训与教导嫡系的方法早已根深蒂固,深入每个人嫡系的心中,所以从未有过嫡系之间争夺权威的家庭悲剧发生。

    而每个嫡系也是有权利收妾侍进门的,但是家规指名任何卡罗家族嫡系都不可宠妾灭妻,违者剔除族姓,赶出卡罗家族。

    所以在卡罗家族内,嫡系与庶系是有着明显的区别,不仅仅是待遇上,就连权位上也是。卡罗家族的庶系是永远得不到继承权的,不过卡罗家族名下的产业庶子却也有资格经营管理的,不过也要看那个庶子同宗的嫡子给不给机会。

    所以在卡罗家族内,嫡系与庶系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天一地。

    珀莉,卡罗之所以敢如此叫嚣赫尔曼,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天赋好受到了父亲的关注,多了几分宠爱的原因。还有就是因为赫尔曼才仅仅回来一年的缘故,而且他与家族中的长辈的关系不融洽,犹豫根本不知道赫尔曼被从小被送走的原因,所以在她看来赫尔曼根本就是被卡罗家族放逐的存在,之所以回来不过是因为他的天赋较好而已。如果对上柏宜斯,卡罗又或者是她同父的嫡系哥哥,借给她几个胆子,她都不敢。

    卡罗家族上一辈的仅仅只有三个兄弟,三个兄弟之间的关系铁到好似融合在了一起。对于彼此的嫡系更是犹如亲生。虽然出了家主以外,二爷与三爷都找了妾侍,但是在他们心里妾侍的子女拥有都比不上嫡系。

    也许这种规则和想法看似残酷不公平,但是对于这样的大家族来说,想要维持家族发展,正统管理绝对是森严的。

    在赫尔曼叫会所有人到现在不过才几分钟的时间,但是对于心急如焚的卡罗家人来说,如此的等待时间变得十分的漫长。

    就在他们心焦的想要派人出去找找之时,原本淡然自若的坐在椅子上喝茶的赫尔曼突然站起身,手中的茶杯不知道何时已经放回了桌案上,整个人站在大门口,抬着头看向天空,好事在等待着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变动,让所有人先是一愣,随即紧跟着赫尔曼来到了大门外院子,顺着赫尔曼的目光看向远处的空无一物的天空。

    就在他们刚刚抬起头的下一秒,原本还空无一人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个黑点。黑点迅速靠近,身形也越发的明显。

    “是珊多拉。”实力最为雄厚的卡罗家主第一眼便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宝贝女儿,脸上刚刚扬起一抹笑容,下一秒笑容便僵硬在了脸上。

    “那是……”卡罗家主双眼满是惊讶的看着此时抱着自己宝贝女儿正往这边飞来的人。

    卡罗二爷与卡罗三爷对视一眼,随即齐齐看向赫尔曼,齐声说道:“赫尔曼的朋友。”

    难怪赫尔曼如此淡定的坐在那里喝茶,丝毫不见担忧的神情。他们因为担心珊多拉根本没有想起来赫尔曼这次回来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带着一位浑身都散发着神秘气息的少年,那少年甚至连他们三个人都察觉不出她的气息。现在看来,那少年不是什么毫无灵力的普通人,而是实力强悍的天才啊。

    说话的功夫,冰血已经抱着珊多拉来到了院子里,先是轻柔的将怀里的珊多拉放下,随即看向赫尔曼,轻声说道:“干嘛那种看我。”

    “你也真够慢的了。”赫尔曼翻了个白眼,嘴角勾起一抹轻松的笑容。

    刚刚睁开眼睛的珊多拉,还未来得及看清自己的爹年,便被赫尔曼脸上的表现给吓住了。

    弟弟回来一年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弟弟的笑容。

    赫尔曼……竟然笑了。

    所有人都好似忘记了因为珊多拉的平安归来而该出现的喜悦,全部都被赫尔曼那突如其来的笑容给震在了原地,愣愣的看着他。

    赫尔曼好似旁若无人一般走到了冰血与珊多拉的面前,先是转过头看向珊多拉,语气虽然没有在面对冰血与南荣家人的柔和,却比在面对其他卡罗家族之人的时候少了几分冰冷:“珊多拉姐姐,没吓到吧。”

    “额……没……没有!”珊多拉呆呆的摇了摇头,脑子有些恍惚。

    这样冷酷的表情才是自己弟弟啊,难道刚刚是她看错了。

    然而下一秒,赫尔曼就会告诉她,她并没有看错。

    “喂,我要抱着你宝贝姐姐回来哎,速度当然要减弱很多很多啦。不然回来你还不揍我。”冰血狠狠的瞪了一眼赫尔曼。

    这个冰血倒是没有说错,以她飞行的速度,身娇体弱没有一丝灵力的珊多拉不被吓死也会因为速度过快而晕死。

    赫尔曼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是是是,你那速度闪电都比不上。辛苦我们的叶大变态了。”

    冰血无语的抽了抽嘴角,前面那句话确实很中听,只是后面那句话听起来那么别扭呢。

    “弟……弟弟!”珊多拉睁大双眼看着赫尔曼,眼中满是难以置信,她的弟弟真的笑了,原来他会笑,只是面对的人不一样而已。

    “珊多拉!”回过神来的卡罗家主,先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赫尔曼,随即转过头看向归来的女儿,脸上扬起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爹,让你担心了。”

    ------题外话------

    今天真的是累浠了,呜呜呜~(>_

    _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