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六章〕鼻子超级灵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赫尔曼带着冰血来到了凯风之城第一街的六巷口,与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过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刚刚因为突如其来的混乱而照成狼藉隐隐约约还有一些痕迹,不过四周的小贩只是满脸愤怒的收拾着自己散落在地面上的物品,脸上没有任何恐怖的神情。

    从这点,可以看出他们并没有看出刚刚的那一场混乱是有人故意而为之,并不是一场意外。

    冰血来到珊多拉,卡罗失踪的地点后,第一时间便是观察四周的情况,包裹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细小的细节。看似很复杂的过程,但是对于冰血来说不过是一眼的事情。

    站在原地,环顾四周,将此时目光所及的地方所能看到的一切都清清楚楚的记在脑海中,包括了每一个人的表情和动作。

    “冰!”赫尔曼同冰血一样看了一圈,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连忙转过头看向冰血,语气依旧没有了之前在卡罗家族的紧张和焦急,更多的是沉稳冷静和阴森的冰冷。

    现在这个样子的赫尔曼才是正确的嘛,沉着冷静,谨慎稳重。

    “你身上有没有你姐姐的贴身东西!”冰血侧过头看着赫尔曼,说的十分认真。

    “贴身?”赫尔曼微微一愣,随即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张清秀的手帕递到了冰血的手上,虽然他不知道冰血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是对于冰血的话去没有任何的疑义。

    冰血拿着那张手帕在鼻尖仔细的嗅了嗅,这样的动作让原本还十分凝重严肃的气氛瞬间有了几分改变。

    “你……在干吗!”赫尔曼嘴角一抽,满头黑线的看着冰血。

    “当然是闻味道了!”冰血白了赫尔曼一眼,那眼神很明显在鄙视赫尔曼的大惊小怪,殊不知她这样的动作到底有多么的惊人和另类。

    随即冰血放下手帕,为我抽动鼻头,在四周的空气仔细的嗅了嗅。

    就在此冰血刚刚转过身,突然身形一僵,双眼快速向后扫了一眼。

    与此同时,赫尔曼猛地侧过头看向自己右边的小巷,双眼闪过一抹狠戾。

    “后面有虫!”

    “右侧有虫!”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随即转过头目视对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两个人的默契竟然比那些相处了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朋友还要有默契。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会留在这里监视大街,难道……他们就是绑架姐姐的人。”赫尔曼好似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一半,依旧看着冰血,脸上刻意表现出一副十分焦急的样子。

    “不可能,他们不是一起的。”冰血离开摇头否定道,随即握了握手中的手帕,随即对着赫尔曼说道:“他们不像是一个组织派来的,我想其中一个应该是收到消息被派出来察看情况的。”

    “那另外一个人!”赫尔曼双眉一挑,眼中闪过一抹敬佩的神情。

    “现在我还不能确定他们到底是不是出来探听消息的人,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很肯定的就是,他们两方人都接触过你姐姐!”冰血十分坚定认真的说道。

    “你怎么敢肯定!”赫尔曼双眸阴冷,眼中闪动着阴狠的杀意。

    “收起你的杀意,会打草惊蛇,难道这个道理还需要我教你吗!”冰血狠狠的白了一眼赫尔曼。随即接着说道:“两方人的身上都有手帕上的味道,他们不可能接触这张手帕吧,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都曾经接触过这手帕的主人。”

    赫尔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突然眉头微微一动,快速说道:“他们走了,怎么办!”

    下一秒,冰血单手一挥,将一条银色手链塞到了赫尔曼的手里,快速说道:“滴血契约,可传音可定位。”

    说完,快速转过身,向着身后的那条小巷飞驰而去。

    赫尔曼看着冰血飞身而去的身影,紧了紧手中的银色手链,随即向着右侧小巷闪身而去。

    冰血在与赫尔曼分开之后,便紧紧的跟着之前离开小巷子的那个黑色身影,因为巷子四周根本两个遮掩物都没有,而且直路很长,为了避免不被发现,冰血只要飞身上了房顶,猫着腰穿梭在各个房檐之上,又要与前面的那个黑衣人保持距离避免被发现。

    而另外一边的赫尔曼与冰血的情况差不多,在与冰血分开后便紧跟在那个好像在监视他们的人的身后,不过他所走的那条巷子有许多人家,所以这条巷子中的遮掩物比较多,所以跟起来还不算太难。

    不同的是,赫尔曼所跟着的人一直在城内绕弯子跑,而冰血所走的路线却是向着城外的。

    “奇怪,这人到底是要去哪里,竟然跑出了城。”冰血神识微微展开,随即快速向着那人消失的方向飞身而去。

    冰血之所以会选择追着这条路过来而不是另外一条,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这条路上的香味比赫尔曼去的那条路要浓上几分,说明这边的人接触那个珊多拉,卡罗的时间要比另外一路人接触的时间要多,所以才会粘上更浓的气息。

    虽然空气中杂七杂八的气体十分的多,但是好就好在自己的精神力超强,所以驱动精神力去控制味觉,从而锁定住空气中的一种或者多种的味道。而且加上自己打从再次接受魔族传承之后,嗅觉竟然更加的灵敏,简直比前世的那些军犬灵多了。

    没有让赫尔曼走这条路,主要是因为赫尔曼已经因为这件事露出了慌张紧张的神情,即使表面上冷静了下来,难保他在看到珊多拉,卡罗会不会激动的失了冷静,最后让敌人钻空子。

    冰血隐藏住所以的气息,悄声无息的跟在那个人的身后,好在出了城便是一片树林,让冰血跟起来就更加的轻松了许多,而且树林之中自然之力最为强盛的地方,就算是来个比自己高出三四阶的强者,都无法在这种情况下发现她。

    天然对于领悟到自然之力,吸收了自然之法的冰血来说,可是最好的养料。

    走了差不多整整一个小时之后,终于在一片林中空地上看到了一座破烂的木屋,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几声高呼和嘈杂的声音。

    “大哥,我回来了!”一身黑色紧身衣的男子推开木屋的小门对着里面的那名一脸的凶神恶煞摸样的人点头。

    躺在稻草堆里的老大缓缓睁开双眼,冷冷的开口说道:“事情都办好了?”

    “都办好了,现在大街上都再传是因为卡罗家族来了外人,折损了卡罗大小姐的阳寿,所以大小姐才会离家出走的。”

    “还有一条就是,卡罗家族得罪了一个十分恐怖的组织,甚至于凌驾于卡罗家族之上。这次卡罗家族大家姐失踪就是为了彻底打倒卡罗家族。”

    躺在稻草推上的老大满意的点了点头:“嗯,没错干得好。”

    “老大,刚属下真的看到了那个神秘少年,但是却看不出她的实力。而且看起来柔柔弱弱的。”黑衣男人弯着腰,满脸讨好的神情,丝毫不知道自己所说的一切都已经被外面的那个恶魔所听到,过会可想而知。

    “看来那赫尔曼真的是病急乱投医了。哼,就凭他们卡罗家族,这次我们一定要成功,利用卡罗家族的弱点来攻击他们,一定可以成功拉他们下马的。”

    “不过是个来充数的而已,老大您太紧张了!”一名长相还算清秀的男子缓缓的从那名老大的身后站起来,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还是小心点好。”那名老大缓缓的做事身体,身体向后靠,此时自己所在地方貌似根本不是一推破烂杂草上,而是一张右眼华丽的大床。

    “那珊多拉,卡罗可是整个卡罗家族的宝贝,这次被我们抓来,一定卡罗家族永无翻身之地。”老大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满脸的得瑟。

    就在此时,一道细微的娇弱声音从一旁的破旧墙壁传来,让门外的冰血顿时双眼一亮。

    “呜呜呜!”一阵好似被塞住嘴巴而发生的声音从帘子后面传来,紧接着一名男子从里面将女人带了出来,狠狠的推到了老大的面前。

    “老大,这妞实在是太难斥候的。而且狡猾的狠,突然过不是我们看的好,咋就跑回去了”男子抱怨的看着珊多拉,卡罗,口气十分的恶劣。

    珊多拉,卡罗吓得小脸惨白,却依然咬着牙硬挺着。眼睛被一条布遮住,双手反绑在身后,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

    “呜呜呜!”嘴巴被布条封住,珊多拉,卡罗一句话都无法说出来,只能满脸满心的焦急的等待着。

    而此时守在门外的冰血刚要驱动银色手链联系赫尔曼,却再次……“砰”的一声撞击声从无奈传来,冰血心中一惊,连忙抬头抬去。

    只见珊多拉,卡罗额头缓缓流下一道鲜红的血液,却依然满眼倔强的看着那名老大,死死的咬着下嘴唇,没有一丝方口的消息。

    “妈的,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