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十三章〕我们都一样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一夜悄然而过,第二天一早,冰血刚刚打开房门便看到了站在院子中间的赫尔曼,却没有丝毫意外的神情出现。

    昨晚睡前她也没有将结界撤掉,想必以赫尔曼的能力一定可以轻易的察觉到自己那个过分简单的法阵结界。

    “你不会在我这里站了一晚上吧!”冰血慵懒的靠在门框上,歪着头看向赫尔曼,清晨微弱的阳光洒在冰血的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清爽的风带着一丝丝的凉意家在这一股清香,让这个早晨各位的舒爽,人的心情也跟着自然而然的好了起来。

    赫尔曼缓缓转过身,再一次看到那张绝世美艳的容颜,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容,这人本就美的人神共愤了,偏偏总是喜欢露出那副勾人心魂的邪魅妖异的笑容,她难道就不知道她这样的笑容有多么吸引人吗。

    这样的吸引早就已经不分男女性别了,就算魅力无限的笑容中带着可怕的危险邪恶,但是却依然有许多人宁愿飞蛾扑火,也要奋不顾身的飞身而上。

    同时,这样的笑容也很容忍……惹人嫉恨的,不过赫尔曼相信,想要因此而找着绝色恶魔麻烦的人,应该死的会更快更销—魂吧。

    赫尔曼双手环胸,双眉微微一挑,妖孽般邪魅的脸上露出一抹无语的笑容:“我不过是有早运的习惯,散步的时候便走到这里。发现你房间四周有结界。怕有人触碰结界打扰到你了,便留在这里站了一会。不过,今日我才发现原来整座城主府内当属这里的空气最为宜人啊。城主姑父还真是有些厚此薄彼呢。”

    不得不说,赫尔曼的最后一句话倒是没有说错,冰血所在的院子虽然不是城主府内最大的,但是确实环境最好,空气最清晰的一个。

    可想而知,这南荣长忆想要讨好冰血的心有多重了。

    但是昨天在南荣长忆亲自引领冰血来到这院子之后却没有将这院子的特殊之处说出来,而是等待着冰血自己去发现。

    这种方法虽然同样是讨好,但是却显得更加的自然,更加的让人喜爱,就算是冰血都不会觉得厌烦,反而倒是十分欣赏南荣长忆的这种性格,左右不会让人觉得讨厌。

    “什么时候走!”冰血笑着摇了摇头,缓步走到赫尔曼的身边,但是却没有看他,反而仰头看着天空,轻轻舒了一口气。

    赫尔曼有些奇怪的转过头看着冰血,歪着头问道:“我怎么感觉你有种舍不得的感觉,怎么……你这是舍不得我那美妙可人的表妹吗!”

    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看着蔚蓝的天空,轻声说道:“我只是觉得,每一次离开一个地方接着踏上另外一个陌生的城镇,就会有种距离目标又近了一步的感觉。只不过,未来的依然是一个未知数,有的时候会因为这些个未知数而感到……害怕。”

    “害怕,你……竟然还会害怕!”赫尔曼嘴角勾起一抹戏虐的笑容,眼中的惊讶却是实实在在的。

    “我只是害怕,我在乎的人离开我!”冰血清脆的声音此时而且的轻柔,那股浓浓的害怕是那么的的货真价实,即使只是那一瞬间。

    赫尔曼认真的看了冰血一眼,随即微微一笑,学着她一起看向天空:“怕是没有的,只会让你止步不前而已。我相信这些你都明白,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在乎的人,对于未来这些都是未知的。但是即使如何,我们也不应该让自己生活在每天都胆战心惊的去迎接未来每一天的恐惧当中。所以,在那个未来没有到来之时,我们必须强大起来,强大到可以保护自己所有在乎的人。即使我们的速度没有时间快,那有如何,我们……不是还有一条命吗。就算最后去了地狱,黄泉路上大家也依然会在一起。有了这样的觉悟,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冰血收回目光,转过头看向赫尔曼,微微一笑:“我们……果然是一样的人。”

    赫尔曼说的这些,她都懂。所以她才没有让那股害怕的感觉阻挡自己的脚步,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她都会在这条即使铺满了荆棘,她也会奋不顾身的向前奔跑。

    她和赫尔曼同样冷血无情,心狠手辣。但是却为了自己所在乎的人不断地奋力奔跑在荆棘之中,即使浑身伤痛,也从不后悔,反而会因为自己所在乎的人安然无恙而觉得幸福开心。

    “走吧!”冰血微微一笑,向着院子外面走去。

    “喂,不吃早餐了啊!”赫尔曼一愣,一边开口喊道,一边连忙追了上去,这小子明明看起是步伐又小又慢,但是实际上速度就十分的快,跟缩土成寸的功法有的一拼了。

    冰血抬起手对着身后的赫尔曼轻轻的挥了挥,轻声说道:“不吃了,免得你急出心脏病。”

    赫尔曼,嘴角一抽,憋着嘴翻了个白眼:“臭小子,本少明明掩饰的很好。”

    “喂,你真的要跟表哥走啊!”南荣香满脸不爽的看着冰血,小嘴微微嘟起,满脸的哀怨。

    南荣长忆看着那个动作豪气,表情上却依然泄露了自己小女儿心态的自家闺女,无奈的摇了摇头:“香儿,不得无礼。”

    南荣长忆何尝不知道自己女儿的心思,但是……

    转动目光看着那个俊美不凡,神秘莫测的少年,南荣长忆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个少年神秘的让人心惊,而她偶尔流露出来的气势,就连他都觉得心惊。这样的少年,可不是他们小小的南荣家装得下的。况且,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对自己女儿表现出一丝的别样意思,这样的人让自己的女儿跟着只会受伤而已。

    他南荣长忆再不济,也不会为了家族利益而出卖自己的女儿。

    冰血对着南荣香微微笑了笑,随即转过头看向南荣长忆,拱手说道:“冰血再次多谢南荣城主多日的款待。”

    “冰血阁下客气了,这次如果没有冰血阁下的出现,再次失去的可不仅仅是一笔财富,还有在下的家人呢。原本在下还想送给一枚南荣家的徽章作为谢礼,不过全说大长老竟然抢在了在下的前面。不过大长老也做在下想做的事情,以后无论冰血阁下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我南荣家一定全力而为。”

    冰血看着南荣长忆笑着点了点头,这些就是她想要的。虽然南荣世家在整个大陆上算不上是什么大势力,但是却有着十分浑厚的底蕴,有的时候就这样的不起眼家族才能给强大敌人致命一击。

    “对了!”冰血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单手一挥,手中出现了两把短剑。一把蓝色,一把枚红色。

    这两把短剑做工十分的精致典雅,刚刚出现便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

    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下,冰血将蓝色短剑放在了南荣沧琦的手中,而另外的一把枚红色短剑则是交到了南荣香的手里,接着开口说道:“这是两把极品中级神王器,有绝对混沌法神一下绝对防御的属性,而且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另外这两把短剑中还有几个攻击属性,就待你们签订契约后自己去挖掘吧。不够你们放心,这两把剑是没有属性限制的,即使你们是双系法师都可以随意运用。而且如果是战士用的话,更能发挥它强大的攻击力。至于都有些什么就是你们自己领悟的事情了。”

    “又……又是两把极品幻器,而且是中级的神王器。这可是比冰血大人在拍卖会上拍卖出去的幻器还要高上一级呢。”

    “而且属性还是那么的逆天!”

    “我的妈啊,吓死我了!”

    一道道议论声夹着在各色语气从南荣长忆的身后传出。

    “冰血阁下……这……”南荣长忆有些迟疑的看着冰血,虽然这两把极品神王器十分的诱人,但是他们南荣家已经盛了冰血阁下这么大大恩,又怎么再好意思收如此贵重的东西呢。

    “南荣城主不必客气。我之前拍卖的那两件幻器威力有多大我可是很清楚的。再有不就你们就要举行主城比拼大会,如果因此而让南荣少爷和南荣小姐受了伤,在下可是会自责的。这两把短剑在炼制的时候,在下可以在里面种下了克制那两边幻器的属性。所以城主大人丝毫不用担心,不过……”

    冰血说到这里,转过头看向南荣香姐弟两,笑着说道:“不过,即使二位得到了这两把短剑,也不能因此而放松自己,要知道事在人为。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想要胜利,就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努力才行。不然……你们即使得到最强大的幻器,也是无法战胜任何人的。”

    清脆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温和,但是却只有南荣香姐弟两知道,这清脆的声音中夹杂了多么庞大的威慑力,让他们不由自主的点头,心若诚服。

    “另外……”冰血猛地转过头看向南荣全,单手一挥,一道青灰色的光芒凭空出现,向着南荣全射了过去。

    南荣全只是本能的伸出手,猛然间一愣。

    “这把重剑送给全叔了,冰血多谢全叔这段时间的照顾。”

    冰血说完,拱手点头,随即跟着赫尔曼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而就在他们消失的一瞬间,一声惊叫传遍整个城主府。

    “我靠,极品高级神王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