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本少为何敬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这样做不仅仅毁了他们的修为,还让他们在如此痛苦的情况下死去,这样狠辣的手段让人毛骨悚然。

    而此时体会最深的便是站在原地的老家主,此时的他背后汗毛直立,额头泛起了一层冷汗。

    他此时想到的并不是对方手段如此狠毒,也不是一号、二号如何的惨死,而是对方的心思。

    这是警告,刺果果的警告。

    没错,这就是冰血给予那些没事闲的跑来监视她的那些人的警告,也是变相的告诉他们。

    现在的她已经不需要像刚刚来到浑天大陆那样一味的低调前行,虽然她还没有绝对强大的实力,但是却是时候在这片大陆上最初扬名了。

    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更多的势力靠拢。

    她……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等待了。

    当然,她也不会狂妄的认为现在的她已经到了无敌的地步,要知道比她强大的人有许多,就必然前日见到的那位南荣老者,他的实力自己无法看透,而且气息十分的细微。想必等级必定是在自己之上的,所有从现在开始,她每走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才行。

    不过,对于浑天大陆的这些高位修行,她还有许多地方需要学习,而且在如此关键的时期,她同时要更加的努力修炼才行。

    如果可以与南荣世家搞好关系,那么到时候倒是可以向那位老者请教一番,毕竟修炼无止境,除了不断地在生死之战中不断地突破成长,还有便是不断地虚心学习别人的长处,也是一项不错的成长机会。

    第二天一早,冰血刚刚起床梳洗干净之后,门外便响起了敲门声。习惯性的先用神识扫了一眼,随即一阵青色光芒闪过,房门无风自开。

    “冰血大人,您早!”南荣全满脸恭敬的站在门口,对着冰血微微一笑。

    “早安,全叔。”冰血笑着站起身走到门边,此时的她已经换回了那一身的紫色长袍,少了几分昨日的和煦,多了几分冷酷的肃杀。

    不过南荣全却依然脸色不变的看着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虽然相识不久,不过南荣全却知道眼前的这位少年看似不好相处,实则只要真心以待,她的利刃永远都不会面向你。

    在明白这个道理后,南荣全对于冰血那一丝丝的惧怕也消失殆尽。

    “冰血大人,拍卖会就要开始了,马车已经在楼下准备好了。”

    冰血淡笑着点了点头,淡然的说了一声:“有劳。”没有过多的客气与推让,可能会让人看起来有一些自傲的成分在里面。不过阅历深厚,慧眼识珠的南荣全又岂会是那样迂腐之人。

    他反而更加欣赏冰血这样的态度,让他绝对十分的真实真诚,如果冰血真的只是为了做样子而推让客气的话,估计他反而会觉得冰血十分的矫情。

    当冰血走到酒店楼下看到那辆停在大门口的华丽马车顿时愣了一下。

    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门口那辆六骑华丽大马车,额头滑下了三道黑线。看到这辆马车的第一想法便是:南荣全这是把他们家家主专用马车给搬来了吧。

    南荣全原本是跟在冰血身后侧行走的,在他看到冰血表情有些怪异的看着自己驾来的那辆马车之时,微微一笑,轻声说道:“这是家主亲自交代的,务必让在下用最好的来接待冰血大人。”

    冰血嘴角微微勾起,轻声说道:“南荣家主客气了,其实原本冰血是想自己过去的,毕竟南荣前辈前日已经给了在下一个不错的邀请卡。”

    “那怎么行!”南荣全连忙摇头:“冰血大人可是我们南荣家的尊贵的客人,怎么可能让您自行前去呢。”

    说完这句话,南荣全快速向前两步,将酒店大门打开,对着冰血恭敬的说道:“冰血大人请。”

    街道上的人流量很明显比前几日还要密集,而大多数的所前往的方向都是君韵拍卖会场的方向。不过这些人自然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去,甚至只有一小部分有幸买到入场票的人才能进去。

    不过依然有着许多人留守在君韵拍卖会的附近等待着第一手消息从里面流传出来。

    不多时,马车便到了到了君韵拍卖行的大门前,一路上倒是没有遇到了阻碍,许是城民们都知道这马车的主人是他们的城主大人,所以在不远处见到马车都纷纷让出了一条宽敞的道路,而且冰血看到那些人的表情都是发至内心的尊敬之情,想来这南荣城主还是一位十分的民心的城主。

    还未下车,便听到了车外传来的嘈杂声,透过车窗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此时拍卖行外面,人潮涌动,车水马龙,水泄不通。

    大大小小不同等级的马车不计其数几乎堵住了整条街道,城内的护卫兵穿梭在人群与车辆的中间,指挥者人们和车辆前行。

    不过最让冰血以外的是,那些护卫兵并没有让那些华丽的马车先行,反而每一个护卫兵都在护着几名步行而来的百姓,而另外几队的护卫兵则是未免马车伤到行人而阻止着马车前进,让手中有入场票的百姓先行进入会场。

    这样看来,也许会得罪一些权贵,可是却大力的收拢了民心。想必这些也是那位南荣城主的命令吧。

    不过看那些话里马车内十分的安静,只有少数马车内发出一些抱怨声,不过在守卫兵说了一些什么以后,便安静的等在原地。

    “这是家主定下的规矩,想要进入到拍卖行就必须遵守拍卖行的规矩。马车进入前必须让普通百姓先行进入一楼,方可让马车前行。”南荣全许是看出了冰血眼中的疑问,先开口解释道。

    冰血微微一笑,淡然的点了点头:“难怪城内百姓如此尊敬贵家主。”

    南荣全在谈论到自家主子之时,眼中闪动着骄傲的神情,看得出他十分的尊敬此人:

    “因为在第一届拍卖会开始的时候,那些权贵因为百姓拥挤,造成混乱竟然不顾百姓死活驾车前行,为城内照成了很严重的后果。虽然家主已经严惩过行凶者,不过为了避免悲剧再次发生,从那以后拍卖行便增加了这条规矩。一些老客户已经知道了这一项规矩,所以都会让马车停在拍卖会前面的路口等待一会,毕竟失去进入拍卖行的资格后悔的可是他们自己了。”

    冰血轻轻点了点头,这时突然看到南荣全看向车窗外的表情有些纠结,冰血突然笑着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难道自己表情的很不讲情面吗。

    也不等南荣全在那纠结完,冰血便开口说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好了。”

    南荣全一愣,随即脸上呈现出一抹喜色,随即连忙点头说道:“好的,多谢冰血大人体谅。”

    “全叔客气了,入乡随俗,应该的。”

    南荣全虽然知道冰血不是那矫情的人,但是拥有如此吓人天赋的少年,说她没有狂傲的心性是绝对没有人相信的,相反他觉得冰血绝对是那种狂傲起来完全没有上限的人。

    所以他刚刚才会纠结到底要不要利用一些权责让马车先行过去。只是没有想到冰血竟然会同意等在这里。

    此时马车所在的地方是一块小空地,四周倒没有人什么人群拥挤。冰血坐在车上有些无趣,便下了马车,慵懒的靠在马车旁边看着前方密密麻麻的人群。

    通常都会有些拍卖会的常客,他们会从另外一条路过来,先将车辆都会停在道路的另外一边,等待步行而来的人们都进去才驾车回到正路进入到拍卖会场内的停车场。

    而有些车辆则是没来得及过到另外一边,此时正被人群夹在道路中间,车辆被挤得来回晃动,偶尔还能听到里面传来的一声声震怒。

    而冰血此时悠闲的站在一旁,满脸淡定的看着前方的热闹,那样子让人看了十分的牙痒痒。

    就在冰血双手环胸,慵懒的靠在车旁看热闹之时,一道苍老却浑厚有力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呵呵,刚刚老夫看到马车以为是南荣城主呢,原来是为漂亮的少年啊。”

    听到这声音,冰血缓缓侧过头,眼皮微微一挑,冷眼看着来到马车旁边的一行人,脸上闪过一抹不耐。

    然而还未等冰血开口,一道极为嚣张的怒喝声突然从那位老者身后响起:“喂,臭小子。我们家主屈尊降贵跟你讲话,你竟然敢用这种态度对我们家主,活的不耐烦了吗。”

    这时冰血身后的马车门帘挑开,南荣全冰冷的声音紧随而来:“在下奉劝中野老家主一句话,冰血大人可是我们家主和大长老的贵宾。阁下让属下说话之前最好先掂量掂量对方的实力,不然惹祸上身,最后可别说别人没有提醒你。”

    南荣全狠戾的看了一眼刚刚开口的那名男子,随即转过头看向冰血,表情顿时变得和善了许多:“大人稍等片刻,在下已经联络家主,稍后便会有人来接我们。”

    “不急,在这晒晒太阳也不错。”冰血微微一笑,丝毫没有理会对面那群人的意思。

    “呵呵!”南荣全忍不住的低头一笑,随即说道:“大人是不急,可是里面的大长老听说大人被困在了外面,可是急得不了了。”

    中野家的人原本对于南荣全的话便惊讶不小,不过在看到南荣全对于冰血的态度后更是震惊不已。

    要知道,整个南荣家能让南荣全如此态度的就只有南荣城主和他口中的大长老而已。

    可是现在他竟然如此对待一个少年,这让他们怎么可能不惊讶。

    不过其中知道一些事情的中野老家主以及他身边的那位中年男子,在看到这样一幕后快速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

    “全护卫严重了。刚刚我家弟子只是因为这位阁下不敬我家家主的态度而不由自主的产生了怒气而已,又何来针对南荣城主和大长老的意思呢。”那中年男子中野忠笑眯眯的看着南荣全,四两拨千斤的话瞬间让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冰血的身上。

    在他看来,这整个君韵城能与他们家老家主平齐而论的只有南荣家的家主与大长老二人而已。至于其他人,在他们家家主面前都必须毕恭毕敬才对。

    然而,此时他却不知道……他所面对的是那个从来不会将任何一个外人放在眼里的狂傲之主。

    只见冰血冷冷的转过头,一双幽深的眼中闪动着刺骨阴寒的冷光,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慵懒邪恶的笑容,其中夹杂着一抹足以让中野家人抓狂的讽刺。

    然而当她说出那句话之后,更是让整个气氛瞬间下降了几十度。

    “不敬!呵!”冰血冷笑一声,脸上的讽刺越发的明显:“这老头有什么资格让本少敬他的啊。他……又是本少的什么人啊。”

    “臭小子,好狂妄的口气,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中野家在这君韵城的地位。”刚刚那名对着冰血叫嚣的男子再次一声怒喝,脚步微微上前,满脸怒气的指着冰血,那眼中好似下一秒他就会飞身上前将冰血碎尸万段一般。

    突然一道清脆的声音从他们身侧传来,虽然霸气不足,但是却十分的响亮,其中还夹着一丝女儿家的英气。

    “哼,那你们中野家也最好在嚣张的之前先摸清别人的底再来乱吠,免得到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大小姐。”南荣全脸色一喜,连忙转过头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道靓丽的身影带着一队人快速穿过人群向着他们快步走来。

    “南荣香,你父亲就是这样教你如此尊敬长辈的。”中野老家主脸色难看的看着快步走来的南荣香,眼中闪动着狠辣的光芒。

    “哼,中野家主是不是年纪大了,老糊涂了。我南荣香所尊敬的长辈可都在南荣家了,什么时候你们中野家也要开始随我南荣姓了不成。”南荣香丝毫不惯病,满脸不屑的讽刺了过去,那语气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一击毙命,下口快狠准。

    冰血淡笑的看着直接挡在了自己身前的少女,眼中闪过一抹欣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