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拍卖前期的疯狂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君韵拍卖会的宣传力度果然如想象般强大,在拍卖会即将拍卖极品神王器的消息一传出之后,如同一阵狂风一般瞬间席卷了整个君韵城的每一个角落,顿时整个君韵城彻底沸腾了起来。

    那些平时很少出现在大街上的各大势力家族,在这条消息传出来之后,一个一个的冒了出来。

    其实他们原本便已经来到了君韵城内,只是每个人都还出一个观望的状态,只不过在君韵拍卖会所要拍卖的物品竟然是三件绝无仅有的极品神王器这一消息传出之后,每个家族势力,无论大小都纷纷派出人前往君韵拍卖会探听消息。

    只不过拍卖会的规章森严,无论他们如何探听,甚至是花钱都没有探听到任何一点消息透露出来,这下更加激发了这些人的好奇心。

    与此同时,这些大势力家族纷纷拿出手中的一些房产和珍品拿出来贩卖,以便换取大量现金。

    其实无论是本地的家族还是外来参加拍卖会的家族都已经提前准备好了大量现金以供这次拍卖会上使用。不过在听到极品神王器之时,他们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向往,一时间整个市场上的现金大量流通,以至于让整个君韵城的城市陷入了一阵短时间的混乱场面。

    虽然他们还没能得到这神王器的任何消息,甚至不知道种类和属性。但是就淡淡凭借着这神王器三个字就足以让他们疯狂了。

    其实,神王器在高阶神器当中还只属于是几分低阶的幻器,但是贵就贵在当今世界中的神器的稀缺,已经不是十年万年那般神王、神帝器满街都是的世界了。

    随着空间的灵气密度越发的稀疏,人类的等级也跟着下降。经过了十几万的转变,人类的精神力比灵力下降的还要严重,精神力提升也越发的缓慢,跟十几万年前那种精神力会随着人类等级每一次的晋级而提升的现象已经完全没有了,有的天赋较好的人类,三次到五次的晋级能提升一点点精神力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整个浑天大陆内炼器师、炼药师越发稀少,高等级的炼器师、炼药师更是少的如同即将灭绝的高等魔兽一般珍贵稀有。

    而幻器的品级也随着炼器师的精神力不够也越来越弱,能炼制出高品幻器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更何况是极品幻器,那更是少之又少,顶多是那些十几万年前遗留下来的珍贵无比的幻器。然而这样的幻器通常都是被那些有着十年万年底蕴的古老家族所拥有。

    所以,这次让这些家族势力所疯狂的不仅仅是因为这难的的神王器,毕竟神王器虽然珍贵,但并不是特别高级的幻器,想要得到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但是贵就贵在这极品二字,乃是万中难求一的存在。

    君韵拍卖会每次开启都会在前一天的傍晚开始售票,主要原因便是担心第二天临时售票的话会照成场面混乱拥挤。

    而当拍卖会即将开始的前一天的旁晚,君韵拍卖行设立在城内的售票点刚刚打开门之时,门前已经站了两排看不到头的长龙,可见这些人对于这极品神王器的热衷程度。

    可想而知,在售票开始的那么一小会的功法,所有的入场票已经被一抢而空,那些晚到的基本上上已经可以干瞪眼了,要知道排在前面的那些人可都是天还未亮就已经守在了门口等待着售票处开门。当然那些专门赚小便宜的人是无论在什么样的时空都会存在的。而在这样的场景下,这样的人被俗称为票贩子,至于那些没有买到票的人能否从那些票贩子手中拿到票就不是君韵拍卖行所负责的事情了。

    这其中还有一些十分庞大的势力家族自然不需要去排队买票,他们都已经在收到君韵拍卖行所送出的邀请卡的同时得到了入场票。

    其实这样疯狂的情况丝毫不会让人意外,毕竟无论是君韵城还是距离君韵城较进的几座一线城市又或是平原已经几千年没有出现过极品神器了,更何况还是极品神王器,在这样的一个机会下没有一个家族、势力会想要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就算得不到,哪怕是看上一眼也无憾了。

    君韵拍卖行属于南荣家的产业势力,估计看到这样的场景,南荣家族都会笑的合不拢嘴了。

    只不过,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那个造成如此大的轰动的主角此时却淡定如初的额在房间内睡着大觉。

    也不知道为什么,打从冰血从亡魂之都出来后,便特别喜欢睡觉。与之前那个晚上基本上都是在打坐修炼的她来说截然不同。

    反正就算是睡觉她的身体也会在自动吸收着空气中的元素,只不过相比打坐冥想来的稍稍慢那么一点点而已。

    当然了,对于售票处的情形她根本就不知道,因为她从拍卖会回到酒店后就没有再出过门,只不过就算她知道了,相信她也不过是微微惊讶那么一下下,当然惊讶的也只不过是人们的态度而已,至于这样轰动所造成的金钱效果估计她根本就不会在意,毕竟她无论是在现代还是异世对于金钱的感念永远都是零。

    这段时间,她略微的看了一眼魔幻殿堂内升级之后出现的一本关于浑天大陆修炼的书籍。

    上面出现了许多她从未涉及过的领域,原来修炼的提升不仅仅在于灵力厚度和等级大小,还有元素的提升和灵魂的领悟。

    只是关于这些新的领域,她还没有参透,甚至还没有摸到一点门路。在研究无果之后,她还是选择将书收了起来,过后再寻找参透的机会,毕竟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了,反而会死得其所,烫伤了自己。

    明天便是拍卖会正式开始的日子,这天晚上整个君韵城内都十分的热闹,不仅仅是明面上的,还有暗地里的。

    冰血在从君韵拍卖会回到酒店的路上都没有隐藏行踪,而是选择大大方方的在街道上走回来的。

    所以那些隐藏在君韵拍卖行四周的那些眼线都看得清清楚楚,其中还有许多条黑影尾随她到了酒店,这些她都一清二楚,只是没有去理会而已,更确切的说她是故意的。

    故意告知那些人自己的住所行踪。

    想必那些人都已经看到南荣全对于自己那般恭敬的态度,甚至在拍卖会还未开始前便十分顺利的进入到了外人不得进入的拍卖行。估计现在已经有许多人在背后议论着她的身份。

    要知道南荣全在南荣家的地位十分高,就连那些直系子弟见到他都会称呼一声全叔,那不仅仅是个代号,还有对于他的尊敬。

    每个人都知道南荣全在南荣世家表面上是一名下人,其实南荣家的每一个人都从未当他是下人看待过。

    而能让南荣全如此敬重的一个人,自然引起了那些时刻关注南荣世家的几个势力家族有所关注,更重要的是此人看起来还如此的年轻。

    冰血此时就算是坐在客厅内,都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门外以及窗户外面的那些身影。冷冷的一笑,并没有多加理会,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窗外对面的房梁,眼中闪过一抹不屑。

    然而就在此时,冰血所在房间内的对面的那栋建筑物的房顶之上,两名隐匿在暗处正时刻观察着冰血一举一动的人突然浑身一抖,周身泛起一股寒意。

    “你……刚刚感受到了吗?”黑影一对着身边的黑影二疑惑的说道。

    “你也……发现了。”黑影二僵硬的转过头看着身边的同伴,面具下的脸闪过一抹诧异。

    黑影一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接着无声的说道:“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发现我们。”

    “但……这是事实,她确实发现我们了。我刚刚很明显的看她的双眼中看到的……看到的轻蔑不屑的目光。”黑影二额头不由自主的滑下了一滴冷汗,背后的衣服此时已经完全湿透了。

    黑影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僵硬的动了动嘴角,刚要开口讲话,突然那双紧盯着前方的眼睛突然瞪大,眼中闪过一抹惊恐的神情。

    黑影二在看到黑影一如此神情之后,本能的转过头看向冰血所在的那所酒店方向,顿时呼吸一紧。

    只见那扇原本紧闭的窗户被一双纤细的小手缓缓打开,里面之人双臂环胸支在窗沿上,绝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阴森而邪魅的笑容,清脆的声音在这寂静的深夜中格外的响亮而……阴冷。

    “二位这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到本少窗户对面所为何事,难道二位有夜半偷窥的习惯。”

    冰血冷笑的看着对方的那两个人,虽然在正常看来对面是一片漆黑的,跟本连半个人影都看不到,但是冰血却清清楚楚的看到房檐下方的横木上方正躺着两个一身黑色夜行衣的两个人。

    两个黑衣人长大嘴巴,愣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冰血轻叹一口气,慵懒的靠在窗边,阴森森的说道:“看来本少是猜对了,只不过……本少很讨厌这么被人盯着呢。”

    刚刚说完,单手一挥,一片冰蓝色细小光芒在半空中闪现,下一秒向着对面无情射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