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你那不过是个垃圾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浑天大陆与浩瀚大陆和幻景地域大不相同,这里强者辈出,人口无数,势力更是错综复杂,整个大陆蕴含着几十万年的沉淀。各个大小家族多不胜数,随便一个城镇平原内都能找出传承了几十万年的古老家族。

    这些势力彼此牵连,其中的关系更是十分复杂,相互至之前互相牵制,互相依靠。想要拉拢十分的困难,更加不能将对方绝对覆灭。所以即便那个城市中拥有城主这个职位存在,也无法将那个城镇完全统一。

    除非那个城主便是整个城镇的最强之人。

    而这君韵城便是这么多城镇中特殊的一个。

    南荣世家的底蕴十分的厚重,是一个实实在在拥有着几几万年传承的大家族,虽然比不上那些拥有十几万年传承的大势力家族庞大,但在这几万年来,那些拥有着十几万年传承的老家族大多选择了隐世之后,像是南荣世家这样的家族慢慢的在大陆中崭露头角。

    至于光明神殿,虽然冰血此时还没有证明探听过这个实力在浑天大陆的地位,但是就算光凭想象也知道那是一个绝对强大的存在。

    据说光明神殿在浑天大陆成立最初便已经存在了,这里的光明神殿更加的神秘而强大,是浩瀚大陆内的光明神殿是完全无法比拟的。

    想要前往光明神殿找寻母亲,那么就要拥有足以和光明神殿抗衡的实力。

    虽然这个想法看起来十分的荒唐,在外人眼里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存在。

    但是冰血却丝毫没有放弃的念头。

    她会去慢慢的收集自己的势力,用自己所有能用的一切,她一定会将母亲从光明神殿内带出来。

    而此时首要的任务不仅仅是提升自身的能力,还有便是拉拢能为自己所用的势力。

    俗话说蚁多咬死象。

    就算光芒神殿强如巨象,她也会带领着自己的众多势力一口一口的咬死它。

    冰血走在酒店的一楼大厅内,一阵轻微的吵杂声从大厅的一处高台内响起,那是一个独立的半开放空间,里面只有在边缘放了一张圆形茶几,再无其他任何桌椅,不像是用餐品茶的地方。

    带着几分好奇的心思缓缓的走了过去,越过红木栏杆,看到那个中庭高台上正围着一群人,而每个人的脸色带着几分兴奋热血的表情。

    这样的情形更加激起冰血想要去一探究竟的心思。

    穿过红木栏杆,里面嘈杂的议论声听得越发清晰。

    “快看,后天君韵拍卖行又开始了。”

    “是啊,也不知道这次南荣家族会推出什么样的宝贝来拍卖。”

    “现在应该还不能定下来,你们忘记了拍卖的前三天,南荣家族会开始对外接受一些拍卖物,不过据说君韵拍卖会所接受的拍卖物门槛很高,想必这次我们君韵城又会轰动一次了。”

    “是啊,这君韵拍卖行一年才开展一次,难怪这几天我们城里来了这么多人。”

    听到他们的谈论声,冰血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还真是来的好不如来得巧了。

    此时无需在往前挤了,冰血毫不犹豫的转过身向着房间走去。

    原本她是可以利用在城外见到的那些南荣家子弟的关系而接近南荣世家的,不过效果却并没有自己想要的那么好。所以她才会提前进入城内来等待时机。

    现在看来,这时机已经到了。

    在房间之前,她特别找来酒店服务员询问了一下君韵拍卖行的事情。

    原来这君韵拍卖行正是南荣世家举办的。

    君韵城拍卖行每一年举办一次,而这一年当中南荣世家会派出子弟前往大陆各处去收集所要拍卖的珍宝。

    而在拍卖会举办的前三天开门迎接那些想要拍卖物品的商家,前十天广发拍卖邀请函出去,邀请各大世家前来参加拍卖会。

    而这三天的时间正是君韵城内最为热闹的时候。

    而且,这君韵拍卖会虽然是一年举办一次,但是时间却从来不固定,有的时候是年初、有的时候是年末、有的时候是年中。所以想要参加君韵城的拍卖会,只有在前十天发出通知,能赶来的便可以参加,赶不来的那么就只能说声“可惜”了。

    当然,能被南荣家族搬上拍卖台来拍卖的物品必定是难得一见的珍宝。所以通常每一年都会有人想法设法探听出这一年的拍卖时间好提早往君韵城内赶。

    在打听好君韵拍卖行的具体地址之后,冰血便进入到了房间内,整整两天的时间,她都未曾踏出过房门半步,就连食物都没有让服务生送过。

    直到第三天的早晨,冰血所在的房间大门才缓缓打开,一身冰蓝色长袍在阳光下显得各位耀眼。

    这次出门,她难道穿了一件紫色衣服以外的颜色。冰蓝色的长袍显得她更加的白皙高挑。

    没有了紫色的沉重,多了几分活力,不过却更加多了几分寒气。

    君韵拍卖行就在城主府的旁边,两者相差不过十米。是一栋三层白色建筑物,白色雕花房檐,四个角落雕刻着一只展翅而飞的雄鹰,让这座看起是十分典雅高端的白色独栋别墅增添了一丝雄霸的气势。

    此时还未到拍卖时间,所以拍卖行为没有对外敞开大门,不过神识未动,便可以知道拍卖行四周的暗处的几个点已经蹲了不少人。

    冰血冷冷的站在拍卖行的大门前,对着四周投射而来的那些视线视若无睹,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抹冷傲。

    幽深的双眸中带着几分慵懒的邪魅,突然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就这样站在原地,丝毫没有前去敲门的打算,好似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突然一阵马蹄声从左边的街道传来,随即一道魁梧的身影驾着一匹高大漂亮的马兽出现在了君韵拍卖行的左侧。

    随即一声惊呼在这较为安静的街道之上响起:“大人,真的是您。”

    冰血淡然的转过头,看着来人轻轻的点了点头:“好巧,原来是南荣全阁下。”

    南荣全满脸惊喜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冰血,脸上的笑容灿烂的让人惊奇,未到门口便翻身下马,几个大步来到了冰血的面前,眼中满是兴奋之情。

    “原来大人还记得在下,全深感荣幸。”

    冰血淡淡的一笑,眼中带着浓浓的疏离,不过这些南荣全并不在意,虽然说他与冰血之间的相处十分的少,可以说他们之间说过的话用一只手的手指都能数的过来,但是以他的阅历来看,眼前的这位少年绝对是那种冷漠冷情之人,除非是对待自己认可的人才会出现一点热络的神情。所以此时就算冰血冷漠以待,那也死十分正常的事情。

    南荣全恭敬的双拳拱手,对着冰血点了点头,情绪也镇定了许多,微微一笑,语气中带着几分恭敬:“不知大人在此时为何,如果想要参加拍卖会的话,在下这里更好有一张邀请函,还望大人不要嫌弃。”

    在南荣全看来,能在冰血这个年龄便拥有如此惊人实力的少年背后必定有着一个十分庞大的家族支撑,不然怎么可能养成如此惊人的天赋。

    加上冰血一身贵族气质,言谈举止中尽显高贵尊荣,很难想象这样的绝世天才到底是出至怎样的地方。

    “我两天前听说这里即将开展一次盛大拍卖,手中正好有几样拍卖物,所以想来看看拍卖会是否还收。”

    南荣全一听冰血的话,顿时一愣,随即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自然,自然!大人这边请。”

    冰血淡淡的点了点头,跟着南荣全向着拍卖场走去,而就在他们进门的一瞬间,冰血微微侧过头,看着身后的几个方向,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就在刚刚竟然有十几道身影在暗处消失,想必是向他们背后的主子报告去了。

    这样也好,她要的就是这样惊人又让那些人不敢轻易乱动的效果。

    南荣全带着冰血直接越过设在一楼的鉴宝室,而是直接上了三楼内的一个看似办公室的房间。

    一进门便传来了一阵淡淡的清香,其中还夹杂着一股幻器独有的玄铁香气。

    冰血走在南荣全的身侧,淡淡的扫了一圈房间内的布置,眼中闪过一抹了然。

    房间内的装潢带着一股古色古香的味道,巨大的落地窗使用一种独特的晶石所闯,十分的坚硬,且透光度十分的好。是一种外界无法看到室内,而室内可以清楚的看见外面一景一物的晶石,这种晶石的造价可是十分的昂贵,这一点不仅仅体现了南荣世家的底蕴,更加体现了这个房间的重要性。

    而房间的另外两边墙壁竖立着两排类似货架一般的红木架子,上面摆满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盒子,冰血没有阿蒙的比蒙金眼自然看不穿里面所放之物,但是隐隐约约中却可以猜得出里面的物品必定都是用来拍卖的珍宝。

    可是这些东西却没有放在指定仓库,而且正大光明的放在这个房间内,想必这个房间对于这个会场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

    而南荣全既然能直接带自己来这里,想必也是一种示好的行为。

    房间的正中央放着一张古木长桌,四周摆放着一张张华丽而带几分庄严气势的古木椅子。

    在桌案的最顶头的大椅子上正坐着一名穿着简单,但是气势却十分惊人的老者。

    老者分明已经知道有人进来了,可是却没有抬头依然全神贯注的看着面前的那枚丹药,表情带着几分探究的神情。

    南荣全轻手轻脚的走到老者的身边,轻轻弯下腰,刚要开口讲话,一道清脆的声音瞬间打破了房间内的沉默气息。

    “那是一枚腐骨穿心丸,只要肌肤略沾半分,12个时辰烂肉见骨,24个时辰毒血攻心,原本是应该无药可救的。不过这枚腐骨穿心丸却是一枚劣质的毒药,只要在十个时辰以内以银针封锁周身各大穴,找到腐骨草的半生草药,清血草便可以解毒了。”

    清脆的声音听起来带着几分冷意和淡漠,好似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话十分的稀疏平常。

    但是这句话听在老者的耳中却如同一击晴天霹雳般五雷轰顶,阵的他浑身酥麻,浑身僵硬的抬起头看着冰血,瞪着一双溜圆的眼睛,眼中满是震惊。

    而最为亮眼的便是老者那只即将触摸到那枚丹药的手,此时正僵硬的悬在丹药上方,隐隐约约中可以看到那只手正在微微的发出颤抖。

    “你……你怎么知道?”颤抖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不过却不难听,应该是长时间不开口讲话所致,并不是其他什么原因,所以听起来还算舒坦。

    冰血冷冷的看了一眼老者面前的那枚在她看来完全是垃圾一样的毒药,眼中闪过一抹不屑的神情。

    随即什么话都没说,抬手一挥,一枚黑色丹药突然凭空出现在半空中,顺势向着老者飞去。

    老者想都没想,出于本能快速出手一把握住了那枚飞来的黑色丹药,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低头仔细的看着手中那枚比正常丹药小了差不多五倍的小丹药,仔细的闻了闻,没有闻到一丝味道,眼中的疑惑更加的浓郁。这枚好像丹药的东西,竟然没有正常丹药的丹香,不仅仅小,而且外表好像镀了一层透明薄膜一般,十分的光滑。

    与其说它是丹药,不如说是黑色糖豆来的更加贴切。

    不过因为冰血一下子就说出了自己面前那枚丹药的名字,此时老者也不敢轻易开口给自己手中这个看似糖豆一样的东西下结论。

    而是抬起头,静静的看着冰血,脸上充满了好奇的神情。

    就连南荣全也是满脸奇异的看着冰血,等待着她的解释,此时他已经无力在去猜想冰血为何会知道老者面前那枚丹药到底是什么东西,更加无力去猜测冰血丢过来的那个小药丸似的东西是什么了。

    因为,他的脑子里已经在刚刚的一瞬间变得十分混乱了。

    冰血扬了扬头,目光扫了一眼老者手中的小药丸,随即开口说道:“这枚才是真正的腐骨穿心丸。”

    “什么!”一声惊呼,不等冰血把话说完,老者顿时一高蹦起,随手将手中的黑色小药丸给丢了出去。

    而腐骨穿心丸飞向的方向,正式冰血这边。

    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抬手一挥,那枚飞在半空中的腐骨穿心丸顿时被一道无形之力勾了过去,最后飞入冰血的手中。

    “大人!”南荣全一看,顿时一惊:“那东西不能碰啊。”

    冰血看着南荣全的双眼,那眼中的关心十分的真切,冰冷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无碍,这东西现在还伤不到人。”

    “伤不到人?”老者一愣,随即满脸狐疑的看着冰血,长长胡须一抖一抖的,随即疑惑的说道:“怎么可能!你这小娃是不是想坑老头。你刚刚不是说这是腐骨穿心丸吗。你以为老夫不知道,这腐骨穿心丸只要肌肤略沾半分,便会中毒。什么叫肌肤略沾,那可是只要身上的任何一点肌肤碰到一点便会中毒的,你还告诉老头那东西伤不到人,怎么可能!”

    “对啊,对啊。刚刚大人您可是说了呢,还是小……小心一点比较好!”南荣全满脸忐忑的看着冰血手中的那枚黑色小药丸,心中七上八下的。

    冰血无奈的笑了笑,看着眼前那吹胡子瞪眼的老头,轻声说道:“这虽然是腐骨穿心丸,但是我在炼制的时候特意在它的外层包裹了一层透明薄膜,这种薄膜使用一种特殊的草药液体炼制而成的,不仅不会折损药效,还可以防止药效散发,只要没有破了这层薄膜,药力就不会留散出来,又怎么会伤到人。”

    那清脆的声音说的极其风轻云淡,好似口中的这种技能十分稀疏平常,丝毫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然而却让听到的两个人震撼当场。

    特别是懂得一些炼制丹药方法的老者,更是瞪大了一双眼睛,震惊的看着冰血,眼神越发的狂热。

    “你说……这是你炼制的。”

    “没错!”冰血淡然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觉得自己会炼制这样的丹药有什么吓人的地方,随即接着说道:“这枚腐骨穿心丸的品阶为极品上乘,比你那破东西好了不知道多少。只要用灵力轻轻破开这层薄膜,中毒者不仅仅会在七个消失内烂肉见骨,三个小时内毒血攻心,而且天下间无药可救,毫无弊端。”

    “竟然攻破了腐骨穿心丸的弊端。”老者深吸一口气,满脸狂人的看着冰血手中的那枚黑色小药丸,颤颤抖抖的说道:“那么……你说的那个薄膜和缩小丹药却不失药效的方法是……是谁教给你的。”

    老者终于问到了点子上。

    冰血自然不可能告诉她,这些都是自己研制出来的。

    毕竟此时自己所显露的已经够多了,毕竟树大招风,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她还不清楚,而且自己与南荣家还未建立任何信任,很难不引来嫉恨。到时候可就得不偿失了。

    心神一动,微微开口说道:“这些都是在下师父所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