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四章〕吵死了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宽敞的大路,足够十两大马车并排通过,一边耸立着并排生长的白松树,笔直耸立,婷婷向上。另外一边是半人高的草丛,绿意葱葱,盎然勃勃。

    白松树之后是一片绿意盎然的树林,偶尔传出一声不知名的鸟叫,显得一片生机勃勃。

    而此时,一支队伍正浩浩荡荡的走在这条大路之上,这是一支规模不小的护卫队,队伍井然有序,训练有素的行进着。而在队伍的中央一亮简单而又不失华丽的兽车行驶在中间,车身是有价值不菲的矿石所创,拉车的是四只速度极快,防御力颇高的风属性魔兽赤风马。能用得起赤风马而且还是一用就是四只的主人,想必背后的势力绝对不小。

    而此时的他们所去的方向正是浑天大陆一线城镇之一的君韵城。

    拉着马车的四品赤风马,是四匹七阶魔兽。在家畜当中已经算得上是难道高的等级,毕竟这样的魔兽是无法参加战斗的,只能为危机之时本能的展出本体技能风系防御阵。而且像是这样的家畜没有通过正规的驯兽师驯化,而是被一种称之为驯兽者的人为驯服的,这种驯兽的手法以及完全抹杀了魔兽本身的战斗力。别看驯兽师与驯兽者之间只是一字之差,两者之间的含义却有着千差万别。

    一个可以是通过特殊的驯兽法将魔兽的精神平台压制,从而让魔兽可以跟人类契约,最后帮助人类战斗,而魔兽本身的战斗力和灵智得不到任何损害。

    而另外一种则是通过一些驯兽手法将印记打入魔兽的精神灵台,将灵台毁去。这样魔兽便会失去全部的战斗力,精神力也会受到十分严重的损害,日后更没有了在晋级的可能,只能充当家畜来用。

    大部分的家族中都会有一些这样的家畜魔兽,这些魔兽都是从家畜市场内买来的。不过,家畜市场内销售最多的不过是一些毫无灵智,而且容易驯化的灵兽,好一点的就是一些三级一下的魔兽。

    能用得起三级以上,甚至五级以上的魔兽的家族,都是一些地方内的一品家族。

    所以,那辆能一下子用得起四匹七阶赤风马的人,必定是来之大家族中的人,不仅如此就连一些侍卫一个个都骑着一匹一星到三星不止的灵兽黑鬃马,这样的手笔可不是一般家族能出的起的。

    七阶赤风马虽然灵台损坏,但是因为等级高,灵智虽无却依然十分的通性。一帮情况下是不需要人驾驭,便可自行驾着马上前行。

    马车的一旁守护着一身骑士装的中年男子,身下骑着的同样是一匹赤风马,只不过等级却比驾车的那四只少了三阶。

    男子一双虎目警惕的看着前方,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一股铮铮铁骨之势,一身凌人之气,看的出实力不凡。这时,骑士男子微微弯下腰,对着马车沉声到:“少爷,我们现在已经离君韵城不远了,要不要下车休息一下,派人先行一步,先去城中通报一声。”

    中年男子说完,城内沉默了几秒钟,随即传来一道略显虚弱的声音,听声音,城内做的男子年岁应该不大。

    “好,先找个阴凉的地方休息一下吧。至于通报的事情,就麻烦全叔去安排了。”

    中年男子冷硬的脸上缓缓露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容,会意的点了点头:“少爷不必客气,属下这就安排。”

    中年男子说完,便直起身对着四周的众人沉声说道:“到前面的山坡休息一下,另外你们两个先行一步去城中通报一声。”

    “是,全爷!”被指名的两名侍卫恭敬的点了点头,随即在身下的灵兽黑鬃马的屁股上轻轻一拍,向着前方喷跑而去。

    虽然不出一日,队伍就可以进入君韵城。但是此时烈日高照,正是一天当中最热的时辰,即使这一对人当中每一个都是修行者,在这样的天气下依然会吃不消,更何况一路上每个人都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惕,精神集中的状态,赶了这么多天路,早就十分困乏了。

    在听到可以休息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抹愉悦的神情。

    之前因为路途遥远,路上又十分的危险,所以他们不敢多做停留。这眼看着就要到家门口了,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休息一下再上路了。

    对于很快便来到了中年男子所指的小山丘上,寻了一处比较好放松的阴凉之处,一队人这才坐在来休息。

    只是在马车上的人还没有来得及走出马车只是,一听那中年男子一声厉吼,原本有些放松的表情瞬间一变,神情严肃,单手伸向背后,“唰”的一声,反应极为快速的抽出了背后的重剑,狠戾的看着前方。

    与此同时,在中年男子一声厉吼之后,刚刚下马的侍卫们纷纷拔出自己的武器,以马车为中心,快速将马车围了起来,严正以待的看着前方,表情异常凝重。

    “全叔,出了什么事?”中年男子的声音惊动了马上上的人,刚刚那道向着马车边缘走动的声音也随之消失,换来了一句略带了一丝紧张的声音。

    “好像有人快速向着我们这边过来。”中年男子眉头微微一皱,眼中闪过一抹狠戾。随即微微侧过头对着车内的人说道:“少爷好好在马车内坐着,不用担心,外面有我们在。”

    “难道又是中野家族的那些人!哼……小小的一个中野家族真是跟天借了胆子,竟然连我们少爷的注意都敢打,简直自寻死路。”中年男子身边的一名长相较为年轻,跟中年男子有着几分相似的青年男子,一手握着一把利剑,警惕着站在中年男子身边,眼中闪动着怒气。

    “这都快到家门口了,他们还想来,当真是不把我们君韵城放在眼里。”年轻男子身边的另外一名较为秀气的少年恶狠狠的瞪着一双眼睛,咬牙切齿的低吼道。

    “你们两个给我消停点,记住,一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保护好少爷。必要的时候先带少爷离开,只要到了君韵城,少爷就安全了。”

    中年男子看着身边的两名青年,表情严肃的嘱咐道,其中全部都是对于他口中少年安全的注重。可见他是多么看重车内的人。

    “是,爹!”两名青年同时点头,脸上一片认真,丝毫不觉得自己爹爹如此看重另外一个人,却让身为他儿子的兄弟俩用生命去保护有什么不对。

    就在此时,马车的车门突然被推开,一道水蓝色的身影从车上跳了下来,一声水蓝色长袍,外表也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身形比一般少年清瘦许多,俊美的脸上带着几分病态的苍白,双唇也不是正常人的红色而且带着几分青紫,虽然如此,依旧可以看的出少年的俊美和那一身出身于大家族中才有的贵族之气。

    少年快速跑到了中年男子的身边,有些愤愤的说道:“全叔,我不要离开。我要跟着兄弟们一同进退,我身为南荣少爷,怎么可能丢下你们不管。”

    “少爷,不可任性。”南荣全有些无奈的看着少年,语气虽然听起来十分的强硬其中却包含了许多的宠溺。

    就在此时,一道沙哑的声音破空而来,带着一股强硬的势压向着南荣全这一行人扑面而来。

    “嘎嘎嘎,南荣小鬼好大的口气,不用急,老子这就送你们这群好兄弟一起上路。”

    沙哑的声音犹如被掐住脖子的鸭子,刺耳又难听,程度足以让听得到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然而此时山坡上的一行人却没有心思去考虑着声音有多难听,一个个脸色铁青,眼中带着满满的震惊。

    “中野家竟然派出了一剑混沌法神中野良。”南荣全瞪着一双虎目,紧紧的握着手中的重剑,眼中闪过一抹决绝。

    “源儿、昌儿,一会我们拦住中野良,你们两个带着少爷骑马快跑。”

    南荣源、南荣昌瞬间明白了自己父亲的意思,他们这是要牺牲自己,好护他们离开。虽然心中十万个不愿意,可是他们必须要护着少爷回去才行,这是他们身为骑士的责任,是他们用一切去守护的责任。

    “是,父亲!”两子咬牙点头,眼中闪过一抹悲痛。

    “不可,我不走!”南荣沧琦狠狠的摇了摇头,双手快速抓住南荣全的衣袖,皱着眉头说道:“全叔,你们打不过那中野良,他可是一名一剑混沌高手,你们把我交给他吧。”

    “少爷!”南荣全满脸坚定的转过头看向南荣沧琦,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们身为南荣家的骑士,就算是死都不会让敌人伤害你一丝一毫。”

    南荣沧琦心中一痛,转过头看了一眼那一张张满脸坚韧的脸,手却抓的更紧了。

    就在此时,那沙哑难听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比之前更加的近了:“嘎嘎嘎,不用争了,今日你们都要死,嘎嘎嘎嘎!”

    空气中的势压越来越重,除了南荣全和他身边的另外几名侍卫以外的人,脸色都变得更加难看。

    突然一道灰色身影出现在远处的森林,犹如一道闪电一般向着南荣沧琦等人而来。

    那到黑色身影眨眼间已经来到了队伍前方不过五十米的地方,待道南荣沧琦面前不过瞬息之间。

    “保……”

    然而在南荣全的话还没喊出之时,一道带着几分慵懒邪魅的声音突然从众人的头顶响起,瞬间让所有人愣在了原地。

    “吵死了。”

    ------题外话------

    额……那是谁呢!

    额……好吧,其实大家都知道了!嘿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