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二章〕我回来了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男子原本是想召唤女仆前来为冰血清洗一下身子再换身衣服,不过他在下一秒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敢保证,即使冰血现在已经晕过去了,单手一旦满是陌生气息的女仆接近她,绝对会在还没有碰到她之前便会被她杀死。

    不需要问他为何这般确定,因为他知道这个孩子的自我保护的警觉性已经深入了灵魂当中。

    无奈的叹了口气,最好只好放弃将冰血整理干净的想法,弯下腰在灵幻满是警告的目光中将冰血轻柔的抱了起来,随即走向大床。

    “吱吱!”灵幻在冰血躺倒床上之后瞬间跳到了冰血的头边,满眼警惕的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身上发出危险的气息。

    “咦!”男子惊讶的看着那只还没有自己手掌大的彩色小鸟,随即微微一笑,“你放心吧,我是不会伤害她的。相反如同有想要伤害的她的人出现,我一定会让那个人拥坠地狱。”

    灵幻的灵智可不是一般魔兽可以比拟的,自然看出了男子眼中的认真,但是眼中的警惕却没有收起,只是敌意缓缓的消失不见。

    男子看着冰血脸上的伤疤轻叹一口气:“爷爷还真是狠心,竟然将你带到了这里。明明等级还那么低却一个人拼命的走到了这里,真不知道你的能力到底无限到了什么地步。努力成长吧,我会在那个地方等着你来,总有一天我们会以一种你想象不到的身份见面的。希望你不要连我也怨上才好,那样我可是会伤心的。好好睡吧,你安全了。”

    男子轻柔的声音好似带着魔力一般,让原本紧皱着眉头的冰血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即使那张容颜被一道狰狞的伤疤破坏,但是在男子眼中床上的人儿依然是万物中最美丽的存在。宠溺的一笑,男子的身形满满的变得虚无,最后消失不见。

    在男子的气息完全消失在房间内后,灵幻这才满满的放松了下来,窝在冰血的枕边,眼中却始终没有闭上,依旧警惕的看着四周,生怕再有什么陌生人出现。

    整整五天的时间,冰血都没有睁开眼睛过。

    契约之力在这片空间内被完全屏蔽,即使灵幻是在这里与冰血契约的,依然无法感受到冰血此时的状况。五天的时间,让灵幻越发的焦急,但是却不忍心去叫醒冰血,它知道冰血太累了。强撑了这么久,她最需要的就是好好休息。

    就在第六天的早上,太阳刚刚地平线上升起之时,床上的人儿终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吱吱!”始终盯着冰血不放的灵幻在看到那双紧闭了整整五天终于睁开的双眼,顿时心中一片欣喜,想都不想的扑了过去,银铃般的鸟鸣带着欢快的语调,在这硕大的房间内响起。

    “灵幻!”冰血微微一笑,提起有些僵硬的手轻柔的揉了揉灵幻的羽毛。

    耗损的体力已经完全恢复,整个人恢复了精神,那双如星辰般的明亮的眼眸再次晶莹璀璨,十分的耀眼。

    缓缓地坐起身,怀中抱着娇小的灵幻,环顾四周,记忆满满回笼。

    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疑惑:她……怎么跑到床上来的。

    低头看了一眼手掌大小的灵幻,冰血无奈的摇了摇头,难不成是灵幻恢复本体将她包起来的。估计这房间应该不够大吧。

    “主人,是一个气息十分可怕古怪的男子抱您到床上的。”读懂了冰血的疑惑,灵幻仰着小脑袋清脆的声音在冰血的脑海中响起。

    “男子?”冰血双眉一挑,不解的看着灵幻。

    这里的人还有那么善良的,竟然没有杀了她。

    “是人类?”冰血接着问道。

    灵幻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不是,灵幻可以感觉得到他不是人类,但是灵幻看不出他的品种。”

    “不是人类!”冰血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更加的疑惑。

    不是人类,那是魔兽?妖兽?

    不管是什么,他怎么会如同出现在这里,不仅没有伤害自己,反倒帮助自己来到这里床上休息。

    这五天来,她睡得十分安稳,在没有感受到任何危险的情况,所以她才没有醒过来。毕竟她已经将近一年没有睡过觉了,如果不是体内还有斗气和魔气支撑着,她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不过,就算她体内的精神力被封锁,无法驱动神识探索这栋宫殿,但是魔族明锐的嗅觉却是正常的,明明她在进来的时候没有闻到任何生物的气息,那么那个男子从哪里冒出来的啊。

    而且……他到底是谁?

    宫殿的主人吗?

    抬起头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再闭上眼睛略微的感受了一下二楼的情况,即使无法像神识那样可以清楚的看到二楼的每个角落,但是却可以察觉出二楼是否生物的存在。

    经过了整整三分钟的反复查探,冰血已经可以确认二楼除了她和灵幻再无其他生物。

    来到地上,看着自己一身狼狈的样子,身上的伤痕已经愈合,即使留下许多狰狞的伤疤,但是已经不严重了。

    这些疤痕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一次药浴或者直接即可愈容丹就搞定的事情,所以冰血丝毫不担心。

    现在最要的是事情就是,找到传送门离开这个鬼地方。

    冰血抱着灵幻,转过头看了一眼窗外的花园,再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虽然她宝贝真的很多,但是看着那一大园子的珍贵草药和神果,这个时候的她也只能放弃了。她根本没有地方颗移植那些东西,如果都拔下来的话,单凭着自己手中的那个抢来的破戒指根本就是浪费。

    最后,只好在心流着血的情况下,打开的房门。

    然而更让她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冰血打开房门的一瞬间,一个跟她来的时候一模一样的黑色旋涡出现在了房门外,而原本二楼的情景一点都看不见了。

    而就在她下意识的想要退后之时,身体瞬间被吸入到了黑色旋涡中,紧接着迎来的便是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

    在房门关上的一瞬间,一声清脆的咒骂声从里面传来:“该死的地方,该死的旋涡,该死的臭老头!”

    “砰!”房门关闭,整个房间内再次恢复了平静。

    在浑天大陆的某条寂静无人的山路上,原本四周一片宁静,微风徐徐,清爽和温暖。突然一阵阴冷的劲风袭来,吹动着四周树叶沙沙作响,落叶翻飞,激起了一地的平静。

    突然在这片树林的半空中猛然间出现了一个黑色旋涡,犹如天空破了一个洞一般,诡异而神秘。

    紧接着一个狼狈的身影好似被黑色旋涡吐出来的一般,“砰”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下一秒黑色旋涡消失,四周恢复了平静。

    如果不是地上的那个人儿还在,刚刚的奇异景象就好似做梦一般,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娘的,该死的老头子。不要让老子再看见你,不然老子绝对让你生不如死。”

    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地上的人儿口中发出,狼狈身影,身上穿着一件穷苦人家都不会穿的破烂衣裳,那一身好似碎布条子拼凑起来的衣裤顶多可以遮盖身子而已,被说是美观了,就连最基本的形象也完全没有了。

    而且衣服上到处都是血渍、泥土,头发也是乱糟糟一团,被一挑灰色布条随意的窝在脑后。只能说这人真的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要多邋遢就有多邋遢。

    而此时……正是异常愤怒,满脸涨红的冰血。

    揉着发疼的屁股和腰,缓缓的从地面上站起身,环顾四周,才发现自己此时竟然是在一片树林内。

    “灵幻!”契约平台的一个角落微微一颤,让冰血来不及再去观察此时身处的地方,连忙低下头这才发现原本被她护在怀里的灵幻竟然不见了。

    “主人,别担心。灵幻已经回到契约空间了。”带着浓浓困意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让冰血猛然一愣。

    “契约空间!”如此熟悉的词此时在冰血听来却带着几分陌生感。

    “没错,主人!灵幻要沉睡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不能陪在主人身边真的很抱歉。主人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啊。”甜腻的声音越来越模糊,好似随时随地都能睡着一般。

    来不及多想,冰血连忙说道:“灵幻放心睡吧,别担心我。”

    在冰血说完这句话,契约之力传来了灵幻此时的状况。

    她已经彻底陷入到了沉睡当中了。

    这时冰血才有时间去感受自己的状况……契约之力和契约平台已经恢复了,不仅如此就连她的精神力和灵力也恢复了。

    这么说来……

    她……回来了。

    她回到浑天大陆了。

    单手一挥,一面水镜瞬间出现在了冰血的面前,看着水镜中的自己,冰血微微一笑。脖子上的妖月符印已经消失了,手上的黑晶戒指、魔蓝之阶和紫环也出现了。

    所以的幻器的封印都解开了,自己……真的回来了。

    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越来越灿烂。紧绷了整整一年的心终于得到了舒缓,慢慢的回到了原位。

    然而下一秒……契约平台之中传来的暴乱随即而来,震的冰血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但是心里却异常的温暖。

    “伙伴们,我回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