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十章〕艰难前行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试了试看看能不能将剑拔出来,可是无论她用多大的力气都没有让剑动分毫,最后只好放弃。不过她却没有离开,而是选择坐在石头的一旁修炼起来。

    在这里吸收四周的魔气可是比外边缘好得多,那速度更是犹如做飞机一般。

    时间,自然也过的更快了。

    “嗖”的一声,利剑瞬间飞起,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黑色弧度后缓缓漂浮到了冰血的手边。

    黑色长剑,周身散发着一股十分诡异的气息,嗜血而妖异,肃杀而邪恶。如果放在别人眼中,这把剑绝对是一般邪恶的不祥之剑,但是冰血却十分的喜爱。

    原本她还在纠结如何拔出魔石上的那块魔剑,然而当她将这片黑雾中的魔气统统吸收干净之时,那把剑竟然自动飞出,来到了她的身边。

    而那块魔石也变成了一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石头。

    这样的结果完全出乎了冰血的意料,但是她却没有多想什么。这个地方本就奇珍异宝遍地,有的甚至连外面都没有。

    一路走来,她可是捡了本少珍贵的草药放在了那个临时的空间幻器内。

    很奇怪,她自己的空间幻器都已经被封印住了,但是她打劫来的那枚空间戒指却可以使用,虽然里面只有小小的十立方,但是放一些打劫来的钱财、晶石和草药倒是足够了。

    “灵幻,从现在开始你便在我的衣袖内待着,没有我的命令不可以出来知道吗?”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手中的七彩凤凰,语气带着坚定。

    既然已经视为这次的事情为历练,那么就不可以让契约兽来帮忙。已经都走到这里了,她绝对不能放弃。

    “是,主人!”灵幻乖巧的点了点头,随即化作一道七彩光芒飞进了冰血的衣袖中。

    冰血将黑剑用黑色布条包裹好背在身后,随即看向树林的尽头嘴角勾去了一抹坚定的笑容。

    走出这里,她就进入到了中围,据说中围很短,只要三天的时间便可以通过,直接到达亡魂之都的内围,可是中围却是这外围恐怖的十倍。至于内围,据说至今没有人去过。

    当冰血来到内围之时,要不是旁边的空地上立了一块写着内围两个血红大字的牌子,估计她都不知道她已经走到了。

    从冰血离开那片林子后竟然又整整走了三天才走到这片平原上,原本从灵幻那里拿来的衣服又变得破破烂烂,身上原本因为在黑雾中修炼的缘故而消失的伤疤又再次出现,当然不是旧的伤疤浮现,而且全身又被新的伤痕所覆盖住了。

    拖着浑身的伤一步一步的向着前方走着,烈日高照,隐隐约约已经有了一种快要脱水的感觉。口干舌燥,浑身乏力。

    身上的伤害已经麻木,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但是那不过是假象而已。因为现在她已经累的不知道疼了。

    如果在这样下去,很难从这里走出去的。可是她却不想借用灵幻的力量,所以她毕竟咬牙坚持下去。

    此时她所在的地方不再像是外围那般到处都是平原荒漠,此时她刚刚走进了一座城镇,但是这所城镇中却异常的安静,鼻头微微一动,冰血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这个城镇内的气息十分的稀少,更正确的来说,方圆百米内,她竟然没有闻到一丝人类的气息。

    看来这里是一座空城了,转过头看了看身后。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她这应该算是倒霉吧,刚刚走进内围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开始,就一直持续砍杀到钱一个小时。这一路走来,她不眠不休的战斗。根本不是走过来了,而是打过来的。

    难怪外围的人说会说这里面到处都是疯子。

    果然没错,这里面的人只要是出现在视线中的生物就会举刀砍过去,根本一点考虑的时间都没有。

    每个人都好像不会累一样,只知道砍杀。跟无血无肉的机器人一般,被人设置了杀人设定,所以才会无休止的战斗下去。

    而且这里面的人实力和战斗力都奇高,让冰血几次招架不住,狼狈窜逃。

    察觉身后没有其他人追赶,冰血快速进入到了一条小巷子内,顺着这条小巷子向着城内走去。

    她现在必须先找到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好好补充一下体力,就算她体内有魔力和斗气的支持,在这整整一个月不眠不休的杀戮中走过来,也会受不了的。

    况且她这一身的伤也要尽快处理才行。

    大约是来到了城中央,路上倒是十分的安静没有约到任何人类。

    要知道这城镇内比毫无遮拦的平原好太多,在瞭望无际的平原上,放眼望去连个躲藏的地方都没有。但是这里可就不一样了,她可以利用敏锐的感知和嗅觉避过那些疯子,好给自己争取更多的休息时间。

    在天黑之前冰血找了到了一个类似柴房一样的房间,里面到处都是杂物和稻草,十分的杂乱。不过却可以用来掩饰自己的行踪。

    随便找了一些水和衣物,紧接着整整三天的时间,冰血始终留在那件柴房内从未出来过。

    整整三天,她处理好了身上的伤害,体力和斗气也完成恢复了。身上穿的是她从这宅内的一间房中找来的,衣服有些大,套上身上看上去十分的奇怪,但是总比她之前那破布条子好太多了。

    不过,她从六岁开始好像就没有穿过这么低质量的衣物了。

    可惜……没有办法,她如今的田地只能这般呢。

    悄声无息的离开的那所城镇,在临出城之时果然被一群人堵在了城门口处,又是一番厮杀,身上也又增添了许多的伤痕。

    在冰血通过内围的这条路上,她几乎都是这样过的。

    每天、每时、每刻她的偶在面临不同等级、不同危险、不同敌人的厮杀。战斗中没有任何情面,没有任何情谊,有的只是你死我活。

    这段时间以来,别说是睡觉了,她几乎不敢闭上眼睛,只能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惕,观察着四周的每一物,哪怕是一丝的风吹草动她都不会错过。因为一旦错过了,可能下一秒自己就会被人一剑穿过胸膛。

    此时的她已经精神高度紧绷了,双眼布满红血丝,头发乱糟糟的一团。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到处都是血渍,有自己的,也有敌人的。衣服的身体每个地方都有一道道狰狞的伤疤,就连脸上都是。她早就已经不想刚来到亡魂之都那几个月的时候,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形象问题的。

    现在她唯一在意的就是,下一秒她要如何活着。

    她终于有些明白,这内围的人为何一个个都会变成疯子,恐怖的疯子。

    即使如此,她依然不会放弃。她始终努力的保持着自己的一丝清醒,她必须活着离开这里,这是唯一支持她的信念。

    她……也始终相信着。

    手里提着一把短剑,背后背着一把诡异的黑色长剑,脚下是一滩滩艳丽的血池,脚边是一具具没有呼气的尸体。

    缓缓的抬起头,冷眼看着前方,面无表情的样子让她看起是更加像个只会杀戮的杀人机器。

    对于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她丝毫不感到陌生。

    因为前世她也曾经经历过现在所要经历的一切,不同的是……那个时候的任务是杀掉地狱岛上的所有人。

    抬脚跨过脚下的半截身体,淡漠的继续向前走去,空气中那浓郁的血腥味好似激发了她体内所有的嗜血因子,让她越杀越精神,即使她已经整整两个月没有合眼,依然感受不到任何困意。

    然而冰血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那片如同地狱一般的空地之时,半空中猛然间出现了两道模糊的身上,而那两人的目光始终未成离开过她的身上。

    “我们这么做如果被殿下知道了,一定会闹的不可开交吧。”其中一道墨绿色身影有些担忧的看了看身边的黑衣老者。

    “我很惊讶,这孩子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我以为她顶多坚持三个月。我将她送进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指望她能走出外围,毕竟她的实力还太低,而且年龄也十分的小,心性上一定会出现不小的慌乱,这样更加减少战斗力。但是却没有想到,她会做到如斯地步。”

    黑衣老者轻声叹了一口气,看着拿到纤细的背影,突然有些后悔了起来。

    “殿下好像在这孩子出生之前利用那个魔法将她的魂魔送到了另外的一个时空去。而且生活了十几年,想必这孩子在那边过的并不好吧,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心性。”墨绿色男子有些疑惑的说着。

    “这孩子在这边的生活我也查了一些,虽然那人类的叶家对她不好,但是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想来那冷血无情的性格是在另外那个时空养成的吧。哎!”黑衣老者带着几分无奈的语气长叹了一口气,那双充满了幽冷与威严之势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心疼。

    “我们的错,竟然要让孩子来承担……不该……不该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