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九章〕诡异的魔剑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哎!”冰血不忍在责备,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后站起身,对着大鸟说了一句:“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找草药解毒,你哪里也不许去知道没!”

    “喂,你醒醒,把这个吃了!”

    冰血回来的时候发现大鸟已经有些昏迷的状态,也难怪它吴食的那种毒草可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毒草之一,鬼见愁。就连混沌法神碰到一点也会当场毙命,这大鸟还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可见它的修为有多高了。

    不过好在这片林子内的珍贵草药有不少,虽然没有时间炼制丹药给大鸟解毒,但是这个暹罗蒂可是鬼见愁的半生草,专门解鬼见愁之毒的,只是这种草药很是的小,跟杂草十分的相似,所以很少有人知道。

    好在冰血的本命火没有被封印,可以让紫火转换一丝白火来将暹罗蒂祛除杂质,化为药液给大鸟服用,虽然没有弹药效果好,但是足够的药液依然可以解了它中的毒。

    “嗷!”大鸟幽幽转醒,可怜兮兮的看了冰血一眼,随即好不怀疑的将那用暹罗蒂的叶子盛放的药液给喝了下去。

    呕了几口黑色的稠状血之后,身体才稍稍的好了许多。

    冰血温柔的抚摸着大鸟的头,用动作来传递自己给与它的安稳。

    “别担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你啊,下次可不能这样乱吃东西了,知道吗。”

    大鸟虚弱的点了点头,随即鸟头靠在冰血的身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这种情况下,冰血也不可能在丢下大鸟去黑雾中修炼了。这段时间如果没有大鸟,她也不可能提升这么快。

    他们两个之间早就没有了最初见面之时那样的剑拔弩张,此时的气氛异常的和谐。

    冰血就这样,躺在巨大的鸟窝中陪着大鸟睡了两天。

    这片林子有大鸟的威压阵着,异常的安静,没有一直魔兽敢闯入这里,不然大鸟也不至于去别的地方觅食了。

    冰血也不去研究着大鸟对自己为何是这样的态度,难道真的是打出了感情。不过这些也不重要了,反正现在的感觉也不错。

    直到第三天,大鸟终于恢复了神态,体制也完全好了,身体内的毒早就已经排除干净,被损失的内脏也完全修复好了。

    当冰血读懂大鸟眼中的神情之时,整个人都震惊了。

    “你要跟我契约!”

    冰血满脸惊讶的看着眼前那只一脸认真的大鸟,突然有些想不明白了。

    大鸟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即也不管冰血同不同意,倒钩的鸟嘴在冰血的手上轻轻一啄上,一滴鲜血滴出,快速被大鸟含如口中。

    随意到银色光芒从天而降将冰血与大鸟包裹在其中,上古契约法阵开启,照亮了整片森林,一声冲天兽鸣震慑四方,劲风席卷。

    当一切都恢复平静之后,冰血满脸无奈的看着幻为拟态的大鸟……额……不对,现在是小鸟。

    “我说鸟兄,你起码要给我一点思想准备啊。”冰血欲哭无泪的看着落在自己手上的鸟兄。

    “主人,请您赐名!”小鸟带着几分稚嫩的声音犹如银铃一般可爱甜腻,瞬间融化了冰血的心。

    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抬起手指轻轻的点在小鸟的额心,清脆的声音带着几分威压而郑重:“赐汝之名灵幻,此时此刻起,汝将加入我墨心齐的大家庭中,要谨记家中伙伴互敬互爱,相辅相成,不得有所猜疑和伤害。同进退,共患难,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小鸟展翅,单翅挥至胸前,对着冰血郑重的点了点头,银铃般的声音带着几分严肃:“灵幻谢主人赐名,灵幻将谨记主人之驯,若有违背身死魂破,消与天地之间。”

    这是一种上古契约法,虽然没有本命契约那么上等,但是却也仅此于本命契约。当然能启动上古契约法来契约的魔兽,必须拥有上古魔兽的纯正血脉才可以。而迄今为止,也只有尼克、小玄武、白泽和刚刚家人的灵幻才有这样的能力。

    “灵幻,你到底是什么拼字!”冰血看着灵幻那一身好看的七彩羽毛因为契约的关系,越发的明亮艳丽。

    之间明明还很黯淡,以至于她根本没有注意到灵幻原来这么漂亮。

    灵幻听到冰血的问话,里面的得意的扬起小脑袋,骄傲的说道:“主人,吾乃上古神兽与神龙相媲美的凤凰一脉,而且据我母亲说吾还是凤凰一族最为高贵强大的七彩凤凰,什么黑凤凰、火凤凰的根本比不上我们七彩凤凰的一根羽毛。”

    冰血微微一愣,抬起头将那满脸骄傲的将东西凑到了眼前,仔仔细细的研究了一下,越看心中越是惊奇。

    完全没有想到啊,这只一根筋的小东西竟然是传说中唯一可以与五爪金龙相媲美的七彩凤凰。

    可是……

    “灵幻,你既然是七彩凤凰为何会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七彩凤凰才是天地之灵最初幻化而生的神兽,是凤凰之族的绝顶骄傲,又怎么会跑到这么个诡异地方来呢。

    然而,让冰血没有想到的是,听到这话,灵幻突然耷拉下来的脑袋,有气无力的说道:“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们七彩凤凰原本是凤凰一族的祖始,是族内地位最高的存在。但是时间上却只能拥有一只七彩凤凰。而吾是吾母亲用尽全身的神力凝集而成的一颗蛋。原本是应该在吾出声之时母亲再将传承亲自传授与吾。但是母亲却在我还在蛋中之时便将传承注入我的灵魂中,而她自己则是消失在了天地之间。可是吾出生之后,才发现吾所在的地方并不少凤凰一族而是这个奇怪的时空内。吾的传承因为不是得至母亲亲自传授,加上这个时空内的灵力十分缺乏,让吾的实力迟迟无法得到大幅度提升。所以至今还未全部解开,导致吾无法幻为人形。”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啊!”冰血双眉一挑,有些惊叹的说道。

    “主人,您可以知道凤凰一族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吗?”灵幻仰着头,亮丽的小眼睛看不出他此时的情绪。

    不过冰血依然带着几分安慰的笑了笑,轻声问道:“灵幻想回凤凰一族。”

    其实冰血这么想也没有问题,毕竟七彩凤凰就是为了凤凰一族所生,他们是凤凰的守护神,挂念着家族也很正常。

    当然如果灵幻想要回去的话,那么冰血一定会在离开这里后,放他离开。

    “不!”领冰血没有想到的是,灵幻竟然如此坚决的摇了摇头:“吾之传承中有母亲留下的一句话,凤凰落败,七彩无泪,绝之离去,再无归期。母亲的意思是说,凤凰一族已经落魄,而作为守护凤凰一族的七彩凤凰伤心失望。母亲已经决然离去,而她将会是凤凰一族最后一只七彩凤凰。母亲既然将吾送离,就已经表明了她的决心。吾自然不会在去守护那个伤了母亲的心的家族。虽然吾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但是既然能让如此善良的母亲伤心,那么那个地方不回也罢。吾在这个时空生活了几百年,看尽冷情,又怎么还有那个所谓的善心。吾今后只跟着主人,再无其他。”

    看着灵幻那坚决的样子,冰血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他必定是从传承中看到了一些东西,才会做出如此坚定的决定吧。

    不然以七彩凤凰的能力,离开这里应该不是问题。但是却这么久以来都留在这里,也难怪会有这么的回答了。

    “好,那以后我们就一起去闯天下!”

    捡了一只七彩凤凰,这运气可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啊。

    想必,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

    至于凤凰一族,冰血根本不想去管。既然灵幻都已经放弃了,那么她也不会去自找麻烦。

    当然,如果凤凰一族的凤凰敢来跟她抢的话,那么她到是不介意去找那些大鸟们探讨一下什么是真正的人生哲理。

    因为契约空间关闭,所以冰血无法将灵幻收入到契约空间内,魔蓝之戒更是不行。所以只好让他刘在自己的肩膀上休息。

    好在已经契约的光系,灵幻已经不害怕黑雾了。

    所以接下来的几个月,冰血都一直留在黑雾中修炼,满满的吸收着四周的黑色雾气。

    在知道那些黑雾会被自己体内吸收而变少之后,冰血干脆带着灵幻往深处走了一些,而越往里面走魔气的浓度也就越深。

    最后冰血一咬牙决定去探探究竟。

    走了不到五百米的地方,终于找到了那个罪魁祸首。

    竟然是一颗绝大的黑色魔石,而魔石的正中间正插着一把通体漆黑的魔剑,剑柄顶端是一颗漆黑的魔晶石。

    而剑的四周正缓缓环绕着一道道黑色雾气,显得十分的诡异。不过冰血却知道,那是都是十分浓郁的魔气。

    这个地方竟然会有这么一把魔族之物而没有被发现。看来应该是这片时空的关系,而这里面的人能不能活到下一秒都是个问题,自然没有人去理会这个时空里面有什么宝贝存在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