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八章〕奇怪的关系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掉头就跑,没有一丝的犹豫,这个时候不跑,更待何时啊。

    也不管身后那只大鸟如何愤怒的嘶吼,不要钱似的乱轰,反正冰血没命的往黑雾里面的一头钻到了里面。

    看着黑雾外面那头气的暴跳如雷的大鸟,冰血得瑟站在黑雾里面,双手叉腰,笑的一脸得意。好像很少能在她的身上看到如此幼稚的样子,不过此时的冰血却异常的轻松,面容爽朗。

    就这样,冰血暂时留在这了这片领地当中,她决定在没有征服那只大鸟之前,绝对不离开这个地方。而那只大鸟也成为了冰血此时最主要的目标。

    她就是这样,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而且以她的实力来说,难得有这么一个地方,那么不如好好的提升一下自己的实力。

    明明可以通过黑雾避开那只大鸟的追踪,从另外一个地方离开,但是她却没有这样选择。既然被送到了这个地方来,那么就当做一场难得的历练好了。

    打定主意后,心情也越发的放松了起来。

    盘腿而卧,屏气凝神,吸收着四周的魔气,这次的吸收比第一次进来的时候更加的快速了一些。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在黑雾与去挑衅大鸟之间来往了不下百回,时间也不知不觉又过了三个月。

    这三个月以来,每天她都是周而复始的挑衅大鸟,然后狼狈的逃回黑雾中,修炼,恢复体力和斗气。

    每次回来,都是一身的狼狈,浑身不是被火烧的到处都是红红的皮肤,就是到处都是血痕。身上的长袍早就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被冰血改了又改,好在这个地方没有其他的人类,不然非闹出不少笑话。

    “该死的大鸟,都在一起相处了三个多月了,下手也不知道轻一点,又弄得老子一身的伤。”刚刚踏进黑雾中,冰血满脸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转过头看了一眼那个一脸淡定转过身飞走的大鸟,嘴角一抽,额头滑下一排黑线。

    也不知道为啥,这只一根筋的大鸟为啥会陪着自己在这里呆了这么久的时间。原先的一个月,那只大鸟还会因为没有轰到自己而气的原地跳脚,但是现在它已经可以做到十分冷静的看到自己,然而攻击,在自己跑回来之后,再满脸淡定的转身回到那个三个多月前它临时搭建的大鸟窝,根本没有一点离开的念头。

    她明明记得,这只大鸟的家好像不在这片树林当中吧。当初它可是追着自己狂跑了三天才来到这里的。

    最后她得出的结论就是,这只大鸟绝对是一只一根筋而且十分固执的呆鸟,白瞎那一身的诡异实力了。

    就连她都看不清那只大鸟的实力到底是多少,而且也完全不知道那只大鸟的品种。都认识这么久了,她甚至没有听到那只大鸟开口说过一句话。

    按理说,到达那只大鸟那样的实力,就算因为某种禁锢而无法幻为人形,起码可以开口讲话吧。但是除了那一声声兽鸣以外,自己就从来没有从它口中听到一句……可以听得懂的话。

    冰血刚要坐下继续冥想之时,猛然发现了一件事。

    带着一股疑惑的感觉,环顾四周,顿时双眉一挑,眼中闪过一抹了然。

    难怪她觉得怪怪的,原来这片黑雾已经比自己第一次进来之时缩小了许多,想到这里,突然闭上双眼,内视一番才发现,原本最为平淡的魔源此时竟然变得更加黑里,里面的魔气也比三个月前多了许多,想来是自己这段时间吸收了这空气中的黑雾,让自己的魔气提升了不止一倍,可是这段时间里,她从未感受到魔性的暴乱,就算是此时,自己体内的魔性依然十分的稳定。

    转过头看了一眼黑雾的深处,自己都已经在这里三个多月了,但是这片黑雾中除了自己再无其他的生物出现过。就连那只强悍的大鸟都惧怕这里,想必其他的魔兽也不敢进来。那么这黑雾的源头很有可能是一件魔器所散发出来的。

    不过此时的冰血还没有打算去探索这个黑雾的尽头,首要任务就征服那只大鸟才行。她现在已经可以从最初的只能在大鸟的攻击下乱窜逃跑,到现在可以和大鸟对战个十来分钟,效果可以说是十分明显的。

    休息了一会后,冰血来到了黑雾的边缘,看了一眼自己在修炼之前在地面上划下的那个标记,很明显那个标记距离黑雾边缘相隔了不到两厘米的距离。看到这个距离,冰血双眸一亮,果然与自己想到的一样,这黑雾确实在不断地缩小,而起中的原因便是自己。

    得到这个答案,冰血明显心情十分好的走出了黑雾圈子,熟门熟路的向着大鸟的那个鸟窝走去。

    “喂,大鸟兄,老子又来了。”冰血一手扛着手中的大刀,仰头对着前方不远处的那颗苍天大树之上的巨型鸟窝一声大好,气势好爽,声音洪亮。

    这个时候她,虽然身形依旧纤细高挑,但是那气势怎么看怎么像山丘上的土匪大汉,又或者是寨子里面的霸王头子,哪里还有之前那股冷漠清雅的样子。

    谁知今日的大鸟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飞身而起,对着冰血就算一顿狂轰乱炸,而是慵懒的转过头看了一眼冰血后,一双火红色的眸子中闪过一抹无奈之后,再次转过头去,懒洋洋的趴在窝里,一动不动了。

    “咦!”原本都已经做好了跳起来的冰血,突然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满脸诧异的看着巨型鸟窝中的大鸟,脸上满是疑惑。

    “喂,大鸟兄,你怎么了?”感觉到大鸟的生命力突然在大量流失,冰血突然有些慌了神。虽然这段时间他们两个每天都会打上一场,而且每一场都十分的激烈。但是这只大鸟却从未想过杀了自己。不然估计自己也不可能在这里蹦跶这么久了。

    如果大鸟真的凭借实力来跟自己的打的话,就算不死,自己也不可能每次都能恢复的这么快。

    看到那只大鸟只是窝在自己的大鸟窝里一动不动的样子,冰血脸上闪过一抹无奈的神情,最后一咬牙,身体瞬间一跃,快速来到了那只大鸟窝旁边的一颗大树上。

    冰血刚刚站定后,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鸟窝中的大鸟,随即小声唤道:“喂,你到底怎么了?”

    最近这三个月以来,这片林子就跟被她和这只大鸟承包下来了一样,别说是人了,就连一直魔兽都没有出现过。

    所以冰血可以确定这只大鸟不是被伤到了,既然如此,那就是这只大鸟自己本身的问题了。

    可是这大鸟实力那么高,应该不会生病吧。

    冰血有些疑惑的向着鸟窝探了探身子,想要看清楚,又怕那只大鸟突然发难,所以显得小心翼翼,眼中带着一抹担忧。

    对于人类来说,她可以做到十分的淡漠冷酷,不惜人命。但是对于兽类,她总是存了一丝丝的怜惜和喜爱。

    也许,因为兽类比人类更加的诚恳真实吧。

    “喂,鸟兄你到底怎么了。不会是因为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抓住我,而气的一病不起了吧。”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戏谑,带着几分探视的意思,在树上响起。

    突然!

    “嗷!”一声带着几分痛苦的低吼声从大鸟的口中发出,冰血顿时一愣,心中再也没有了开玩笑的意思。

    紧接着冰血便看到大鸟缓缓的转过头,满脸痛苦的看向冰血,火红色的眼睛中带着几分委屈。

    冰血双眉一挑,想都不想的纵身一跃,一下子跳进了大鸟的巨型鸟窝中,丝毫不担心这样过去,会不会直接跳进了大鸟的嘴巴里。

    果然不出冰血所料,大鸟甚至连伤害冰血的意思都没有,反倒是看到她跳进了后,好像突然看到了亲人一般,用硕大却丝毫不恐怖的鸟头轻柔的蹭了蹭冰血的手臂,微微眯起双眼,好像这样能减轻自己的痛苦。

    冰血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大鸟的头,随即轻柔的说道:“你乖乖的别动,我给你看看哦。”

    随即冰血伸出手探了探大鸟的几个脉处。大鸟不似人类,自然没有手腕把脉这一说,但是兽类也是有脉像的,只是跟人类所在的地方不一样而已。

    然而在冰血给大鸟检查完以后,顿时气得一声大吼:“你没事乱吃什么东西啊,穿过前面的草丛不是有很多魔兽给你吃吗,没事你乱吃什么野果子啊,你又不是猴子。”

    被冰血这么一吼,原本有些发愣的大鸟,顿时满脸委屈低吼一声,虚弱的低落着脑袋,委委屈屈的看着冰血。

    以大鸟的实力来说,早已开了灵智,自然可以清楚的听得懂冰血的话。在看那双火红的眼眸中,很明显有着心虚的神情。

    “哎!”冰血不忍在责备,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后站起身,对着大鸟说了一句:“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找草药解毒,你哪里也不许去知道没!”

    冰血再狠狠的瞪了一眼大鸟后,转身向着刚刚自己做指的那片草丛飞身而去。

    即使这段时间他们两个打得很凶,但是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竟然打着打着打出了一种异样的友情。

    所以今日,大鸟没有对冰血有丝毫的防备反倒自己中毒只是看到这个人类更像是看到了自己最亲近的人。而冰血那么一个防备心重的人,却毫不犹豫的去接近它,甚至去为它解毒。

    感情,依旧是一个十分奇怪的东西。不分任何时候、不分任何种类。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