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五章〕血洗亡魂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冰血也不知道,她接下来所要面对的将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唯一能够确信的便是,无论前方的路有多难走,她都要走下去。

    她一定要从这里出去,她绝对不能死在这里,因为她知道……还有好多人在等着她。

    如果真的只有一种方法能从这里出去的话,那么……她便血洗亡魂。

    手里拿着一把从别人手中抢夺过来的匕首靠在一棵大树下休息,匕首虽然材质很差,但是至今为止,死在这把匕首下的人已经不计其数。

    冰血在进来之前身上穿的只是一件普通的长袍,没有任何属性,旁边一件被刮开了十几道口子,上面沾染着星星点点的血渍,有的甚至已经因为时间过长而发黑。长发盘起被冰血用一条黑色发带扎着,带给她一丝干练的感觉,只不过,在这样的一个地方是不会有人去欣赏的。

    她已经进来亡魂之都整整三个月的时间了,可是此时已然还在亡魂之都外围晃悠这,甚至连中围的边缘还没有摸到。

    这里……果然是一个只有杀戮的世界。

    她完全不记得自己已经多久没有睡过觉了,也许十天、也许是一个月、也或许自己从来到这里后便再也没有睡过觉。

    无论她走到什么地方,都会突然蹦出几个人来二话不说对着她就是一顿砍杀,有的时候眼前的敌人还没有解决掉,四周已经围满了闻风而来的人,原本可能是单打独斗,但是也想下一分钟便会变成一场几十人,甚至是几百人的混战。

    这里没有团体,没有伙伴。有的只是自己手中的武器,无论是谁都是自己的敌人,而自己唯一要做便是杀了所有人。

    当然了,能让空间法则传送在这里的人,必定都是极为危险的恶徒,或者是不被天地所容纳的异类。危险系数可是被外面的人高出许多,加上长时间在这里受到杀戮的洗礼,早就失去了最起码的人性,加上能活下来的人实力必定不弱,换句话说这是一个遍地强者的地方。

    对于冰血来说,一直引以为傲的精神力在这里根本白费,连之前的万分之一都无法驱动的了,所以灵力魔法根本就是身体里面的一个摆设。而斗气虽然可以使用,但是也完全发挥不到在外面世界的效果,在空间的压制和精神力的限制下,就只能发挥不到五层的实力。

    三剑神帝,在外面的世界中,绝对是平辈中的佼佼者,只要不是大家族实力中的高手出现,她就没有任何威胁,即使浑天大陆的灵气充裕,人类平均实力都极高,神帝级别的高手在那些大城镇、平原中也是很平常的存在,即使如此神帝之上的高手也绝非萝卜白菜一般平常。大多数都是某个大型势力中的王牌高手,而且数量极其有限。

    冰血在外面之所以觉得自己的实力太多,那是因为她所要面对的敌人太过强大,但并不代表她在浑天大陆的等级排名上就是弱者。

    但是打从她进入到这亡魂之都后,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弱者。

    这还只是亡魂之都的外围,可是高阶神帝已经是最为平常的存在了,随随便便就能一抓一大把。这让还只是低阶神帝的冰血,多多少少有些郁闷。

    很难想象,再往里面走,会是什么样的景象。

    亡魂之都内基本上没有城镇,只有各大平原和荒岭。生活在这里面的人基本上没有固定的住宿,只有那些成帮成派的群体才会搭建一个简单的驻地,作为他们的领土。

    但是别以为他们结成了团体就真的视彼此为伙伴了。说的好听点,他们只是被一个比他们所有人都强大的强者聚集到了一起,然后去截杀其他人而已。

    而在那个群体当中,也是强者之上。他们没有伙伴的概念,也许上一秒可能还在一起喝酒,下一秒便会抽刀相向,血流当场。

    在这里,没有什么所谓的信任、伙伴、团结。有的只是强者为尊的道理,只要你够强,就可以统领被你镇压的人,然后带着他们去杀别人,抢夺别人。

    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她唯一只能做的就是时刻保持警惕,不容自己放松哪怕一秒。因为也许就是因为那一秒,便让自己永远的留在这片土地上。

    仰头,看了看有些昏暗的天空,嘴角勾起了一抹苍凉的浅笑。

    有多久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日子了。这里跟自己前世做在的地狱岛十分的想象,唯一不同的是地狱岛上的人都是平凡人,而这里都是用于超常之力人罢了。

    同样都是一个充满了杀戮血腥的地方,同样都是生存着许许多多杀戮疯子的地方,同样的没有伙伴、没有信任、没有任何情谊的地方。

    当时的自己,是那么的弱小。但是为了活下去,从害怕、恶心到麻木。从连刀都拿不稳到杀人不眨眼。

    那是一个怎样的蜕变过程,只为了活着,让她逼着自己丢掉了所有的人性,将自己变成一个不哭不闹,没有任何人类感情的杀人机器。

    她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时候,不敢睡觉,不敢休息,不敢吃东西。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兽,哪怕是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她绷紧所有的神经。

    她不敢去思念,不敢去担心伙伴们担忧着急,不敢想任何东西。她怕就在这她失神的那一秒,自己就再也出不去了。

    如果她死了,那么紫溟、暗夜、玄、怪妖、小乖他们也会没命的。所以她绝对不能死。

    冷冷的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上,有野兽的抓痕,有刀剑的伤痕。有的已经结疤,但是有的地方甚至还往外冒着血珠。

    她没办法拿到自己空间幻器中的丹药。一路过来,又没有看到任何草药,又无法用魔法自我疗伤。所以她之只能干挺着,让这些伤自己好。

    但是有的时候,旧伤可能还没好,可能就会在下一场战斗中又多添了几十道伤口。

    现在,她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了,身体像是已经麻木了一样,也许是她刻意不让自己去感受吧。

    不过,这些伤对她来说其实也不算什么。只要不是威胁到生命的伤,那么对于冰血来说,都不算是伤。

    毕竟,已经在地狱岛的时候,她还不到十岁,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现在又怎么还会在意呢。

    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缓缓站起身,向着前方继续走去,前面便是一片树林里,穿过那片林子,就可以到达距离亡魂之都中围最近的平原。

    只是,还不知道这片林子还要走多久呢。

    冷冷的一笑,脚步毫不犹豫的向着前方的林子走去。

    “老大,就是她!”

    在冰血即将走进林子之时,一道凶神恶煞的吼声从身侧传来,只是几十道身影出现在了两百米外的地方,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一把还沾着血渍的武器,想必应该才刚刚杀过人不久。

    此时每个人都一脸凶狠的看着冰血,眼中闪动着弄弄的杀意。

    其中一人浑身是伤,样子十分的狼狈,一条手臂已经被齐肩砍下,猩红的血液染透了包裹着手臂的布条,显得十分的狰狞。

    而此时那人正满脸愤恨的指着冰血,那咬牙切齿的样子好似恨不得将冰血活活吞了。

    当冰血看到那人之时,双眸闪过一抹狠戾,原本缭绕在周身的冰冷气息瞬间变得更加了阴冷起来。

    这人,她有些印象。就是半个小时前,被自己卸掉一条手臂的男子。当时围着自己的人太多,才会被那人逃掉,原本自己可以追上他的。可是当时自己连续战斗了整整五场,体力耗损太多,所以才没有去去追。不过在杀掉剩下的人之后,已经快速离开的之前的那个地方,没想到这人竟然会带人来找她。

    既然自己找死,那么她介意再送他一程。

    那几十个人几个呼吸间已经快速来到了冰血的面前,实力自然不俗。

    冰血单手握着匕首,冷冷的站在原地,如果是其他人可能很难看出对方的实力,毕竟在这里精神力被压制的太过严重。可是冰血身为魔族,自然拥有一双异于常人的好眼睛。

    亡魂之都内异种许多,所以就算是外形上与正常人只见相差太多,也不会引起什么关注。

    所以就算此时有人看到冰血眼中闪过了那一抹紫光,也不会想太多,顶多会以为冰血不是纯粹的人类,而是某个种族与人类共同生下的异种,所以才会触犯了某个种族的禁忌,被利用秘法送往了这里。

    有的高等种族中确实有这种秘法,只是出了被送往这里的人以外,很少有人知道最终触犯族规之人到底被送往了什么地方。

    他们只知道,那是一个如同地狱一般的神秘之地。

    此时被那断臂之人称为老大的男子,凶神恶煞的看着冰血,手中提着一把倒刺大刀,一身的煞气,粗矿的声音震耳欲聋:“臭小子,听说你想要在这片称王称霸,胆子倒是不小。”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