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四章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第二十四章)

    站在原地整整调节了三分钟,冰血这才无语的叹了一口气。想必这个空间内有这个某个强大的磁场,不仅仅让这里面的空气元素缺乏,就连幻器都无法使用。

    以她的心性,很快便平复了下来。

    现在唯一要做的便是离开这里,回到原来的空间去,不然……那些人非急疯不可。

    在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可言,冰血只要继续向着前方走,在走了不到两个小时候,终于看到了一个类似城门,却比她见过了任何一个城门都还要大上数倍的黑色大铁门,而铁门之上,赫然雕刻着几个阴森森的大字。

    “亡魂之都!”

    “从未听说过这个地方,不过这里的感觉……还真不好!”冰血冷眼看着眼前的大门,眉头微微一皱,向着里面走去。

    灵敏的嗅觉已经可以隐隐约约闻到了一丝血腥的味道,虽然精神力无法使用,但是敏锐的感觉已经传到给了自己最真实的感觉。

    这里……很诡异,很危险。

    冰血刚刚走进去,便看到大门旁边立着的一块木牌,木牌有些破烂,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但是却没有一丝腐烂老化的感觉,之时木牌上那鲜明的血迹,却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而木牌上面的字更加让人毛骨悚然。

    “欢迎来到亡魂之都,在这里你将正式开展无尽杀戮的生活。杀……将会是你唯一的动作。”

    看到这里,冰血紧锁的眉头突然展开,嘴角勾去一抹冷笑。

    她已经可以充分了解这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了。

    所有的无奈、彷徨、不安、无措在这一瞬间瞬间消失,眼中直剩下无尽的坚韧。

    她……要活着,活着出去。

    虽然精神力无法使用,但是灵敏的感知却是任何魔法和幻器都无法压制的。

    在将目光从木牌上移开之后,想要抬起的脚瞬间停下,下一秒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而就在冰血消失的下一秒,无数把大刀瞬间落在了冰血之前做站的地方,激起一片黄沙飞舞。

    “竟然消失了,好快的速度!”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还有新鲜血液进入。”

    “哈哈哈,老子好久没有尝尝新鲜血液的味道了。”

    三名一身破烂劲装的高头大汉,满脸狰狞的站在那里,收回挥出的大刀,嗜血的看着刀锋刚刚看向的地方。

    三个人一身煞气,双眼浑浊而疯狂,沙哑的声音充满的嗜血肃杀之意,裸露在外边的黝黑双臂上面布满狰狞的刀疤,身上的衣服满是已经变黑的血渍,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在意。

    而隐身在暗处静静观察三个人的冰血,面无表情,双眸阴冷,侍机而动。犹如躲在暗处的猛兽,等待着给猎物最致命的一击。

    紧了紧双拳,眉头微微一动。现在的自己身上没有任何武器,魔法虽然能用,但是灵力却受到了压制,估计一个上古魔法就会让自己此时能动用的灵力耗尽。

    还有一点很重要,她精神力即使十分的庞大,但是在这个鬼地方却无法使用。虽然施展魔法所用的精神力并不多。但是此时她甚至连一丝精神力都无法驱动,在没有精神力驱动的情况下使用魔法,那魔法的攻击力会比之前下降不止数倍。

    所以,在这里,她的魔法完全变成了辅助效果,根本没有一点的实效。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她的斗气还可以较为正常使用。因为斗气对于精神力的要求比魔法还要低上许多,所以能动用的斗气自然比灵力高,只不过跟在外面的时候,差了可不是一点半点。

    好在她是魔武双修,不然真的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更准确的说,这里根本就是魔法师的坟墓嘛。

    冷眼看着明处的那三个人,眼中闪过一抹疑惑。那三个人看起是十分的正常,但是冰血却总觉得,这三个大汉根本已经无法称之为人了。

    满脸的狰狞,浑身嗜血残杀之气,身上到处的伤痕,有的地方甚至还在流血,但是他们却好像没有感觉一般,破烂的衣衫早就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正常的情况下,哪怕是在充满危机杀戮的兽林险地,也很难看到这样的人吧。

    他们好像只是为了杀戮而生存着,更像是……行尸走肉。

    小心翼翼的从地上捡起一只带着尖头的树枝,紧握手中,按按驱动很少使用的斗气,注入手中树枝,双眸紧紧的盯着那三个人,眼中闪过一抹狠戾。

    随即身形一闪,瞬间而出,下一秒来到了其中一名大汉的身后,双膝微微弯曲,瞬间弹跳而起,挥手之间,手中树枝瞬间刺入其中一人的脖颈大动脉,前后动作不到一秒,毫不迟疑,干净利落,手段狠辣。

    “噗呲!”一声,鲜红血液喷出,犹如一道血色小泉,喷洒在黄沙地上。

    而那被刺之人,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

    另外两人微微一愣,然而就在这发愣之际,冰血迈着七星飘渺步,身形以一种十分诡异的弧度凌空一转,眨眼间来到了那两人的中间,斗气瞬间注入脚下,抬脚对着其中一人的胸前狠狠一踢。

    “碰”的一声,那人瞬间向着身后飞去,犹如一个轻巧的皮球,毫无障碍。

    与此同时,一手搭在另外一名大汉的肩头,借力使力,身体跃起,单手微转,尖头对向那名大汉的眉心处狠狠一刺。

    “啊!”一声惨叫冲天而起,利刃穿透头颅的声音让人胆寒,鲜红的血液喷洒而出,染红了那张绝美容颜,在这烈日高照的天空之下,空旷而荒凉的平原上,一场快速却触目惊心的杀戮,眼红了那绝美人儿的眼。

    身体轻巧的落在了地面上,冷眼看着眼前已经完全死绝的两具尸体,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此时的冰血好似又变回了那个杀人不眨眼,冷血无情,狠戾狠辣的杀人机器。

    冰血冷漠的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向被自己一脚踢飞的那个人,也是那三人中此时唯一还活着的一个人。

    但是自己的那一脚注入了自己所能驱动的斗气的一半,就是为了要让他多躺一会,几乎一脚将那人的胸腔全部震碎,胸内大量出血,估计别说动了,此时能活着已经很不错了。

    冰血脚下微动,瞬间来到了那个人的面前,清脆的声音异常冰冷:“你现在只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不然我就将你的四肢活活的砍下来,然后活剥了你这身皮。”

    大汉满脸痛苦的看着冰血,在听到这近乎没有一丝感情的冰冷声音之时浑身一颤,忍痛点了点头。

    “这里是什么地方?”

    大汉微微一愣,有些不解的看向冰血,不过依然老老实实的回答道:“这里是亡魂之都,是一个充满了杀戮的地方。这里的人都是来之各个位面的罪恶亡命之徒,被送到这里自生自灭。在这里没有任何规矩人道可言,只有强者和弱者,活人和死人,还有许多凶猛的魔兽、妖兽等异族。”

    “在这里,只有不听的杀戮才能让自己活下去。每个人都是独立的,没有帮派,没有家族。没有势力,没有团体。也没有现实世界中的酒店、旅馆、餐馆之类的经营项目供人们去休息,每个人都只能依靠自己,杀戮是唯一生存下去的机会。想要得到食物或者东西,要去抢夺。饿极了完全可以吃人,野蛮也是这里的人唯一的性格。”

    大汉对于冰血竟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妨比较疑惑,毕竟他们能来到这里都是被位面守护者送来的,来之前自然会告知他们,根本没有人是可以无意闯入的。

    况且,正常位面中,有很多人都知道亡魂之都,但是却没有人见到过。基本上这里就是一个传说,只有进来的人才知道原来这里是真实存在的。

    但是知道了又如何,进来了就别想出去了。

    “怎么出去!”

    冰血的问话正巧问到了大汉所想之处。

    大汉再次一愣,随即讽刺的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进来了,就别在想出去了,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只要答案!”冰血双眸一愣,投射出一道锐利的寒光,让大汉浑身一颤。

    大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着开口说道:“这里是亡魂之都的最外围,我们三兄弟也是刚到这里不长时间,所以才能维持团体的形式。之前我们也想过出去,但是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整个亡魂之都分为外围、中围、内围、深处。而出去的传送阵就在亡魂之都最深处的古潭里,只是从来没有人能走到那里去。每个地域都有着无数强者人类和异族,他们可比这外围的我们凶猛残忍的多。基本上都是在这里生存了几百,甚至几千年的怪物,早就没有了灵魂,那才叫真正的疯子。进去不到几天的功夫就会变成那样的疯子,又有谁还能记得要出去的事情。”

    冰血眉头一皱,转过头冷冷的看着前方,眼中闪过一抹紫色光芒。

    她……一定会出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