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第二十三章)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在浑天大陆的一处山谷中,竖立着一栋较为古典的城堡,城堡的占地面积很大,好似将整个巨大的山谷都占据了一般。

    这时一座带着几分现代欧洲古典气息的城堡,不算华丽,但是却透着一股高贵典雅的气息,同时还带着几分神秘。

    而在古堡中的一间书房前,原本十分安静的书房,突然闪出两道极快的身影,两道身影瞬间来到了古堡最顶端,昂首眺望,看向浑天大陆的最南边,两双凌厉的眼眸闪过一抹疑惑。

    “主人,那个气息是……”

    墨凌,一只拥有上古飞龙血脉的变异炎戈飞龙,主产地神秘的魔族魔域古潭深渊。同时也是墨天鹰的契约兽。

    而此时站在墨凌身边的便是已经来到浑天大陆有些时日的墨天鹰。

    墨天鹰冷冷的看着那个方向,眉头紧锁,乌黑的眼眸犹如黑暗的深渊,让人不敢直视,却又无法不被吸引,而最终堕落深渊。

    “他……竟然会出现在浑天大陆。”墨天鹰低沉浑厚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冷厉的傲然。

    墨凌眼中闪过一抹担忧,看向墨天鹰说道:“会不会是来找……小主子的。”

    墨天鹰不屑的冷哼一声,看着墨凌有些安慰的说道:“放心吧,你家小主子又怎么会是他想带就带的走的。”

    当年的事情,他知道的不多。虽然那个人从未做出过伤害他的举动,但是如果不是那个人,他也不会落到现在妻离子散的地步。

    其实,无论那个人对自己做了什么,他都不会有一丝的怨恨,但是千不该万不该牵扯到他最爱的两个人。

    溪儿下落不明这么多年,而小齐儿从小到大所遭遇的苦难,这些历历在目,又怎么能让他不怨,不恨。

    哪怕……这其中真的有什么误会,现在的他也很难再去原谅那个人了。

    “他最好不要打小齐儿的注意,不然……我绝不放过他。”一股极为阴森恐怖的煞气突然从墨天鹰的体内迸发而出,带着一股毁天灭地的恐怖之势,不断地索绕在身体四周。

    此时的墨天鹰,才是真的他,那个恐怖起来足以混掉整个时空的危险人物。

    而此时,被黑色旋涡吸入其中的冰血,正缓缓的睁开双眼。

    力量恢复,自然之力苏醒。在通过自然之力感受到四周空气、环境十分陌生之时,地上之人猛地撞开双眼,双眸展开,寒光乍现,冷冽之极,锐利难挡,犹如一双锋利不比的宝剑,闪动着让人惊心动魄的刺骨寒光。

    在确定四周没有任何生物之后,冰血一跃而起,直直的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看着四周,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此时她所在的地方一片荒凉,黄沙土地,四周冷风瑟瑟,地面上偶尔有一两颗坚韧的小草勉强在一句干枯的黄沙地上竖立着,不远处一颗只比她高出一点的小树,甚至连树叶都找不到一片,枯黄的没有一丝生命之力。

    黄沙弥漫,一句完全污染了这片领域的空气,空气中的力量自然少之又少。这让冰血突然间有些不适应。

    看来真的是在安逸舒适的环境过过久了,就连身体都有些开始挑剔了。

    驱动体内的自然之力,白色之力环绕在掌心之人。缓缓的抬起手,举过头顶,随即白色之力缓缓消散在掌心,冰血这才放下手,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通过自然之力的测试,空气中的自然之力与浑天大陆的完全不一样。那么只能表明,她此时坐在的地方是另外一个独立空间,脱离了浑天大陆的范围。

    难道……刚刚那个黑色旋涡是传送阵。

    但是那个老头为何会送她来到这里。

    她早在浩瀚大陆便已经领悟到了自然之力,但是当时还不够透彻,所以体内无法聚集自然之力的自然之魂。但是在通过几次领悟之后,她却惊讶的发现在她体内的丹元内部不仅仅存放这灵源和斗源,在灵源的不远处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圆球,精神力摊入其中,里面竟然是一个有白雾形成的空间。虽然没有灵源和斗源那么大,但是却同样十分的精纯,毫无杂质。更重要的是,丹元之上的魔幻之纹竟然也可以驱动这个白色圆球内的力量,而且更加的轻松,旋转的速度比驱动灵源、斗源之时更加的快了一分。在研究过后,她才知道原来那就是传说中的自然之魂,她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将自然之魂给炼化出来了。从此,她的炼丹和炼器技术更加精确,就连效率都高出一些。

    直到最近,她才研究中,原来这自然之力还可以测试空气中的各类元素。这样便可以通过这些空气元素而确定她所在地方到底有没有改变。

    每个地方的空气元素都过随着空气湿度以及各类原因而发生变化。但是却从未有人可以察觉到,但是冰血的自然之力却可以。

    在同一个空间内,虽然各个地方的湿度不一样,但是空气元素就是发生变化,也会有着一丝小小的形同之处,但是此时她所在的空间却与浑天大陆完全不一样。

    冰血眉头微微一皱,静心凝神,回想着进入黑色旋涡之时耳边隐隐约约传来老头对她说的最后一个句话。

    “现在就送你去那个地方好好玩玩吧,当然如果你还有命出来的话,倒是有机会来找老夫。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看来这里就是那个老头说的那个地方了。

    有命出来!那么就是说她还可以出去,只是听那老头的语气,想要出去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有可能……把命留在这里。

    但是,她墨天齐、黑暗王者恶魔冰血,又怎么会让自己折损在这里。她可是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呢,妈妈还没有找到,家还没有团员,还有那么多人在等着她。

    如果……想要出去,就只能用闯的,那么……她便自己在这里开一条回去的路。

    即使要用血来铺盖,那就如何。这种情况,这样的世界,这样的环境,她……早就习惯了不是吗。

    虽然安逸了许久,但是那些早已成为本能的东西,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忘记的。

    为了以防万一,冰血想要先从黑晶戒指中拿出几颗丹药服下,毕竟刚刚的传送让她此时体内缺乏,浑身无力。

    然而下一秒,冰血整个人都愣在原地。

    僵硬的抬起手看向自己的手指,那枚简单的黑色指环依旧安静的套在自己的手指上,但是无论自己驱动多少精神力都无法开启她。不仅如此,就连自己的妖月空间、墨氏空间、紫环幻器都无法开启,就连师父给她的蓝色耳钻也是。

    自己身上的空气幻器竟然一下子都被禁锢了。除了黑晶戒指和蓝色耳钻以外,其他的幻器都化为印记印在自己的身上,连回复本体都不行。

    看着自己左手中指上那枚代表着紫级班身份的黑色骷髅头,还有右手虎口上那轮血红色的弯月,都静静的帖附在自己的手上。

    好似不甘心一般,冰血单手一挥,一面水镜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目光定在了镜中之人的脖颈上,那里愕然印着一朵盛开的紫色曼珠沙华,而在那多曼珠沙华的花心之内,一轮血红色弯月是那样的明显却又无法遮盖住那多妖异而邪魅的紫色曼珠沙华。

    随着妖月吊坠的几次升华,紫色曼珠沙华已经覆盖住全部侧面的脖颈,妖娆的花瓣直开至耳根,伸向半面脸颊。既然如此,却丝毫不显得有任何的凸出,反而给这张绝美的容颜增添了一丝妖艳妩媚的妖娆妖异,阴森邪恶的邪魅蛊惑。

    但是……重点不是这个好不好。平时不会展示这个印记,都会让妖月吊坠恢复本体的样子挂在脖子上。

    而手中的两个印记也会隐藏起来,但是今日不仅仅神识无法进入到里面,印记也统统都浮现出来了,这么会这样。

    冰血接着试图联系魔蓝之戒,魔蓝之戒属于自己的本名契约之物,就算被禁锢,但是依然可以通过本名契约取得联系,但是此时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甚至无法知道里面的状况,相同的里面的紫溟也彻底跟她断了练习。

    只见在那个神秘老头的空间,虽然自己无法跟紫溟联系到,但是通过自己与魔蓝之戒的本名契约,紫溟是可以自己的状况的。但是现在估计……已经不行了吧。

    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如果空间幻器无法启动了,那么……其他的呢

    想到这里,冰血接二连三将自己的身上的幻器都坚持了一变。

    好吧……其实因为她平时不喜欢戴那么多东西,所以此时除了手腕上的那条银色手链以外,再无其他幻器在身上了。

    可是……竟然连那条银色手段都瞬间变成了废品,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该死啊,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站在原地整整调节了三分钟,冰血这才无语的叹了一口气。想必这个空间内有这个某个强大的磁场,不仅仅让这里面的空气元素缺乏,就连幻器都无法使用。

    以她的心性,很快便平复了下来。

    现在唯一要做的便是离开这里,回到原来的空间去,不然……那些人非急疯不可。

    在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可言,冰血只要继续向着前方走,在走了不到两个小时候,终于看到了一个类似城门,却比她见过了任何一个城门都还要大上数倍的黑色大铁门,而铁门之上,赫然雕刻着几个阴森森的大字。

    “亡魂之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