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九章地下通道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第十九章)地下通道

    “变你妹啊,想大战一场直说!”冰血双手环胸,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啊!这么严重啊!”艾月晴突然脸色一变,眼中闪过一抹凝重。

    冰血微微一笑,拍了拍艾月晴的肩膀,开口说道:“这事过后再说,我不是魔兽更不是妖兽,而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额……品种。对于气味十分的敏感,特别是……”

    说道这里,冰血转过头看向前方的破旧院长,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特别是跟黑暗元素有关的东西。”

    艾月晴眉头一皱,不过却没有再问下去,虽然心中担心,但是却被她压制下去了,这里确实不是讨论这个的地方,虽然心中担忧,但是也比较忍下来。反正她现在已经找到这丫头了,无论日后有什么困难,他们一起度过便好,而且还有玄不是吗。

    虽然她没有问过玄的事情,但是她却相信,凡是有冰血在地方玄也肯定会在。这无关时空、位面,因为他们两个人可是任何因素都无法分开的。

    “走吧,我进去!”

    冰血看向艾月晴微微一笑,让她不要担心。

    “嗯!”艾月晴笑着点了点头,轻声叹了一口气。

    两个人暗中躲在院子外的一处围墙下方,仔细的感受着院子四周的气息波动。随即两个人同时睁开双眼,对视一眼,微微一笑。

    “一共有六名暗卫。”

    “三个一剑斗尊,两个二剑斗尊,一个三剑斗尊。”

    艾月晴不屑的一笑:“这燕老鬼还真是下血本啊。”

    冰血左右看了一眼,随即转过头看向艾月晴,勾起一抹冷笑:“你左我右,看谁快!”

    “好!”艾月晴双眉一挑,勾起一抹兴奋的热血。

    下一秒两道黑色身影如同闪电一般向着这所破旧小院两边包抄而去,消声无息,就连风都好似没有发现两个人似的,依旧轻轻的吹着。

    昏暗的月光今日显得特别沉闷,时不时的被一块飘过的云朵遮住,好似被遮盖住了一层黑色的布,就是不肯长时间的露在外面。

    整个燕家也是一片寂静,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此事他们的院子中来了两位黑暗中的王者,正在他们的家中如入无人之境般探索着。

    “喂,这里面是谁啊?”艾月晴悠然自得的靠在一处墙角上,看着眼前蹲坑似的蹲在暗处的一个人,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

    那人浑身一阵,甚至忘记了所有的动作,僵硬着脖子转过头,双眼大睁。

    “啊,原来你不知道啊!”艾月晴灿烂的笑容下露表现出一幅惊讶的表情,随即有些可惜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只好去问别人了。”

    根本不给对方一丝考虑的时间,艾月晴突然伸出双手,瞬间握住了那人的头,“咔擦”一声,男子的头以一个十分诡异的角度瞬间扭过,下一秒整个人僵硬在原地,停住了呼吸。

    他……甚至连到死都不知道自己一个一剑斗尊,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死在了一个少女的手里。

    艾月晴解决了一个后,抬眼看向院子的另一边,即使眼前一片漆黑,只能透过昏暗的月光看到院子里的一些杂草而已,但是她却好似看到了一双如同星辰般明亮的眼睛,在对面正对着自己微笑。

    缓缓抬起右手,对着另外一边,右手握拳竖起拇指,嘴角勾起一抹默契的笑容。

    随即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虽然她没有冰血的瞬移,但是速度却依旧比一般人快上许多。

    整个破旧的小院内,突然间变得十分阴森了起来,一阵阵阴冷的风吹动着院子内的杂草,发出“沙沙”的声音,偶尔传出石头互相击打在一起的“咔咔咔”声,好似魔兽啃咬骨头的声音,让人蓦然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然而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整个小院子内已经没有人再有机会去感受那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了。

    “可恶,又是你领先了!”艾月晴看着已经站在那栋破木板房前的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冰血嘴角微微上扬,双眉一挑,耸了耸肩膀说道:“你别忘记了,暗杀可是我的看家本事。要是在这方面输给你这个佣兵头子,本少以后还怎么混。”

    “哼,在森林野战老娘也没赢过你,还不是在佣兵界照样混。”艾月晴狠狠的犯了一个白眼。

    艾月晴走了几步,来到那件破木板房前,看着眼前这个足够称得上是危房的地方,无语的摇了摇头:“我一直怀疑燕无思到底是不是燕老鬼的亲生儿子啊。”

    “这样不顾自己儿子死活,只在意家族利益的人我见多了,很正常不是吗!”冰血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波动。

    艾月晴轻声叹了一口气,微微点了点头:“确实,还真是庆幸我重生在那样的一个家庭里。”

    “进去看看!”

    冰血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破木房,有些奇怪为何气息还是这么弱,如果燕无思就里面的话,散发出来的黑暗气息不会这般弱。

    带着一丝疑惑,冰血和艾月晴小心翼翼的带开了那扇破败不堪的木头门。

    在木门打开的一瞬间,一股子沉厚的泥土灰尘的味道扑面而来,其中还夹杂着一股霉味和刺鼻的腥臭味。

    “天啊!”艾月晴连张口的心情都没有了,直接利用精神力传音惊呼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厌恶。

    “我靠了,这是人住的地方吗,也太恶心了点吧。”艾月晴厌恶的看着里面,嫌弃的憋了憋嘴角。

    就算里面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任何物体,可是以冰血和艾月晴的眼里依然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里面所有的景象。

    不住十平米的房间内,只有一张以及塌陷的木头床,上面的被褥乌黑一片,还有许多个破洞。房间内更是杂乱不堪,简直比外面没人看管的破庙还要破。

    很难想象……这里竟然住这燕家家主的亲生小儿子。

    “燕无思就一直住在这个地方,难怪以前他总是让我在燕家大宅后面的后山等他。这里是整个燕家距离后山最近的地方。”艾月晴眉头紧皱,双拳紧握,眼中闪动着浓浓的杀意。

    而此时,冰血缓缓的向着房间内走去,眉头紧皱。这里杂乱的气息太重了,直接影响了她的嗅觉,刚刚在外面的时候,她并没有察觉到这里面的气味,可是却可以清楚的嗅到燕无思的味道。

    关于这一点,冰血觉得很奇怪。如果说燕无思的味道是从这里散发出去的,那么也会与这个房间内的杂乱气味混合在一起,再向着外面散发出去。所以,她在外面的时候根本不可能那么清楚的问嗅到燕无思的味道。

    “小血!”也察觉到了异样的艾月晴瞬间收起了自己所有的情绪,冷静的站在冰血的背后,警惕的看着四周。

    “别担心,应该不是陷阱。只是我猜错了,燕无思根本不再这个房子内。”冰血冷冷的看了一圈,随即转过身拉着艾月晴一个瞬移,瞬间来到了那件破木板房的后面。

    房子的后面是一片杂草丛生的小院子,地面上除了半人高的杂草以外,再无别的东西,显得十分空旷。乍一看根本不会有人怀疑这里,而刚刚那些暗卫守护这全是前院,这后院竟然连一个守卫都没有,很难想象这里能藏的下什么人。

    冰血站在原地,微微抬起头仔细的嗅着空气中的味道,最后见目光定在了左前方三步远的位置上。

    那个地方依然是一片杂草,但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便会发现那个地方的杂草与旁边的那些杂草竟然有些细微的不同之处。就是以冰血目光所触之地为中心方圆二十厘米之内的杂草竟然比旁边的杂草都高出了一节手指那么高。

    艾月晴顺着冰血的目光看过去,果然也发现了那个地方的不同之处。

    “我过去看看!”

    冰血说完这句话刚要抬脚走过去,便被艾月晴抬手给挡在了身后。

    “还是我来吧,在机关房门姐姐还是略胜你一筹的!”艾月晴得意的一笑,随即将冰血拉到自己的身后,紧接着小心翼翼的向着那个方位走去,每走一步,脑海中都瞬间做出最为精确的计算,神识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的每一草每一物,以防在不自觉之时触碰了什么机关开关。

    冰血看着挡在自己身边的艾月晴无奈的笑了笑,随即抬起脚踩着艾月晴的脚步跟了上去。

    “果然有机关!”两个蹲下身子,半人高的杂草正好将两个人的身影完全遮盖住了,此时就算有人来都无法发现她们两个。

    “解开会有声音吗?”蹲在艾月晴身边的冰血无声的问道。检查机关的是艾月晴,所以冰血也乐得轻松,有事就问。反正机关这种东西,虽然她也很了解,但是艾月晴却说的没错,在这方面她还是精过自己的。

    艾月晴微微扫了一眼冰血,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傲然说道:“切,这么一个小小的机关又怎么可能难得住姐姐我,姐姐让它没声音它就必须乖乖的给我消音。”

    冰血以前就已经知道任何机关在艾月晴的手里那都跟玩具一样,根本没有一丝的难度。也不知道这丫的再哪里学来的。不过冰血却知道,他们在现代的时候所拥有的生活都是一样的。没有父母,没有家人,从未感受过亲人的温暖。

    想必艾月晴也没有什么阳光童年吧。

    只见艾月晴蹲在地上,单手紧握一把极薄的匕首,小心翼翼的向着地面刺去,在艾月晴刺了十几下以后,突然听到一声极其微小的“咔!”。

    “找到了!”艾月晴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兴奋的笑容,随即只见她用匕首在地面上看似随意的划了几道,随即原本就比其他地方高出一些的地面突然上升了十几厘米。

    艾月晴转过头看向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过来帮忙啦。”

    “我以为你自己就可以!你不是女汉子吗!”冰血笑的一脸戏谑,随即蹲下身帮着艾月晴一起将那个铁盖子打开,里面露出了一节楼梯,楼梯之下一片漆黑。

    冰血对着地下仔细的嗅了嗅,眉头微微一皱。

    “怎么样?”艾月晴有些焦急的看着冰血。

    冰血点了点头,无声说道:“就在下面,不过……那股气体很容易侵入人类体内,十分危险。”

    “你不会是说让我在这里等着,你自己下去吧。你觉得可能吗!”艾月晴双手环胸,冷冷的看着冰血,不等冰血将话说出来,脸上依旧充满了拒绝和坚定的神情。

    “我还没说呢!”冰血憋了憋嘴角,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虽然她刚刚是想说让艾月晴在外面等着的。毕竟她是人类,人类的体制本就是所有种族当中最为羸弱的。况且她根本无法忍受里面的黑暗气体的侵蚀。可是她也知道,凭借着艾月晴的性格根本不会同意。

    “你有办法对不对!”艾月晴仰头看着冰血,灿烂的一笑。虽然听起来好似在问冰血一般,但是他们两个人却都知道,这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冰血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知道了,跟紧我!”

    冰血说完,伸手拉过艾月晴的手,随即另外一只手在两个人的头顶一挥,一道黑色气体瞬间闪现而出,随即滑向冰血与艾月晴紧握的两手之间,最后隐如其中。

    一切完成后,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艾月晴,认真的说道:“记住,不可以放开我的手。”

    “好,放心吧!”艾月晴丝毫不担心的笑了笑,紧了紧握着冰血的手。

    通往地下的楼梯很长,而且里面伸手不见五指,越往下面潮湿的气温越浓,还能听到“滴滴”的声音,好像是水滴滴落在地面的声音,在这寂静的黑暗中尤为响亮。

    跟在冰血身后的艾月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要说像是她这样修为的人根本不会在惧怕寒冷,但是这里却总是透着一股阴冷的感觉,让她无论提升多少灵力都无法驱寒。她明白,这就是冰血所说的黑暗气体在试图侵蚀她的身体的缘故。

    想必,要不是冰血用特殊方法护着她,只怕她走不了多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