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八章万更在潇湘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第十八章)快给姐变身一个(万更)

    艾月晴看着眼前的少年,眉头微微一皱,总感觉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从心底升起,而且还有一种从未对任何人有过的信任感,好像他们认识了很久一样。

    “对了,还没问阁下是?”虽然知道他就是家人请来救自己的人,但是却始终还未层问过对方的名字。

    冰血淡淡的看着艾月晴,冷声说道:“冰血。”

    简单的两个人听在艾月晴的耳中却犹如震天雷一般,轰的她整个人都傻在了原地。

    艾月晴微微张开嘴,却发现自己竟然连声音都忘记了如此发出。

    而此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吵杂的脚步声,冰血转过头看向门外,就在房门被推开的一瞬间,一道轻柔的声音幽幽传来。

    “恶魔……冰血!我终于……找到你了。”

    深夜,艾家直系一脉聚集一堂,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突然醒过来了艾月晴。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正当他们为找到那个黑暗魔法师挖空心思,苦恼万分之时,艾月晴竟然就这么醒了过来。

    而在看到冰血和艾月晴二人那冷静的样子,众人心中了然。

    想来,是冰血私下里将艾月晴给救醒了。

    只是他们对于冰血是用何种方法治疗好艾月晴这件事却绝口不提,不过对于此事,虽然他们十分好奇,但是却不敢多问。

    每个人都看得出来,这位神秘少年的性质完全属于那种喜怒无常之人,如若他们说错了话,激怒了对方,反倒是他们得不偿失了。

    “可恶,没有想到那燕老贼如此可恶,竟然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残害我儿。”

    艾一闻在听到艾月晴说出受伤前后的过程之后,心中大怒,要不是艾老家主拦着,想必已经拿着他的魔法杖杀去燕家了。

    “爹爹,这件事我们毫无证据,现在过去燕家也是无用的。”艾月晴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就没有证据,只要我们去燕家拿下那燕无思,害怕没有证据吗。”艾一闻怒声一喝,气的满脸涨红。

    “好了,你这么大的人了,还没有晴儿一个小姑娘冷静,也不怕说出去丢了我们艾家的脸。”艾家家主一声冷喝,顿时压下了艾一闻的冲动。

    一直站在艾一闻身边的艾一恒抬起拍了拍激动的哥哥的肩膀,随即看向艾家家主,虽说他的表现比他哥哥冷静了许多,但是严重的怒气却绝对不少。

    “爹,难道我们就这么忍着吗。他燕家实在是欺人太甚了,竟然将注意打在了晴儿的身上。难道我们艾家出了难得的天才就活该被他们祸害吗。”

    艾家二老爷眉头一皱,微微看了一眼始终没有开口的冰血,双眸微微一闪,随即转过头看向主位上的艾家家主说道:“为今之计,我们只能找出燕无思,找出他体内拥有黑暗元素的证据,这样我们便可以用此时为引,攻下燕家。”

    艾家家主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微微点了点头。儿老爷心中所想,艾家家主又怎么会不明白,只是……想要找出燕无思体内的秘密,就只能求助与眼前的这个神秘少年。

    只是……

    “冰血阁下!”通过这件事,艾家家主对于冰血的称呼也改了口,不再似小辈一般的小友小友的叫,而是用的尊称。

    冰血一派悠闲的坐在椅子上,根本没有想过介入他们的争论中,只是这个时候人家大家长都开口了,在闭口不发,反倒有些拿乔了。

    冰血微微一笑,淡淡的扫了一眼神情有些紧张的艾月晴,心中了然。

    “我看你们还是放弃吧,先不说在下会不会去帮你去迁出燕无思体内的黑暗元素。就算你们去了燕家,想必也见不到燕无思。就算在下不了解那燕家家主,通过这件事,也能看出来那燕家家主根本就丝毫不在意燕无思那个儿子。既然他谋划的这件事已经暴露,燕无思今晚回去也难逃一死,你们去了又有很用,难道燕家家主会放着一个那么大的证据给你们去捡吗。”

    在冰血说完这句话后,原本还一脸愁容的艾月晴突然转过头有些惊讶的看着冰血,随即感激的一笑。

    而冰血看着艾月晴,嘴角一勾,一抹淡淡的微笑,让两个还有些陌生的人心中升起了一抹默契的感觉。

    “碰!”艾一闻一掌拍向桌案,怒声:“难道我们就这么放弃,难道就让他燕家如此欺我艾家不成。”

    “爷爷,二爷爷、三爷爷、爹爹、叔叔。”艾月晴缓缓站起身,身体依然虚弱的她脸色还带着几分惨白,额头泛起浮现出一层冷汗,眼中卸去了之前的坚毅,好似一阵风吹来就能将她吹到一般,看的艾家几个人心中的怒火顿时熄灭了许多。

    “晴儿,有什么坐下说,别太激动了。”艾家老家主连忙开口说道。

    艾月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开口说道:“爷爷,晴儿身体还未康复。就算你们要去燕家,现在晴儿这个样子想必也无法陪同各位出门了。虽然这件事我们势必会找燕家讨回,但是也请待晴儿身体好些之后,晴儿亲自去讨可好。冰血阁下说的对,现在就算我们去了,燕家家主也势必早已做好了准备,我们去了也是无事无补。左右我们两家关系也在没有修复的可能,不如让这仇留给晴儿自己去报,可好。”

    “哎!”艾家家主无奈的额叹了一口气,随即点了点头,慈爱的看着艾月晴微微一笑:“好吧,既然如此……就依了晴儿。”

    “谢谢爷爷!”艾月晴行了一礼,在刚刚直起身之后,身体一晃,向着旁边倒去。

    就在此时,一道紫色身边瞬间来到了艾月晴的身边,身后将虚弱的她揽入了怀里。

    “你没事吧!”冰血微微皱起眉头,看着倒在自己怀里的艾月晴,下一秒单手一挥,握住艾月晴的手腕,随即说道:“你身体连最起码的元气都没有修复好,不该出来大厅的。”

    语气中的责备听起来十分的冰冷,但是艾月晴却微微一笑,缓缓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绝美容颜轻声说道:“无碍,我知道你会救我。”

    “切!”冰血无语的翻了白眼,却没有办法丢下这个人。

    谁让……她是……

    对于二人的对话,所有艾家人都云里雾里的一片迷茫,不过他们却齐齐长舒了一口气。刚刚那一瞬间,他们险些吓出一身冷汗。好在冰血阁下反应快,及时接住了倒地的艾月晴。

    只是……这般奇快的速度,哪怕是主位上的艾家家主都惊叹万分啊。

    艾家家主与身边的二老爷、三老爷对视一眼,纷纷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震撼。

    那是……传说中的……瞬移。

    怎么可能!

    不过……他们貌似所有人都忘记了,此时他们的心肝宝贝正躺在一个陌生男子怀里呢,虽然这男子是假男子,可是……他们好像不知道吧。

    “那个……还不服快上前扶着小姐!”艾家大夫人不愧为艾月晴的母亲,想的自然比那些个男子想的细,也是第一个发现不适的原因。连忙快步走了过去,伸出手想要从冰血的怀里接过自家女儿。

    可惜……某人又岂是那么好配合的人。

    “不必了!”冰血单手一挥,直接将跟自己差不多高,却因为大病一场而更加柔弱的艾月晴拦腰抱了起来,直接丢了一句:“我送她回房间,你们自己讨论吧。”说完,便头也不转的向着艾月晴阁楼走去,走的那叫一个潇洒啊。走的让艾家所有人那叫一个无奈叫无语啊。

    他们怎么不知道,这神秘少年是个如此热心肠的人啊。

    冰血抱着艾月晴在一路惊艳震惊的目光中走入到了晴天阁内,轻柔的将怀里的人儿放到床上之后,随即好似不要钱似的从黑晶戒子中拿出几粒珍贵无比的圣阶丹药喂入到了艾月晴的口中,那叫一个干净利落,好像那根本不是外面抢破头的圣阶丹药,而是不值钱的糖豆子。

    “小血,你变了。”

    艾月晴对于冰血的称呼突然变了,可是冰血的脸上却没有出现任何惊讶的表情,反倒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我以为你不会发现呢。”冰血双手环胸,向后一靠,慵懒的靠着椅背,双腿搭在床沿上,戏谑的看着眼前的艾月晴。

    “之前我刚刚醒过来的时候,燕无思便来了,我虽然对于你有些奇怪的感觉,而且还在奇怪怎么对你有种莫名的信任,在听到你的名字之时,我以为这是我的错觉,我完全没有想到我等了这么多年的人竟然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好像睡了很久一样,即使醒过来依然还在梦中,而刚刚在大厅之时,看到你无意思的动作,便已经确定了。”艾月晴微微一笑,这个时候除了眼前的这个人,谁还能将淡然冷静的表情表现的如此慵懒邪魅呢,还有谁能让她莫名的感觉到信任呢,还有谁会不用猜就能知道自己心中所想呢。

    “我好像跟你……没那么熟吧!”冰血再次翻了个白眼,她算是发现了,在这个女人的面前,她最习惯的动作就是翻白眼。

    对于冰血冷漠的态度,艾月晴丝毫不介意,而看向冰血的眼神中少了之前的淡漠疏离,多了几分让外人看不懂的暖意与宠溺。

    “你怎么会在这里?”冰血眉头微微一皱,看着艾月晴,接着说道:“没想到,堂堂佣兵之王竟然也会被那么下三滥的手法给伤成这个样子。”

    没错,眼前的这个人,便是冰血前世在现代之时认识不多的人之一,佣兵中的异类同时也是佣兵之王,艾月。

    而冰血当初给她所创立的佣兵团的名字也是根据她的称号来命名的,妖月。这也是当初玄在听到这个佣兵名字之时为何一下子就猜出了是冰血所创的原因。

    在现代当中,道上的人都知道杀手之王恶魔冰血与佣兵之王艾月妖月水火不容,是死敌。可惜他们却不知道,他们之间有着一道不可抹灭的联系,让他们每次对战之时都不会对对方痛下杀手。

    而艾月也是唯一一个能从冰血手下安然无恙的离开的人,这也成为了艾月在佣兵界名声越来越大,无人敢惹的原因,因为恶魔冰血乃是整个黑道为之避而不及的人物。能多次从她手底下安然无恙的离开的人,谁又敢去招惹。

    很难想象,前世那个冷血冷情除了玄以外不接受任何人的冰血,竟然会意外的接受另外一个人。对此虽然玄也很意外,但是他却十分的感谢艾月。而冰血与艾月之间也始终都是似敌非敌,似友非友的关系。虽然艾月每次都想靠近冰血,但是却总是被冰血用武力赶走,但是却从没有伤害会艾月一丝一毫,为此艾月的胆子也越来越大,直到她再也找不到冰血为止。

    他们之间的缘分是再一次任务当中,冰血险些丧命,而正巧被路过的艾月发现将她救了回去,当时为了保护受伤的冰血,艾月险些丧命,也许这就是艾月能成为冰血眼中特殊的存在的原因吧。

    “我收到消息之后便去找你,可是却再也找不到你和玄,之后……之后我听说了你们出事的原因。可是你将你那个组织的总部毁的也太彻底了,我连跟渣都没有看到。后来我听说你们组织的头脑跑了,便想给你报仇,为了逼他出来,我将你们组织的所有分部都给毁了,结果还是……”

    说到这里,艾月发现冰血的眼神越来越冷,冷到自己直打颤,终于开始怕了,怯怯生生的缩着脖子,憋了憋嘴角。可是心中却异常的高兴,她真的变了,变了好多。

    如果是以前,她根本不会表现出这么多的情绪,甚至连表情都没有,顶多听完自己说完这些后,丢一句:多事。便扭头离开,再也不会理自己了。

    可是现在……她……竟然生气了。

    就在艾月晴这边为了冰血的改变而高兴之时,一道清脆的冷声传了来。

    “然后你这个笨蛋就跟那个混动同归于尽了。”

    “你怎么知道!”艾月晴睁着一双大眼睛,惊喜的看着冰血,然而在看到那张冷的能掉出冰渣子的脸,顿时心中一突,缩了缩脖子。

    “你怎么来这里的!”冰血狠狠的瞪了一眼艾月晴,却怎么也无法将心中的责怪说出口,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前世的她那般冰冷,即使对她有些特别,也不过是因为玄告诉自己艾月救了自己的命,就不可伤她,她是人要学会感恩,即使她不懂感恩是什么意思,但是却听玄的话。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傻女人会为了那样的她做到如此。

    “哦,可能是因为这个吧!”艾月说完,便从衣襟里拿出一块黑色的小石头,小石头被一条红色链子穿过,看得出来主人十分的珍惜这枚不起眼的石头。

    “这是……”冰血震惊的看着艾月手中的石头。

    艾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握着手中的小石头,好似那是自己最为珍贵的宝贝一般,小声说道:“我当初救你的时候,记得这枚石头一直挂在你的脖子上。当时我赶到那个组织的总部之时,没有看到你和玄,却在地上看到了这枚石头,便收了起来。而当我和那个滚蛋同归于尽的时候,隐隐约约看到这枚石头发光了,随后我便在这里醒了过来,才发现我竟然成了这艾家的艾月晴。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你和玄的消息。”

    “笨蛋!”冰血翻了个白眼,不过那冷硬的嘴角微微上扬,却表示了她此时的心情是怎样的好。

    轻轻的舒了一口气,心情也变得异常轻松了起来。

    她很庆幸,自己来到了艾家,救了眼前的这个女人。以前他们的似敌非敌,似友非友,那是因为自己不懂情,估计那样的她让眼前的这个笨蛋女人竟然失望伤心吧。

    可是现在的她已经不一样了。她学会了情,学会了珍惜。

    前世除了玄意外,还有谁能为了她如此不要命的去报仇呢。

    艾月晴笑着看向眼前的那张别扭的容颜,她比以前更美了,也不同了,但是她始终是那个自己想要用生命去保护的倔强小女孩啊。

    猛然间,艾月晴扑到了冰血的怀里,悬着了这么多年的心终于落地了。

    哽咽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却充满了温馨和甜蜜,这一对早就应该存在的挚友,终于见过了万千艰难走到了一起,这一生再也没有谁可以将她们分开了。

    “小血,我终于找到你了。前世我来晚了,这一世我再也不会离开你,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前世,在我见到你的第一面便说过要好好保护你,这一世我依然不会改变的。就算我依然没有你强,但是我依然会用我的一切去保护你。”

    冰血抱着怀里的人儿,笑的一脸幸福。她当然记得前世那个毅然决然挡在自己面前不让那些雇佣兵欺负受重伤的那个笨蛋女人,口口声声说道任何人不可以动她的妹妹。

    可是那个时候她根本不懂,现在她们该换换了,这一世让自己来保护这个笨蛋吧。

    “笨蛋!”

    好像从她挡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自己就喜欢这么叫她。还记得每次在他们打了一场之后,在叫她笨蛋的时候,玄总是很奇怪的在旁边笑,原来是这样的一个意思。

    原来……她……在就进入到了自己的心里,只是自己从来没有发现而已。

    在冰血精心治疗的几天里,艾月晴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而这样神奇的康复速度是艾家所有人都想不到的。

    他们自然不知道,这样的速度不仅仅是因为冰血那一手神奇的针灸之法,还有冰血那一推又一推的圣阶丹药堆集起来的。

    “那燕家你想怎么办?”

    这一天,两个人坐在花园的凉亭之上晒着太阳。

    没错,这两货此时确实是在凉亭的屋盖上,而不是在凉亭里面。按照冰血的话是,他们是来晒太阳的,凉亭里面是乘凉的,就只能去顶上晒太阳了。

    “如果你想要灭了燕家,我有办法!”冰血说到这里之时,眼中闪过一抹阴冷。就算正面打不过,下毒她也能让燕家一夜之间消失一大半。

    不过,艾月晴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着冰血微微摇了摇头:“我小的时候便认识了燕无思,可以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只是我们两家不合,所以我们不能正大光明的交朋友。整个清月城都不知道我竟然与敌对的燕家小公子青梅竹马。只是没有想到燕家家主竟然发现了,还因此利用这一点让燕无思来伤我。”

    艾月晴的眼中闪过一抹杀意。别看现在的她温和无害,可别忘记了,她可是前世那个杀人不眨眼,混迹在各色佣兵内的佣兵之王。佣兵界的异数,又怎么会是无害之人。

    她既然能成为冰血的朋友,那么性质上可是差不多的人,不然也不会走到一起了。

    冰血冷笑一声,斜眼看着艾月晴说道:“难不成你会放过燕家,这可不像你……妖月。”

    “呵呵!”听到冰血这般叫自己,反而笑的一脸开心的艾月晴戏谑的转过头说道:“我还没有问你呢,你竟然会用我的名号去建立佣兵团,看来姐姐我以前在你心里就已经有了很重的位置呢。”

    “切!”冰血满脸鄙视的白了一眼满脸得瑟的艾月晴,表情有些别扭的说道:“那是因为这样方便玄找我而已。”

    “哼!”明显不相信某小孩的借口,不过却没有在继续捅破,而且抬起头看着蔚蓝的天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嘴角露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这样……真好。

    “对了,你多大了?”好像看不过那张脸如此得瑟一样,心中那个想要跟她过不去的因子再次窜起,冰血戏谑的勾起嘴角。

    果不其然,听到这句话后,艾月晴脸色一变,嘴角猛地一抽,咬牙切齿的说道:“姐姐我还小,才七十多岁。”

    “哦!”冰血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弄得艾月晴脸色更加的僵硬了许多,而下一句话彻底崩裂。

    “哎,本少今年才不到二十呢。”

    艾月晴瞬间坐起身,对着身边那个满脸得意的小孩,一声怒喝:“滚蛋,你个臭小孩!”

    虽然自己比冰血晚穿越,却因为时空错乱而来到了这个浑天大陆,时间上也因此出现了错乱,导致……导致自己竟然比她大那么多。

    冰血好笑的看着咬牙切齿的艾月晴,如果是土生土长的人,想必是不会介意年龄的。可惜啊……

    不过,看到自家姐姐炸毛,冰血依然做起身,忍住笑意,安抚道:“好啦,好啦!年龄在这里根本就是浮云,何必在意呢。”

    “哼,你这个小孩可不能嫌弃姐姐我老!”艾月晴嘟着嘴巴,撒娇的拉着冰血。心中却异常的温暖和满足。

    她终于可以和这样人用这样的气氛在一起了。

    “当然不会啦,谁敢嫌弃你,老子杀的他娘都不认识他。”冰血豪气一挥,满脸的凌然之势。

    对于这两个人之间的交往模式,艾家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在每天不间断的徘徊在震惊、惊讶当中,这么多天来,是个人都会麻木的。

    可是……他们也很忧桑啊。毕竟……那冰血是个男子啊,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去干涉艾月晴的决定,谁让她不仅仅是艾家的宝贝,还是艾家的几位神秘老祖宗的宝贝呢。

    这时一道声音从凉亭下方传来,打断了两个人的戏闹。

    “小姐,家族请您和冰血阁下去一趟前厅。”

    二人闻声看去,只见是艾大夫人的贴身女仆,想必艾家直系都已经到齐了,这才来唤艾月晴的吧。

    “走吧,想必是燕家的时候有消息了!”

    这几天,艾家老家主让艾月晴好好养伤,而他们其他人则是暗中去调查燕家的事情。而冰血在艾月晴没有说话的时候,自然也不会去管艾家的事情。但是燕家既然伤了她的人,那么这个仇是一定回报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也就没关艾家对于燕家的动作。

    两个人来到前厅,果然艾家的直系都已经坐在了里面。而看到两个人如此亲密的走进来,依然有些不忍直视的感觉。

    “晴儿,你怎么说也是个姑娘家,整日里跟着一个男子出出进进,还……还……还弄得如此亲密,这样……这样你以后如何嫁人啊。”

    艾月晴刚刚走进去,便被艾大夫人拉到了一旁,声音虽然小,但是以在场之人的修为依然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听到艾大夫人如此说,艾家的其他人反射性的看向冰血,却惊讶的发现,被讨论的本人竟然满脸淡然的坐到了椅子上,丝毫没有一丝尴尬的神情。

    这样素来疼爱艾月晴的艾家人心中升起了一抹不满的神情。

    “呵呵,娘,您多虑了!”艾月晴无奈的一笑,转过头看向冰血,眼中闪过一抹幸福的神情。

    然而就是这样的眼神,反倒让艾家的人更加的误会。

    难道……

    看到艾家众人的表情,艾月晴无奈的摇了摇头,拉着自己的娘亲走到了冰血的身边,随即在一片僵硬的表情下温柔的拉起冰血的手,微微一笑:“小血,你还不说。难不成让姐姐真的背上暗恋的名声啊。”

    冰血翻了个白眼,仰着下巴得瑟的说道:“暗恋本少有什么不好。”

    “切,是是是!奴家早在几十年前就开始暗恋你了。”艾月晴微微一笑,顿时做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靠在了冰血的肩膀上。

    看到这女人突然一副妖孽的神情,冰血嘴角一抽,汗毛直立,一般甩开了缠绕在自己手臂上的两条纤细手臂:“喂,女人。你节制一点,矜持一点好不。”

    “切,矜持值多少前啊。”

    听到这话,冰血一顿汗颜,无奈扶额。她怎么就忘记了,这女人可是视钱财如人命的家伙啊,不然也不会去混在那一群男子推里当什么佣兵之王啊。

    “晴……晴儿!”艾家家主终于忍不住的唤了一声,咋一看,这一屋子的人一个个下巴落的老长,险些就这么掉在地上。

    可见……都吓得不轻啊。

    这也难怪,艾月晴这么多年来都将自己当佣兵之时所养成的豪爽性质收的干干净净,将大家闺秀的模范样子装的那叫一个真真实实啊。而此时在见到这般的艾月晴,艾家人没有去验明正身就已经够意思的了。

    “好啦!好啦!你们就不要乱猜测了!”看玩的差不多了,在玩下去难保这些人不炸毛。艾月晴微微一笑,拉着冰血看向艾家众人说道:“冰血其实是女儿身,只是因为出来历练女儿身毕竟不方便,所以才用特殊方法转变成这样的。现在你们放心了吧!”

    “女……女……女的!”

    一道闷雷瞬间劈下,将一屋子的人劈的那叫一个外焦里嫩啊。

    一个个傻傻的看着那个笑的一脸淡然的少年……额……不对,是少女!

    真的是……打死他们,他们也想不到,那个一身神秘莫测的少年竟然是个……女的。

    我靠……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打击人的吗。

    冰血轻声叹了一口气,看得出来这艾家人是真心对待艾月晴,她自然无法在像之前那样给他们冷脸色看。

    对于她的人好的人呢,她自然不会在拒人千里之外。

    拉着艾月晴微微一笑,看向主位上的艾家家主说道:“不知,艾家主这些天都查到了哪些?”

    看到自家的宝贝孙女突然变得如此开朗,艾老家主自然看得出来这一切都归功于冰血。以前他们对艾月晴好,却总是觉得她虽然跟他们亲近,但是总是隔着一层他们看不懂的疏离。而且从未真正的开心过,好像总是有什么愁死在烦恼着他们的这个宝贝。

    可是只从晴儿醒过来了之后,就彻底的不一样了。

    她更爱笑了,而且笑得十分真实幸福。他们都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冰血。

    虽然他们不明白,为何会这样,但是他们却真心感谢冰血的到来。

    这样的艾家老家主再看向冰血之时,眼中浮现了一抹慈爱的神情,微微一笑:“既然是晴儿的朋友,那么老夫可否有幸让小冰血也唤我一声艾爷爷啊。”

    冰血微微一愣,随即笑着点了点头:“艾爷爷,这是冰血的荣幸。”

    “哈哈,好好啊!”艾老家主爽朗的一笑,可见他此时的心情十分的好,这段是笼罩在艾家头顶上的愁云也瞬间消散。

    “我们刚刚收到消息,燕家分布在我们艾家四周的眼线已经统统撤掉,包括城内所有艾家产业四周的眼线也都被收回了,想必燕家已经开始谨慎了起来,也是怕我们艾家借机会找他们的麻烦。不过,我们却没有收到任何燕无思的消失,想必他已经被燕家给软禁起来了,想要找到他比较困难。”说道正经的话题,所有人的表情也变得认真了起来。

    “如果我们要找燕家报仇的话,就必须拿出一个有力的证据。这样就算招来了燕家的那几个老祖宗,我们也必须是站理的一方,就不怕他们反击了。”艾二老爷神情有些凝重。

    “哼,我们艾家的老祖宗也不是吃素的,难不成还怕了他们燕家。”燕一恒之子满脸愤怒很的怒喝一声。

    冰血看了一眼那个少年,眉眼间却是与燕一恒有几分相似。之前她根本没有注意到那几个与艾月晴平辈的人。现在看来,这艾家的人果然都是俊男美女。

    只是冰血却没有注意到,那个被冰血扫了一眼的少年,竟然脸颊一红,刚刚满腔的气势顿时消散了不少。

    注意到这一点的艾月晴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随即说道:“堂哥,只要我们不毁掉燕家,那几个老头是不会轻易出来的。我们家的这几个人自然也不会随随便便的现世。我们只要断了燕家那几个兴风作浪之人便可以了。”

    “没错,晴儿说得对。这样燕家的根基受损,之后在这清月城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艾家家主点了点。

    冰血转过头与艾月晴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主位上的艾家家主说道:“艾爷爷,晚上我和月儿会去一趟燕家,你们只要在燕家大宅外观察情况便好。”

    “就你们两个去!不行,太危险了。”艾家家主想到不想反对到,就连他都敢轻易进入到燕家,要知道燕家的那个老头修为可是跟他差不多,不然也不能在这清月城与他艾家平起平坐,互相争斗依然无法分出胜负这么多年。

    冰血冷冷一笑,就凭借着他们这一个杀手之王,一个佣兵之主。一个燕家又怎么会去不得。要知道他们最拿手的便是隐匿,黑暗中的世界就是他们的天下,就算修为比他们高。只要他们不想,就没有人能发现他们。

    “好吧,那……你们小心点。一旦发现不对,就赶快出来,我们会在外面接应你们。”艾家老家主虽然不放心,但是依然绝对放手让孩子们去闯。

    毕竟,这个世界一味的保护是没用的。

    冰血和艾月晴一白天都窝在房间内,没有人知道他们都做了什么。就算是晚饭他们都没有出来吃,而是叫人将晚饭放在了门口。

    打从她们两个早上从大厅离开回到房间内后便在没有人见过他们,就连他们什么时候从艾家出去的都没有人知道,就算是暗卫都没有一个人见到。

    只知道,到了晚上差不多十点多的时候,艾大夫人前去房间找她们,才发现原来两个人都已经不在房间内了。

    虽然如此,艾家众人反倒放心了许多。

    既然他们两个人能悄声无息的从艾家离开,那么去燕家就更加的安全了许多。

    “我说这燕家人的是不是爱慕你们艾家的人啊,怎么连装潢都差不多。”

    此时燕家前院的花园角落里,整站在两个纤细高挑的身影。而这两个人正是打算夜探燕家的冰血与艾月晴。

    艾月晴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无声的说道:“我怎么知道,我也是第一次来。不过,燕家的地图我早就见过,当时也是这么问我哥哥的。”

    “原来你还有哥哥!”冰血双眉一挑,脑海中不停地描绘着燕家的地形图,嘴里却问着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嗯!他半年前出去历练了,平日里可是比我爹还疼我!”艾月晴丝毫不觉得此时两个人在这唠家常有什么不对,反而一脸的自然。同时也在告诉冰血,自己过得很好,不要内疚。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在冰血知道自己是为了给她报仇才会身死来到这里之时十分的内疚。

    其实冰血根本不用内疚,她不知道自己有多么庆幸能来到了这里,这里不仅仅有疼爱自己的家人,让她感受到了家人的温暖和疼爱。更加庆幸自己能再次见到她。

    冰血微微一笑,拉过身边那只纤柔的小手,转过头认真的看了一眼这个笨蛋:“走吧,跟紧我!”

    “嗯,我一定会一步不离的跟着你。”艾月晴反手握紧拉着自己的那只小手,认真的点了点头。

    再也不会跟丢了。

    两个人避过几班巡逻小队,躲在暗哨看不到的地方,紧闭气息向着燕家最为偏僻的小院而去。

    “这里是哪?”经过了几个花园和阁院,冰血带着艾月晴来到了一座荒废的小院。

    艾月晴有些奇怪的看向冰血,却没有一丝的怀疑。

    “燕无思的体制早就被他老爹用秘法给改变了,如果燕无思没有死,那么就说明燕家主舍不得毁掉他好不容易培育起来的这个强大的异种。势必会把他关起来等待燕无思的神智完全被侵蚀为他所用。而我就可以利用燕无思体内那种特有的气息找到他。”

    “哦,忘了告诉你。”冰血神秘的一笑,丝毫不担心会吓跑眼前的这个笨蛋女人,无声说道:“我其实不是人类。”

    “不是人类!”

    果不其然,艾月晴在微微惊讶过后,顿时双眼放光,满是好奇的上上下下看了一圈冰血,随即激动的拉过冰血的手:“快快快,给姐变身一个看看!”

    终于满足了宝贝们一会,啊啊啊啊!累shi了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