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七章可取所需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第十七章)可取所需

    “你们这些年来历练出来的阅历都学到哪里去了,连这么简单的眼力都没有,往后我和你们叔叔们怎么放心将这偌大的家业交付到你们兄弟几人的手里。”艾家家主怒瞪着艾一闻几兄弟,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

    “爹,您这是何意?”艾一闻几兄弟迷茫的对视一眼,随即看向艾家家主,语气也低了许多。

    艾家家主轻声叹了一口气,严肃的脸上闪过沉重:“我相信那名少年一定有办法救治月晴。”

    艾一闻一听,顿时急声说道:“爹,您说的是真的。那刚刚她为何没有直接治疗晴儿,反而只是压制住了晴儿的病情。”

    “哼,你以为人家是你什么人,要冒着得罪一名黑暗魔法师的危险来帮助你,我们艾家虽然说是一品家族,但是还没有那么能力让一个陌生人如此帮助我们。”艾家二老爷忍不住白了一眼有些看不清形势的艾一闻。

    其实平日里艾一闻还是一位比较机智聪颖的人才, 可惜一遇到自己宝贝女儿的事情之后,那智商直线下降,让所有人都跟着无奈加无语。

    “这么说,只要我们找出那黑暗魔法师为何伤晴儿的原因,这样就有可能让冰血阁下出手救治晴儿了。”

    艾家家主看着双眼铮亮的艾一恒,轻声叹了一口气:“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我们不仅只有三天的时间,还要确保对方不是……那个地方的人。”

    “这不可能!”艾一恒心中一惊,反射性的开口反驳,随即眉头紧皱的说道:“晴儿从未离开过清月城,又怎么会越到黑暗神殿的人呢。”

    “好了,我们在这里过多猜测也猜不出什么来,你们速去查查,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切记,无比小心。晴儿既然是在清月城内受伤的,那么恐怖那名黑暗系魔法师依然留在清月城,还有切记不可被外其他人知道。不然……招来光明神殿的人,可就真的麻烦了。”

    众人一听,神色纷纷凝重起来,齐齐站起身对着主位上的艾家家主弯下腰,恭敬的说道:“是。”

    而此时的冰血,已经用针灸之法控制住了艾月晴的病情。

    到了晚上之时,在艾家大宅进入平静,皎洁月光洒向大地,昏暗的月光充斥着整个艾家大宅之时。

    一道黑色身影乔不声息的进入到艾月晴的房间内,一双充满了阴冷狠毒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床上的艾月晴,突然一道狠辣的杀意从眼中闪过。

    紧接着,黑色身影猛然间抬起手臂,昏暗的月光下,只见那只手掌心出竟然有一团灰黑色的雾气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就在那到黑影对床上的艾月晴下手之际,一只纤柔白皙的小手猛然间制止了拿到黑色影子的动作。

    来人一惊,下意识脚下一转,眨眼间推到了距离床榻三米远的地方,冷冷的看着好似凭空出现一般,挡在床边的绝美少年。

    “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医药师!”来人声音十分的沙哑,还透着一股阴森的感觉,听起来十分的不舒服。不过看那样子却十分的年轻,很难想象一个年轻人竟然会有这样的苍老而难听的声音,不过冰血却听得出来,他这声音不是天生的,更像是被某种外力反噬后的结果。

    冰血嘴角一勾,冷笑一声,不屑的看着对方:“看来,我猜的没错。这艾家果然不干净,难怪那些老牌医师都没有人敢说艾月晴真正的病情。”

    黑衣人听到冰血的话,眼神更加的阴冷的起来,隐隐约约带着一股怒气:“原来,你早就知道那些医师不是无能。这么说来,白日里你说的话就是为了引我来此。”

    “看来,你那不知道从哪里的来了垃圾元素还没有侵蚀掉你的智商嘛。”冰血双手环胸,眼中的轻蔑与鄙视丝毫不掩饰的流入出来。

    “你……你胆敢说我的黑暗元素是垃圾元素,你好大的胆子。”黑衣人怒目而斥,眼中杀意更旺。

    没有人可以体会他为了得到这股强大的力量付出了多少牺牲和努力,这是他付出自己的所有而得来的,绝对不允许任何一个侮辱这份骄傲,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强者。

    可惜……这份坚持在下一秒却完全破碎掉了。

    冰血双眸阴冷的看着对方,嘴角始终保持着那抹冷笑,斜靠在床柱上,另外一只手缓缓抬起,手心向上,只见一团纯黑色毫不杂质的黑色光球漂浮在手心内,光球只有婴儿拳头那么大,但是其中所蕴含的爆发力却是那黑衣人手中的灰黑色光球百倍有余。

    冰血满意的欣赏着黑衣人震撼的表情,清脆的声音中充满了讽刺:“怎么样!看到了吧,这就是正版与盗版的真正区别。如此大的差距,亏的你刚刚竟然还跟本少表现的那么骄傲。现在……你还认为你那垃圾元你是你骄傲的资本吗,呵呵!”

    跟她这个黑暗祖宗魔族的魔拼黑暗元素,这不是早死的行为还能是什么。也许人类不知道,但是每个人魔族的人都知道,人类所拥有的黑暗元素其实就是魔族的魔力衍变而成的。

    在真正的黑暗面前,他那点根本连黑暗元素都称之不上的,杂质也敢拿出来现。

    好似觉得这点打击不够似的,冰血讽刺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以为就你那不知道名堂的垃圾也能称之为元素吗,更何况是黑暗元素。也不知道谁跟你有这么大的仇,竟然拿这么恶心的东西来害。其实本少今日在查看艾月晴身体状况的时候,就知道察觉到了那根本不是什么黑暗元素,只是一种充满了黑暗杂质的气体罢了,里面蕴含的黑暗元素连百分之二十都不到,这么垃圾的东西你也敢拿出来现。也不知道之前那几位医药师是怎么被你糊弄过去的。这艾月晴没有被你们折腾死,命还真挺大的。当然……命最大的还是你。”

    冰血冷眼看着表情异常扭曲的黑衣人,冷笑一声,接着说道:“竟然会为了得到这么垃圾的东西而放弃自己本身最为原始的元素,我想为了将自己原本的本体元素从体内分割掉,你一定受了不少苦吧。可是你要吸收黑暗元素,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黑暗元素是各系元素中最强的,只是你也不知道得不到正版的东西,而退而求其次的拿这么个垃圾东西充数啊。也不怕……爆体而亡,或者……变成白痴吗。”

    “不可能……不可能!这是黑暗元素,正宗的黑暗元素,我是最强的,最强的。”黑衣人被这一连串的打击弄得神情逐渐崩溃,满眼疯狂的看着冰血,拒绝接受自己所听到的一切。

    冰血冷冷的白了一眼不肯接受现实的黑衣人,不过这样她也可以肯定对方不是黑暗神殿的人。相信没有那个神殿会肯让自己的人如此侮辱自己最为重视的东西吧。

    这人的做饭,根本就是在侮辱黑暗元素。

    那种充满了杂质的灰黑色元素,根本就是人工所制作而成的假元素,并不是来源是自然中的自然元素,又怎么会被称之为魔法元素呢。

    这种东西,才是真正害人的东西。也难怪会让艾月晴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不过好在这人根本控制不好体内新近的那股力量,没有将大量的灰黑色气体注入到艾月晴的体内,而艾月晴也在昏迷前将那股灰黑色元素封印在了肺部之下,想必就是想要让查看她身体的人发现吧。可惜之前的那些医药师都是一些胆小怕事之辈,被那黑衣人暗中威胁一番就跟个熊包似的怂了。

    就在此,一道虚弱的声音从冰血的身后传来,带着几分沉重:“燕无思,没想到你竟然为了打败我去碰那么恐怖的东西,你是疯了吗。”

    “艾月晴!”那黑衣人瞪着一双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突然从冰血身后做起来的人儿。多日的昏迷让她显得更加娇弱了许多,透过月光可以清楚的看到艾月晴毫无血色的面容上呈现一幅沉重而无奈的神情。

    清秀俏丽的小脸上带着几分病态的脆弱,可是那双晶莹透亮的眼眸中却闪动着坚毅的光芒,淡淡的看着对面的人,微微闪过一抹无奈。

    “我早先就听说过,你父亲燕家家主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到了一本秘籍,十分强大,而且跟黑暗元素有关。想必就是这本秘籍造成你现在这个样子吧。你明明知道由外力来转变自己本体元素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可是不仅做了,还将那么一种假元素收入体内,你不要命了吗。”

    “假元素!”燕无思疯狂的摇着头,始终不肯相信。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的疯癫:“爹,不会骗我的,绝对不会的。”

    “燕无思!”艾月晴一声厉喝,回荡在硕大的房间内。

    燕无思猛地抬起头看向艾月晴,好似被艾月晴那一声给震醒了一些似的,缓缓的伸出颤抖的双手,有些哽咽的说道:“我只是想超过而已,从小到大我就只能躲在你的身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是你在主导这一切,我只是想变强。只要比你强,我就可以大大方方的跟在你身边了,而不是这样见了面想要装成一副敌人的样子去跟你斗。爹爹说了,只要我打败你,让艾家接受我,就没有人反对我和你在一起了。”

    “可是你之前是要杀我!”艾月晴表情突然变得十分冰冷,怒喝一声,因为身体太过虚弱而显得十分费力。

    艾月晴忍住身体的不适,缓缓站起身,来到冰血的身边,有些不忍的看着燕无思,无奈的摇了摇头:“无思,你至今还不肯相信吗,你父亲根本就是在骗你,他已经用那股邪恶的力量控制住了你。你今晚是来杀我的,不是来看我的。如果不是在跟你比试的时候,我用最后一丝力气将你打入我体内那股力气给封印做了,我现在早就死了。”

    “死……你说……你会……死!”燕无思目瞪口呆的看着艾月晴,难以相信自己所听得到一切。

    “没错!”艾月晴认真肯定的看着燕无思,冷声说道:“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吧。你们燕家与我们艾家素来有不合,你父亲更加为了得到艾家而不择手段,而我作为艾家第一天才更是他的眼中钉,可是你却与我从小一起长大,自然是他最好的利用对象。我告诉你,我爷爷和父亲他们从未介意过我们的只见的交往,从未说过你一句的不是。每次阻碍的都上你父亲,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刚刚……我要杀了你!”燕无思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他……不是来看月晴的吗,不是拿了父亲给的丹药来给月晴治疗的吗,怎么会……是来杀她的。

    “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会想要杀你,怎么会想要杀你。”燕无思疯狂的摇着头,最后看了一眼艾月晴后猛地从房间的窗户窜了出去。

    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人,冰血转过头看着长叹一口气的艾月晴说道:“不用派人去追吗。”

    “不用了!”艾月晴虚弱的摇了摇头,有些落寞的说道:“他不会再来了。”

    “也对!想必这人回去后也活不了多久了,再加上刚刚那么一刺激,能过的了今晚还都是个未知数。”冰血冷漠的声音好似口中说的根本不人命毫无关系的东西一般,丝毫不在意。

    然而,听到这话的艾月晴心中一颤,有些希夷的看向冰血说道:“他……还有救吗。”

    “你觉得我会救他吗!”冰血低头看着艾月晴,冷笑一声。

    艾月晴轻声叹了一口气,僵硬的点了点头:“对不起,是月晴唐突了。”虽然他们认识了也不过是三个小时而已,但是聪慧的她却可以看得出来眼前的这人的性质可不是一般的冷,跟他毫无关系的人连看一眼都觉得浪费时间,更何况是去救人呢。

    她今日能来这里救自己,也不过是应该刚刚从家里出来,给自己造势而已。

    但是这样坦诚的她,却让自己无法讨厌呢,起码她就是借你造势,也是正大光明的啊。

    “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月晴就真的没办法醒过来了!”艾月晴虚弱的坐在床边,看着冰血微微一笑。

    冰血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说的十分自然:“不用客气,各取所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