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五章年轻就不行吗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第十五章)年轻就不行吗

    此时房间内的十多个人的目光齐齐放在了冰血的身上,有探究、有失望、有轻蔑。

    然而唯独坐在坐里面的那三位老者,在看向冰血之时眼中闪过了一抹疑惑。

    带着冰血进来了那名中年男子,艾家老三艾一恒,有些为难的看着了一眼冰血,原本不确定的心在看到那张淡然无波,却又充满了自信的绝美容颜之时,竟然奇迹般的升起了一抹信任,总觉得这个少年绝对不会是她外表那般。

    随即艾一恒看向自家大哥说道:“大哥,来了那么多医药师,至今为止没有一个有办法的。那霍家与燕家又处处与我们作对,整个城里面都安排了眼线,如果发现有那个医药师上门,他们便会想法设法的暗中解决掉,反倒是我们先连个证据都抓不多,想要安排一个医药师进门,不要知道有困难。又不能去正大光明的找他们。况且……”艾一恒说到这里,转过头看向冰血,眉头紧皱,眼中闪过一抹坚定:“我相信她。”

    艾一闻听到自己三弟如此说,里面睁大双眼,眼中充满了血丝,可见他已经很久都没有休息好了。怒斥的声音中还带着几分沙哑:“你连她是谁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都不清楚。就算她是医药师,可是她的药师徽章呢。这么年轻,谁知道是不是那两个混蛋家族派来故意捣乱的。”

    一直都未开口的冰血在听到药师徽章之时,双眉一挑,眼中闪过一抹了然。原来这医药师也是要去考药师徽章的。

    淡淡的看了一眼脸颊发红的艾一恒,转过头看向这一屋子的人,最后目光却定在了坐在最里面那位穿着最为普通的老者身上,抬起双手抱拳,拱手有礼的说道:“在下叶冰血,你们说的药师徽章我确实没有。不过,这医药师的身份却是货真价实,只不过在下刚刚从家中出来,这次也是第一次出门,所以才从未去考过什么药师徽章。不过……”

    “不过什么,你连药师徽章是什么都不知道,竟然还敢在这里说自己是医药师。我看你还是速速离去,见你年前轻轻,我们艾家也不跟你多做计较。哼……来人,送她出去。”

    许是被冰血的这句话说的更加愤怒了,可是看似十分焦躁的艾一闻却没有为难冰血,而且看她年轻反而送出大门便是,在冷哼一声过后,对着大门外一声厉喝。

    然而就在此时,冰血猛地抬起头看向正前方那扇紧闭的房门,双眸一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冷声说道:“治不治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损失,但是如果阁下就这么让我离开的话,我敢保证,不出十分钟,里面的那个人就真的回天乏术了,别说是医药师,就是神仙来了,都没有用了。”

    敏锐的感知,已经让冰血察觉到,里面的那个人的生命力整整流逝,而且十分的突然且快速。

    “你胡说!”

    听到冰血的这句话,屋子内的大多数人纷纷瞪大的双眼,愤怒的看着冰血。

    然而就在他们有所动作之时,坐在最里面的那位老者却快速站了起来,目光幽深的看着冰血,浑厚的声音带着一股强硬的魄力。

    “还请这位小友为老夫的孙女看看。”

    “爹!”

    “家主!”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向那位老者,艾家家主艾鸿永。然而再看到艾家家主眼睛的那抹肯定之时,纷纷闭上的嘴巴。

    艾家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只要是他们的家主开了口,那么他们都会无条件的服从。这不仅仅因为他的地位在艾家最高,同时还因为他那强悍的实力和机智的智慧。

    冰血微微一笑,对着艾家家主点了点头,轻声道了句:“艾家家主客气了,冰血只当尽力而为。”

    随即冰血便向着那扇紧闭的房门走去,虽然从她刚刚所在的地方到房门出不过十米的距离,可是她那看似缓慢的步伐,竟然眨眼间便到了房门口。

    这样诡异的身法与速度,让中厅内的所有人纷纷露出了一抹惊讶的表情,而一直观察着冰血的艾家家主眼中闪过一抹流光,转过头与身边的一名老者对视一眼,却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原本眼中流动了一抹绝望却在这之后淡去了一些。

    当冰血推开房门后,一股沉闷的药味扑面而来,这股味道有些刺鼻,让人闻起来十分的不舒服。

    看着里面紧闭的四扇大窗户,冰血眉头一皱,抬手对着那四扇大窗户一挥,连法阵都没有出现,便挥出四道清风,轻轻的将四扇窗户打开。

    这一手法,让跟在她身后的一行人暗暗心惊。

    他们刚刚很明显的感受到了一阵十分柔和的风系元素波动,但是每一个魔法师在驱动元素之时,都会先行开启法阵,让体内灵力通过法杖驱动转换为元素之力,从而释放魔法。

    但是这位长得过分漂亮的少年,竟然连法阵都没有启动便释放除了风系魔法,这样的手法那怕是他们这样的魔法世家都从未听说过。

    突然间,他们觉得眼前的这位少年四周竟然充满了神秘的味道。

    对于他们的惊奇,冰血已经十分淡定了。她自然不会去跟他们解释,其实这样的手法,不过是她根据前世所学的气功而研制出来的。加上她领悟到了自然之力,动用自然之力来驱动空气中的风系元素转换为风便可,不过以她现在的实力来说,在这样的手法上攻击力却没有真正的魔法高。

    自然之力,本就是十分奇妙的力量。有的人终其一生都根本不知道这样的力量存在,而冰血却早在几年前便已经领悟,同时得到了自然元素的认可,现在的她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自然之王。

    这个世界,有多少东西是源于自然,包括了修炼着最重要的元素和气,所以冰血在修炼上的顺利与速度,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她所拥有的自然之力。

    对于冰血这一神奇的手法,艾家人在惊讶过后,猛地惊醒,纷纷瞪着冰血,其中跟在冰血身后的艾一闻顿时一声怒喝:“你怎么敢把窗户打开,医师说晴儿是不能受风的。”

    说罢,艾一闻便快速越过自己前面的人去关窗户。

    冰血冷冷的抬起手臂,阻止了艾一闻的动作,清脆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冰冷:“这个房间内本就充满了病患呼出的病菌,你再紧闭门窗让房间内的空气无法正常流通,只会加速病患的病情。”

    艾一闻一愣,惊讶的看着冰血,随即转过头看向艾家家主,满脸的纠结:“父亲。”

    艾鸿永看了一眼冰血,随即对着艾一闻摇了摇头沉声说道:“便听小友的,你退下吧。”

    艾一闻皱了皱眉头,再次看了一眼冰血,随即恭敬的低下头:“是,父亲。”

    冰血不再理会其他人,脚步微闪,眨眼间来到了床边,快速挑起床幕,一道纤弱好似一阵清风便会吹走的人儿此时正满脸痛苦的躺在床上。

    “晴儿!”看到自家宝贝女儿突然痛苦的躺在那里,艾一闻之妻再也忍不住的走上前,满脸悲伤,泪水忍不住的落了下来。

    原本刚要坐下诊治的冰血,在看到有人打扰自己之后,心中还有不满,然而在看到艾大夫人脸上呈现的悲伤之时,冷硬的心瞬间软了下来。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还请夫人让让,您放心。冰血会尽力治疗令千金的。”

    此时的艾一闻也褪去了刚刚冷硬,满脸悲痛的走到自己妻子的身份,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娘子!”

    艾一闻伸出双手轻柔的扶住艾大夫人的肩膀,将她揽入了自己的怀里。

    “叶冰血阁下,求求您,一定要救救她。”不知为何,艾大夫人在看向冰血之时,竟然有种抓住了唯一救命稻草的感觉,一瞬间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这个看起来十分柔弱的少年身上。

    冰血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床上的人儿,表情也变得更加的认真了起来,这样的她让那几个原本心中还存在这轻蔑的人,心中竟然升起了一抹希夷。

    冰血先是伸出手指,轻轻的搭在艾月晴的手腕上,在足足把了有三分钟的时候后,这才收回自己的手,面无表情的脸上越发的认真。

    紧接着,冰血轻柔的抬起了艾月晴的手臂,动了动她的五指,看着那张原本秀丽可人的小脸,此时面红气喘,好似随时随地都会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样子,冰血的紧接着眼神闪过一抹了然。

    随即冰血的抬起右手,不见她口中吟出任何咒语,便看到了一团水蓝色的光芒从她的手掌心内迸发而出。

    手心向下,浮在艾月晴的额头前,随即缓缓的向下移动,一点点的检查着艾月晴的身体。

    水蓝色的光芒好似一团最为柔和的水流,侵入到了艾月晴的体内,让她原本揪着的小脸得到了一丝丝的放松。

    这样的效果,让那些站在冰血身后的艾家人脸上纷纷露出了一抹喜色。

    然而就在此时,他们竟然见到冰血那只散发着蓝色光芒的小手,竟然突然间停在了艾月晴的腹部,就连冰血的脸上也除了一抹凝重的神情。

    冰血眉头紧皱,冷冷的盯着艾月晴的腹腔处,轻声嘟囔道:“怎么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