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十二章差点被吓死的老头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第十二章)差点被吓死的老头

    黑晶戒指中的灵气没有魔蓝之戒浓郁,但是黑晶戒指的空间中有一片空间是冰血当初在遇到银摄之时移植进去的水森林,那里的水元素极为浓郁,对于水系魔法师修炼在适合不过。

    在那里修炼,完全看不到一个人的神情,甚至连鸟兽都没有,是十分的枯燥乏味的。但是萨琳娜却丝毫不介意,反而十分开心。这样她会更快地接近小齐的脚步,她不要成为她的累赘。

    这样下来,冰血的身边再次空挡了下来。唯一剩下的便是那个陌生的老头。

    不过,反倒这样,冰血的心更加的沉静了。心如止水,无论做什么都没有了后顾之忧。虽然身边同样没有的依靠,但是她的心却不是孤单的。

    她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个冷血少女了。

    冰血早就已经将那名捡来的老者从魔蓝之戒中搬了出来,放在了真正的酒店房间内。

    要说这老头的命还真大,体内灵力耗尽,精神力竭尽干枯已经出现萎靡的状态,而且还中了一种十分霸道的毒。加上体内经脉、骨骼以及内脏都被那光芒之耀震出了继续裂缝,要不是他本身实力高,用最后一点灵力护住了体内灵源,估计就算是神仙都救不了他了。

    其实就算他的经脉、骨骼以及内脏都被震碎,自己也有办法救他。可是如果这老头的灵源被震裂,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他到底是谁呢,竟然能让光明神殿下这么重的手,完全是要置他于死地啊,根本是一点后路都没有给他留。

    要知道施展了光芒之耀的人,会在进三个月内全身无力,灵源近乎干枯,最主要的时候这三个月内只能用丹药来补充恢身体,自身根本无法再冥想吸收空气中的元素。可想而知,这种魔法的伤害有多大,当然这魔法的副作用大,但它的攻击力度也是十分恐怖的。

    看了这老头也是做好的破釜沉舟的准备,不过他算是幸运了。遇到了自己,他的毒也许可以用丹药压制一下,但是那些内伤可是丹药无法解决的,只有最为精妙的医术配合修复丹药和治疗魔法才能让他彻底恢复,这三种缺一不可。

    冰血这段时间没有在出房间,不过她却听到酒店内的那些客人的交谈中知道,那艾家至今为止依然没有任何一位医师上门,而艾家的人也显得越来越急,而另外几个家族中的人也是越来越嚣张,好像知道艾家已经越来越弱了一样。

    估计对于现在的这种情况,明眼人都可以从中看出一些情况来。

    看来这件事一点都不简单,这于灵城的水也越来越浑,冰血已经开始考虑,自己该不该去淌这趟浑水。

    “咳咳咳”一道沉闷的咳嗽声突然打破房间内的平静,让冰血双眉一挑,回过神来,连忙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床上。

    “你醒了!”

    清冷的声音带着冷冷的疏离,让脑袋还迷迷糊糊的老头眼中闪过一抹惊讶。

    “我……还活着。”老头疲惫的睁开双眼,看着陌生的地方,眼中闪动着迷茫的神情。

    冰血走到床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冷声说道:“你自然还活着。”

    老头僵硬的转过头,模糊的视线慢慢变得清晰了许多,一张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过年轻的容颜映入眼帘。然而就算是他,这个已经活了几千年的人,对于外表早就已经麻木的人,依然被那惊艳的容颜微微愣了一下。

    这小娃……长得是不是漂亮过分了。

    “小娃娃,是谁救了老夫。”老头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和善一些,毕竟自己既然能在这躺着,而这小娃娃却守在自己的身边,那么救了自己的那个人与这个小娃娃的必定有关。

    冰血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的坐到了床沿上,在老头满脸惊讶的表情下,冰凉的小手轻轻的搭在了老头的手腕上。

    “毒已经排除体外了,而断裂的经脉、胫骨以及被震裂的内脏都已经修复了。不过因为你的精神力和灵力耗尽,所以身体还很虚弱,不过已经完全没有危险了。”

    冰血干净利落的说完这句话后,老头已经彻底呆住了。微微张着嘴巴,目瞪口呆得到看着冰血,脑海中不断地回想着冰血刚刚对自己的话。

    这……这小娃娃……小娃娃刚刚在干啥?

    冰血无语的摇了摇头,也不管老头是怎么想到,丝毫不管对方愿不愿意,直接拿出一颗丹药,动作迅速带着一股子粗鲁的样子,丢进了老头微微张开的嘴里。

    老头本能的快速闭上嘴巴,可是丹药已经进入到了口中。

    这枚他完全没有看清是什么的丹药入口即化,带着一股暖意的清香在口中散发开来,随即一股轻柔爽朗的感觉顺着咽喉直达腹部,好似一道清流一般,将原本干枯的身体浇灌。

    然而……老头却因为这枚丹药,脸上的表情更加的呆滞了。整个人都僵硬在床上,让冰血险些以为这老头会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被吓死一样。

    “喂,老头!”

    冰血好奇的看着老头,扬了扬下巴,清脆的声音让老头微微惊醒。

    只见床上的老头双眸不断的闪烁着,满脸震惊的看着冰血,声音颤抖的问道:“是……是你救了我。”

    冰血嘴角一勾,双手环胸,慵懒而邪魅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难不成这房间里还有别人不成。”

    “那……那我身上的毒和这……这丹药。可是你师父……师父……。”

    说道这里,老头竟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这也难怪,冰血实在是太过年轻,让老头直接就否定了丹药是冰血所炼的事实。而像冰血这样的医学天才,背后必定有着某位医术精湛的高手。

    最重要的是他体内的毒。想到这里,老头的心里更加的激动了。

    他之前受了多重的伤,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毒的霸道更加没有人比他更明白,要知道那毒在他体内已经有多长时间了,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只知道那是他年轻时候就有了,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和实力才会至今为止都没有要了他的命。

    可是那毒竟然连他自己的师父都没有办法彻底解开。

    可是现在……这个小娃娃……竟然……竟然就在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将他几千年都没有解开的毒给解开了。

    要不要……要不要这么吓人啊。

    不可能……对……绝对不可能。

    可是就算他现在精神力已经无法驱动的,可是依然可以确信,这个套房内除了自己和眼前的这个小娃娃以外,再没有其他人了。

    难不成……已经离开了。

    浑天大陆隐世强者也不少,难得这小娃娃是哪位隐世高手的弟子。

    可惜冰血接下来的话,却彻底的打碎了老头所有的幻想。

    “不过是一颗一品圣丹而已,还需要我师父亲自出马吗。再加上您老身上的毒,其实也不过是较为难搞的百种毒混合在了一起罢了,解开也不是什么难事,哪里需要本少的师父来。”

    随着冰血口中的话缓缓流出,老头的眼睛越睁越大,到最后冰血都快怀疑那两颗铜铃一样的眼珠子会马上就就掉下来一样。

    而老者只觉得自己的呼吸急促,心脏越跳越快,好像马上就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一样。

    就连他那本来就不太正常的世界观,在这一刻里都彻彻底底的颠覆了。

    难不成是他太久没有出来走大陆了,所以这个大陆上的小娃娃都变得异常恐怖他都不知道。

    谁能来告诉告诉他,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那个老混蛋在耍老子玩呢,竟然找来这么个小妖孽。

    不过,对于这么惊秫的事情,老头在冷静下来之后,依然对冰血所说的事情半信半疑。

    可是在接下来养伤的这段时间,他已经彻彻底底的相信了。

    他……真的好命的约到了千万年都难有的变态小妖孽。

    那一根根长不短不一的奇怪银针,那又快又准的下针手法,虽然看起是十分的诡异稀奇,但是却真的十分有效。

    经过反复确认,老者已经完全可以确认,这小娃娃所用的施针手法竟然就是上古医学中的针灸之针的神秘技能。

    那是一种早已失传的医学技能,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小娃娃的手上。

    最重要的是……她明明还那么年轻,竟然能如此熟练的运用这套手法。

    在加上,这几天从他喝的那些药汁中,他也可以断定,他的毒真的是这小娃娃给解的。

    在最初的震惊到现在的麻木,老头已经十分的淡定了。

    “哎!”一道叹息声在房间内响起,让一旁的冰血嘴角一抽,无奈的抬起头。

    “吴老,您又怎么了?”

    从老者醒过来到现在,已经又过了一个月的时间了。被看冰血口中说那毒十分简单,其实解起来的过程是一点也不轻松。好在当时是在魔蓝之戒中,里面的灵气充裕,虽然那些灵气老者当时无法自行吸收,但是旁边的冰血却可以利用特殊的针灸手法帮助他去吸收,就算吸收的那些元素无法进入到老者的灵源内,但是却可以帮助他受损的身体慢慢修复,更加可以助冰血剔除老者体内的毒素。

    要知道,外面的灵力浓郁根本无法做到这一点。

    再配上冰血独特的针灸之法以及各种高级丹药和各类稀有草药,老者的毒怎么可能解不了。

    这几千年来,老者体内的毒之所以无法解开,那是因为他手里不仅仅没有哪几种必备的,却早已灭绝的草药,还因为他找不到灵力无法浓郁的地方,才会被折磨了这么长时间。

    要知道,冰血手里不仅仅有黑晶戒指中的水生森林内的奇珍异宝,魔蓝之戒中更是有许许多多年份超高的宝贝草药珍果。

    具体有什么和他们的年份其实连冰血都不太清楚,反正她只知道,无论要炼制什么丹药,她从来没有缺少过材料。

    当然……这些老者自然不知道,所以才会更加感慨血娃娃的妖孽程度啊。

    前面重复的地方是猫猫复制错了,所有猫猫又在后面有多写了三百字是免费的,用来补给大家的哦。(*^__^*)嘻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