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章该死的传送阵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第三章)该死的传送阵

    正午时分,气温却异常的低,整个落日平原之上到处都是绿意正茂的绿色植物,气氛就好似十二月的冬天一般,刺骨的寒。

    这就是浑天大陆上最为诡异的平原之气,落日平原。

    据说这平原的名字落日便是由这里的异常气温的来了。明明天空太阳高照,四周的景色四季如春,但是这里的气氛却异常的寒冷,就好似落日后的深夜班,冰冷冻人。

    此时的落日平原四周一片宁静,偶尔传出几声不知名的兽鸣回荡平原之上。

    就在此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好似天空突然漏了一个大洞一般,异常的恐怖。

    紧接着,一道紫色身影猛然间从那个巨大的黑色旋涡中掉落,“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在那个身影出现的一瞬间,天空中的巨大黑色旋涡光芒一闪消失不见,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

    “该死的,每次都这样!”一声清脆的咒骂声从那个从天而降之人的口中发出,带着几分无奈的抱怨。

    冰血揉了揉摔的生疼的小屁股,缓缓的站起身,缓过四周,这才发现空旷的平原上竟然就她一个人。顿时嘴角一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我真的不适合用那劳么子的传送阵,就没有好点的降落点吗?这人品也太差了吧。”

    早就已经熟背浑天大陆地图的她,在看看四周的景色加上这一场冷的气温,瞬间便知道了自己此时所在的地方。

    落日平原……还能在偏僻一点吗。

    无奈归无奈,不过以冰血的性格就算是降落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她都可以十分淡然的走出一条她所熟悉的路来。

    原本是可以召唤出一只兽兽拖着她快速离开这片平原,不过为了将暂时保持低调,在没有了解清楚这里的局势之前,冰血绝对先保留所有的底牌。

    最后的结果就是……只能用双腿走过这片平原了。

    好在她的速度极快,以她现在的实力加上七星飘渺步,速度竟然比一般的小型方舟还要快,所过之处只能抓到一丝如光束一般的黑色暗影,甚至连本身的身形都无法看清,自然也躲避了一些埋伏在四周准备觅食的魔兽。

    整整跑了一下午的时间,在临近傍晚之时,冰血终于找了一块空地坐了下来,还被说……这样跑跑反而没有了刚刚来到这里的冷冻感。

    说来也奇怪,以冰血这样的实力,竟然还能感受到一丝冰冷,可想而知这落日平原的气候到底有多奇怪了。

    提着手中的猎物,在树下打了一个火架,一个水系元素包裹住冰血打来的魔嘴鸡,几分钟的功夫便将整个魔嘴鸡清洗的干干净净。

    看着手中被清理的干干净净的魔嘴鸡,冰血微微一下,这魔法可比现代那些自动清洗机好用多了。将魔嘴鸡架在火架上,不到一会的功夫,这个空地都飘散着一股香喷喷的气味,十分诱人。

    洒了一些调料在上面,被烤的油光闪烁的烤鸡便瞬间更加香了起来,冰血已经能感受到越来越多的魔兽向着她的四周聚集而来了。可惜因为她可以放肆威压的缘故,根本没有一直魔兽敢靠近这里一步。

    她此时的威压早已经不似人类的势压那么接单了,就算不借用紫冥的王者之兽的威压,她的血脉威压已经可以完全震压神帝级别以下所有的魔兽了。

    冰血慵懒的坐在树下,手中拿着刚刚考好的鸡腿肉,原本还满是淡然的眸子突然一冷,森森的扫了一眼自己右边的茂密草丛,随即快速恢复如常,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现一般。

    五分钟过后,一道略显狼狈的身边一下子从草丛跑出,白皙的脸上因为快速奔跑而变得红润,额头灌满细细的汗水,虽然脸上看起来脏脏的,但是却可以看出这次是一位娇俏的小姑娘。

    她身上的衣服此时已经被挂出了道道口子,好似破布一样,只能刚好遮身而已,而且还有很多泥土,但是却看得出布料确实是上品布,可见她是个从大户人家出来的女子。

    少女刚刚从草丛中窜出来,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树下一身冰冷,就差在旁边摆一块标有生人勿进的牌子的少年。原本少女是想绕道走的,毕竟那人看起来十分的年轻,但是气息却让她感动十分的心惊。

    但是空气中飘散的那股让她足以失控的香气,却让她不由自主的向着那名少年走去。

    少女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眼睛中充满了委屈,但是却依然坚强的咬着自己的下唇,在走到冰血身边之后,此时的她已经紧张的握紧了双拳,额头的汗好像更多了一些。

    “那个……”夜莺般清脆甜蜜的声音,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试探,其中还可以很情绪的听出她因为过度紧张而有些颤抖的声音:“那个……请问我……我可以坐……坐下来吗?”

    冰血手中的动作一顿,缓缓的抬起头看向走过来的少女。对于少女此时的狼狈状态,她丝毫不感觉到奇怪。

    这落日平原起来时十分的平静,可是要知道这浑天大陆可是比幻景地域还要乱。不仅仅到处都充满了危机,等级上也是一个绝大的跨度。

    这样的一个小姑娘孤身一人走在这落日平原里,能活下来便已经是个奇迹了。没有被那些疯狂的魔兽和强盗团给撕碎已经很幸运了。

    大大的眼睛有神而明亮,清澈的瞳子中隐藏着常人很难发现的英气。这样一双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单纯软弱的美目,深处却隐藏这外人难以发觉的坚强和冰冷。

    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白皙无瑕的皮肤因为刚刚剧烈的奔跑而显得有些红润,小巧可爱的双唇此时有些发白干裂。一头乌黑的长袍被一根玉簪随意的插在脑后,头发少还有几片散落的树叶和纸条。

    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狼狈,但是却丝毫没有减弱她那一身优雅贤淑的气质。可惜那份贤淑却是给外人看的,实际上这个少女应该是一名外柔内刚,看起来恬静温雅实则活泼开朗,同时有着一颗坚强而狠绝之心的人吧。

    可惜身不由己,为了某种原因而将最为真实的自己深深埋葬在心里的可怜姑娘。

    不知道为何,冰血在看到这位少女之后,原本讨厌陌生人靠近,想要拒绝的心却发生的动摇。看着那双小心翼翼却又强忍着委屈,满是坚强的眼眸,轻轻的点了点头。

    “坐吧!”

    得到了冰血的认可,少女顿时灿烂的笑了起来,随即好像绝对自己这样笑不太稳重,连忙忍了下去,优雅的点了点头,坐在地上。而她的动作,哪怕此时她所坐的不过是一片土地,却让人看起来好像是一把华丽的公主椅似的。

    可是这样的表情,冰血却没有感觉她的动作显得十分做作,反而有种替她感觉到累的错觉。

    想必她这样的伪装早就已经成为了本能似的习惯吧。这一点反而跟自己很像呢,可是自己却早已经看的明白,想的清楚伪装与真实。但是想必这个姑娘还在那个为她量身编织的牢笼中无法自拔吧。

    在那名少女坐下后,冰血随手撤下一只鸡腿递到了她的手里,什么都没说,静静的吃着自己手中的食物。

    少女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冰血,本以为她不会在理会自己的,没想到这人会给自己食物。

    许是太饿了,少女先是感谢的点了点头,随即便大口的吃起了手中的鸡肉,原本还因为要保持自身的文雅的气质而一点一点小口的吃,可是却在尝过第一口后,顿时倒吸一口气,愣愣的看着手中的鸡腿。

    她发誓……这是她此生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再也顾不上起来,生平第一次她丢开了所有矜持,大口大口的吃着手中的食物。

    “那!”冰血好笑的看着狼吞虎咽的少女,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将手中的水袋递了过去。

    “谢……谢谢!”少女不好意思的接过水袋,羞涩的一笑,脸颊顿时红了起来,她还是第一次如此毫无形象的在一个人的面前呢。平时就算是贴身婢女,都从未见过这样的她。

    很奇怪,在这个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人身边,竟然瞬间放松了下来,好像过去所有的包袱瞬间消失的一样,让她……让她想要做自己,真正的自己。

    喝了一大口的水,饥饿的感觉消失,感觉整个人都好像又活过来了一般,转过头对着冰血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多谢阁下,如果没有遇到阁下,我想我可能坚持不下去了,饿都饿死了。”女子不好意思的微微低下头,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再次抬起头看向冰血,笑着说道:“小女萨琳娜,多谢阁下的救命之恩。”

    冰血面无表情的看着萨琳娜,轻轻的点了点,冰冷的声音酷酷的说道:“墨心齐。”

    多少已经了解了冰血冰冷的性质,对于她的态度,萨琳娜自然是不在意的,反而因为知道了对方的名字而异常的高兴:“原来阁下名唤墨心齐,萨琳娜有礼。”

    冰血点了点头,抬起头看了看夜空,夜晚的落日平原比白天还要冷上许多,好像气温已经到了零下一般,在看被冻了脸色白发,浑身颤抖却依然忍着的萨琳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靠近火堆坐吧,夜里会越来越冷。”

    对于自己会突然关心起陌生人这一点,冰血虽然有些无奈,但是却也不抗拒。以她看人的准确度来说,第一眼便已经看出了萨琳娜是个什么样的人,自然不会担心这少女会对自己不利。虽然自己对于除了伙伴以外的任何人都会存在着一丝防备心理,但是就算萨琳娜靠近自己,自己也有绝对的信心将她瞬间秒杀。

    就算不用自己现代所学的贴身战技能和暗杀,单凭对方的一剑神尊等级在她这个已经晋级成为九剑神尊的魔来说,根本不足为惧。

    可惜在冰血看来十分简单的事情,在对方的眼中却成为了一件特别尴尬的事情。

    萨琳娜虽然十分感谢冰血,但是……但是……在这夜深人静,月黑风高的树林里,让她跟一个男子贴的如此近的话,就算无关修养问题,她也做不出来啊。

    只见萨琳娜满脸涨红的看着冰血,手足无措的坐在原地,屁股底下突然像长了无数根针一般,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突然银摄满是无奈的声音在冰血的脑海中响起:“主人……你现在可是个男人装扮啊!”

    冰血嘴角一抽,无语的看着萨琳娜,她该高兴自己男装特别成功吗。

    好吧……对于这件事……她已经成功了许多年了。

    轻声叹了一口气,对着萨琳娜说道:“你放心,我是女人。”

    “就算是女子,也……”萨琳娜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冰血说了什么,只是不由自主的接着她的话说了下去,然而说道一半之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听到了……

    “什么,你是女子!”萨琳娜瞪着一双美目,满是诧异和震惊的看着冰血,上上下下看除了那张雌雄莫辩,过分漂亮的脸蛋以外,怎么看都是个男的啊。

    莫非……

    想到这里,突然看到冰血脖子上的喉结眨眼间消失,好似变戏法一般。不过萨琳娜知道那必定是冰血身上所带的某种转换幻器所造成的。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扬起小脸,对着冰血灿烂的一笑:“原来你真的是女子,我之前还想呢,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男子。这下……我就更加放心了。”

    说完,便快速做到了冰血的身边,丝毫没有感受到冰血那一身的寒气,反倒有种十分温暖的感觉,驱散了她一身的冰凉。

    突然有个陌生人挨自己如此近,反倒十分不适的冰血却忍下了心中的不适,单手一挥从黑晶戒指中拿出了一张毯子丢给了萨琳娜后,便闭上了双眼,靠在树干上闭目养神。

    萨琳娜看着手中的毛毯,再转过头静静的看着那张绝美的容颜,脸上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容。随即小心翼翼的将毛毯盖在了自己和冰血的身影,然而她却清脆的看到了冰血的身体有了那么一丝抗拒的僵硬,可是却因为冰血没有丢开自己盖过去的毛毯而暗暗高兴着。

    出来了这么久,几乎每天都在不断地逃跑当中,每个夜晚都是那么的难熬,甚至她已经开始害怕夜晚的到来。

    可是今晚……她在这个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陌生人身边,却睡了一个这么就以来最为安稳的好觉。哪怕天气很冷,她也觉得好温暖。

    原本闭目养神实则却在不断地吸收空气中的各类元素的冰血,突然感受到肩膀一重,猛地睁开双眼,转过头看向此时正枕在自己肩膀上的人,轻声叹了一口气。

    不过却没有推开她,而且接着闭上眼睛。这里的灵气浓度比幻景地域还要高,果然是高级位面,强者众多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而自己刚刚来到这里,身体还有完全适应这里的灵力浓度,正式快速吸收的好时机,即使身边有外人在,依旧不会影响到这具超级变态的身体。

    因为冰血威压始终没有收回,所以这一晚上没有任何魔兽敢靠近这里一步。毕竟在这片森林内根本没有高等级又或者是高级血脉的魔兽,自然没有那个魔兽可以强挺着这股强悍的威压闯入这片空地。

    所以这一晚上,相安无事。两个在这陌生之地相识的少女,相互依偎着安安静静的睡了一个晚上。

    天空蒙蒙亮之时,新的一天开始,初升的太阳还羞涩的躲在了天涯之后,天边已经出了一道暗蓝色的光辉。

    原本闭着双眼靠在树干上的冰血,突然睁开双眼,眼中快速闪过一抹冷冽的寒光,转过头阴冷的看着右侧的树林,一闪而过的煞气在双眸中闪过。

    “萨莉娜!”冰血双目冷冷的盯着那片树林,口中轻声唤着还在熟睡的萨琳娜。

    “额……”萨琳娜迷茫的睁开双眼,抬起头第一时间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张完美无瑕,皮肤好到让所有人嫉妒到发疯的容易,甚至忘记了所有的反应。

    直到一双冰冷无情的眼睛看过来,才猛然惊觉自己的失礼,连忙坐直身体,脸颊发红的微微一笑:“对不起,我……我刚刚……”

    “有人来了!”不等萨琳娜说完,冰血冰冷的声音瞬间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

    萨琳娜双眸闪动,猛地转过头看向身后树林,随即连忙慌张的站起身,毫不犹豫的拉起冰血的手,焦急的说道:“快……快走,是他们来了,一定是他们追来了。”

    “谁?”冰血眉头微皱,看着萨琳娜的眼中闪过一抹肃杀之意。

    “先别管那么多,那些人很强,我们根本打不过的,我们快走!”萨琳娜焦急的来不及解释,拉着冰血的手便向着另外一边跑去,脸上的慌张是那么的真实,可见她已经在那些人的手中吃了不少的亏了,才会变得如同惊弓之鸟一般,这样的恐惧。

    冰血意外的没有挣脱开萨琳娜的手,任由她拉着自己向着平原的另外一边跑去,在奔跑的过程中,冰血缓缓的转过头看向身后的方向,眼中闪过一抹沉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