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决战幻景013)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决战幻景013)下道雷劈死我们吧

    此时的鹰领城堡硕大的广场之上已经是一片欢腾,歌舞生平。

    傍晚时分之时,墨天鹰已经带领着鹰领的长老们有条不紊安排好了前来助战的各个军团、战队扎营的问题,接着便是安排这场狂欢宴会。

    此时每个人都围绕在广场之上,每五个人的前身都摆着一张矮桌,上面放满了各色佳肴酒水,最为显目的便是放在他们身后那一坛坛的美酒,足以让大家尽饮。

    而城堡外的原住民们也同时家家欢歌笑语,庆祝着战争的结束与胜利。

    广场中架起腾腾篝火,辉耀的火光将整个广场照亮,篝火旁边为了一圈小型的火架上面驾着香喷喷的烤肉,每个人手中高举着酒杯,肆意庆祝着。

    这是一个没有硝烟,没有战争,没有血腥杀戮的夜晚,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是那么的平静安详,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开心兴奋的欢笑。

    当冰血穿过正殿走入广场之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个让人不由自主便能微笑起来的景象。

    每个人好像都是那样的开心安详,好似战争拥有都不会降临一般,这样的生活不就是他们想要的吗。

    缓步而出,只听一阵微小的惊呼声成片而起,那上万双的眼睛一片片的投在那四个人的身上,眼中带着满满的惊艳。

    只见走在最前面的绝美少年,战场上的她显得是那样的冷冽阴森,邪魅中带着一丝妖异,让人看了就会不由自主的退避三舍。而此时的她虽然眼神中同样带着一丝邪魅的冷冽,妖异中带着几分慵懒的神情,但是却好似柔和了许多,让人想要不由自主的去亲近。

    一身紫色长袍,没有了冷硬铠甲的包裹,虽然显得有些纤柔,但是却莫名的带着一股让人安心的气息,却又被一股威震凌天的气势所包围着,那股足以让所有人都忍不住想要臣服的凌天之势是那样的浑然天成。

    而跟在她身边的男子,一身珍珠白长袍,银色锁边,一挑银色腰带四周镶嵌着紫色晶石。一直淡紫色的发带简单的将长发扎在脑后。精致俊俏的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温暖而又淡雅。那一身分柔和温暖的气息包裹在周身,好似一颗散发着暖意的夜明珠,让人眼前一亮,心里更是一片柔和。

    两个人虽然是一前一后,但是身后的男子一只手始终轻柔的搭在紫衣少年的腰间,那种自然而然的保护动作好似练习过千百遍,融入了骨血,成为了他最终的习惯。

    即使此时两个人的装备同为男装,但是却让人丝毫不觉得奇怪,好像他们两个本就应该在一起,哪怕整个空间毁灭,也无法分割开来。

    明明是两个不同的个体,此时在众人的眼中,竟然好似看到了一样个人,多么完美的契合。

    接着便是跟着他们身后,始终保持着半步之遥的两名同样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男子。但是他们的冷却可以让外人和明显的区分开来两个人的不同。

    一个是充满了阴森酷寒的冰冷,让人看一眼便觉得刺骨冰寒,好似冷到了灵魂里。不由自主的便会退避三舍。

    一个则是充满了妖异阴邪的冷,他的身上好似总带着一股让人难以拒绝的妖媚气息,让人会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可是一旦靠近便会被他身上的那股冰冷的寒气所冻伤,当后悔的时候已经晚了。可是即使这样,依然让人会有一种忍不住想要飞蛾扑火的冲动,时时刻刻腐蚀着人们的意志。

    这两个人同样的黑色长袍加身,个头差不多,紧致的长袍勾勒出两个人精壮完美比例的身材。同样的俊美不凡,虽然属于不同类型的美,但是却同样属于万人迷的顶尖一类,可是即使有着这样一张女人热爱,男人嫉妒的俊颜,身上却时时刻刻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刺骨寒气,让那些想要接近他们的人望而止步。

    众人看着这样的四个人,心中一阵感叹。

    明明是四个不同类型的人,此时走在一起竟然毫无违和感,让人觉得他们四个本就应该走在一起,这个事实是任何人任何规则都无法改变的。

    好像有一条任何兵器功法都无法切断的无形之链将他们紧紧捆包在了一起,那么是生死都无法去破坏。

    在他们走向众人之时,让所有人不由自主的缓慢了呼吸,一丝声音都不敢出,生怕打破这份唯美而恬静的状态。

    在这明亮的夜空下,那四个人好似猛然间成了最为明亮的发光点,让整片星空和那轮高高在上的圆月都瞬间变得黯然失色,整个世界就剩下了那四个人在不断的散发着柔和的光彩。

    当然整个广场之上,唯独一人对于这四个人之间那股亲密无间的气场是怎么看怎么觉得刺眼。

    “哼,老子让你们去看看我家小宝换好衣服没,结果一个两个去了没有影了。还要……老子说过多少吃了,不许你们碰我家小宝,玄小子你给老子把那只狼爪子拿开。”一声满是抱怨的怒喝瞬间打破了所有人美好的景象,震得众人完全回不过神来,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抹浑身散发着哀怨气息的男神大人大步冲到了那四个人的中间。

    墨天鹰一手混挥开南宫玄,厚实的大掌瞬间代替了南宫玄那只白皙滑嫩的手掌,握在冰血的腰间,对着旁边那怎么看怎么觉得哀怨的三个臭小子狠狠的瞪了一眼,然而在转过头看向自家宝贝女儿之时,表情瞬息一变,满脸委屈哀怨的憋着嘴,可怜兮兮的说道:“小宝,你不能忽视老爸。”

    然而被挥开的南宫玄脸色却丝毫没有愤怒生气的神情,反而十分淡定的向后微微推开一步,站在了暗夜与怪妖的中间,嘴角带着一抹柔和的笑容看着面前的父女两。

    就连刚刚还面无表情的怪妖与暗夜,此时在看到墨天鹰之时,眼中的冰冷完全消失,换了一抹淡淡的温暖。

    “爸爸!”三个人异口同声,语气中带着浓浓的暖意。

    “哼!”墨天鹰转过头没好气的白了一眼三个人,却再也不像当初刚见面之时那样的排斥。

    不过这一哼,却让三个人眼中的暖意更加的浓了几分。对于这位父亲大人,他们三个人的心里均是全心全意的热爱与敬意。

    他们三个人从出生到现在几十年的时光里,没有尝到过一丝父爱的感觉。甚至连什么是父爱都毫不清楚。但是在这段时间里,墨天鹰这个看起来冷傲到毫无边际的男子,却用他独特的方式给了他们最为浓烈的父爱。

    冰血好笑的看着跟自己撒娇的墨天鹰,无奈的唤道:“爸爸!”

    “小宝,你可不能有了他们就不要爸爸了,爸爸会伤心的。”墨天鹰嘟着嘴巴,一米九多的大个子硬着将头靠在了仅仅只有一米七多点的冰血的肩膀上。

    瞬间一阵倒吸气声成片成片的在四周响起,紧接着便是“咔咔咔!”的下巴落地声,接二连三的从四周传来,还是在比看谁的下巴落地快落地响一般。

    有的人甚至抬起手猛烈的搓着眼睛,然而再死命的睁大自己的双眼,想要看清楚那边的情况。

    没错……真的没错……大家都没有看错,绝对是嘟着嘴巴。

    嘟着嘴巴……嘟……着……嘴……巴。

    我的老天啊,我看到了什么!

    那个素来有着铁血硬汉,冷傲凌天的铁血战神墨天鹰,此时竟然嘟着嘴巴,一副小鸟依人的摸样将头枕在一个小少年的肩膀上。

    这……这……这实在是太过逆天了吧。

    老天啊……下道雷劈死那个臭不要脸的老男人吧。

    或者……你下道雷劈死我们也成啊,太伤眼睛了。

    冰血温柔的看着正跟自己撒娇的老爸,笑的一脸柔情,随即拉着墨天鹰向着广场中央走去。走到篝火旁,环顾四周,好笑的看着那一个个好似被雷劈中一般,僵硬在原地的人们。

    “咳咳!”一声轻咳,稍稍的回来众人的神情,不过看样子估计还要缓和一阵,才会完全受惊的众人,一个个嘴角抽搐的坐直身体,双眸闪动的看着已经恢复正常神情的墨天鹰,一片黑线出现在了广场四周。

    冰血双手抱拳,对着四个方向高举双拳,随即朗声说道:“我墨心齐在这里诚挚的感谢大家情义相助。”

    “墨少主,客气了。”

    “是啊,墨少主无需客气了,大家可都是患难与共的兄弟啊。”

    “是啊!是啊!这些与鹰领以往对于我们的帮助,简直不值一提。”

    一声声附和从四面八法传来,传递着最为真挚的战友情谊。

    冰血笑着说道:“这次我鹰领能度过此劫,实属我鹰领之福,才会有各位的相助,无论如何,我墨心齐依然要感觉各位。”

    在冰血说完这句话之后,南宫玄适时的将一支精美的酒杯递了过来。

    随即冰血高举手中酒杯,朗声高呼:“多余的废话不说,兄弟之意融于心,这杯我墨心齐敬大家,干!”

    “干!”

    呼啦一声,所有人站起身,高举手中酒杯,一饮而尽。一股豪气干云的兄弟之情在空气中飘泊,侵入到每个人的心中。

    一杯杯陈年美酒,带着浓郁的醉人香气,丝丝缕缕环绕在这边广场之上。

    墨天鹰做回了自己那几个兄弟的身边,玄带着暗夜、怪妖做到了自己家兄弟的身边,

    南宫玄在坐下的一瞬间,单手一挥,一把古琴凭空出现在腿上,双手微微荡,美妙之音随心而发。

    冰血站在中央,环顾四周,眉眼含笑,清脆柔美的声音配合着那美妙的音乐缓缓响起。

    年少的梦念犹萦牵

    灵岛花开的水边

    寂夜的星悬天河间

    仿若梦中烟花绚

    昔日的少年旧容颜

    英姿飒飒御剑仙

    曾经的心愿一生缘

    终成云纱般诗篇

    路悠远引向天边

    错身瞬间却似又依恋你笑靥

    碧水涟涟银色流光浮现

    回忆中依稀可辨

    转眼已过经年少年路渐远

    墓边只身一人独守誓言

    荏苒几经风月剑指问苍天

    任青锋惊起波澜万千

    前世的相思何处寄

    三世情缠难再续

    谁与我同舟共风雨

    重写已定的结局

    路悠远引向天边

    错身瞬间却似又依恋你笑靥

    碧水涟涟银色流光浮现

    回忆中依稀可辨

    恍然往事如烟散落似枯叶

    徒留一世传说后人倾羡

    怎堪沧海桑田豪气化霜雪

    仍不怨与君共走世间

    已过经年少年路渐远墓边

    只身一人独守誓言

    荏苒几经风月剑指问苍天

    任青锋惊起波澜万千

    恍然往事如烟散落似枯叶

    徒留一世传说后人倾羡

    怎堪沧海桑田豪气化霜雪

    仍不怨与卿共走世间

    每个人都屏住呼吸,聆听着缓缓飘扬的天籁之音,每个人的脸上都随着歌曲的浮荡而转变着不同的表情,好似自己的心情依旧完全被这悠扬的声音而锁定,随着他的高低起伏而转变着。

    歌曲中的柔情不悔,夹着着豪情万丈的磅礴之气,那份沧海桑田的沧桑之情,那份对于外来之路的勇敢与坚定。

    每一句都表达着他们这群人的所有情感与梦想。诉说着他们对那份情那份意的无怨无悔,坚持不懈。

    冰血转过身看着墨天鹰,嘴角带着一抹温暖的微笑。这一路走来,一点都不轻松,反而很累很辛苦。可是她在明白自己这一身责任之后便再也没有想过放弃,为的只是有一天,找到爸爸,救回妈妈。他们可以一家团圆,拥有不用在担心有谁会来分开他们。

    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看起来很容易,但是其中的艰辛与困苦却只有她知道。心酸有过,伤痛有过,怨恨也有过。可是在她看到这个人的时候,这一切的一切都瞬间变得微乎其微,甚至到现在已经完全消失了。

    她甚至已经忘记了以前所承受过的所以苦难,唯一记得的便是那份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父爱。

    对于自己所做的一切,她从不后悔。她很庆幸她是他们的孩子,庆幸自己有一对如此宠爱珍惜自己的爸爸妈妈。

    她将会有自己的一切去守护这份温暖,任何人都无法夺取。

    转过头看着那一群陪着自己一路走来的伙伴,一股深深的满足感从心底升起,没有他们,自己还有什么呢。

    暗夜、怪妖的守护,紫冥的不离不弃,玄的这份跨越了时空的深情,是自己最为珍贵的宝物,让她生生死死难以割舍。

    她……再也不是那个冷血无情的杀人恶魔。

    因为有他们的存在,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恶魔。

    新的路程,即将开启,各位宝贝们准备好了吗!(*^__^*)嘻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