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幻景010〕让我共同去闯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血海领领主以及那是个他的绝对拥护者也被冰血他们送入了地狱,剩下的魔兽,大批血海领魔兽,虽然伤的不轻,但是却还不至于致命。

    他们的等级虽然不如冰血的契约兽,但是在整个兽领内,还算是不错的。

    以冰血的性格,来了自然……就不会让回去。

    他们的主心骨都已经没有了,在冰血的淫威下自然没有了什么怨言。

    没有知道,这鹰领少主为何要留下这几十万的兽军,但是在见识过紫级班的彪悍之后,再也没有人敢随意的开口去询问了。

    冰血冷冷的看着一片神皇、神宗、低阶神帝兽浩浩荡荡向着自己这边走来,嘴角忍不住一抽。最初的时候她根本没有想过最后可以收服整个血海领的军团。不过现在看来,以后血海领这三个字将不复存在了。

    走在兽军团最前面的一片神帝兽们,在至冰血脚下不过十米的地方,突然单腿跪地,老老实实的低下头,对着冰血恭敬齐呼:“我等拜见少主。”

    这一高呼刚刚落下,只见跟随在他们身后的那几十万兽军,齐齐单腿跪地,恭敬的低下头,齐声高呼,呼声震天:“拜见少主。”

    在魔兽的世界里,就是这样的单纯。他们将强则为王败者为寇的观念深入骨髓。所以此时的这群兽军,对于冰血的恭敬确实是实实在在。

    冰血单手背后,一脸淡然的看着那一大群的兽军,另瓦一只手虚空一抬,清脆的声音虽然听起来不是很响亮而且是的淡然冰冷,单手却可以让这几十万兽军中的每一只魔兽都听得清清楚楚。

    “你们既然开口换我一声少主,那么从此以后你们便是我鹰领的将士,进我鹰领便是我墨心齐的家人伙伴,我墨心齐也在此向大家保证,我鹰领的每一个人都不会因为你们是魔兽,又或是你们曾经所做过的事情去责怪苛刻大家。”

    这时冰血转过头淡淡的看了一眼鹰领军团战队的人,接着开口说道:“我不希望看到你们之间在接下来的相处中,因为这场战争而出现任何芥蒂,更加不想看到你们出现阵营分化的现象。从此以后,你们之间没有血海领与鹰领之分。进了这个门,那么便都是一家人,伙伴兄弟,战友。而对于你们所有人和魔兽,我和父亲也都会一视同仁。如果让我发现有人违抗,我绝对不会对他客气,一律严惩。”

    冷冽的声音在空中飘荡,整个平原内的所有人在冰血说话期间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在最后铿锵有力的四个人落下之后,无论是鹰领之前的人,还是最新加入鹰领的兽军,齐齐单腿规定,右手握拳放置胸口处,齐声高呼,震天动地:“是,我等谨遵少主之领。”

    魔兽的自尊心十分的强,特别是在人类的面前。有的时候他们哪怕是死都不会愿意受到人类的侮辱。而他们之前之所以会选择拜入鹰领,绝对是因为冰血这一人的影响。而对于鹰领来说,他们根本没有一丝的想法。

    而冰血的这一段话,及时的给他们了一个心理安慰。也让他们真正的融入到了鹰领的这个大家庭当中。而这一大群魔兽对于鹰领也瞬间产生了极大的好感。

    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些前来助战的人,双眸一闪,接着毫不顾忌的对着鹰领军团战队以及兽军说道:“在这里,我也不妨告你们。这里我们不会停留太久,也许明天我们就会踏上一个新的地方,进入到另外一个位面。那里比这里更高级,同时也更加的危险。而我们接下来可能会遇到许许多多的强者与危机。跟在我的身边,可能随时随地都会丢掉性命,现在的我无法给大家任何保证,我唯一能保证的时候,只要我墨心齐还活着,哪怕是一天。我也会用我的生命去守护我的家人和伙伴。虽然我还不够强,但是我也会为了我们共同的家去努力变强,强大到可以给你们一个最为平稳安宁的家。”

    “现在,我就想问问大家。如果有哪一个怕跟着我墨心齐身边丢了命的,大可离开,我绝不阻拦。”单手一挥,一股豪情万丈的气势瞬间迸发而出,让所有人的心为之一颤。

    然后就在此时,下方所出现的一幕,竟然连冰血都没有想到。

    只见兽军、鹰领军团战队最前方的一排将领,快速抬起一只手指向冰血,另外一只手“唰”的一声,齐齐抽出自己腰间的武器,对着高举的那只手的手心狠狠一划。

    每个人的手掌心瞬间出现一道血红色血流,却没有任何人去理会。紧接着便是单腿跪在他们身后的所有士兵、魔兽。

    几十万的人与魔兽,齐齐高举一只手面前冰血,手心血痕触目惊心。

    冰血震惊的看着他们,甚至已经忘记的言语。

    紧接着齐声高喝,震天动地:“我等在此立誓,此生追随墨心齐少主,忠心不二。必用吾之命护战友、护伙伴、护家人、护家人。若违此誓言,必遭天谴,天地制裁,坠入地狱,永不超生。”

    冰血震惊的看着这几十万大军,第一次是这么深切的感受这么多人的心意。不需要精神力的探索,不需要眼神的接触,只要用心去感受,便可以清清楚楚。

    抬起头看着天边,那初生的太阳,缓缓的从天边升起,告诉的所有人,他们新的一天又将开始。

    他们未来的路还很长,他们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完,还有许多的目标没有实现。所以他们要毫不停息的继续往前走,直到他们找回了一切,直到他们的梦想终于实现。

    现在的他们,还不能说累,不能休息,不能停下脚步。即使再累、再苦、再痛也要坚持的走下去,

    虽然他们脚下的路,最初都是他们自己选择的。

    虽然他们也是被迫无奈,甚至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睁开眼睛便已经出现在路上了。

    但是他们必须去努力坚强的走完它,为了自己、为了伙伴、为了曾经用生命去保护过他们的人。

    长路漫漫伴你闯,他们还有彼此,哪怕危险重重,哪怕到处都充满了险峻,哪怕路上铺满了荆棘。他们也会携手走下去,他们从不孤单,又怎么会害怕。

    冰血与玄几个人快速解决了战争遗留下来的所有人问题,接着便是下令清理战场。而玄和洛坤、司马弘化这三个兼职外交官则带着欧阳立旬以及心火公会的炼药师去是安排前来助战的军团战队伤亡医疗的问题。

    忙碌了整整一天,在太阳即将落下之时,冰血几个人才有时间喘口气,而接下来便是战争之后的狂欢宴会。

    “少主!”墨念凌轻轻推开房门,便看见坐在镜子前发呆的冰血,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

    冰血缓缓的转过头看着墨念凌微微一笑:“我回来便开始加入了战争,这一打就好多天,还没有来得及问问你,可是跟凌叔相认了。”

    墨念凌微微一愣,随即微笑着点了点头:“嗯,托少主的福。念凌终于见到父亲了,父亲虽然平日里总是跟主子到处走,但是这段时间里,只要在家便会陪着我。谢谢少主!”

    冰血微微一笑,拉着墨念凌的手,轻声说道:“傻丫头,凌叔虽然是我父亲的契约兽,但是却也是我父亲最重要的伙伴、兄弟。而你自然也是我的家人,家人是不需要说谢谢的。”

    墨念凌双眸含泪,却坚强的没有让眼泪落下,突然双腿一弯跪在了冰血的面前,坚定的说道:“少主,念凌已经不是之前那个软弱可欺的姑娘了。在少主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里,念凌接受了父亲给与的血脉传承,虽然还没有完全吸收,但是念凌这段时间也在每天跟着怪风大哥他们训练,念凌已经可以跟随少主左右了,求少主成全。”

    冰血微微一愣,快速将念凌拉了起来,有些纠结的说道:“念凌,我们去了上一个位面后,我很可能暂时不会留在父亲的身边。你应该跟着凌叔才对,你们父女也才重逢。我怎么能让你们分开。”

    “少主!”念凌看着眼前的人儿,微微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少主不是一样,才跟主子重逢吗。念凌知道,少主做的这一切不仅仅是为了找回夫人,而且想要为大家去建造一个足够安定祥和的家园,想要让大家再也不去害怕会在某一天失去至亲。念凌也想,念凌现在终于有家了,所以念凌想要去守护这个家。少主……带着念凌吧。”

    冰血看着眼前这个女孩眼中的坚定和坚持,最后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好,我们姐妹一起去闯。”

    念凌的父亲变异炎戈飞龙,她在接受传承之后,实力自然不容小觑。虽然现在还没有彻彻底底的掌握,但是对于冰冷来说也绝对是一大助力。

    虽然冰血不喜欢他们父女分开,但是她却尊重家人的选择。

    未来的路,让他们共同去闯。

    转过头看了一眼放置在案子上的长纱裙,冰血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缓缓地走了过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