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幻景09〕一群真正的魔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杀!”清脆的声音带着波涛汹涌的爆发力,震动了所有人的心魂。

    而那些凌空站在冰血身后的重兽们好似在相应在的主人一般,一连串的猛兽嘶鸣声冲天而起!龙吟、虎啸、凤鸣,万兽齐鸣!

    浩浩荡荡的魔兽,一个个化为本体,周身流窜着一股股强悍的气息,竟然瞬间压过对方几十万的兽军。

    风云色变,黑压压的魔兽仿佛是遮盖了整片天空,震撼人心,让人热血沸腾。

    刚刚所有人都见识到了这一大批的高级魔兽,但是刚刚这几千只魔兽不过是中型体态,此时一只只毫不顾忌的化为本体,巨大的体型,狰狞而凶恶的神态,一双双凶残嗜血的兽眸,死死的盯着前方的地方。

    烈焰雄狮、水银翅蛇、变异地尊铁熊、紫瞳银狐、已经成长为六翼的龙鹰帝、上古神兽白虎王、黄金巨龙、黑炎麒麟王、上古神兽玄武、飞天独角马。

    这些刚刚之前一直以人类形态站在紫级班身后的人形魔兽,在冰血一声令下后纷纷幻出如同小山一样的本体,着实让那些早已认识他们的一些人惊呆在了原地。小乖等兽一字排开站在冰血等人的身后,而他们的身后则是一群群如同连串山峰一般的高级魔兽群。

    啸月天狼群、嗜血狂肆群、雪猿群、魅影神貂群、剑齿虎群、血斑黑豹群、铁背苍熊群、雷鹰群等等。这让众人再次见识到了,原来契约魔兽也可以用群来表示的。

    不仅如此,还有那上千只的变异魔兽,有的甚至都已经叫不出明显,实在是因为变异的关系让这一类的魔兽早已失去了原有的样子,变成了崭新的形态,对于这样魔兽所拥有的技能更是让人防不胜防。

    这样的一只魔兽军团所带出的震撼力,足以胜过对方的十几万家养兽军。因为他们更加的野性、更加狂暴。

    冰血单手一挥,手中龙鳞双棍剑瞬间凭空消失。随即一双银白色的手套出现,手套出现的一瞬间带出一股阴森的寒气,随即自动套在了冰血的手中,与她那一身紫色战袍显得有些矛盾,却又是那么的浑然天成。

    杀这样一群蝼蚁又怎么会用得上龙鳞双棍剑,那样会脏了父亲给她的一片心意。

    双拳狠狠一握,身上的紫色长袍瞬间发出一团紫色的光芒,眨眼间变成了一套紧贴身体的武士战服,冷冽而又霸气。

    在冰血的紫级战袍转换形态的下一秒,几十个紫色黄团在冰血的身边一一闪烁,几个呼吸间,紫级班的所有人身上的长袍齐齐转变成了与冰血一样的战服。

    所有人都惊讶于那传说中的紫级战袍,但是去却不知道其中的寓意。他们的战斗形式,都会随着战袍的形态而定。

    长袍潇洒,防御力极强,可以让他们毫无顾忌的去战斗,很少有攻击可以攻破紫级长袍的防御力,在这样的战斗中,他们会选择速战速决。

    但是武士劲装的形态,防御力虽然会降低几分,但是却更加方便他们动手,没有任何束缚。这样……更加方便他们……虐杀。

    如果熟悉紫级的人此时想必都会聪明的转过头去,但是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完全不了解,反而一个个睁着一双双大大的眼睛,满是惊奇的看着他们。

    冰血单手一挥,身体瞬间冲入到了敌人的阵营中,其他人紧随其后,一阵阵比之前还要猛烈的厮杀声夹杂着一声声冲天兽鸣在平原中爆发。

    而那些站在地面上的军团们也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热血一个个冲了上去。

    最先发现异常的是那个素来机智的乌卡尔。

    “奇怪,那几个战队好像是冲着紫级战队来的,之前那一波战斗他们可是打的十分凶猛的,现在怎么一个个都退到了后面。”

    乌卡尔的话瞬间吸引了其他几个老友的目光,纷纷低头看过去,顿时齐齐挑起双眉,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他们的表情好像……有些不对。”铁血领领主疑惑的皱了皱眉头。

    “嗯,狂热中带着一丝……一丝纠结和无奈!”罗得里克嘴角一抽,纠结的表情都有些扭曲了。

    突然一声惊呼从身边的狂恶领领主的口中发出,让几个人快速抬起头看向前方,顿时双目大睁,眼中闪动着几分震惊。

    只见冰血、玄、暗夜、怪妖、尼克、五怪率先冲入到了敌人的在阵营,身后的紫级班兄弟紧随其后。一人一个人揪住落到地面的几十只神帝兽,随即飞身而起。

    冰血手中拉着那个已经恢复些神智的血海领领主,嘴角勾着一抹嗜血的笑容,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睛此时已经完全被深紫色覆盖。一双完全不属于人类的深紫色眼睛冷冷的盯着手中的血海领领主,一股凶残、嗜血、肃杀、邪恶的气息不断地围绕在她的周身。

    不仅仅是她,就连暗夜、尼克、怪妖、五怪、洛坤、洛天等所有紫级班兄弟姐妹的眼睛此时也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一双双早已不是人类那黑百分明的眼睛,而是近乎于野兽般的眼眸,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感觉。

    这要是以前,他们根本不敢如此放肆的开启体内的特殊血脉来压制另一股正常人类的血脉,但是经过了之前在老怪物那得来的秘法加上这么长时间的修炼,此时的他们已经可以慢慢的运用体内那股特殊的血脉,而不是只有再狂化的时候才可以。

    这样的更强……更恨……更凶残。

    他们不怕成为人类眼中的异类,他们不担心会吓坏了那些人类,他们更加不担心会因此而被孤立驱赶。

    因为他们清楚的明白,只有真心待他们的人,无论他们变成什么样子,无论他们多可怕多凶残,那些人依然会留在他们的身边。

    这……足够了。他们所有的努力,他们的强大也只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至于其他人……与他们何干。

    紫级班的所有人相当于人类中的异类,也许在浩瀚大陆,这样的人很少。但是在幻景地域中,因为种族繁多,族与族之间的联姻更是多不胜数。无论是变异血脉的人,还是人兽血脉的人都有很多。但是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还是让人难以不震惊,更何况还是这么强的一群人。

    再加上那些让他们胆战心惊的残忍手段。

    最为注目的莫过于半空中的那几个人。

    只见漂浮在冰血身后的那轮水蓝色九芒星中央伸出一条水流锁链,锁链的另一端是血海领领主,正满面绝望的看着冰血,双眸中闪动着恐惧。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冰血嘴角带着一抹冷笑,讽刺的看着血海领领主,冷声说道:“我说过,企图破坏我家园的人,最后的下场一定比死亡更加的恐怖。不过你放心……本少最后一定会让你死掉的,但是……本少一定会让你死的很有节奏感。”

    “你……你要……做什么?”血海领领主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服用禁药的后果就是让他损失一身的修为,就连精神力都只够维持他此时清醒的头脑而已。但是他却十分痛恨此时的清醒,因为这将意味着,他可以清楚明白的感受接下来所要承受的痛苦。

    “住手!”突然一声尖叫声从冰血的身侧响起,随即一道浑身狼狈的纤柔身影在冰血的右侧快速冲了过来。

    然而就在艺姬的身影距离冰血不到一米之时,突然浑身僵硬的停了下来,嘴巴微张,双目大睁,整个人好似突然被定格了一般。

    艺姬僵硬的低下头,看着那条窜入自己胸口的手臂,嘴巴微微一动,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冰血看都没有看一眼,抬起腿,狠狠的一脚踹在了艺姬的小腹上。

    “噗呲!”一声,艺姬整个人从冰血的手臂上拔出,如同一个破碎的风筝一般,向着地面掉落。

    而此时冰血那条窜入艺姬身体内的手臂竟然没有一滴血,正确的说那些鲜红的血液竟然被紫级战袍我完全吸干了。如同不是那张沾满了鲜红血液的手,想必没有人相信艺姬胸前的那个大窟窿是冰血穿透的。

    当然还有更为明显的证据,就是冰血此时握在血手中的心脏,表明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另外一边,暗夜长剑一挥,眨眼间几个人活生生的人便成了一副森森白骨,那一片片血淋淋的白肉如同一片片扩大的雪花缓缓地飘落到地面上,显得是那样的凄楚。

    尼克一双兽爪穿透敌人的胸膛,抓断敌人的四肢,捏爆敌人的头颅,一块块血肉模糊的残渣落入地面,溅起一滴滴鲜红的狰狞。

    怪妖长刀直劈对方的头部,整个人被一分为二,散落在地面,碰碰的声音显得是那么响亮。

    怪柔长菱飘飞,快速将整个人缠绕,再次抽搐之时,对方整个人扭曲,如同麻花一般,一滴滴鲜红的血液从皮肤渗出,飘落。

    怪羽美妙的笑容,是那样的甜美清脆,伴随着一条条血骨一丝丝的皮肉飘落在地。

    凡是在紫级班众人手中的敌人,没有一个完好无损的死去,甚至两个全尸都没有。每个人死的都是那么的凄惨而恐怖。

    整个战场瞬间变成了修罗地狱,而那几十个如同地狱中走来的杀神,每个人的脸上却都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好似这样的杀戮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正常的。

    这……才是真正的他们。

    这……才是他们的天下。

    在场的所有人都杀过人,而且杀过许多人。但是直接徒手穿过敌人胸膛,活生生的取出敌人心脏,看着那一个个如同玩偶一样的人在他们的手中支零破碎。如此凶残的方法,别说是那些年轻人了,就是那几个中年大叔,都没有一个人试过。

    此时这样的场景活生生的出现在了眼前,没有个人可以依旧淡定,一股毛骨悚然的诡异感觉充斥着整个平原。

    然而……此时却又那么几个人,在看到战场中那几个浑身浴血的孩子们,眼中出现慈爱剩下的便是满满的心疼。

    始终站在墨天鹰身边的魅看着战场中的那群孩子们,再转过头看了一眼那些目瞪口呆的人,轻声叹了一口气。

    无语又充满了怜惜的声音缓缓而出。

    “各位想必都被这些孩子们的手法吓到了吧。”

    “他们……他们怎么会这样?”罗得里克此时的表情已经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震撼,难以置信的看向魅,不懂为什么他还能如此的镇定。

    魔魅再次叹了一口气,看着战场中的那几十个孩子,微微一笑,笑容中夹杂着浓浓的怜惜,和这些孩子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即使很少见面,但是他们的一切自己却都知道,对于他们,魔魅有的只是满心的心疼。

    “他们都是一些无父无母的孩子,想必你们也知道,他们不是纯正的人类。在哪里这样的种族是被歧视被驱赶的。因为这样他们走到了一起,知道彼此的困苦和悲哀,却从来没有放弃过生活下去。他们今日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活下去而已。无情的家族,无情的血亲,让他们看透了世间的冷暖与无情,也让他们越来越冷血无情,但是同样的他们却比任何人都珍惜家人伙伴给与的温暖。”

    “对于他们来说,只有强硬的手段,强大的实力,狠毒的招式才能让他们留住那份仅有的温暖,才能他们可以更好的守护彼此。对于他们来说,只有彼此才是自己的世界。哪怕血洗万里,也在所不惜。”

    “他们每个人都经历过亲人的背叛、遗弃、厌恶、追杀。这些东西没有打败他们,却成就了今天的他们。”

    “他们不是生来就是强者,更准确的说,他们以前很弱小,弱小到连自己都无法保护。可是现在的他们,可以俯视众多强者,可是不惧怕任何敌人。其中的艰辛,其中的苦难,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能走到这里,这一路来,除了用血去铺盖,还有什么可以让他们相互扶持的走过来呢。”

    “说他们没有人性也好,说他们残忍也罢。他们从来不在乎外人的目光,更不怕被歧视。因为他们的世界里只有伙伴,只有那个家。只要有人企图破坏,哪怕是毁天灭地,也在所不惜。”

    魔魅转过头看向罗得里克几个人,微微一笑,轻声说道:“这就是这些孩子,各位还觉得……可怕吗。”

    “魅,小齐到底经历过什么?”墨天鹰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魔魅,没有知道他此时忍的到底有多辛苦。

    魔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向战场中的那个小小的身影,眼中闪过一抹悲凉:“主人,其实我在之前来的时候就有句话想问您了,可是我知道再次见面的时候,就算是问了您也不会懂的。可是现在想必主人可以懂了吧。”

    “我们当初的决定,是不是错了。少主何其无辜,为何却要代替我们背负那么多的苦难。都是因为我们的决定,才会让那个原本应该天真无邪的孩子变成了一个人人恐惧的恶魔。”

    墨天鹰双拳紧握,看着半空中的那个纤弱身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僵硬的声音显得有些生硬却坚定:“魅,是错了。但是不是我们错了,而是那群人错了。他们不该将注意打在我们的身上。终有一天,这些孩子会再次踏入那里,让他们见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魔。如果回到当初,我依然会做出那样的决定,因为我宁愿我的孩子是个人人畏惧的恶魔,我也不想就那样失去她。如果当初我真的示弱了的话,我想我才真的不配当那个孩子的父亲吧。”

    “主人!”墨魅看着墨天鹰,眼中的悲伤满满淡去,微微一笑,缠绕在心中那么多年的困惑也在这个时候完全消失了。

    是啊……还有什么比失去她更让他们恐惧的。

    “他们一定会成为真正魔,带着我们的夙愿回去那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