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幻景008〕天鹰凌天,霸气雄风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战况激烈,整个平原之上到处都充斥着热闹非凡的厮杀声,每个人都好似杀红了眼一般,哪怕此时身上正流着血,也好似完全不知道疼一般,浑身充满了血热沸腾。

    而那原本已经被伤的体无完肤的血海领领主,突然一声高喝,满脸扭曲的神情,在冰血与玄还未动手之前,突然拿出一瓶红色液体,满脸狰狞的看着冰血等人,眼中尽是疯狂。

    “哈哈哈,你们今天都要死,统统都要死。”

    冰血眉头一皱,满脸冰霜的看着血海领领主手中的瓶子,冷冽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与感情:“那老家伙看来还有底牌。”

    “看来,我们要小心了。”玄表情依然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淡淡的笑容中充满了柔和,然而那双充满了嗜血阴森的眼眸,那冰冷无情的声音,说明了外表温暖柔和的他实际上跟冰血一样,都是来之地狱的冷血无情的恶魔。

    当血海领领主喝下那整整一瓶的红色液体后,突然一股十分恐怖的煞气破体而出,瞬间覆盖住了整个平原,一股十分压抑的气息瞬间形成,让下方所有激战在一起的人或兽顿时愣在原地,那群兽军的领队好似突然明白了什么一般,带领了兽军快速向着后方撤退,远离了血海领领主所在的那片地方。

    与此同时,在兽军撤退的一瞬间,乌卡尔便瞬间明白了所有的意图,忍着心中的不安,快速指挥着地面上的军队推回到后方,整个战场之中,几十万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半空中的血海领领主,眼中带着浓浓的紧张。

    “吼!”一声爆发性始终的嘶吼声从血海领领主的口中发出,震动了四方的土地,一阵地动山摇之后,只见血海领领主双目赤红,充满了凶残的兽性。如同一只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兽性大发的野兽,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敌人。

    “小心!”在冰血与玄还来不及反应之时,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们两个瞬间扯到了后方,随即一道深紫色的身影与他们快速擦肩而过,如同一颗极速炮弹一般向着发狂的血海领领主冲去。

    “老爸!”冰血一声惊呼,想都不想都要冲过去,然而却被突然来到的两个身影给拦住了。

    “丫头,冷静点!”乌卡尔脸色异常凝重的拉住冰血的胳膊,然而在看到突然转过来的那双冷血无情,充满了嗜血肃杀的眼神之时,顿时愣了一下,一股刺骨的寒意瞬间从脚底窜到了头顶。最后仅剩的一点点理智让他没有放开抓着冰血的那只手。

    “丫头,相信你父亲。”

    一句充满了紧张与急切的声音在冰血的耳边响起,让她满满的平静了下来。

    “那是什么?”玄冰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乌卡尔抿了抿嘴角,接着有些无奈的说道:“那是一种禁药,连名字都没有禁药。正因为这种药太过逆天与危险,所以在研制出来之后,连名字都没有来得及取便被炼制它的人给封存了。消息虽然走漏了出来,但是却从来没有人见过那种药,我完全没有想到……经过了这么多年,竟然有人可以将它找出来。更加没有想到,血海领这个老贼竟然会有。”

    “那是一种可以让使用者的实力瞬间提升一个整整一阶,无论是等级、实力、还是战斗力都会得到提升。”乌卡尔表情越发的凝重。

    “那爸爸!”冰血眉头紧皱,转过头看向真正跟血海领领主战斗的墨天鹰,手中的龙鳞双棍剑握的紧紧。

    此时紫级妖月的所有人都已经退回到了冰血的身边,原本还构成威胁的窟兽领领主已经被刚刚尼克等人打成重伤,退回到了后方。

    只是当他看到血海领领主的样子之时,明显也愣了一下,顿时一声怒喝:“薛老怪,你竟然动用禁药,难怪你会如此信誓旦旦的跟本座保证战斗会赢。你这个混蛋,那东西也是你能动的吗,想死也别拉着我窟兽领一起。”

    他的怒吼声以及脸上的表情让冰血等人都瞬间明白了,原来连血海领的盟友也不知道这件事吗。

    “他这是打算破釜沈舟了。”尼克冰冷的声音让整个气氛再次变得冰冷了许多,每个人都表情凝重的看着前方。

    却完全没有想到,窟兽领领主此时竟然对着冰血等人抱拳说道:“各位,我愿推出这场战争,我窟兽领虽然野心大,但是去还没有想到那个本事挑战天威与整个幻景大陆,这场战斗如若各位想要为那些被我的子民伤了的人报仇随时都可以来我窟兽领找本座,至于那禁药在下真的是完全不知情。”

    说罢,便大手一挥,带着窟兽领的兽军团快速消失在了平原之上。

    在看到窟兽领领主带着窟兽领军团离开后,那血海领领主气的一声呐喊:“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家伙,待本尊灭这里,定要你好看。”

    “哼,你先能灭了再说吧!”墨天鹰一身怒喝,抬手一挥,枪头扫向血海领领主,即使对方吃了禁药,但是气势上墨天鹰竟然不输给对方一分一毫。

    “墨天鹰,你休要嚣张。待本尊把你杀了以后,再去杀了你那混账儿子,让你们一家在地下团圆!”血海领领主一双红目凶残的盯着墨天鹰。

    然而他不说这句话还好,可是他那句“杀你儿子!”瞬间燃起了墨天鹰那深藏已久的魔性。

    整个时空,没有谁可以在他的面前伤害他的家人,哪怕只是说说……都不行。

    墨天鹰沈重一张俊颜,一股股黑色杀气不断地从体内流出,环绕在身体四周,空气变得越发阴沈冰冷,那原本充满了霸气、刚硬的好听声音突然变得异常冰冷阴冷,带着一股来之地狱般的恐怖感觉,充斥在整个平原之上。

    “薛老鬼,敢在老子面前伤害老子宝贝的人,下场就只有一个……老子去死!”一声暴怒冲天而起,随即一道霹雳般的身影带着一股无人能挡的气势向着血海领领主迎面冲了过去。

    血海领领主一声怒喝,双手合十举过头顶,脚下微微一动,也顺势从了上去。

    众人完全看不到两个人的身影,只能看到那眼花缭乱的一蓝一紫两道流光在天空中不断地绞缠、分开,再绞缠,再分开。

    轰烈的闷响在天空中不断地响起,绝对的高手过招,方圆百里都不能战人。众人只有不断地向后退去。

    只是那一双双人类的眼睛却充满了激动之情紧盯着墨天鹰,虽然看不清,但是那到紫色的流光却紧紧的抓着每个人的心。

    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玄的手掌轻轻的握住了那不断颤抖的小拳头,温热的气息通过那手掌不断地传递给了那个冰冷的人儿,让那颗不安的心慢慢的安稳的下来。

    “不会有事。”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似一股镇定剂一般化入心田。

    冰血的双眼终于从天空中移开,转过头看向玄,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个禁药还不完整,定然有缺陷。我想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乌卡尔同样满脸紧张的看着天空,眉头紧皱。不过他的话却让紧张的几个人稍稍的喘了一口气。

    突然……

    “砰!”一声巨响在天空中响起,紧接着便见到一道蓝色的身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从天空中落下,引起了一阵惊呼。

    “我的天啊,快看。血海领领主从天空中掉下来了。”

    “天鹰大人赢了!天鹰大人赢了!”

    “快看,天鹰大人下来了。”

    一阵阵喧嚣声从地面上传来,冰血猛地抬起头看向天空,在看到那个潇洒霸气的身影之时,嘴角终于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然而冰血注意墨天鹰深深那一道道血红的伤痕之时,一道极深的紫色光芒快速从眼中闪过,体内的魔气翻江倒海。要不是魔幻之纹有自主的能力,想必其实的冰血已经被魔气包围住了。

    一声惨相、极为狼狈的血海领领主满脸苍白毫无血色,好似突然被抽干了一般的样子,跌跌撞撞的扑到了血海领上空那几只神帝兽的包围圈。

    “领主,领主!”血海领领主夫人艺姬满脸一把扶住浑身无力的血海领领主,满脸焦急的摸样突然一变,对着墨天鹰怒吼道:“墨天鹰,你这个天杀的混蛋。杀我女儿、毁我儿子,现在还想杀我丈夫不成。”

    “哼,想伤我的小齐儿,老子管你是谁,势必杀的你们连一个骨头都不剩!什么狗屁禁药,就这种低级的东西,还想用它来碰我家小齐儿,老子让你瞎说,老子今日就告诉你,老子的宝贝,外人说都不能说。”说完,墨天鹰单手提抢,纵身冲了过去,那一身的伤痕好似完全不存在一般,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满身的杀气随着他的身体快速划过天空。

    墨天鹰眼中闪过一抹轻蔑,手中长枪挥舞,卷起一片热浪,一道道黑紫色火焰从枪头中流出,其中夹杂着一道道蓝色电流,随即一声怒喝:“受死吧,霸枪——雷霆暗电——狂暴!”

    原本紧紧的包围着血海领的几位兽族的兽帝顿时感觉到一股足以令人窒息的灼热迎面扑来,那无人能挡的强悍劲道,瞬间心中大骇,满脸的恐惧。

    这样的气势竟然比之已经进阶成为了领域神兽的血海领领主还要恐怖几十倍。

    这墨天鹰……到底已经到达了什么等级。

    爆炎的黑紫色火球,每一个都有两个成年人环抱那么大,每个人黑紫色火球上“霹雳啪啦”的闪动着让人头皮发麻的蓝色电流。

    就是这样的黑紫色火球,铺天盖地的向着半空中的那几十个兽帝疯狂的砸了过去,一声声怒喝,一声声惨叫在半空中响起,砸的几十只神帝兽抱头乱窜,其中还要努力过着艺姬和血海领领主,让他们先走,可是那黑紫色火球太过诡异,竟然大大降低了他们防护罩的防御力,好似天生便相克一般。而且异常的灼热,只是被击中之后的感受并不完全是灼热感还有一股好似被一道强大电流的点击击打过一般,一片都是酥麻感,有的时候腿或者胳膊被击打到,当场便不能在动,紧接着便是一股剧痛感席卷全身,那感觉要多销魂就有多销魂。

    “啊!”一声刺耳的惨叫从艺姬的口中发出,只见原本拼命的护着怀里的血海领领主的艺姬此时怀里还哪里有什么人,胸前的一大片被烧的焦黑,别说是衣服了,就是衣服里面的东西也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子,一股烧焦的味道从她的胸前散发而出,如同黑炭一般的胸前不断地流淌着黑红色的血液,看起来十分的慎人。

    顾不上其实,眼看着血海领领主就要掉下去了的艺姬忍着胸前剧痛,一把拉过血海领领主,对着其他人疯狂的大吼着:“拦住他,拦住他!”脚下不断地向后推着。

    此时的墨天鹰早已经杀红眼,特别是在听到那血海领领主竟然还要杀他的宝贝女儿,妻子女儿从来都是他不得触碰到逆鳞,触之则死。

    况且此时自己的妻子不在身边,而女儿又是他和妻子共同的珍宝,那是比两个人的命更加珍贵的珍宝,那是自己妻子用一切在保护的珍宝,他……怎么可能让别人去伤害。无论对方有没有这个能力,哪怕只是说说过过嘴瘾,也绝对不行。

    一声暴怒响彻四方:“都给老子滚开!”紧接着墨天鹰的身影瞬息来到了挡在半空中的几十只神帝兽,那一身的煞气,那一身的王者之威,让几十只心中充满了胆怯的神帝兽的战斗力瞬间降低了几个台阶。自然更加无法主档疯狂暴怒中的墨天鹰。

    一瞬间,长枪挥舞,阻挡在前方的几十只神帝兽接二连三的被打飞出去,一连串的惨叫声在半空中划过。

    众人这个人才猛然发现,原来那种蛮横的战斗方式才是最惊人的啊。看惯了那些璀璨华丽的魔法与武技,这个时候在看到墨天鹰大人那种完全属于蛮横无耻的战斗行为,众人只能在心中感叹。

    哎……果然变态和常人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当然在战神与杀神为一体的超级大变态的面前,天理一样是不存在的。

    “轰轰轰!”一连串的爆破声不断地从半空中响起。

    霸枪一出,谁与争锋。

    天鹰凌天,霸气雄风。

    这就是幻景地域的人给鹰领领主墨天鹰的号称。

    一团团黑色紫光不断的划过半空中,所过之处一片狼藉,一片一片惨叫声不断地在平原中响起,那叫一个惨烈。

    “我的妈啊,天鹰大人的霸气果然厉害啊!”

    “之前听说过,真正看见果然不同凡响啊。”

    “天鹰大人威武霸气,霸枪一出,谁与争锋。”

    此时就算血海领领主已经失去了战斗力,可是人类军团这边依然没有一个人冲出去战斗,而是每一个人都仰着头看着那个如同神一般的身影,眼中充满了激动与狂热,刚刚因为狂化的血海领领主而出现的紧张不安此时统统消失的无影无踪。

    墨天鹰站在半空中,俯视着被击落到地面上的血海领领主一群人,眼中闪过一抹紫色的光芒,那紫色与冰血的紫色不同,多了一丝的黑气。

    这样的墨天鹰,是许多人都没有见过的。那一身的帝王之势,好似天生就是一名俯视万物苍生的帝王,世间万物在他的眼里就如同蝼蚁一般。

    这样的他,哪怕拥有天生一副藐视众生的霸气,也显得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这样的他,势必会是那颗璀璨的明星,而不是这大陆之上芸芸众生的一个普通强者。

    这样的他,才是那个俯视群雄,高高在上,冷漠无情的魔界至尊。

    可是却甘心沉默与这最为低等的位面,守着者那以小小的一寸土地,心里时时刻刻念着那个普普通通的人类女子。

    果然……无论是怎样的男人,在面对自己心爱女人的时候,都会心甘情愿的放下一切,只做个最为平凡的男子。

    冰血愣愣的看着那个男子,那个是自己父亲的男人,这个时候她心中没有那股身为强者女儿的骄傲自豪,反而有种十分窝心的暖意流过。

    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是自己母亲用一切去爱的父亲。她觉得值得了,母亲为了这个男人所受的一切都值得了。

    冰血相信,这些她都不需要去亲自告诉母亲,因为她一定都知道,都懂。

    “老爸,剩下的就交给小齐吧。”冰血微微一笑,对着半空中的墨天鹰高声喊道,清脆的声音中充满了愉悦的感觉,让半空中那个浑身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男人瞬间变了一个样。

    墨天鹰转过头看向冰血,冷硬的嘴角勾起一抹温暖的笑容,眼中的阴寒瞬间散去,换上的只有那满满的宠溺。

    轻轻的点了点头,神情一闪,便来到了冰血的身边,温暖的大手覆盖在冰血的头顶,温暖宠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去吧,后方有老爸我,放心的去战吧。”

    “好!”冰血仰头甜美的一笑,然而在她低下头的一瞬间,嘴角依然带着笑容,不过那笑容中却充满了嗜血与冷冽,眼中紫色一闪。

    单手一挥,对着身边的兄弟们高呼一声:“兄弟们,杀!”

    ------题外话------

    猫猫回来了,虽然心情很沉重,但是猫猫依然会努力码字的。么么么╭(╯3╰)╮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