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决战幻景002〕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几个人看着墨天鹰那一脸欠揍的得瑟样,让那另外几位领主大佬们无语的摇了摇头。他们都是空降而来的,自己的战队都是由自家的儿子们带领,所以对于外面的情况他们都还没有见过,自然没有看到墨天鹰口中的孩子们。

    据他们所了解,这些年除了一些墨天鹰的那几个属下有子女年龄差不多与自家的儿子一般大以外,就只剩下墨天鹰的义子墨殴飞了。除此墨天鹰身边在没出现过其他的孩子。

    不过对于外面的传闻他们也听说了,也在前段时间与墨天鹰私下通话的时候得到了证实,他的亲生孩子,鹰领真正的少主回来了。

    可是就算回来也是一个啊!哪里来的孩子们啊!

    “哈哈,老鹰。你这里也够热闹的了啊!”一道嘹亮的笑声从营帐外传入,带着一股豪爽的气息随即传来。

    狂恶领的领主听到这声音后,微微一笑,对着身边的几个人兄弟说道:“我还想呢这乌卡尔的动作也太慢了吧,没想到这就来了。”

    这话刚刚落下,便见一名身高壮大,一身铁血之姿的粗壮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名与男子长相颇近,同样身材魁梧,却俊朗不凡的少年。

    “乌诺曼见过各位叔叔伯伯!”乌诺曼刚刚跟着自己的父亲走进去便第一时间向着自己父亲的几个好友行礼,没有一丝怠慢。

    “诺曼几年不见,越发俊朗了!”暴风领领主看着诺曼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抹慈爱。

    “罗得叔叔客气了,诺曼较比罗得李迪哥哥还逊色许多。”乌诺曼谦虚有礼的态度让几位长辈纷纷笑着点了点头,看向一脸骄傲的乌卡尔,那副在晚辈面前装出的样子瞬间不见,换上了一副在兄弟面前无拘无束,无耻无德的摸样。

    “哈哈,卡尔。我说咱们的小诺曼是你捡来的吧。这气质和谦虚有礼这劲跟你这老大粗也天不像了。”粗焊的狂恶领领主满脸戏谑的看着乌卡尔,那笑声,估计百里外的训练场都能听到。

    “滚滚滚滚滚,你家娃才是捡来的呢!”乌卡尔狠狠瞪着自己的好友,一连几个滚喊的叫一个爽。

    “老鹰,城内可都安顿好了!”后来一步的乌卡尔看着墨天鹰,在讨论正经事之时,他们的表情都会变得严肃认真几分。

    墨天鹰微微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都安顿好了,法则有云,领战之时不得伤害城内无辜。就算他们血海领如何的疯狂想必也不会去攻击我们的领城。不过就算如此,城内的防护罩我也已经撑起来了,有大长老率领一长军队在里面维持,不会有事的。”

    “那便好!”乌卡尔点了点头,神情也略微放松了一些。

    在这幻景地域内有个不成文却必须遵守的规定,那就是在领主与领主的战争中,是不可以攻击领地内的百姓。而每个领地的四周也都有防护罩保护着,只要不是什么毁灭性的战斗,基本上都会伤到里面的城民。

    当然这个规定也仅限于领地与领地只见的战争而已,像是那些大家族与大家族或者是宗门之间的战斗就没有这个规矩了。

    “对了,来了这么久都没有见到你口中的那些孩子呢,走吧!老鹰,带哥们几个出去见见!”

    一旁的乌卡尔听到罗得里克的这句话,顿时嘴角一抽,额头滑下一排冷汗。去见那群小变态,也不怕被打击到想要回炉重造。

    不过,乌卡尔自然不会去提醒自己的那几个好友,跟在墨天鹰的身后便向着营帐外的训练场走去,鹰领实则有两道城墙,而最外外围的那堵城墙距离内围城墙之间间隔差不多有几千米。而此时这个临时训练场所在地便是这外围城墙与内围城墙之间,同时也是他们驻扎营帐的地方。

    而墨天鹰为领地内的城民所开启的防护罩不过是内围城墙外的防护罩。这次他是打算开启大门来大大方方的营帐送死之敌。所以外围的防护罩他根本连展现出来都没有。

    对于敌人……这绝对是刺果果的轻蔑。

    要知道,这样的战队鹰领也迎来的不少,但是每一次墨天鹰都没有开启过外围的防护罩。这件事已经成为了幻景地域的一大传说,同时也鹰领闻名大陆的一大证据。

    当然即使这样,每一次战斗的结果也都是一样的。

    所以对于这次的鹰领之战,众人依然抱着十分看好的心态。不过因为对手较之以往的敌人高强的许多,所以还是有不少的人保持着观看的心里,猜测这不定的结果。

    四周的距离鹰领相近的几个城镇内此时已经聚集了许多人,那些都是听到风来看热闹的。每天早上,刚刚天一亮,整条整条的大街上便已经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了。每个面向鹰领的城墙上每天都会聚集着密密麻麻的人观察着鹰领平原的动向,等待着这场声势浩大的战争开始。

    要知道要按平时他们可是很难一下子见到那么多的强者聚集在一起,领土之战可不是天天都会有的。特别是想这么大的战争更是难得一见。

    而在鹰领城外的鹰领平原上,那些聚集而来的强者、军队、战斗。这些人没有混乱的站在一起,而是分批有条不紊,井井有序的列队站立。每个队伍都会划分出自己的一小块训练场,坐着坚定的训练。

    然而这么多强大的队伍聚集在一起,却完全没有一丝吵闹沸腾的喧哗,看不出一丝热闹的气氛,反而在这片平原因为他们的存在而笼上了一股肃杀刚硬之气。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认真而凝重的表情,为接下来的战斗而保持着最高的战意之心。

    这时一群身份明显不同的人登上鹰领最内围城墙,看着距离城墙最左边的一处训练场,那里是鹰领自己的训练场地,而旁边就是那个名闻全大陆的紫级战队。

    “这就是这一年来最为轰动的紫级战队!”罗得里克看着城下那一片深紫色的地方,双眉一挑,眼中闪过一抹好奇的光芒。

    “没错,那就是我家宝贝的紫级战队!”墨天鹰一脸骄傲的仰着下巴,那样子让旁边的乌卡尔恨不得一脚将这混蛋给踹下去。

    其他几个人满脸无语的对着墨天鹰翻了个白眼,鄙视的样子再明显不过。

    “对了,你家宝贝闺女什么时候回来?”乌卡尔突来的一句问话,在他与墨天鹰这边那是那正常不过了。可是在其他几位好友的耳中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五雷轰顶,雷的那叫一个外焦里嫩啊。

    “你……你……你说啥!”罗得里克磕磕巴巴问着乌卡尔,整个脸都快扭曲了起来。

    “我说啥了?”完全被问蒙了的乌卡尔看着自己身边那几个表情突然变得十分诡异的好友,眉头一挑。

    “你说谁闺女?”铁血领领主一改往日斯文的样子,满脸错愕的看着乌卡尔。

    要说闺女,他们几个都有不少。以他们几个人修为,只要不出意外,寿命已经快要达到无限级别了,几个人除了墨天鹰以外,最小的铁血领领主今年也将近千岁了,千年以来虽然他没有娶多少个媳妇进门,但是孩子却生了不少。

    其他人也都差不多。像是墨天鹰那种痴情种子,在整个大陆实属少见。更别提孩子了,明明就只有一个亲生儿子,怎么可能突然冒出来个闺女。

    乌卡尔快速明白了自己的这几位好友的诧异之处,神秘一笑,轻声说道:“这个……你们就不知道了吧!”

    “到底是什么,卖什么关子!”罗得里克狠狠白了一眼乌卡尔,随即看向一旁的乌诺曼,轻声问道:“诺曼,之前就你与你父亲来过,你快告诉叔叔伯伯,你天鹰叔哪里来的闺女。”

    其实不算他们八卦,主要是他们都懂得龙生龙凤生凤这个道理。墨天鹰那个变态生出来的娃,无论是男是女,肯定都跟变态分不开。

    而且闺女跟儿子可不一样啊。闺女如果嫁到了他们家里,那可就是他们家的了,以后生了小小变态,不也是他们的吗。

    所以他们自然更盼着墨天鹰那个老变态有个女娃子来让他们好好乐呵乐呵。

    “额……”被突然唤过来的乌诺曼刚刚一直在仔细看紫级战队的训练,自然没有听清楚几位叔伯的对话,这时听到有人问,毫不犹豫的便开始说道:“难道几位叔伯不知道鹰领少主便是心齐妹妹吗。”

    “我靠!”狂血领领主第一个没忍住,一声高呼,震惊了所有人。

    “诺曼,你说的心齐可是那个幻景地域最年的圣药师的墨心齐,同时也是最年轻的神尊高手墨心齐!还是哪个一举灭了毒门宗的墨心齐!”罗得里克一声高过一声,一声比一声惊讶,一声声震动着所有的人。

    而站在他旁边的几个人也跟着他这一声接着一声挑动着自己的眉头和小心肝,那叫一个爽快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