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067〕变态的身边果然都是变态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从变态峰一路走出来,几个人虽然伤痕累累,但是脸上却没有一丝疲惫痛苦的感觉,反而是神采奕奕,兴奋的不得了。

    这一路上,他们所遇到的变异魔兽基本上都被这几个疯子给活捉了回去,几个人在前面捉,冰血便在后面契约,一个接着一个,那叫一个不亦乐乎啊。

    五个人就好似蝗虫过境一样,扫荡的那叫一个干净。好在着变态峰不是某个人的私用领地,不然不是找冰血他们决一死战,便是拉着他们的裤脚哭个你死我活。

    “我们出了这变态峰就上方舟向着我们来的时候那个山脉走就行。”司马弘化手中握着一颗球状水晶,水中内投射出的光芒照映在地上,反射出一张好似地图一帮的景色。

    听到司马弘化的这话,几个人齐齐转过头,满脸狐疑的看着他,嘴角齐齐一抽。

    “你不是用传送阵吗。我们不是只要用传送阵就好了,为啥还有去沥青城的那个山脉。”

    “额……”司马弘化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其他人,最后低着头,手指轻轻戳着地面,小声说道:“这个传送阵是与上次我们来的时候那个同系的,开启之时如果是在上次阵法开启的地方的话,我们的成功几率相对来说会大许多。”

    顿时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个个满脸鄙视的看着那个说话声越来越小、表情越来越心虚的家伙。

    “敢情是你操作的问题啊!”劳伦斯咬牙切齿的看着司马弘化,那叫一个无奈啊。

    “对了,你们要不要回趟家里,跟家人道个别。”冰血转过头十分随意的问着司马弘化与劳伦斯。

    司马弘化双手一摊,无奈的笑了笑:“算了吧,那个地方唯一我承认的亲人不过是我父亲罢了。虽然我们结已经解开了,但是…发生的事情是永远无法改变的,想忘更加不可能。”

    “我也算了吧。如果回去娘肯定会抱着我和尼克大哭的。这可是她最厉害的招数。相信爹一定已经告诉娘了,大哥……比我更适合那个家,我回去反而会给他添加负担。”劳伦斯微微一笑,脸上虽然有着不舍,但是最多的是放松。

    冰血微微一笑,站起身,高举双手伸了一个懒腰。侧过头对着自己身边的伙伴们轻声说道:“走吧,相比天黑之前我们便可以登上方舟了。”

    因为森林内的树木、阻碍物太多,所以根本不适合方舟的行驶。所以他们此时只能用双腿走出这变态峰。

    当他们几个没走多远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冰血突然停下脚步,侧过头聆听,鼻头微微一动,随即猛地睁开双眼看向左前方的位置,眉头紧锁,眼中闪过一抹狠戾。

    “怎么了?”尼克轻声问道。

    “我问道一股熟悉的味道!”冰血冷冷的看着左前方的方向,疑惑的光芒在眼中闪动。

    对于冰血的嗅觉他们从来都不会存有异议,那绝对比任何一种魔兽都要灵敏。

    “去看看!”声音落下,冰血的身体弹起,向着更方向飞身而去。

    其他几个人想都不想便跟了上去。

    越发接近那个地方,空气中那股让自己熟悉的味道越来越浓,让冰血已经完全可以确信,就是那个人。

    然而空气中那股越来越重的血腥味也让冰血的心中升起了一抹不好的预感,速度也越发的快,甚至连暗夜都无法赶上。

    就在此时冰血快速化为一阵强风,猛然间穿过一片茂密的大树,顿时眼前的一幕让她不由自主的出了一身冷汗。

    顺势一声大吼:“雷霆万钧!”

    “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一阵野兽的惨叫声响彻在这片树林之上。

    冰血看都没有看四周那群虎视眈眈的魔兽群,纵身一跃来到了那个一身狼狈的火红长袍的少年身边。

    “红心知!”焦急的声音带着丝丝的颤抖,刚刚要不是自己来得及时,那只锋利的兽爪就要穿透红心知的胸膛了。心脏损毁,纵使自己医术再高,也回天乏术了。

    好险……真的好险。

    “小……小师弟!”红心知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这里见到那个让自己时时刻刻都惦记在心里的小家伙。

    更没想到,在那个急要关头,自己的命是这个小家伙救的。

    “啊,对了!”红心知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转过头看向自己身边的男子,这时冰血也才注意到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相对来说,冰血是很少会犯这样的错误,但是刚刚那种情况早就已经让她忘记了去观察四周,只想救下那个总是对自己宠爱有加的师兄。

    “大师兄!”红心知费劲的拉过那名男子的手,眉头紧皱,眼中带着担忧。

    “这是大师兄!”冰血疑惑的看过去,当红心知将那人的身体翻过了之时,一张棱角分明,俊美非凡却连昏迷都带着一丝丝冰冷的脸映入到了冰血的眼前。

    “没错,小师弟快给大师兄看看!”红心知一手扶着自己受伤的胳膊,一手扶着那名受伤的男子。

    “呜呜!”一阵兽吼传来,让红心知瞬间想起了此时他们身处的险境。

    猛地转过头看向那群围着自己三人的魔兽群,眼中闪过一抹决绝。

    “小师弟,你带大师兄先走,这里交给我。”

    当红心知将那男子交给冰血后,头也不转的便要求他们离开。而自己则是满脸决绝的看向那群凶狠的魔兽群,却没有看到蹲在他身后的冰血竟然顺手将那男子给放到了地上躺平。

    冰血满脸无奈的看着勉强站起身,双腿打颤,浑身是血,面色苍白,连走路都没有力气的红心知,无奈的抽了抽嘴角。

    “师兄,就你这样。我能带着大师兄走多远啊!”冰血无奈的声音从红心知的身后传来。

    红心知后背一僵,眼中闪过一抹沉痛:“小师弟我一会定尽量给你们争取时间的,你放心的带着大师兄离开。一定要活着出去,一定要回去。”

    冰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着那个颤抖却依然坚强的背后,笑着摇了摇头。

    抬起手,一把握住那只冰冷的拳头,轻轻一拉,毫不费力的将红心知个拉坐了下来。

    “小师弟!”红心知诧异的转过头看向冰血,她这个样子根本不像是要站起来战斗啊,可是为什么还要拉着自己坐下。

    况且……况且大师兄的伤已经不能再等了。

    然而冰血却对着红心知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红心知的手背,清脆的声音好似有魔力一般,让红心知那颗不安焦虑的心竟然奇迹般的安静了下来。

    “师兄放心,我们不会有事的。”

    冰血说完这句话,脸色瞬间一变,变得异常冰冷阴森,带着一股嗜血凶残的气息丝丝绽放。

    突然一连串的兽吼夹杂着丝丝烦躁的语气冲天而起:“嗷嗷嗷!”

    就在那群魔兽打算群起而攻之时,冰血冰冷刺骨的声音同时传来:“给我把伤我师兄的这群畜生统统扒皮抽筋!”

    “是!”一声响亮应答凭空而来,随即在红心知惊讶的目光中,四道身体如闪电般从一旁的茂密树枝中冲出。

    一人一把最为坚定的冷兵器……匕首!对着那群神皇级别的变异魔兽便冲了过去。四个人的身上别说是铠甲了,就连坚定的防护罩都没有展开,就那样毫无防备刺果果的冲了过去。

    单手一挥,一把把匕首对着那群魔兽的要害就是一击狠刺,刀刀正中要害,刀刀快很准。

    然而也许是冰血的命令在先,四个人并没有一刀要了那群魔兽的性命,而是一手持刀,一手紧抓魔兽的头颅,将整只魔兽提了起来,匕首在那只魔兽的身上狠狠一划,冲天的惨叫声好似完全没有听到一般,“唰唰唰”加下,一张完好无损的魔兽皮就这样被活活的拨了下来,随即是一条条血肉相连的筋骨。期间还不断地躲避上四周魔兽的攻击。甚至有的时候为了让毛皮完整,不惜用背部去挨一爪子,也在所不惜。

    可是如果不是红心知眼睁睁的看到了那人的背后被一直魔兽给了爪子,单看那人满脸兴奋的表情,根本看不出他刚刚受伤了。红心知甚至认为,刚刚的那一爪子根本不疼。

    想到这里,红心知终于忍不住的抽了抽嘴角,额头滑下一滴冷汗。

    微微侧过头看向一帮整整专心致志的给自家大师兄疗伤的小师弟,红心知嘴角再次一抽,心中无限感慨。

    果然是物以类聚啊,变态的身边自然都是变态。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上百只的神皇兽此时在尼克、暗夜、劳伦斯、司马弘化这四个疯子外加变态的匕首下,已经变成了一张张血粼粼的兽皮和一颗颗染血的魔晶石外加一根根血肉模糊的筋骨。

    当然还有那一个个惨不忍睹的血红尸体。

    那四个一身是血,却没有多少血是自己的疯子人物,在这场疯狂屠杀之后,竟然十分平静的擦了擦手中的匕首后,开始将那些魔兽身上有用的东西收拾起来,等待日后自己家老大的验收。

    随即四个人安静的走到了冰血身边坐下,自动自发的处理起自己的伤口,对于另外一边的红心知,他们全当看不到一样。这让红心知多少有了一些尴尬。

    “咳咳!”红心知轻咳了一声,看向尼克四个人,有些虚弱的说道:“在下心火公会红心知,对着四位阁下的出手相救。”

    在这种情况下,四个人当中,代表发言的那必定是就是司马弘化了。

    只见司马弘化收起手中的药瓶,对着红心知拱了拱手,开口说道:“阁下客气了,我们不过是领了老大的命令罢了。”

    “老大!”红心知微微一愣,随即看向一脸认真的冰血,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抹宠溺。

    他怎么忘记了,自己的这个神秘小师弟可是十分厉害的人物。就算到现在自己都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但是却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便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她的背后必定不简单啊。

    就算现在有这么多高手跟在身后,相比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这时冰血终于抬起了头,脸上那副认真的表情也随之消失不见,换上的依旧是那副充满了邪气与洒脱的样子。

    冰血看着暗夜四个人,扫了一眼红心知说道:“这位是我在心火公户的师兄,红心知!”

    随即冰血看向红心知笑着说道:“这几位是我兄弟。”

    红心知双眉微微一颤,随即看向暗夜四个人轻轻的点了点头,笑容中竟然带着一丝的苦涩。

    她……果然是……不属于他们的。

    那些人才是她真正的家人吧。

    是自己太过奢望了吗!他还想着这次回去就可以再次见到那个小人儿了,可惜……

    虽然提前见面了,但是……依然是错过了吧。

    “都收拾好了!”冰血转过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那片血腥战场,随即看向司马弘化问道。

    “当然……老大交代的事情,我们岂有不完美完成的道理。”

    冰血看着司马弘化那副不正经的样子,微微一笑,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转过头看向红心知,说道:“对了,师兄你将这三颗丹药吃了。我们尽快离开这里。”

    “好!”红心知甚至都没有问那三颗丹药的作用,直接从冰血的手中接过后便放入的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瞬间让胸腔那股火辣辣的感觉消失不见,无力的身体也好似被瞬间充实了起来一般,灵力缓缓回升,气色也好了许多。

    红心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冰血微微一笑:“你的丹药永远都是那么的神情。”

    “嘿嘿,还好啦!”冰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随即转过头对着劳伦斯说道:“劳,麻烦你背着大师兄,我们尽快离开这里。免得惹来更多魔兽找麻烦。”

    “是,老大!”劳伦斯二话没说,快速背起地上的男子,而冰血刚要伸手去扶红心知,却被突然闪身过来的尼克和司马弘化给一人一边接了过去。

    “嘿嘿,老大。这事还是交给我们好了。你和暗夜前后护着就行!”

    冰血愣愣的看着司马弘化和尼克,最后点了点头:“哦!”

    刚刚转过身去的冰血却没有看到红心知的眼中的那抹失望,还有尼克与司马弘化对视的那一眼的狡诈。

    不出所料,几个人在天黑之前上了方舟,方舟急速,向着沥青山脉而去。

    家……近在咫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