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65 我们回来了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65)我们回来了

    所有人满脸疑惑的看着那只成年海妖,等待着她的答案。

    成年海妖微微叹了一口气,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看向怪柔的眼中闪过一抹温柔,轻声说道:“我……是你母亲的挚友。”

    “你见过我母亲!”怪柔双眼瞪大,吃惊的看着成年海妖,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成年海妖轻轻的点了点头,笑容中带着一抹思念的神情,接着说道:“在我还小的时候,一心想要去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可是找到了族人的反对。最后我还是偷偷的跑了出来,担心被族人追到,所以藏了起来,可是却意外的去到了另外的一个大陆,浩瀚大陆。想必那里,你应该很熟悉吧。我就是在哪遇到了你的母亲,我们很快便成为了朋友。一起在那边大陆上闯荡,可是突然有一天,你母亲却坚持将我送过了这里,从此以后我便在没有见过她。可是却在某一天里,却听到了你母亲在传音石内的传音,也知道了你母亲出了事。我再次违背父亲的话,偷偷去了浩瀚大陆,没想到却再也没有找到她,我本想着去找你,可是却又担心自己贸然找你反倒害了你。没想到却在这里见到了你们。”

    怪柔微微低着头,让众人无法看到她的表情,只是那落寞的声音让人听出了她此时的心情:“我母亲说了些什么?”

    成年海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怜惜的看着怪柔,轻声说道:“她告诉我,她已经脱离的家族。她的夫君已经不在了,可是她却没有放弃继续活着。因为她的生命力出现了让她最为幸福的存在。她说她是个失败的母亲,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无法保护。但是她却不会放弃,她会用她的生命去保护她。她没有请我帮忙,我知道她不想我卷入她的危险当中。可是……她却不知道,我多么想……多么想就算是死也要跟她在一起啊。”

    “阿姨!”怪柔惊讶的抬起头看向成年海妖,那充满温柔的双目中已经布满的泪水,却依然坚强的不让泪水流出了。

    她还不能哭,绝对不能。

    成年海妖微微一笑,没有一丝后悔刚刚自己所说的话:“我们是伙伴啊,伙伴不就是应该这样。我痛恨自己的无能无力。”

    “咳咳!”说到这里,一阵猛烈的咳嗽从成年海妖的口中发出,让其他几个人瞬间紧张了起来。

    冰血快速伸出手捂住成年海妖的手腕,眉头紧皱,待到足足一分钟过后,冰血再次单手一挥,一只插满银针的包裹出现在手中,纤手翻飞,一根根银针对准成年海妖的穴道母快速插入,分毫不差,速度极快,毫不犹豫。

    待冰血将每一根银针拔出之后,成年海妖那苍白的脸色好了许多。随即冰血拿出一颗丹药轻柔的喂入成年海妖的口中,让她急促的呼吸满满的变得轻唤了许多。

    “可感觉好些!”冰血认真的看着成年海妖,语气带着关切。

    成年海妖虚弱的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多谢。”

    “吱!”小海妖满脸担忧的拉着自己的母亲,眼中带着不舍。

    成年海妖温柔的轻抚下小海妖的头,笑的摇了摇头:“别伤心。”

    随即成年海妖拉着小海妖的手,看着怪柔,温柔的说道:“这孩子的天赋是海妖族内最为强大的,我想她必然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阿姨,你别担心,我们一定可以救你的。”怪柔轻柔的拉住成年海妖的手,脸上闪过一抹悲伤。

    成年海妖笑着摇了摇头,脸上去没有一丝的绝望:“我明白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回天乏术了。不过我不后悔,能将她送出来,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你们明明可以在海妖族内好好的生活的。”冰血冰冷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奈。

    成年海妖却讽刺的一笑,怜惜的看了一眼小海妖,无奈的说道:“她的父亲已经不在了。我还留在那里做什么呢。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那帮无情的家伙碰他的孩子一根汗毛的。”

    “她……”怪柔惊讶的看向成年海妖,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然而成年海妖却没有一丝的隐瞒,轻声说道:“她不是我亲生的孩子,是我丈夫的孩子。可是我却依然爱她。族长父亲却说她体内拥用兽族的血统,要杀了她。那怎么行,绝对不可以的。就算是父亲,我也不会允许他伤害这个孩子一下。”

    成年海妖脸上的决绝让冰血几个人震惊却折服。这份心性,这份爱,是他们这个年龄还无法理解的,但是却明白和认同。

    是怎样深的爱,才能让她用生命去爱屋及乌呢。

    “孩子!”成年海妖看向怪柔,眼中带着几分祈求:“阿姨请你好好的照顾这个孩子可以吗。带着她一起离开,一起去看这个世界的美好,不要放弃她,更加不要离弃她。”

    怪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拉着成年海妖的手,重重的点了点头。那种撕心裂肺的心疼,让她几乎难以呼吸。

    “那就好,那就好!”成年海妖笑的一脸满足,抬起头看着蔚蓝的天空,感受着树林中漂流的清新空气,嘴角带着一抹甜蜜的笑容,仿佛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时候,那个洒落随意到处闯荡的时候。

    “姐,沫儿见到你的孩子了。她很好呢,她长得很像你,特别像。姐姐,你会怪我没有照顾过她一天吗,你会怪我当初没有去寻她吗。姐,我悔恨了这么多年,现在才真正的放下。因为我看到了她过的很好,她很幸福。因为她的身边也有像你我一样的伙伴。好在……好在当初我没有将她带回来,如果是那样才是真的毁了她啊。”

    “姐,我相信你看到了。”

    “姐,我想……见你了。”

    成年海妖的手突然从怪柔的手中掉落,无力的垂在地面上,双眼却直直的看着天空,嘴角露出了一抹幸福而满足的笑容。

    所有人愣在了原地,看着那张美艳的脸上笑的是那样的温柔,心却疼痛难忍。

    “阿姨!”一声悲鸣从怪柔的口中发出,带着无尽的悲伤。

    可是最让众人惊讶的确是小海妖,她只是艰难的从怪柔的怀里爬下来,轻轻搂住成年海妖的脖子,脸上明明还挂着两行泪水,嘴角却在众人面前第一次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微微张开嘴,沙哑的声音还带着一股娇嫩的童音:“妈妈。”

    “妈妈……诺儿……诺儿……会……会跟……跟姐姐……好好的……活……活下去。”

    “诺儿!”怪柔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坚强而倔强,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小海妖诺儿轻轻转过头,对着怪柔甜美的一笑,拉着怪柔的手,努力的说道:“姐……姐姐……不……不伤心。妈……妈妈……去……去找姨……姨姨和……爸……爸爸了。妈……妈妈……很……很开心。”

    “诺儿!”怪柔一把搂住诺儿的小身体,泪水绝提,嘴角却同样倔强的向上弯起,抱着怀里的人儿,轻轻的点了点头:“嗯,姐姐知道。姐姐知道!诺儿不怕,姐姐一定会好好的照顾诺儿,一定不会离开诺儿。诺儿……也不要离开姐姐。”

    “好!”甜美的童音还带着几分哽咽,但是所有人都从里面听到了幸福的满足。

    她们虽然没有了爸爸妈妈,但是她们却不是孤单的。她们还有彼此,还有伙伴,还有那一大家的家人。

    成年海妖的元丹已毁,再无复原的可能。即使冰血医术高超,也无力回天。对此冰血的心里只有深深的落寞。

    世间之大,还有许多事情是他们无法掌控的。对此……他们每个人的心里都产生了一股很挫败的感觉,却又是那么的无力。

    唯一能做的便是不断地让自己变强,强大到有足够的能力去保护自己的家人,自己的伙伴,自己爱的人。

    只有这样,他们才会让这种无力再次袭来。

    成年海妖是水系,冰血他们自然不会像对待人类尸体那样火化。那是对海妖最不尊重的行为,但是海葬的话,最终成年海妖依然会回到那个她最不喜欢的家里。

    所以冰血他们废了几天的时间,带着成年海妖的尸体爬上了变态峰最好的山顶,那里可以看到整片变态峰最好的景色。可以看到最为清澈的天空,可以看到唯美的日出日落。

    他们相信……这是成年海妖最为希望的结果。

    他们将成年海妖葬在了那里,冰血在那附近设置了她所会的最强的结界,用上了她所能用的最强的符文咒。可以让成年海妖安心的住在里面,再也没有谁可以来打扰她了。

    “谢……谢谢!”诺儿看着冰血,甜甜的一笑,再也没有了初见面时的惧怕。

    “不客气!”冰血轻柔的抚了抚诺儿的头,随即看向怪柔,神色认真的说到:“现在的我们还不是海妖的对手,不过终有一天我们会再回来。去拿回诺儿父亲的尸骨,让他们夫妻共葬于此。”

    “老大!”怪柔感动的看着冰血,这个人永远都明白,明白他们最想要的是什么。

    这个人……就是他们生生死死用生命去跟随的人。

    冰血对着怪柔微微一笑,他们之间不需要感谢,甚至不需要任何对于的言语,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微笑足以。

    抬起头看了看天色,随即对着身边的伙伴说道:“我们在这陪沫儿阿姨住一晚,明天一早出发回家。”

    “好!”几个人转过头看向成年海妖的墓,微微一笑,同时在心中默默的说道:“我们一定会好好的保护诺儿,放心的睡吧。”

    这一晚,冰血为怪柔和诺儿启动了血脉契约,同时通过两个人心意平台的链接,在血脉契约过后,开启了本命契约符文。

    随即怪柔和诺儿跟怪蒙、哈伦一样,回到了魔蓝之戒中彻底完全契约后的能量冲击过程。

    剩下冰血、暗夜、尼克、劳伦斯和司马弘化五个人,安安静静的在山顶住了一晚后,开始向着山下走去。

    “我说……那海妖一族丢了两个人,怎么还能如此安静!”劳伦斯对着刚刚冲过来的一直变异焦蛇就是狠狠的一刀,看都不看便继续向前走去。

    他们五个人在下山之前根本没有商量好,但是却在遇到第一只拦路变异魔兽开始,便默契的没有驱动体内灵力作战,而是用最原始的方式……肉搏。

    五个人将自己的灵力和精神力统统封闭,单凭着最简单的方式去战斗。自己的敏锐感知和自己那把没有任何灵力辅助的冷兵器,一刀一剑的斩杀着每一只扑过来的变异魔兽。

    对于这样的战斗,冰血和暗夜早就已经熟悉透了。在紫级班的时候,他们每天都接受着更严谨的训练。

    而尼克虽然不习惯,但是他本身就是魔兽,对于这种野蛮的肉搏战也算是上手极快。

    但是劳伦斯和司马弘化对此却表现的很陌生,在刚开始的时候一轮下来,身上已经布满的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数。

    不过他们两个却没有说过一句放弃,反而异常的兴奋。每次遇到魔兽都是第一个冲上去,打的那叫一个兴高采烈。

    冰血反而做起了幕后医师的工作,没有丝毫上去帮忙的意思。在每一次战斗结束后,几个人都会坐下来好好的分析刚刚的战斗过程中的不足与收获。

    一次次下来,他们已经不知道结果了多少战斗,但是从他们几个人越来越快的速度和越来越狠戾却简单的招式中看出,他们在飞快的成长。

    配合上冰血时不时传于他们的技巧,加上他们两个本就是天才中的天才少年,成年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做飞机的速度了。

    到最后,他们几个干脆都收起了武器,徒手肉搏,将肉体本能的劲道全部大开,极尽的开发自己的本能限制。

    “喂,兄弟们。我们遇到的魔兽等级已经提高了许多了,想必这里就是变态峰的内围了。遇到的魔兽都给我活捉了,等我们回去给家里的兄弟们当礼物。”冰血转过身看着刚刚毫不费劲徒手扭断最后几只魔兽的劳伦斯几个人,微微一笑。

    “好嘞!我们第一次回去,自然要送上大礼才是!嘿嘿!”司马弘化一身长袍已经被血色燃尽,但是却丝毫不减他一丝的潇洒风采。

    “哈哈,变态峰的魔兽们,乖乖跟老子回家吧!”劳伦斯仰天一声大吼,充满了兴奋与激情。

    冰血看着自己的伙伴们,微微一笑,转头看向西边的蔚蓝天空,眼中闪过一抹思念:“爸爸,玄、怪妖,兄弟们。我们回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