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60做我不后悔的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60)做我不后悔的

    “这里啊,已经跟老夫认识的那个比蒙一族不一样了,变的连老夫都觉得身份比蒙一族的比蒙是见丢脸的事情了。可是老夫和兄弟们又不能毁了这里,可是既然他想要,那么就拿去好了。”

    冰血嘴角一抽,轻轻推了推怪蒙的背后,小声说道:“好虔诚啊。”

    “老大!”怪蒙嘴角一抽,无奈的摇了摇头。

    “老头,进入没有你的事情,那么就离开吧!你这样会让你那群将祖宗的脸早已就已经丢尽的小辈们……失望到彻底绝望的。”冰血双手环胸,戏谑的看着那一群一脸呆滞表情的比蒙,特别是哈扼的表情,最有喜感。

    “哼!”一道冷哼声从破空而来,让所有比蒙为之一颤,惊恐的看着大门的上空。

    随意是一道满是不屑于讽刺的声音:“一群废物,我们比蒙一族引以为傲的比蒙之心在这一辈已经被毁了差不多了。这样的比蒙一族毁了也罢,老夫能再一次见吾王一面,已经死而无憾了。只阁下和吾王能看在这些这片大陆上只剩下这一支比蒙一族的情面上留一条血脉下来。除此之外,老夫再无他求,老夫这就告退。”

    在这句话落下之后,冰血双眸一闪,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邪笑,轻声说了句,如果那老头还能听到的话,估计定然会吐血给冰血看吧。

    “老子又没说要都杀了,用不用紧张的跑出来看一样啊。还说的那么潇洒……切,谁信呢。”

    “老大!”哈伦满脸无语的看着冰血,好笑的摇了摇头。

    “不可能,这不可能的。你们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哈扼满脸疯狂的看着冰血,拼命的摇着头,始终不肯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一切。

    他们怎么可能会被自己的老祖宗给放弃了,怎么可能。

    他们最后的依仗,竟然轻而易举的放任敌人残杀他们。

    这怎么可能,让他怎么相信。

    突然一道不成人形,浑身染血的三长老被一股力量从大殿外狠狠的丢了进来,一阵闷声落地声响起,震撼了所有人的心魂。

    看着那个明显只剩一口气在,完全已经进气少出气多的三长老,身上的衣袍已经被鲜红的血色浸透,刚刚被人丢到底是,身下已经流出了一大滩的血迹,四肢无力的搭在地面上,整个手掌都是扁平的状态,可想而知当时受重击的时候有多么的专心疼痛。

    整张脸已经极度扭曲,整个下巴被人卸掉,双眼大凸,满脸的绝望与死气,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就是别人感受不到,都替他疼的自己浑身上下难受。

    身上的长袍被人撕的破破烂烂,一道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狰狞的展示在众人的面前,那皮开肉绽,皮肉翻飞的摸样,看的众人忍不住想要把前年的饭菜都给吐出来。

    怎么会有人……有人这么残忍。

    这时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幽幽传来,语气平静淡然,如果不是他们都看到了刚刚就是这个人跟着三长老飞身出去的,估计没有人会相信三长老的伤与他有关。

    “老大,已经处理好了。留了他一口气在,让他继续好好的欣赏一下自己的惨败。”

    尼克满脸淡然的看着冰血,语气那叫一个平静无波,好似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完全跟自己半点关系都没有。

    “主人,已经处理好了。”

    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个血求冷冷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抬起双臂,慵懒伸了一个懒腰,看着满脸扭曲的哈扼戏谑的挑了挑双眉,冷声说道:“这场戏该落寞了,现在可就剩下你一个了。”

    “我……我外面还有……还有!”哈扼此时如同一只垂死挣扎的离水之鱼,更像是……一只小丑。

    冰血双手环胸,慵懒的靠在暗夜的肩膀上,戏谑的看着哈扼,冷声说道:“你是想说你的那几百军队吧。呵呵!你难道没有听到外面刚刚传来的惨叫声吗。我家柔儿和阿蒙回来,就代表你的那支军队已经……血流成河,一个不留了。”

    “碰”的一声,满脸惨白的哈扼双腿一弯,哐当一声跪在了冰冷的地板上,满脸悲伤的低下头,鬼哭狼嚎的哭喊道:“求阁下饶命,阁下饶命啊。小的原因为阁下做牛做马,请阁下饶了小人一条贱命吧。”

    冰血等人纷纷是满脸厌恶的转过头,不再看那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是怂包样,让那些之前打算扶持他的大臣们更是一个个低下头,脚下不断后退,打算用实际行动表示与这人划清界限。

    看着那些人的动作,冰血不屑的勾起嘴角,转过头看向哈伦,轻声说道:“结束了,来收个尾吧!”

    哈伦微微一笑,轻轻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始终刚刚因为自己不由自主的挡在了冰血的面前,而傻傻的留在原地的弟弟,轻声叹了一口气,有些感慨,有些不舍,还有一些突然轻松了的感觉。

    轻声说说道:“老大,这种事情我来做已经不合适了。”哈伦说完,很自然的抬起头将手臂搭在了身边的怪蒙肩膀上,与怪蒙相视一笑。

    “哥!”哈穆的声音中带着一股焦急的语气,眉头紧皱,表情显得十分紧张。对着哈伦轻轻的摇了摇头,苦涩的说道:“哥,不要!不要离开。”

    “穆,你长大了。已经不需要在事事躲在哥哥身后了。你现在已经成长为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上位者了。”

    “我不要!”哈穆一声怒吼,拒绝的去听哈伦的话,大力的摇着头,抗拒一切将要发生的事情。

    他虽然平日里看起来好似被保护的很好,不经世事的单纯样子。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傻,哈伦要做什么要说什么,他都知道。即使他不懂,为什么哥哥安全回来了,可以抢回属于他的一切了,可是最后竟然什么都不要的离开。

    难道……难道那群人对于他来说那么重要吗。

    “哥,为什么。你为什么还要走,这一切都是你的,你抢回来了。我们还会像以前一样什么都不变,为什么还是要离开。”

    “哥,是他们对不对。是他们让你改变主意的,对不对。为什么,你才离开几个月,也跟他们认识的时间根本不长,难道……他们就比我们这个家还要重要吗。”

    哈穆难以理解的指着冰血等人,眼睛紧紧的盯着哈伦,想要在那双自己熟悉的眼睛中找到一丝自己想要看到的眼神,可是什么都没用,一丝他想要的感情都没有。

    有的只有坚定,不容置疑的坚定。这种眼神他太过熟悉,熟悉到现在根本不想去相信。

    “穆,我活到现在有许多事情是让我十分后悔的。我后悔当初没有跟在母亲身边,如果那样也许母亲就不会死。我后悔接了这少族长的位置,如果没有,那么我想我跟父亲的关系也不会变的那边僵硬。我后悔当初没有带你离开,如果是那样,我们现在是不是就不会这么累,你也不用看见这么多肮脏的事情。我们是不是可以找一个安定祥和的地方,平平静静的过日子。可是这些都再也无法改变了,母亲没了,父亲直到死去也无法再像以前那样真实的疼爱我。你……也无法在回到那个天真可爱,什么事情都不懂的孩子。我……也不用这么累了。”

    “哥!”哈穆双拳紧握,很像告诉哥哥,他们可以现在离开。可是他知道……经过了这么多事情,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穆,所以哥哥现在不想在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了。”哈伦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转过头看向自己身后这群伙伴,随即转过头看向哈穆,坚定的说到:“他们已经便是我的目的。我重新找到了我人生当中的目的与向往,我现在要离开。我确信,如何我放弃了,那么我一定会后悔终生的。”

    “穆,相信自己,也相信我。我们都会好好的,也会幸福的。当年父亲就说过,你才是一名合格的王者,而我在那个位置实在是太不相配了。可是我却拒绝了,我想让你有个美好的童年,可以快乐的长大。我做到了,现在你长大了。那么我也该放手了,你会比我更好的成为一名王者。”

    “哥,你……还会回来吗!”哈穆苦涩的一笑,看着哈伦轻声叹了一口气。

    “会的,这里……是我的家,我最爱的弟弟可还在这里呢。好好守护比蒙一族,可别让哥哥回家的时候找不到家。”哈伦双眉一挑,笑的一脸柔和。

    “一定不会的,这里……永远都是哥哥的家,我会在这里等待哥哥回来的。”哈穆双拳紧握,忍着眼眶中的热泪,温柔的看着哈伦。他不能让哥哥看见自己流泪,他知道哥哥最不愿看的便是他伤心流泪。

    他要哥哥……安心的离开。

    哈伦笑着点了点头,快速转过头看着冰血,眼眶红了一圈。

    “走吧!”冰血单手一挥,带着所有人潇潇洒洒的向着大殿外走去。他们没有选择快速离开,没有选择飞驰半空。而是一步一步的向着外面走去,用最平凡的步伐,欣赏着比蒙一族夜晚的景色。

    在他们踏出大殿大门之时,里面传来的一阵对话声,带着一股沧桑的阴冷,却充满了霸气十足的凌天之势,让他们几个人微微一笑。

    “我等叩见族长!”以大长老、二长老为首,正式向着哈穆叩首拜见,比蒙一族从今夜起换了天,却也正式走上了繁华盛世。

    “族长,叛贼哈扼、阿尔瓦、杰森如何处置!”一名机遇想要表达自己忠心的老臣,满脸讨好的看着此时面无表情的哈穆。

    比蒙一族想来护短,对于族人犯错,大多不过是处罚一下以示警告。最多就是囚禁个几百年罢了。

    死刑……在哈伦、哈穆的爷爷、父亲一辈中都未成出现过。

    当冰血那几个死神、恶魔离开后,所有的比蒙自然齐齐松了一口气,觉得危险已过,命自然是保住了。

    哈扼除了不甘心,再无之前那副死气的摸样。其他人更是一样,一个个有恃无恐。

    却没有一个人发现,那个始终站在大殿门口,目光看着远方的新族长,眼中的刺骨冰冷与杀意。

    “族长,以我族的族规,哈扼理应被囚禁在断魂崖五百年,至于阿尔瓦与杰森则是三百年。”

    “族长,您看……”

    “斩草除根,一个不留。”

    “族……族长!”所有人傻愣愣的看着哈穆。

    哈穆缓缓的转过头,那双充满了阴森、冰冷、无情的眼睛展露在众人的面前,让人毛骨悚然。

    那张俊俏的脸上,那张薄厚刚好,红润却冰冷的双唇一张一合,说出了让人胆寒的话语。

    那一个个名字,宣布了那些人的去路。

    ……死亡!

    “哈扼以下犯上,企图谋反,残害同族……杀!”

    “阿尔瓦,背忠弃义,残害同族,私调族内军队……杀!”

    “杰森,背忠弃义,残害同族,私调族内军队……杀!”

    “史丹,谋权篡位,残害同族,以下犯上……杀!”

    “哈丽,谋权篡位,残害同族,勾结外姓谋害血亲……杀!”

    “木朗,助纣为虐。残害同族,以下犯上……杀!”

    “赫尔伯……杀!”

    “达克拉……杀!”

    冰冷刺骨的声音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霸气,凌人之势所袭面而来,就这样轻轻的震撼了有人的心。

    “你弟弟还真是比你适合当这个族长。这里虽然比不上一个国家人口众多,也比不上人类国家的繁华,但是想要带领这里发展壮大,就必须有一个正规的统治方针。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强硬的手段。你的前辈们都太优柔寡断了,怎么可能做好一个王者。”司马弘化悠闲的走在树林间,向着刚刚他们听得到话,眼中闪过一抹欣赏。

    哈伦轻轻的点了点头,转过头看向后方,看着那个自己生活了百年多的家,微微一笑,眼中虽然带着不舍,但是却没有什么后悔。

    有的只是对未来的向往与期待。

    “他确实比我合适多了。”哈伦微微一笑,抬起双手,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脸上尽是轻松的表情,这么久了,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如此轻松。

    “啊,这种感觉……太好了!”一声兽鸣,冲天而起,带着属于他的骄傲与无悔。

    “我们的路上可是有着许多想不到的危险,敌人更是神秘强大到难以想象。”冰血微笑着看向哈伦,说的一脸轻松。

    “那又如何!”哈伦勾起嘴角看向冰血,狂傲而决然:“他们有实力,老子有伙伴,有你们,还有何可惧!”

    “哈哈,好,说的好!”

    “对,好兄弟。有何惧!哈哈哈!”

    爽朗的笑容充斥着这片树林,就连两边的排排茂密树枝都好似被感染了一番,为他们欢快的左右摇摆,晃动个不停。

    哈伦与怪蒙之前结缔了血脉契约,原本以为只有怪蒙可以正式开启血脉传承,却没有想到哈伦同时得到了让所有人咂舌的惊喜收获。

    这样一来,冰血也明白了。原来他们的血脉契约是可以双丰收的。那么他们的实力也会同时得到很大的提升,对于他们来说自然是好事成双的效果。

    而他们往日的战斗底牌更是多了许多。

    对此,冰血他们每个人都在期盼着所有兄弟得到血脉传承后的效果。

    “夜,你之前不是已经与一直黑暗系魔龙契约了吗。怎么没见你的血脉传承技能。”尼克早已听说了他们的事情,这次在看到怪蒙的传承之力后,疑惑的看向从来都是低调到让人以为根本不存在的兄弟。

    暗夜缓缓的低下头看向自己手腕上那条黑色印记,冰冷的眼神闪过一抹无奈,随即冷声说道:“之前我的实力不够,还无法接收他的能力。可是待我来到这里之后,他却因为我晋级太快而进入了沉睡期。这一睡就睡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我要等到他醒过来之后才能跟他进行血脉传承的仪式。”

    “原来如此!”尼克点了点头,随即说道:“还有怪妖、怪羽是吧。”

    “没错,另外紫级班还有其他兄弟。这次我们回去后,估计可以给他们满满挑了。另外还有几个血脉变异的兄弟,他们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突破变异血脉的上限。”

    尼克轻轻的点了点头,突然发现从来不成交谈的暗夜竟然跟自己说了这么多,快速抬起头对着暗夜微微一笑,眼中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暗夜微微一愣,随即冰冷的眼底闪过一抹柔和,随即冷声会说道:“你不仅仅是兄弟,还是我们的家人。”

    “当然!”尼克爽朗的一笑,抬起手拍了拍暗夜的肩膀。

    他越来越期待见到另外那些兄弟和家人了。

    “对了,你……”暗夜看着尼克,还未等他问出是,尼克便已经开口。

    “别担心我,我的传承之力我父亲已经给我了,只要我满满开启就可以了。”

    就在此时坐在另一边的司马弘化,扯着是嗓子对刚刚将怪蒙与哈里收进魔蓝之戒的冰血喊道:“老大,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啊!”

    冰血抬起头看向树林的西面,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兽海,海妖之魂。”

    最高兴的事情,莫过于看到有那么多支持猫猫,理解猫猫的亲们了。

    猫猫爱你们,么么哒!

    谢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