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58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阿尔瓦,还不带着军队进来将这群叛党统统拿下。”

    随着哈扼高喝声落下,门外传来了一阵盔甲摩擦的重铁声与铿锵有力且十分整齐的跑步声。

    所有人闻声望去,只见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在阿尔瓦的带领下,带着满身的铁血之势从门外跑了进来,快速将整个大厅内的人围在了中间。

    哈扼满脸讽刺的看着此时正低着头的哈伦,得瑟的说道:“怎么样,我亲爱的侄子。你完全没有想到吧,你所信任的人,你母亲的忠实属下现在竟然拿着你的玉牌,带着你母亲留给你的军队来效忠我。哈哈哈,让你那个女人不知好歹,竟然多次拒绝我。害的我丢尽脸面,被所有人嘲笑。不仅仅将王位输给了兄长,连抢女人都输了。可是……今天……我就要让所有人的看看,让那个贱女人看看。看着我是如何折磨他儿子的。”

    哈伦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冰血,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扬起一抹无奈又有些轻松的笑容,轻声叹了一口气:“我竟然还是天真了。”

    冰血邪恶的勾着嘴角,抬起手拍了拍哈伦的肩膀,随即转过头淡淡的看着阿尔瓦和杰森,冷声说道:“没关系,我知道你下不了手。我帮你!”

    哈伦笑着点了点头,看都没有看其他人一眼,只是对着冰血淡然而平静的说道:“有劳。”

    “劳伦斯,司马弘化…杀!”

    “好嘞!”一声充满了兴奋的高呼响彻在大厅内,让所有人一愣。

    “是,老大!”司马弘化单手一挥,一把折扇出现在手中,看似简单不起眼的折扇却在司马弘化驱动灵力之时迸发出强烈的灵力波动。

    现在的情况,明明是对冰血和哈伦他们十分的不利。可是为什么他们能还能如此轻松的条伦该杀谁。

    难得他们没有看到阿尔瓦站在那群精锐军队当中吗。

    甚至连阿尔瓦的眼中都闪过了一抹轻蔑的神情。可是阿尔瓦身边的杰森却突然皱起眉头,心中闪过一抹不安的情愫。

    对于自己的直接他从未怀疑过,连忙开口,那速度就好似本能反应一般,对着冰血喊道:“心齐阁下,可否听听我们的解释。”

    “杰森,你疯了吗?”阿尔瓦连忙转过头满脸严肃的看着他,不懂他干嘛突然示弱。

    然而冰血却不屑的冷笑一声,轻声吐出了两个字:“晚了。”

    随即冰血转过头看向哈扼的方向,看都不看便命令道:“动手!”

    劳伦斯、司马弘化在这一声命令落下的一瞬间,身体瞬间化作一道暗影,眨眼睛便穿过了军队来到了阿尔瓦和杰森的面前。

    杰森瞬间瞪大双眼,看着突然来到自己面前的司马弘化,脚下快速向着后方褪去,口中大喊:“你们到底在做什么,还不拦住他们。”

    “别喊了!”司马弘化随即的煽动着手中折扇,笑的一脸轻蔑:“亏了我家老大还说过你有当军师的头脑呢,现在怎么突然看不清形式了。看了……你那眼睛也没有什么用了啊。”

    “你……”杰森气息越来越慌乱,但是也明白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唯一剩下的就是战斗,也许还能有一丝活命的机会。

    突然另一半的劳伦斯一声大吼:“废话太多了,兄弟咱两比比,看谁先收拾完然后回到老大身边。”

    “好啊!”司马弘化微微一笑,那双微微弯曲的眼睛中闪过一抹嗜血的恨意。

    下一秒,司马弘化身体突然窜起,轻缓的声音同时变得刺骨阴寒:“本少就先取了你那双没用的眼睛。”

    那边战斗的异常激烈,而这边却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那边的喧闹,眼中充满了迷茫,那一支铁血军队竟然没有一个动,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刚刚带他们进来的阿尔瓦和杰森。一个个好像定在了原地一般。

    “你们在做什么,还不将那几个叛党拿下!”

    看到此景哈扼也突然慌了起来,这跟他预想的完全不一样,难得……难得……

    “是你搞的鬼,一定是你搞的鬼。”哈扼疯了一眼指着哈伦,撕心裂肺的嘶吼声冲刺着所有人的耳膜。

    “告诉你,我不怕你,我不怕你。”哈扼指着哈伦,双腿一边不断地向后退去,口中一边大声喊着:“我自己的军队就在外面,相信四长老已经收到消息了,他们很快就会杀进来。你们赢不了,赢不了的。最后的赢家只有我,只有我。哈哈哈!”

    就在此时,一道轻柔的声音伴随着一阵清风,从大殿外传来:“比蒙二爷说的四长老可是这个臭老头。”

    声音刚刚落下,随即一道黑色影子快速从门外被人丢人来,一阵闷哼声传出,一团黑色东西落在了哈扼的脚下。

    “天啊,那是四长老的衣服。”

    “这……这四长老是怎么了?”

    “全身粉碎性骨折……竟然……竟然被人扭成一个球了。”

    众人看着那个被人残忍的将身体扭曲成一个球装的四长老,纷纷一阵肉痛,脚下再一次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

    他们比蒙一族到底是招惹了什么魔鬼啊。怎么可以这么没有人性。

    “四……四长老!”哈扼呆愣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个球形四长老,浑身冷汗直流,脸色煞白。

    “哎呀,真是抱歉。刚刚本小姐玩得太嗨了,所以……下手重了一点。”

    轻柔淡雅的声音带着几分调皮的味道从大殿外传来,随即一名穿着一件水蓝色长纱裙的少女从门外走进大殿,娇美的容颜上带着一抹温柔的笑容,一身淡雅恬静的气息让人看着她心里就会变得十分轻柔。

    这样一名少女,绝对可以让所有男人的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同时一股温暖的感觉席卷而来。

    然而这样的淡雅柔和的梦境还没有完全形成,在所有人看见少女那一身水蓝色的长纱裙,竟然沾染了一大片一大片的血红色,就连那少女原本白净的脸颊上都被沾染上了鲜血。

    再一看,那一身的淡雅恬静竟然完全消失,换了一身嗜血凶残的煞气,不断地环绕在她的身体四周。

    一个人少女……怎么会有这么……这么恐怖的气息,而且……转换的突然之快。

    还好……那少女刚刚是说什么……下手太重。

    那就是说……

    众人将目光从那少女的身上缓缓的转移到了四长老的身上,顿时明了。

    原来……四长老此时的状况,是那少女所为的。

    “老大,你干嘛提着那不男不女的家伙。”怪柔丝毫不理会其他人的目光,淡雅的走到冰血身边,看着她手里那个已经满脸字青紫,连番白眼的史丹。

    冰血缓缓的转过头看向史丹,脸上突然扬起一抹恶魔式的冷笑,顿时一阵倒吸气声四面八方传来,甚至已经有好几个人瞬间将身体缩到了墙角。

    完全不理会其他人,冰血一手提着史丹,一手轻轻的握住史丹的右手,慵懒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诡异的气息。

    不过为了让史丹恢复一些神智,不至于窒息而死,冰血的手稍稍放开了一些。

    “你的精神力还真是不错的,竟然能感受到百灵的存在。”

    史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虚弱的看着冰血,轻声说道:“原来……原来那里真的……真的有东西存在!”

    “你千不该,万不该投出那道精神攻击。或许本少还会让你死的轻松一下。”

    冰血的声音刚刚落下,在所有人都毫无准备的情况下。

    单手一扯,“撕拉!”一声,随即而来的是一声惨叫。

    “啊!”

    一片鲜红的血液喷洒而出,有的喷在了地上,有的喷在了冰血的身上,有的则喷在了冰血的脸上。

    “就是这只手!”冰血不理会自己脸上的血渍,轻轻的抬起手,看着自己手中那条断臂,不理会耳边那刺耳的惨叫声,十分淡然的说道:“看着还真是碍眼呢。”

    “嘭!”的一声响,那条断臂瞬间爆裂,一块块血肉模糊的碎肉喷洒在四周的地面上,有的还连带着一条破碎不堪的筋,看着让人作呕。

    “呕!”一身呕吐的声音从四周传来,然而好似生怕引起注意,在那呕吐的声音刚刚传出,便瞬间被别人给捂了回去。

    接着冰血再次向着史丹抬起了手,整支手不断地发出“吱吱”的声音,一道道紫色电流不断的环绕在那只小手的四周,让人看了头皮发麻。

    突然冰血猛地转过头看向,一双如星辰般的眼眸狠狠的瞪向突然站起来的史丹之子,冰冷的声音突然地狱发出的声音,充满了刺骨的冰寒于阴森。

    “难得没有人告诉过你,别再精神力比你高的人面前用精神攻击吗。”

    “啊!”一声尖叫从史丹之子的口中发出,原本还满是仇恨的脸上突然变得十分扭曲了起来。

    冰血单手一挥,一道紫色电流突然窜入史丹之子的体内,不到一分钟,一阵“砰砰砰”的声音从他的体内发出,整个人的身体被雷电从体内接二连三的爆破开,被炸的不成人形。

    “儿……儿子!”史丹绝望的看着痛苦不堪的儿子,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不……不该……招惹……恶……恶魔!”史丹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冰血,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题外话------

    抱歉了,宝贝们。昨晚猫猫跟姐妹们出去,结果喝多了。今天晕了一天。⊙﹏⊙b汗

    虽然晚了,不过还是要祝大家圣诞快乐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