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57一群小丑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57)一群小丑

    整个大殿上的气氛依旧到了一种一触即发且十分混乱的创面了。二爷哈扼、大公主哈丽、三长老一脉、以哈穆为首的大长老和二长老一脉。这些王室主要成员纷纷到齐,刚刚一来便出现了混乱的弩拔弓张的地步,没有人让步,也根本不愿意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心,情绪都在因为气氛而发生的转变。

    这时一道透明的白色身影从大殿外飘然而来,一脸奸笑的飘到了冰血的身后,轻声说道:“少主,外面都已经准备好了。”

    冰血双眸一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刚要说些什么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瞬间向着身边的白灵袭去,脸色瞬息而变:“白灵,回来!”

    “嗖!”的一瞬间,白灵被冰血快速召回魔蓝之戒,与刚刚拿到精神力擦肩而过。

    冰血猛地抬起头看向拿到精神力来源处,双眼微眯,眼中射出一道嗜血杀意。

    杀意……冰血从来都不会轻易展露出来,哪怕是平时杀人之时,她都可以面色淡然,杀意藏于内心深处。

    可是这次……她无法忍受,也根本不想忍。

    家人、伙伴从来都是她不可侵犯的底线,一丝都不行。

    凡是触动着……必死……无疑。

    冰血第一时间锁定了此时正满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史丹与大长老。大长老的脸上则是一副疑惑与纠结的表情。可是史丹的脸上却出现了一瞬间的惊恐。

    这样冰血瞬间明白了,刚刚出手的是史丹。

    她万万没有想到,那个看起是羸弱的不堪一击的基佬竟然是一名精神力超乎常人的强者。

    “心齐!”始终站在冰血身边的哈伦同样注意到了大长老与史丹的表情,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大长老。

    他虽然跟在冰血他们身边没有多长时间,但是也知道,只要惹怒了这个恶魔,下场就只有一个,一个比死还恐怖绝望的结局。

    那大长老毕竟是看着他长老的老者,犹豫弟弟的关系,对他也始终不错。

    如果真的是他惹怒了冰血,那么自己……怎么说也要求求情才行啊。

    冰血明白哈伦的担忧,目不转睛的盯着史丹,冰冷的声音刺骨噬魂:“史丹!”

    连个字,解决了哈伦的担忧,让他长舒一口气。

    而这时,一直站在大长老身前的哈穆再次转过头来看向哈伦,眉头微微一皱,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不过此时……也再也没有了隐藏的必要。

    “动手!”一声令下,低沉而冰冷,充满了嗜血的肃杀。

    冰血身形一闪一瞬间来到了史丹的面前,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给对方,瞬间出手,一把扣住了史丹的脖颈。明明比史丹矮了十多厘米的身高,此时看上去异常的高大。

    精神力驱动,瞬间锁住史丹体内的所有灵力与精神力,让他整个人都无法动弹,只能任人宰割。这是史丹精神力提到巨大晋升以来第一次遇到的情况。

    “鲁宾你疯了吗,找死呢!赶快放开我夫君。”哈丽回过神来,一转头便看到那个凭空出现在身边的鲁宾,立马瞪着一双美目,恶狠狠的看着冰血,发出刺耳的叫嚣。

    冰血冷冷的看向她,单手一挥,毫不迟疑。

    一道华丽的身影在大殿的半空中划出一道弧度,“碰!”的一声响,狠狠的撞击在了大殿的柱子上。

    一般来说这样的撞击对于比蒙一族来说,即便是名修为不高的女比蒙,也绝对照成不了多大的伤害,但是早已愤怒的冰血,又怎么会如此轻松的挥开碍眼的人。

    出手的一瞬间,一道雷系灵力打入火系哈丽的体内,雷与火相交,一瞬间便出现距离的反噬效应,眨眼间,哈丽的体内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五脏六腑发生爆裂,丹元被毁,已成废人。

    “噗!”一口鲜血从哈丽的口中喷出,原本红润的脸上苍白一片。

    “娘!”哈丽之子下的浑身发软,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哈丽身边,刚刚抱起她,嘴角吐血不止,回天乏术。

    “你……你……”哈丽颤抖的手指指着冰血,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口中流出,彻底吓坏了一帮的人。

    “鲁宾,你在做什么,谁让你私自行动的。”三长老回神,满脸震惊的看着冰血,虽然他与哈丽是对头,但是现在这种场景太超出他的预料,脱离掌控,让他有些慌乱了起来。

    冰血冷冷的看着三长老,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就在此时冰血身体四周的空气突然发生了一阵疯狂的扭动,但是这种扭动只限于冰血身体四周不出十厘米的地方,其他人地方安然无事。突然一阵水蓝色的雾气将冰血整个人包裹了起来,眨眼间雾气消失不见,鲁宾消失换上的是一名长相绝美,面色阴冷,浑身散发着邪恶嗜之气的少年。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意识到自己被骗的三长老再也无法淡定,原地气的直跳脚,对着冰血就算一声怒吼。

    然而……得到的却不少答案,而是一声必杀令。

    “尼克,杀!”

    尼克领命,一瞬间来到三长老的身边,出手便是一击必杀。

    “啊!”一声惨叫,三长老的背后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抓痕,身体下意识抽身而去,想都不想便向殿外跑去。

    以他六剑神尊的实力,竟然无法探测出刚刚伤了自己的少年的等级,可以在自己防备下出手伤了自己,而且速度快到让他震惊,这样的人打不得,只能逃。对于地位来说,活着更重要。

    “尼克,斩草除根。”冰血阴冷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中,那份刺骨的阴寒与霸气决绝的气度让刚刚还想动手的人瞬间停住了自己所有的动作。

    “是!”尼克声音还在半空中,人却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每个人都带着一股惊恐探视的目光看向冰血,除了哈穆一人以外,其他人纷纷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哈穆,你做什么?”一声惊吼,再次引来了众人的注目。

    只见哈穆不退反上,一步一步十分淡定的走到了那个化身为鲁悳男子的身后,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惊恐的表情,反而是他从进入到大殿到现在以来,最安宁的表情。

    “不做什么,只是回到我的位置。”哈穆淡然的声音带着丝丝的惊喜,这是只有熟悉他的人才听的出来的语气。

    “哈穆!”哈伦无奈的转过头看着那个突然笑的一脸满足的弟弟,轻轻的摇了摇头。

    哈穆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此时笑的十分的灿烂,缓缓抬起手双手,穿过哈伦的脖子,搂住了那个让自己心安的人,口中轻声唤道。

    “哥!”

    “这样你都能认出来!”一声水蓝色的烟雾将哈伦包裹,眨眼间烟雾消散,那个所有人都以为已经不在人世的比蒙少族长再次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而且是以现在一种绝对压倒势的方式出现。

    当所有人都看到那张他们做梦都觉得不可能在遇到的脸,惊呼声一片连一片。

    “天啊,他……他……他还活着。”

    “我的妈呀,那是少族长,少族长回来了。”

    “真的是少族长,他……他不是……”

    听着那一句句难以置信的话,哈伦讽刺的一笑,轻柔的推开哈穆,转过头看向那群人,双眉一挑,戏谑的说道:“看来……本本少族长被追杀的事情在这里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啊。咱们比蒙一族什么时候……这么齐心了。”

    就在此时,哈伦突然脸色一变,满脸冰霜,眼中闪动着肃杀之气:“连残害王族正统,密谋暗杀族长接承认这种事情……都可以上下齐心,公开实行了。”

    “少……少族长!”

    此时反派的一些人满脸愤恨,而那些中立的人则是满面不安,纠结不已。

    只有那些仅存的支持正统者才会出现一副惶恐不安的表情,瞬间跪在地上,颤颤的高呼。

    “臣等罪该万死,护驾不周,还请少族长恕罪。”

    哈伦冷笑一声,懒得去看那群人,轻轻的转过头看向正对着他的比蒙二爷,自己的亲二叔。

    “想必在场之人,见到本少族长最惊讶的莫过于……二叔了吧。”

    “你……你怎么可能还活着,怎么可能!”哈扼怎么可能不震惊,是他亲自将灵力被封的哈伦丢进鲁悳驯养的那只怪物旁边的。那只怪物就连他对上都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区区哈伦又怎么逃得过。

    哈伦满脸讽刺讥笑的看着哈扼,戏谑的说道:“这还要多谢二叔,如果不是你千辛万苦背着侄子去那个变态峰,还把侄子丢在了那只变异钻地人面蛙的旁边,侄子也不可能健健康康的活着,更加不可能站在这里。”

    这时一道穿着侍卫服装的男子从大殿后堂内走出,快步来到哈扼的身边,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让刚刚还惊恐万分的哈扼瞬间找到了所有的信心,双眼中闪动着一抹疯狂的光芒。

    “哈哈!哈伦,你以为你带着几个臭小子回来,本王就怕了你不成。你回来的刚刚好,本王今日就让你彻彻底底的明白,什么叫做成王败寇。”

    哈扼狂傲的说完这句话后,随即满脸兴奋的看向大殿外,对着门外大吼一声:“阿尔瓦,还不带着军队进来将这群叛党统统拿下。”

    哎呀,猫猫这日子都过糊涂了。原来是今天是平安夜!⊙﹏⊙b汗!猫猫又要出门了,先去买礼物!好急匆匆的感觉。~(>_<)~

    猫猫在这里祝宝贝们一生一世平平安安哦。么么么哒!好好过节,节后有惊喜哦!(*^__^*)嘻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