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56坐着看戏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56)坐着看戏

    原本热闹的大殿上,因为二爷哈扼突然发难,三长老的愤怒对抗。气氛瞬间转变到了十分诧异的地步。

    有的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他们狗咬狗。有的则是满脸奸诈的等着左手渔翁之利。还有便是冰血等人那样的,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乐滋滋的看着好戏。

    至于劝架……

    那么就很抱歉了。

    在这么一个紧张的时期,根本不会有人去劝架。

    那些不想要王位的,要么投靠在自认为毕竟优势的窥视王位者的身上,要么便是始终保持中立,谁坐到那个位置都与他们无关。

    这样的一群人当中,没有火上浇油的人出现就已经很不错了。又怎么会有人好心的出来劝和呢。

    这时门外再次传来了一道嘹亮的高呼声,让大殿内的紧张气氛算是有了一丝溶解。

    “大长老、二长老、哈穆小少爷到。”

    听到这一高呼声,哈伦反射性的猛抬起头,目光有些紧张的看向大门外。

    要说这比蒙一族还有他可以称得上是家人的人,那么就只有那个总是喜欢跟在他身后,怎么赶都赶不走的弟弟了。

    记忆中那个总是身体羸弱的少年,现在竟然已经长了跟他一样壮实的。他竟然都没有注意到。

    虽然他们不过只有仅仅的几个月没有见面罢了,但是再次见到这个弟弟,哈伦的心里总感觉不一样了,但是却更加的温暖了。

    是因为……这个世界上,他只剩下这一个称得上是家人的人。

    哈穆刚刚走进大门,突然感受到一道十分强烈的目光看向自己,但是却没有一丝的恶意。顺着感觉看过去看到的竟然是自己痛恨的敌人。

    哈穆眉头一皱,双眼冒火的看着只盯着自己看的“鲁悳”,突然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这个“鲁悳”今天很不一样。平日里这人见到自己都说一副邪恶到让自己想要吐的眼神,可是今天他的眼神……很奇怪,奇怪到自己无法再厌恶下去。

    “看够了吧!老兄!”司马弘化满是无奈的声音在哈伦的耳边响起,让哈伦瞬间回神,连忙低下头,眼中闪过一抹懊恼。

    他竟然失神了,在这么紧要的关头。

    “放心吧,我的幻术。除了阿蒙才看出一些端倪以外,至今还没有谁能看透呢。”怪柔轻柔恬静的声音在哈伦的脑海中响起,让他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

    轻轻侧过头对着怪柔和司马弘化微微一笑,算是感谢。

    “这是怎么回事?代理族长为何与三长老吵得如此凶,有什么时候不能坐下来好好谈呢。”

    刚刚还在想呢,这会……火上浇油的就来了。

    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刚刚开口的二长老,嘴角勾起一抹狡诈的邪笑。

    这二长老可绝对不是一个省油的主啊。好在哈伦说过这人对哈伦那个弟弟十分的宠爱,可以算的上自己他们这边的人,不然自己的就要好好想想如何先除掉他了。

    “大长老,二长老,小少爷!”

    三个人所过之处,两边的人纷纷行礼,语气听起来十分的恭敬。足以证明着三人的地位。

    “大长老,二长老你们来的正好!”哈扼看到来人连忙站起身,对于二长老那句代理族长也可以的忽略到了一边,脸上摆出一副谦和有礼又十分无奈的样子说道:“这三长老今日也不知道怎么了,本王刚刚来到进来还没说几句话,他就处处与本王作对,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哈扼责怪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其实他心里早想把那个从来都与作对的三长老给拖出去杀了,但是他毕竟是代理族长,处理长老院的人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那个资格。

    这大长老、二长老可是与他不对付好久了,正好借他来用用,除掉那个祸患。

    可惜今天是哈扼的黑色日期啊!

    “怎么会呢,代理族长在正统族长为上位之前虽然是只是个代理的,但是怎么说也是暂时坐在那个位置的人,三长老也不过是个长老而已,怎么可能与代理族长处处作对呢。”

    “你……”

    二长老那句足以让哈扼和三长老齐齐吐血的话一说出,立马让哈扼彻底变了脸色,刚刚压下去的怒火瞬间再次燃烧了起来,满脸涨红的看着笑的一脸邪恶的二长老,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三长老这边虽然也是满肚子气,但是对于二长老针对他的话却一句毛病也说出来。难不成他对着二长老大吼,你才是区区一个长老,你们全家都他们是个区区长老。

    这不是明显造反吗。

    “兄弟,这二长老的毒蛇等级不次于你啊!”劳伦斯偷偷碰了碰司马弘化的胳膊,戏谑的传音道。

    “嗯,不错不错!”司马弘化一脸欣赏的点了点头。他现在越来越喜欢那些不动刀不动剑,甚至连手都不用动便可以让对生不如死的人了。

    “二长老这话不觉得说的太早吗?”哈扼脸色的伪善彻底消失,满脸阴狠的看着二长老几个人,眼中闪动着阴暗的杀意。

    对于哈扼现在的样子,二长老丝毫不放在眼里,依然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放浪摸样,邪气的看着哈扼,戏谑的说道:“早吗,可是我本长老却不觉得早啊。”

    “哼,本王乃王兄亲弟,这王位理应是本王的。王兄已故,少族长失踪,现在整个王朝上下,只有本王才是正统。”哈扼满脸怒气的看着所有人,一脸的霸气,试图震慑所有人。

    然而就在此时,那个无论在什么场合什么情况下,都只会保持最低存在感,默默躲在家人身后的少年,此时竟然缓缓的走向前,正面看着哈扼以及所有人,一身的王者之威将哈扼那强装起来的气势瞬间压倒,震慑了所有人的心魂。

    “哈扼!你当本王是假的吗!”

    低沉浑厚的声音带着夹杂着霸气凌人之势,如波涛滚滚的巨浪将所有人淹没。

    每个人都好似不认识这个少年一样,瞪着一双满是不可思议的眼睛,傻傻的看着他,大张着嘴巴忘记了所有的言语。

    这个人……怎么会变化如此之大。

    “你……”哈扼目瞪口呆的看着哈穆,难以置信……那个自己从来没有放在眼里的羸弱小子怎么会一下子变成这样,甚至变得让自己害怕。

    哈穆嘴角勾起一抹森冷的弧度,不屑的看着哈扼,眼底深处闪动着恨意:“你们毁了我的家,毁了我的山,毁了我的依靠。没有了山峰的小草,就只能依靠自己顽强的活下去,因为这是山峰用自己的伟岸守护下来的生命,小草又怎么会让山峰死亡。”

    “你……你说……什么!”哈扼迷茫的看着哈穆,脑子里已经完全混乱了。

    哈穆眼中闪烁着讽刺的光芒,冷声说道:“从小到大哥哥就是我的避风港,是可以让我依靠,让我有安全感的山峰。可是有一天我一觉醒过来,我的避风港竟然被你们亲手毁了,唯独留下了没用的我。你们知道吗……当时的我真的好像放弃,然后去找哥哥。可是我还记得前一天晚上,哥哥跟我说的话,他让我要学会坚强,要努力的活下去。就算有一天他不在了,我也要努力的活下去,因为……要代替他的那一份一起活下去。可是当时我竟然完全不懂哥哥的意思,竟然还赌气的不理他,怀疑他要丢下我。原来……是哥哥早就已经有了预料,但是却没有想到来的那么突然。”

    哈穆看着眼前那一双双满是震惊的眼神,鄙视的说道:“你们干嘛一个个都那么惊讶的看着本王啊。难道……本王的改变不是你们逼出来的吗,本王今天的一切都是你们亲手给的,还惊讶什么呢。”

    哈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被震撼住的心魂稍稍平稳了许多,想到自己背后的依仗,心更是安下了不少,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哼,臭小子无论你怎么改变,都是个没用的废物,只会躲在哥哥背后哭的小鬼。你真以为就凭你背后的那两个老不死的,就能让你坐上那把属于本王的位置吗。”

    “呵呵,四哥这话倒是说对了,那个位置今日谁能坐上还真就说不太准。”轻柔的女声从门口传入,随即一道身穿华丽长裙,头戴五彩光钗女子手挽着史丹的手缓步而来,嘴角挂着一抹得意的表情。

    “六妹,你来凑什么热闹,比蒙一族族长可没有女人来当的道理。”在比蒙一族当中,女子对于男子来说不过是传宗接代的用具罢了,重男轻女的观念甚至比人类还要严重许多。

    “哼,自然不是本小姐来坐。而是我家核儿!”哈丽满脸不屑的白了一眼哈扼,随即转过头骄傲的看了一眼站在她身后满脸病态的少年。

    “你还真是个白痴,比蒙一族自古由是我哈家统领,你别忘了你那白痴儿子姓什么。”哈扼被气的先是抽了过去,对于自己有这个白痴妹妹感到十分的……丢人。

    “哈扼,你敢骂我儿子!”儿子从来都是自己逆鳞的哈丽瞬间丢到了刚刚端起来的高雅气质,满脸怒火的指着哈扼。

    “哼,你跟个不男不女的东西生出来的儿子,老子叫他一声白痴已经够给你面子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