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55)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我那可怜的侄儿啊,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就算他真的犯了大错,做不了这比蒙一族的族长,他可是我们这几个老家伙看着长大的孩子啊,无论如何我们也不会让他受到一丝的伤害。怎么就突然失踪了呢,这让我如何跟我那短命的老友交代啊。”

    看着三长老那一副虚伪的让自己想笑的样子,冰血微微低下头不屑的勾了勾嘴角,侧过头戏谑的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哈伦,双眉一挑,意料之中看到了对方眼中划过的一抹无语的厌恶。

    “三长老何必自责,属下相信少族长吉人只有天相,一定可以平安归来的。”哈伦笑容满面的看着三长老,谦和有礼的样子那叫一个活临活现。

    “那是自然,我侄儿一定会没事的。”三长老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鲁悳”装扮哈伦,和善的点了点头,随即对着“鲁宾”说道:“你们来的正好,这宴会也马上开始了,我们到旁边去就坐吧。”

    “是,三长老。”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沙哑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恭敬。

    对于三长老对待鲁家的特别待遇,另外几个三派中人脸上布满了嫉恨,但是碍于三长老在场自然也不敢多说什么,默默的跟在后面。

    然而众人去却没有想到,刚刚走到一边的三长老脸色突然一变,背着手,语气阴沉的说道:“鲁宾啊,今早我明明派人去你府上传你,让你今天白天去我府中一趟,你为何迟迟未来。”

    谴责的语气让跟着他们身后的那几个人纷纷露出了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

    “是啊,鲁宾大人。今天白天我们可是都听从了三长老的吩咐去了三长老的府上,唯独你们鲁家人一个都没有出现。虽然我们大家都在知道鲁大人才刚刚回来必定十分乏累了,但是三长老素来对于鲁家特别关照,却没有想到到了紧要关头,鲁大人却如此拨三长老的面子,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些。”

    “鲁宾”缓缓的转过头阴暗的双眼淡淡的看了那人一眼,此时瞬间脸色一变,快速低下头,猛然发现自己的背后竟然湿了一片。

    什么时候开始这鲁宾的眼神如此恐怖了。

    除了站在冰血身前的三长老以外,其他人都看到了难道如同地狱深渊般的眼睛,迅速将刚刚要脱口而出的话给咽了回去。

    这时冰血看向三长老,僵硬的扯动自己的嘴角,双手拱起,淡然而平静的说道:“让三长老担心的,是属下的错。”

    “到底怎么回事!”鲁家三兄弟毕竟是自己最大的支持,三长老自然不会让他们在那些人面前下不了台。在他的心里可是十分信任鲁家三兄弟的。

    当然……估计他做梦都不会想到,他最信任的亲信现在早已化成了灰,都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鲁宾”故作谨慎,向着四周看了看,随即对着三长老小声说道:“属下这次出去的目的不知道被谁给放了出去,想必三长老也已经知道了,鲁家外面的多了不少眼睛。属下这次出去其实已经见到了哈伦那个臭小子,也已经解决了,另外属下在那臭小子的身上搜出了前王后摩下军队的玉牌。本想着回来便呈给三长老,但是却意外的方向消息竟然走漏了。属下的人打探到二老爷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打算在这次宴会上给我们扣下这个罪名。所以属下才借故今日白天违抗三长老的命令,这样的话,若是稍后二爷发难于属下,三长老也好借此与属下华清界线。”

    “还有这等事!”三长老脸色一变,对于“鲁宾”的话深信不疑。

    对此,冰血不得不好好的在心里感谢一下鲁宾的大恩大德啊。如果不是他基础打得好,她也不能将眼前的这个老白痴给忽悠成这样啊。

    “当然,所以三长老过会一定要先保全自己,属下一家与三长老比起来根本无足轻重。”

    “哼!”三长老冷哼一声,转过头看向大殿门外,眼中闪过一抹狠戾:“就凭他哈扼。普斯,也想动本长老的人。”

    随即三长老看向“鲁宾”,豪气干云的说道:“你们大可放心,本长老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动你们一下。”

    冰血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了一抹狡诈的笑容。

    这时三长老双眸一转,看着“鲁宾”说道:“鲁宾,你说的那个玉牌,现在何处?”

    “在阿尔瓦哪里,我已经派他去调兵在王宫外待命了。”

    “阿尔瓦?”三长老皱着眉头,迟疑的说道:“他行吗?”

    “放心吧,三长老。这次回来,阿尔瓦他们可是已经彻底效忠了呢。”冰血微微一笑,十分自信的说着。

    “那就好,你办事我从来都很放心。”三长老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开口说道:“那个臭小子的尸体都处理好了吧。这几天好像也有人出去找了,可别被发现了。”

    冰血双眸一冷,随即快速转换为自然,这次她并没有回答三长老话,而是转过头看向身边的哈伦,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哈伦无奈的挑了挑双眉,脸上一副骄傲的样子看向三长老,狂妄的说道:“三长老大可放心,属下的药什么时候让三长老失望过。”

    就在此时,一道嘹亮的声音从大厅外传来,瞬间淹没了所有的吵杂声。

    “于夫人、苗夫人、二爷、三爷到。”

    声音落下,大殿内纷纷响起一阵阵叩拜的声音,冰血几个人扯过身走到三长老的身后,面向大殿门口的方向,微微低下头,那双原本阴暗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狠戾。

    “那两个夫人是我父亲生前的妾侍,他们现在把持后宫,背地里却早已跟我叔父哈扼串通一气。”哈伦的声音传入冰血的脑海中,此时的他已经将情绪掩饰的十分好,让其他人找不出一丝疑点。

    冰血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在其他人看不见的角度抬起头看了一眼正满脸春风,一副胸有成竹的哈扼,嘴角闪过一抹讽刺的笑容。

    “呵呵,抱歉了各位。本王处理一些族内的事情所有来晚了。”哈扼满脸笑容的跟着大家说迟到的原因,看似十分谦和的话,其中所蕴含的意思在场之人没有谁不明白。

    那句本王,指的自然不是他身为王族二爷的身份,而是他向往已经的族长,比蒙之王。而处理族内事物的人素来都是族长或者是族长的接班人,何时需要他这个二爷来处理了。

    “没想到,他真的当上了代理族长。”哈伦阴冷的声音带着一丝丝仇恨与不平。

    冰血快速拉了他一下,瞬间挑断了他眼中的那抹杀意,无声的警告着:“控制你的情绪,我们现在可是不容一点错出现,不然将会满盘皆输。”

    哈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对不起,抱歉了兄弟们。”

    怪蒙淡淡的看了一眼哈伦,不屑的说道:“你自己都说是代理族长了。山寨货是永远无法与正牌相比了,现在的他只差一步便会真正的翻身做主人。可是就是这仅仅的一步前,我们几个可是结结实实的挡在那里呢。他自认为轻轻一步便会上了天堂,可惜我们会在这里临门一脚之时,给他狠狠地一踹,送他下地狱的。这种一落千丈的感觉,不是更爽快。”

    哈伦被怪蒙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逗的险些笑出来,微微侧过头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一抹感激,随即说道:“虽然我不懂你说的山寨货是什么,但是其中的意思我听懂了。放心吧,从现在开始,我会控制好我的情绪,绝对不会让这一脚送不出去的。”

    几个人伙伴交谈的功夫,那哈扼已经自动自发的走到了比蒙族长的王位上,将那些不满的眼神统统无视的干干净净。

    当他做到位置上之时,也看到了站在三长老身后的“鲁家三兄弟。”

    “原来鲁家三兄弟回来了,这次出去可有什么不一样的收货啊。”一副上位者的口吻说的哈扼是身心舒畅,坐下的椅子与其他的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图案较为好看罢了,但是对于早已被权利冲昏头脑的人来说,这里是他无论付出多少代价都要得到了一切。

    哈扼的话其实不过是想要显示一下自己如今与众不同的地位,但是听在被冰血忽悠的满肚子气的三长老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哈扼的话在三长老的耳中赫然变成了在讽刺他们内部有内奸,他们的计划早已被自己熟知,根本不将他这个内门三长老放在眼里。

    不等“鲁宾”起身回答,这边的三长老率先开口说道:“劳烦二爷挂念了,鲁宾这次出族不过是领了本长老的命令去见识见识而已,顺便给鲁悳找一些有用的魔兽回来继续研究驯兽决,这能有什么收获啊。不过对于这样的结果,我们倒是觉得意料之中。”

    哈扼有些疑惑的看着突然变得阴阳怪气的三长老,皱了皱眉头,冷声说道:“哦?是吗?”

    其实哈扼不瞒的是三长老那句“二爷”,要知道现在族里可是有不少人已经唤他族长了,现在他最听不得的便是这声“二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