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大陆052怎么活那么久的啊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52)怎么活那么久的啊

    “那里就是鲁家大宅,里面的人大多都是鲁家三兄弟的心腹,你们进去后一定要小心。”阿尔瓦指着街道尽头的一处灯火通明的大宅院,小心翼翼的对着身边的“鲁宾”说着。

    幻化为“鲁宾”的冰血静静的看着那个硕大的宅院几分钟后,转过头看了看四周,接着说道:“那个宅子单单外围的那一圈就有十多个暗卫,另外前面的一条上足足有三波盯梢的。还真不是一般的热闹啊。”

    阿尔瓦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抹暗讽的光芒,接着说道:“鲁家三兄弟可是三长老面前的红人,更是三长老一脉最大的支持者。其他几股势力自然最为关注这里了,鲁家的守卫也因此提高了许多。”

    “呵!”冰血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利益无论大小,都会让人争的头破血流啊。”

    “对于比蒙来说,比蒙一族便是他们的整个天下啊。”哈伦讽刺的看向王宫方向,眼中一片冰冷,一点都看不出那个地方就是他成长起来的家。

    “我们进去吧!”冰血侧过头对着几个人轻声说了一句话,随即看向前方,向着鲁家大宅走去。

    此时在冰血几个人的脚下不过是一条十几米长的街道,但是这一路来两边却有着数十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他们,好似要从他们的身上窜出几个洞才甘心。

    冰血几个人淡然自若的向着前面走去,好像对于街道两旁那些隐藏在暗中的人毫无所觉一般,实际上冰血与暗夜的精神力早就一人一边锁定了所有的人。

    刚刚走到鲁家大宅的门口,还没等上前敲门,那扇厚重的黑色铁门便缓缓的向内开启,一个矮小却显得十分干练的老者快速跑了出来,对着“鲁宾”拱手行礼,恭敬的说道:“老爷,您回来了?”

    “恩,我们有事情要讨论,不用侍候了,都下去吧。”冰血按照阿尔瓦的交代装成鲁宾平时的样子,对着管家挥了挥手后,便直接向着鲁悳的宅院走去。

    因为鲁家的这几个人主人当中,就只有鲁悳没有成亲,甚至连个侍寝小妾都没有。别说是好色成性的鲁道夫了,就是鲁焊的房中都有了三房妾室,唯独老三鲁悳的身边一直都没有女人出现过。

    所以冰血在知道这一情况后,便立即决定来到鲁宅后边住到鲁悳的宅院去。

    虽然说那些原配小妾之间的相处她没有见过,但是没吃过猪肉她总是见过猪跑路的吧。前世的那些宅斗小说她也看了不少,里面那些什么原配小妾乱七八糟的争斗可是每天都上演不断地。如果她要是真的盯着“鲁宾”的脸去见了那些麻烦的女人,后果可想而知。

    绝对是……要嘛自己耐心全无的将她们全部杀了,要不就是被那些“鲁宾”的枕边人拆穿。

    所以最后的决定,远离女人争斗,方为上策也。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对于鲁悳的研究有些兴趣,所以想来看看。

    “这里就是鲁悳住的地方?”冰血仰头看着面前这栋乌起码黑与旁边的建筑完全属于两个世界的地方,嘴角一阵猛抽。

    那黑漆漆的阁楼其实是被一种黑色藤状的植物给包围住了,所以才会让一栋原本正常的阁楼变成了黑漆漆的颜色。而且那黑色还不是特别纯正的,而是一种好像黑泥般的黑色,看上去十分的不讨喜。

    冰血根本不用踏进去便已经知道了里面的情况,对此她只能说……

    “这鲁悳能活到被我们杀的时候还真是挺不容易的。”

    看看眼前那栋房子四周若隐若现黑色气流,好像是一只只黑色张着大口的骷髅,狰狞的对着四周咆哮着。

    从围墙下方缓缓而升的青丝烟丝难得真的都没有人注意到过吗。

    那些东西可是会……

    “那些都是什么东西?是对身体有害的吗?”来过几次的阿尔瓦满脸疑惑的看着鲁悳的宅院,对于冰血的表情有些好奇。

    冰血缓缓的转过头,看着阿尔瓦那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嘴角一抽,额头滑下一排黑线,随即看向哈伦僵硬的问道:“难不成你们比蒙一族对毒有着很强的抵抗性。”

    “怎么可能,我们比蒙也是血肉之躯啊。况且……我之前还中的毒呢。”哈伦难得看到冰血这样的表情,好笑的挑了挑双眉,对于冰血的话泛起了一股好奇心。

    “没有抗毒性!”冰血转过头看着鲁悳的宅院,嘴角一抽一抽的,表情十分的纠结,甚至连说话都有些咬牙切齿了:“没有抗毒性,鲁悳那丫的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真他妈的变态啊。”

    “心齐阁下,这里到底有什么问题啊。那些植物鲁悳早就已经开始种植了,并没有出现过什么事情啊。”杰森看着冰血那扭曲的脸,有些怕怕的连忙开口问道。

    惹毛了这个恶魔,他们还不吃不了兜着走啊。

    “你们难道看不到空气中飘散的那些黑色、青色气体吗?”冰血抬手指着鲁悳院子的上空,瞪着一双眼睛看向其他人。

    然而回答她的是那一双双茫然的目光。

    “看不到!”这回到换成冰血惊讶了。虽然是在晚上,但是那些黑气气体依然十分的明显,根本就是只要抬抬头就可以看得的啊。

    “什么……都没有啊!”哈伦使劲的睁着一双眼睛看向前方,但是除了一栋奇怪的阁楼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啊。

    冰血双眉一挑,快速转过看向怪蒙,回答她的依然是轻轻的摇头。

    “怎么会……这样?”冰血惊讶的看着前方,空气中的黑色气体显而易见,但是却只有她一个人可以见到,她很清楚那些气体都是毒气。

    难得……这也是血脉传承技能的一部分,如果是这样的话,她这样眼睛可绝对不次于比蒙金眼啊。

    “这里除了鲁悳还有什么人住吗,包括这旁边的两个院子。”冰血指了指紧挨着鲁悳院落左右的两个院子,问着杰森。

    “这到没有!”杰森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左边的那个院子是用来放置鲁悳所有的材料的。右边是关押那些被鲁悳练习驯化的魔兽。好像鲁悳这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第二人哎,就连打扫的奴仆都没有过。”

    “不对,奴仆有过!”阿尔瓦在杰森刚刚讲完快速开口接着说道:“我记得五年前鲁家大宅出现过一阵很奇怪的事情,每天都有奴仆死掉,不过尸体却没有丢到林子外,而是都烧了,处理的干干净净。当时我还很奇怪,但是族长有事情交代就把这件事给忘记了。反正鲁家的奴仆都不是比蒙,而是他们从外面买回来的低等兽人族的奴隶罢了,所以也就没有什么人来管。”

    “原来如此,难怪鲁家的人没有死绝。”冰血低着头看向围墙的下方,一副了然的表情,轻轻点了点头。

    “怎么了?”哈伦看着没有任何特殊之处的围墙下方,疑惑的看向冰血。

    “这个院子被一个简单的结界给罩住了,所以里面的毒气还没有蔓延出来,但是却已经开始有泄漏的情况出现了。那个结界实在是太垃圾,里面的毒气有因为日积月累变得越来越浓郁,估计不出三个月结界就会被毒气腐蚀,别说是这个鲁家了,就是整个比蒙一族都会遭殃。”

    “怎么可能?”哈伦、阿尔瓦、杰森异口同声,眼中闪烁着惊讶、震惊与担忧的光芒。

    “想要知道为什么,就要进去看看了!”冰血指着紧闭的大门,淡然的说道。

    “进去!”阿尔瓦僵硬的看着那扇大门,有些不自在的扯了扯嘴角,犹犹的说道:“里面……不是有毒气吗。”

    冰血看向阿尔瓦,嘴角微微上扬,狂傲一笑:“怕什么?有本少在,还会让你们被这区区下品毒气给伤了吗!”

    刚刚说完便从黑晶戒指中拿出了一个小瓷瓶,将几粒黑色小丹药倒入手心后分别给了其他人几个人。

    丹药入口进化,快的连他们想要探测者丹药的等级都没来得及,不过那股舒畅的感觉让阿尔瓦等人知道这丹药……绝对不简单。

    而且听冰血刚刚讲话的语气,很明显她是这方面的高手。

    难得……她是炼药师。

    阿尔瓦疑惑的看了冰血一眼却没有多问,跟在她的身后向着鲁悳的宅院走去。

    “你们对鲁家内部情况了解多少?”冰血一边观察着鲁悳院子里面的情况一边对阿尔瓦等人问道。

    “其实我们对这里了解的根本不多,只是因为我心思较为细腻,所以记下了鲁家三兄弟日常中的许多细节而已。”阿尔瓦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恩,而且我们毕竟……毕竟不是心甘情愿归顺他们的人,所以自始至终他们对于我们都没有做到完全信任,很多事情自然不会对我们讲。”杰森有些尴尬的看着冰血。

    冰血轻轻的点了点头,对于他们两个人的回答她早就预料到了,也没想着他们能给自己多少答案。

    “看来我们要找一些内部人员来了解情况才行。”冰血侧过头看向身后的几个人,嘴角勾起一抹狡诈。

    “内部……人员。”几个人对视一眼,眼中充满了好奇与疑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