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51鲁家人复活了?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51)鲁家人复活了?

    “原来你们这边成年要一百五十岁呢啊。”冰血满脸无语对着藏起来的司马弘化无声的传音道。

    “是啊,所以老大你可别告诉别人你多大,不然会被吓死一大群的。”司马弘化幸灾乐祸的声音传入冰血的脑海中。

    “那我们家柔儿可不就看上了个一百多岁的老头子,不行,不行!”

    冰血的话瞬间击溃了司马弘化所有刚刚泛起的愉悦心情,紧接着哭丧的哀嚎的传来。

    “不要啊,老大。一百五十岁在你们那个大陆也不过才二十出头而已啊。这么算来我比柔儿大不了几岁的,真的,真的。”

    冰血看着自己的右手戏谑的一笑,不在理会那个哀嚎声,带着身边的怪蒙、尼克、暗夜走进了山洞内。

    而此时正坐在山洞内等着冰血几个人进来的阿尔瓦他们,听到洞口传来的声响声,缓缓的转过头,顿时一个个僵硬在了原地,满脸扭曲。

    “你们……你们怎么……怎么还活着。”

    洞口处原本已经死的连灰都没有的鲁家三兄弟以及鲁道夫四个人明晃晃的站在那里,笑的一脸轻松自在,好似在欣赏着阿尔瓦等人的惊讶表情。

    “不可能,我们亲眼看到心齐阁下将他们尸首毁尽,绝对不可能死而复生。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阿尔瓦猛地站起身,第一时间挡在了自己儿子的身前,满脸冰霜的看着洞口处的四个人,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你觉得,就凭你们对付的了我们四个人吗?”沙哑刺耳的声音跟鲁宾简直如出一辙,没有一丝区别,这不是鲁宾又是谁。

    “那又如何,就算我们死也不会在屈服你们。”杰森站在阿尔瓦的身边,同样将于自己的儿子挡在身后,满脸杀意的看着鲁家的人,眼中充满了决绝。

    “对,这次我们绝对不会在背叛我们的主子,就算死也不可能。”阿尔瓦坚定的看着鲁家四人,绝不让步。

    于此同时杰森微微侧过头对着身后的几个少年说道:“我和阿尔瓦拖住他们,你们尽量出现找心齐阁下他们,他们肯定就在附近,只要找到他们你们就得救了。”

    “不要!”阿尔戴斯与杰斯珂异口同声的对着杰森高喊道,眼中闪动着坚定的目光。

    “我们也要跟着父亲一起战斗,别忘了,我们也是比蒙战士。”

    说完,几个少年同时拿出自己的武器,做出一副要战斗的准备。

    “哈哈,好!我儿终于长大了。”阿尔瓦满脸欣慰的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儿子,再也没有了那副想要将他保护在安全地带的样子。

    他们生来就是战士,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私心而断了他们的战心。

    战斗一触即发!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他们熟悉的声音突然传来,瞬间打破了他们所有的防范。

    “呵呵,好啦!好啦!开个玩笑而已,何必那么当真呢。”

    清脆的声音有如一股清泉一般滑入所有人的心田,让那根紧绷的神经瞬间得到缓解。

    阿尔瓦等人满脸痴呆样的看着门口那个声音突然变得如天籁般好听的“鲁宾”,突然有种脑子打结的感觉。

    “你……你……是……心齐阁下。”阿尔瓦呆愣愣的看着那个“鲁宾”,说出了让自己十分胃疼的话。

    “鲁宾”双眉微微一挑,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笑着说道:“对啊,怎么样!这个玩笑好玩吗!”

    “一点都不好玩!”阿尔瓦、杰森两个人咬牙切齿的看着对着他们笑眯眯的“鲁宾”,最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到地上,额头布满冷汗。

    “靠,我以为我要死了。”素来以绅士自居的杰森抬起手臂大力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爆出了一句从来不曾在他口中出现的话。

    “我也是!”阿尔瓦重重的吸了一口气,满脸无语的看着假的鲁家四个人组,嘴角一阵猛抽。

    利用怪柔的幻术变身为“鲁宾”的冰血向前走了两步,拍了拍阿尔瓦和杰森的肩膀,笑的一脸幸灾乐祸:“放心吧,你们还能活很久呢。”

    这时冰血才注意到那几个被阿尔瓦和杰森挡在身后的比蒙少年们,看着那几张呆愣愣的表情,微微一笑,不过这笑容如果放在冰血那张绝美的脸上的话,那么绝对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但是放在“鲁宾”那张干枯无神的脸上,怎么看都有一种惊秫的感觉。

    阿尔戴斯几个人浑身一抖,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弱弱的说道:“心……心齐阁下,你们……你们好厉害。”

    冰血微微一笑,单手一挥,一股无形之力将坐在地上的等人给扶了起来,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许多:“我们走吧,是时候去比蒙一族逛逛了。”

    “就这样去!”阿尔瓦有些担忧的看着冰血,眉头微微一皱。

    “你们的比蒙金眼每个月不是只能用三次吗?”冰血早在认识哈伦的时候,便已经知道了。原来这个时代的比蒙早已没有了先祖那般纯正的血脉,倒不是他们的血脉有多杂乱,而是不知道为什么比蒙一族最引以为傲的比蒙金眼技能因为某种原因而被血脉压制了,也可以说是被封印了。他们这个时代的比蒙每个月只能用三次比蒙金眼,消耗精神力极大不说,效果也赶不上怪蒙的十分之一。所以完全可以说他们的比蒙金眼完全没用。虽然怪柔的血脉没有完全得到血脉传承,但是对付他们那个等级的比蒙金眼完全搓搓有余。所以冰血才不会担心他们的身份被拆穿。

    果不其然,听到冰血这话,阿尔瓦苦涩的一笑:“其实早在刚刚我和杰森就已经用比蒙金眼看过你们了,可惜我们看到的是一片模糊,根本看不出你们原本的面貌,所以才会那么紧张的。不过我担心比蒙王族的那些人可以看出来,他们的血脉可比我们厉害多了。”

    “这个你就放心吧。”被幻化成“鲁悳”的哈伦看着阿尔瓦轻声说道:“刚刚我试过了,跟你一样是一片模糊。而且比蒙金眼消耗的精神力极大,他们还要对付大长老和二长老的军队,不会轻易使用的。”

    “连少族长都看不出来吗?”杰森惊讶的看着冰血和哈伦。

    哈伦轻轻的点了点头,看向自己身边的“鲁焊”怪蒙,眼中闪过一抹羡慕和恭敬。

    “差别确实很大!”冰血自傲的看向自家的阿蒙,笑的一脸得瑟。

    “嗯,没错!”哈伦十分淡定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经过了几千万年的演变,血脉压制对于我们影响也越来越大。跟上古比蒙根本无法相比,更何况是上古比蒙的皇族。”

    “上古比蒙!”阿尔瓦一声惊呼,简直就是喊出了的。没有人知道上古比蒙对于他们来说是多大的影响……那可是……可是接触他们血脉压制的最好钥匙。

    令冰血他们都没有想的是,刚刚还笑容满面的哈伦在此刻竟然突然变了脸,冷冷的看向阿尔瓦几个人,一股王者威严突然迸发,霸气十足的说道:“没什么,只是我在跟他们解释比蒙金眼并不像传说中说的那样厉害的时候,跟他们顺带提了一下上古比蒙罢了。”

    “原来如此!”阿尔瓦有些失望的笑了笑,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还以为真的出现上古比蒙了呢。”

    “怎么可能,爷爷都说过上古比蒙早就消失了,现在这片大陆也剩下我们比蒙一族了。”哈伦十分认真的看了一眼阿尔瓦,随即转过头看向冰血,轻声说道:“我们走吧,估计天黑前就能赶到比蒙一族了。”

    “好!”冰血点了点头,随即与怪蒙、暗夜、哈伦,以及阿尔瓦等人快速向着比蒙一族奔驰而去。

    因为要照顾到阿尔瓦他们的速度,所以冰血和怪蒙、暗夜三个人可以放慢了自己的速度,一直保持在距离阿尔瓦等人两步远的前方,倒也没有让他们看出什么端倪来。

    至于哈伦刚刚为何那么说,在路上哈伦也用传音的方式解释了一下。

    原来他们比蒙一族一直在等待一个上古比蒙的出现,这一等便是几千年,但是却一直都没有出现过,满满的他们也就放弃了,同时也接受了这个事实,比蒙一族再也无法回到往日的鼎盛时期。虽然他们依然用着比蒙强硬的体魄和巨大的神力,还有高大威猛、防御力极强的身体,但是对于比蒙来说少了比蒙金眼的他们便再也没有实力去人类争夺天下了。

    这也是他们会甘愿退居到这里的原因。

    可是……就算他们找到了上古比蒙也根本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去解开血脉压制的封印。

    但是哈伦的爷爷曾经告诉过他,在一本古书上写着只用上古比蒙的血才能解开封印。那本古书老的都已经破败不堪,连看清楚上面的文字都很困难。所以哈伦从来不相信上面写的东西。但是他不相信并不代表别人不相信。

    上古比蒙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饿狼见到了肥肉,只要出现无论对错,他们都会蜂拥而上,吸干上古比蒙的血来解开封印,怎么可能给对方任何一句解释的机会。

    所以哈伦才会那么强硬的阻止阿尔瓦等人继续猜想。

    对于哈伦的做法,冰血和怪蒙有些震惊。他们没有想到,哈伦竟然会为了他们而放弃解开整整一族人的血脉封印,放弃那个可以让他们恢复往日巅峰的机会。

    “不用奇怪,我不想便不想。没有人可以左右,也许有的时候我看来有些懦弱,但是我却十分的清脆我该做什么才不会让自己后悔。而现在……我想做的就是保护你们,保护怪蒙殿下。就算是我的族人,也不能伤害你们。”

    “为什么?”这是怪蒙的疑问。

    “因为……我也有我的信仰和骄傲,而你就是我的信仰和骄傲。”

    “因为,我想留住失去的温暖。而你们就是我在失去母亲后,唯一得到的温暖。跟那个冰冷的家族比起来,你们胜过太多了。”

    这是哈伦给出的答案,十分真实而让人感动。

    冰血和怪蒙都觉得,他们这次来是对的。没有放弃的帮哈伦更是对的,不为契约,不为传承。

    现在他们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心之愿为。

    如哈伦所料,他们在太阳落下之前终于赶到了比蒙一族,但是却没有急着进去,而且在比蒙一族守卫探测之外的地方停了下来,直到半夜他们这才拖着狼狈的身体,满满的走了进去。

    “城下何人?”

    冰血他们几个人刚刚走到城门下,一道宏厚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声音中充满了威胁。

    “好大的胆子,我们乃三长老摩下阿尔瓦,我身边的这位是鲁宾大人,还不速速打开城门。”阿尔瓦仰头高喝,将刚刚那个声音所带来的威压瞬间顶了回去。

    “哦!原来是鲁大人和阿尔瓦阁下,几位这么会这么晚回来。”城门上的声音明显弱了几分,但是却依然充满了探测的感觉。

    这时“鲁宾”双眼微微一挑,冷冷的看向城门之上,沙哑的声音是鲁宾最好的标志:“本尊什么时候回来,何时需要跟你这个小小的守城战士报备了,还不速速开门。”

    “是是是,小的就这开城门,这就开城门!”果然鲁宾现在的地方在比蒙一族内非同凡响,一道小小的神尊威压加上那标志性的沙哑声音,瞬间让那小小的守城战士吓破了胆,一路小跑快速打开的城门。在看到鲁家三兄弟的时候险些跪在地上求饶了。

    此时的“鲁宾”自然不会去多做计较,看都不看那个吓得浑身发抖的小战士,背着手斗都不转的向着鲁家宅院走去。

    而此时的比蒙一族内早已变得寂静无声,只有偶尔的几家还开着昏暗的灯。

    月光的照耀下,可以看出来,比蒙一族的领地内完全就跟一座扩大不小的城镇一般,里面的装备应有尽有,十分繁华,偶尔还有能看到一小队的巡逻士兵。

    这个时候的比蒙城根本看不出一丝混乱的景象,不过冰血可以想象到,王宫内部早就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