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东大陆048真的要杀我们吗

九条尾巴的猫妖Ctrl+D 收藏本站

    章节名:(东大陆048)真的要杀我们吗

    “呵呵,这个时候来叫少族长你们就不觉得虚伪的恶心吗!”司马弘化毒舌功再次闪现。站在哈伦的身边,双手环胸看着跪在前面的几个人,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来,眼中充满了讽刺。

    哈伦有些苦涩的一笑,转过头满是感激的看了一眼司马弘化。以前最忌不屑于交往的人类,不仅仅救了自己两次,现在还如此维护自己,帮着自己讲话。而那些自己视为亲人,想要好好守护的族人却想着如何将自己弄死。

    命运,有的时候果然十分的诡异。

    “跟他们那么多废话干嘛!老子得手早就痒了,不如好好的打一场,来得痛快。”劳伦斯一脸战意的盯着阿尔瓦,嘴角勾起一抹兴奋的笑容。

    “白痴你啊。”司马弘化一把将都快要贴到前面去了的劳伦斯给拉了回来。随即讽刺的看着阿尔瓦等人,冷声说道:“这几个完全没有价值可言的人,直接杀了就好,何必浪费时间呢。”

    “没错,公平公正的对战平时玩玩就好了。现在我们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所以直接用快速有效的方法杀了他们就好了。”怪柔一脸恬静的站在冰血的身边,嘴角始终都挂着一抹温柔的笑容,然而说出来的话却充满了嗜血的凶残。

    “快速有效的方法!”劳伦斯双眉一挑,眼中带着几分好奇看向站在一起的怪柔与怪蒙,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眼中规过一抹戏谑的光芒。

    “要他们快速且死的干干紧紧的办法有成千上万个,随便拿出来一个就可以轻松解决了,不用担心。”怪蒙刚毅的脸上闪过一抹肃杀的光芒,阴冷的看着阿尔瓦等人,那眼神好似再看死人一般。

    “哈伦哥哥,你……要让他们杀了我们吗?”阿尔戴斯难以置信的看着哈伦,眉头紧皱,刚刚才红润起来的脸颊再次褪去了血色。

    哈伦纠结的皱起眉头,淡淡的看了一眼始终低着头的阿尔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不是我想杀你们。我……从未想过杀死任何一个族人,但是……却有着太多人想要取我的性命,为了生存下去,我只有将那些想杀死我的人统统杀死,这样……我才能活下去。”哈伦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眼一直盯着阿尔瓦和另外一名一剑神尊,眼神中带着一抹复杂。

    “二位曾经都是母亲身边的贴身护卫吧。我记得当时母亲很信任二位呢。”哈伦看着阿尔瓦和他身边的那名一剑神尊杰森,眼中带着几分失望、苦涩和讽刺。

    “我很难想象母亲那样善良慈爱的女人如果知道今天她最亲爱的儿子竟然被她最信任的两名贴身护卫追杀会有何感想。”

    “哈伦哥哥,你误会了。父亲和杰森叔叔就是想要阻止鲁家三兄弟伤害你,才会跟来的。”阿尔戴斯惊讶的看着哈伦,急切的想要解释清楚。

    原来哈伦哥哥是在生气这个,难怪会这么久都没有让他们起来。

    哈伦眼神复杂的看向阿尔戴斯,最后缓缓的闭上双眼,轻声抬了一口气。

    “少族长!”阿尔瓦对着哈伦重重的磕了一个头,随即声音低沉诚恳的说道:“还请少族长看在戴斯与您一起长大的份上,饶了戴斯吧。他什么都不知道,他真的是以为我们跟着鲁家三兄弟出来时为了阻止他们伤害你的。因为这也是我让他同意一起出来的借口。所以……他真的是不知情的人,请少族长对他网开一面。”

    “爹,你在说什么?”阿尔戴斯神情复杂的看向自己的父亲。眉头紧皱,天真单纯的眼眸中泛起了一丝丝疑惑的光芒。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背叛母亲。”哈伦纠结的看着阿尔瓦,一股凄凉的感觉从他的身体中迸发而出,不断地环绕在他的身边,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落寞。

    阿尔瓦抬起头看着哈伦,眼中带着内疚、歉意与悔恨。随即缓缓的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对不起少族长,我们都被鲁悳那个混蛋陷害了。他们早就挖好了陷阱等着我们跳进去,没想到我们日夜提防,小心谨慎却依然着了他的道。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我们体内下得到毒,导致我们必须听从他的命令,不然就得不到舒缓的解药。其实我的死根本不足惜,但是……”阿尔瓦转过头怜惜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阿尔戴斯,苦涩的一笑:“戴斯是我唯一的寄托,他绝对不能出事。所以……最后我放弃了反抗。”

    “爹!”原本还有些怨恨自己父亲不道义的阿尔戴斯听到阿尔瓦的话后,心中酸涩不已,转过头双眼通红的看着阿尔瓦。

    “爹什么,爹死不足惜,爹只想你好好活着。”阿尔瓦怜爱的揉着艾尔戴斯的头发,笑的一脸慈爱。

    “哈伦哥哥!”阿尔戴斯祈求的看着哈伦,但是他单纯天真不过是因为被自己父亲保护的太好而已。其实他还是个很聪明的孩子。这几个人一来二去的谈话,虽然有些他不懂,但是却也可以读懂个八九不离十。

    自己父亲与自己哈伦哥哥之间的事情,他已经弄明白了,但是却突然有种无能无力的感觉。

    哈伦淡淡的看了一眼阿尔戴斯,随即转过头看向冰血,眼中闪过一抹恳求的光芒。

    冰血瞬间明白了哈伦的意思,微微一笑,随即缓步走到阿尔瓦的身边,在对方完全没来得及反应之时,快速拿过对方的手,手指紧贴在阿尔瓦手腕的脉搏之处。

    对于冰血着突如其来的一下子着实让阿尔瓦等人吓了一跳,他们真的以为冰血是来杀他们的呢。

    竟然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动手,几个人心中难免不出现一丝不甘的情绪。

    但是在看到冰血并没有如他们所想动手杀了阿尔瓦之后,几个人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却依然小心谨慎的盯着冰血。

    冰血默默的把着阿尔瓦的手腕整整两分钟的时间,在放开阿尔瓦的手腕后,转过头看向哈伦轻轻的点了点头:“雇魂!”

    对于毒药,除非有涉及到这方面的学习,外行是很少有人了解的。甚至连毒药的名字都知道的少之又少。而从小便生活在比蒙一族领域中的哈伦更是对于这方面的知识一概不知。

    但是“雇魂”这两个字,即使他不明白这毒的严重性,但是单单就这两个字足以让他毛骨悚然。

    “心齐,那是……什么毒。”哈伦看着冰血小心翼翼的问出心中的疑惑。

    “雇佣灵魂。”冰血用最简单的语言将这种毒给解释的十分清楚。无需再多的解释,单凭这四个字,所有人都明白了这都的作用。

    雇佣,用支付酬劳的方法雇用帮佣。

    而中了“雇魂”的人,哪怕是灵魂都已经成为了那个人的雇佣,而他们唯一的酬劳便是解药。

    “这种毒很难解,那个鲁悳还算是个人才。竟然能得到这么变态的毒药。人一旦中了雇魂这种毒,毕竟在每一个月的第一天吃下解药,不然便会浑身每个细胞都感觉到剧烈的疼痛,那种痛绝对不是一般人所能人忍受的。就算拥有十分强大的忍耐力,在那种痛的面前也是没用的。哪怕是自杀都没有办法,因为灵魂已经出卖给了对方,毒发之时都会成称为违反雇主规则的时候。所以灵魂会被受到禁锢而接受惩罚。意思就是说,在疼痛难忍想要自杀的时候,身体却完全不听自己使唤,动都不能动一下,又怎么自杀。”

    “你……你竟然知道的这么详细!”杰森满脸震惊的看着冰血,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双唇,接着说道:“这种毒是鲁悳有此外此带回来的,至于是谁给他的,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保证这么逆天的毒药绝对不是他炼制出来的。就他那点炼药的实力根本炼制不出来什么高级的毒药的。”

    “那他那些变异魔兽怎么回事?”冰血对于这种用药物来驯兽的方法开始好奇了起来。

    “那些方法都是他从一本书上学来的。那本书是他从外面带回来的。我听说……那本书也是他偷来的,为了那本书他在外面的时候差点被杀了。不过至此他在比蒙一族的地位也是越来越高,连带着鲁家所有人都跟着水涨船高起来。做事也越来越过分,比蒙一族也跟着越来越混乱了。”

    “哼,你们比蒙一族不是从来不与外界练习吗。”司马弘化讽刺的冷哼一声,对着杰森几个人翻了个白眼。

    杰森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司马弘化微微一笑,丝毫不介意对方的态度:“这个禁令早在老族长不能动以后便已经彻底消失了。那些人随意妄为,早就不将族规放在眼里了,何况是这么一条禁令。鲁悳时常进出人类的世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就是从人类的世界带进来的。”

    “有意思!”冰血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冷笑,随即转过头看向哈伦等人,幽幽的说道:“事情差不多了,我想我们改进去了。我对鲁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些兴趣了呢。”

    哈伦微微一笑,对于冰血的话他没有一丝反对,甚至觉得他们这些人当中,冰血来发号施令是一件最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冰血淡淡的看了一眼阿瓦尔和杰森几个人,冷冷一笑,随即轻唤道:“怪柔,处理了吧。”

    猫猫这几天在各个城市游走中,所以更新会少些。有的时候会是存稿自动发送的哦。过段时间猫猫回家安稳下来,会继续努力地。么么么╭(╯3╰)╮
  • 背景:                 
  • 字号:   默认